刚刚更新: 〔许你一生盛世宠爱〕〔孑立聘婷〕〔千金索吻:卖身总〕〔异形饲养员〕〔玄医枭后〕〔鸿蒙九幽诀〕〔重生元末做皇帝〕〔军友之家俱乐部〕〔三维世界游戏〕〔23点59分快递送到〕〔电影世界大赢家〕〔玄幻之我是大掌门〕〔我不是大仙尊啊〕〔都市之神级宗师〕〔细胞修神〕〔氪无不胜〕〔系统之掌门要逆天〕〔重生无冕之王〕〔呆萌吃货:神医娘〕〔帝少要宠,娇妻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懒虫的错误饲养方法 第九十四章 死斗
    凌昊刚刚亮出武器,荻鳞就已经弓着身子飞速向凌昊冲了过来。

    荻鳞并没有长辈需要让着晚辈这样的想法,他的字典里也从来没有留情这样的字眼,他会让凌昊有机会亮出武器就已经足以让血凝惊讶了,因为荻鳞总是教育她,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战斗中却对不允许对敌人有丝毫的留情,在以前荻鳞带她所进行的战斗中,凌昊对于敌人都会在最短的时间以最干脆的方式进行戳杀,绝不会让对方有反击的机会。

    不过,凌昊对此也没有措手不及的意思,原因很简单,他所受的战斗训练一直都是如此,荻鳞的举动对他而言并不意外,甚至可以说非常熟悉。

    荻鳞右手持着军刺,锋刃紧贴在手臂上半藏着,左手握拳,回收,猛击!简单而迅疾的一拳,没有花哨多余的动作,直接往凌昊的面门打去。

    凌昊精神紧绷着,荻鳞没有以军刺攻击,而是单单打出拳头,这一拳不过只是试探,真正的杀招实则在他的右手,一旦自己稍为松懈,荻鳞右手的利刃必然会直取自己的要害。

    判断出荻鳞攻击的虚实,凌昊已成竹在胸,右手的刀直接向荻鳞的左拳斩去,同时全神贯注的警惕着荻鳞的杀招。

    但是,面对凌昊的攻击,荻鳞却没有回撤之意,相反,他选择了以攻击作为防守,右手如弹簧一般弹出,速度之快让凌昊心惊,他瞬间计算出自己挡住这一刀的可能性——0!

    无奈之下,凌昊只有选择一躲一挡,他的右手强行改变方向,转而往荻鳞的军刺迎了过去,同时左手前去迎接荻鳞袭来的左拳。他的应对已经很快了,如果是普通的对手自然是没有问题,但是面对荻鳞如此高手,仓促的变招就是致命的。

    刀锋与军刺的交击,掌与拳头的交接,全部都以凌昊的失败而告终,荻鳞的军刺擦着凌昊的腰身划了过去,在他腰间留下了一条伤口,而荻鳞的左拳则击中了凌昊的鼻子,虽然只是刮过,但是效果依旧明显,一点猩红的鼻血流了出来。

    连续两处受创,凌昊连忙抽身而退,但是荻鳞却是不依不饶,根本不给他哪怕一点擦血的机会,抡起右腿,带着凌厉的劲风踢往凌昊的腰间,凌昊左手挡在前方,可是荻鳞这一脚的力道强的可怕,凌昊只觉得仿佛被一辆汽车撞到一般,身体直接被踢飞出去。

    凌昊在草丛上滚了一圈,狼狈的稳住身体,凌昊抬起头,荻鳞已经不知所踪,他耳朵微微一动,听到了右方恶风不善,,想也不想,连忙顺势一个翻滚,侃侃避开荻鳞对着他面门踢过来的一记重脚。【】

    一个小小的失误,直接导致了现在全面的被动,荻鳞的攻击一波接着一波,刚刚一脚落空,紧接着又是军刺往凌昊的心脏全力一刺,凌昊现在仰躺在地,提起右手架开荻鳞这要命的一刀,军刺没有刺中他,而是刺在了他左边的草地里,荻鳞动作没有因此而有所停顿,军刺用力一甩,往凌昊的身体划了过来。

    “!!!”凌昊心脏一颤,军刺的寒气仿佛都要渗入他的体内,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他慌忙往右侧翻身,连续翻了三圈,然后双手撑地,一个挺身站了起来,而荻鳞也因为连续的进攻不得不回口气,也就不再追击,但是就这么一轮交锋,凌昊鼻子出血,右腰被划了一刀口子,刚才那一刀又给他的左肋留下了长长的一条伤口,鲜血泪泪的流淌着,伤势很重。

    把凌昊逼得如此狼狈,荻鳞却没有丝毫感情波动,眼神平淡而冰冷,静静的盯着凌昊。

    “还不错嘛~~”输人不输阵,凌昊苦中作乐,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只不过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荻鳞的实力很强,凌昊能判断出他的风珏的实力不相伯仲,而在风珏还在世的时候,凌昊跟他对战基本就是大人欺负小孩,凌昊从来没有赢过,一场也没有!

    荻鳞微微点了点头,道:“你比起去年要成长了很多。”

    凌昊撇撇嘴:“喂喂!你是不是搞错你的角色定位了?你当你是我的长辈?”

    “没有。”荻鳞出乎意料的多话,竟然回答了凌昊的调侃,不过也就仅此一句而已,随即便三缄其口,冷漠的看着凌昊。

    呼~~凌昊轻轻吐了口气,这一次他绝对不允许再有一丁点的失误,现在的伤势影响还不算很大,他还有一战之力,如果再次受伤,那么他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荻鳞没有再次抢攻,双手自然垂着,迈着四方步走了过来。

    虽然凌昊受伤了,但是他没有准备固步自封,而是同样垂着手,放松肌肉,准备接下来的雷霆一击。

    随着大量一步步的靠近,凌昊的眼神也逐渐的平静下来,没有夸张的大动作,他右腿往前一踏,左手一记直拳往荻鳞打了过去,荻鳞抬起左手,成掌,稳稳的挡住了凌昊的拳头,目光突然一凛,右手闪电般挥出,直刺凌昊的心脏,同时左手收紧,不允许凌昊收回左手。

    凌昊嘴角咧了咧,右腿突然猛地抬起,直击荻鳞的要害,这种部位对于任何来人来说都是生理与心理的双重要害,哪怕是荻鳞如此冷硬的一个人,面对这样的攻击也是下意识的选择了挡,他沉下腰,双腿合拢夹住凌昊的腿,这个举动顿时让他刺出的军刺失去了力道,凌昊趁此良机选择反击,手中刀往荻鳞怀里一送,荻鳞只好收回右手格挡这一刀。

    可谓是似曾相识的一幕,刚才荻鳞借着进攻让凌昊落於下风,此时凌昊也用一招阴招扭转了局面,虽然是所谓的无耻招式,但是在实战中,最有用的也同样是这些阴招、禁招。

    荻鳞挡下了凌昊的刀,但是凌昊也借此机会掌控了局势,他脚上一用力,摆脱了凌昊双脚的钳制,收回腿,一记弹腿直踢在荻鳞的小腹上,荻鳞被他踢得后退了两三步,不等他站稳,凌昊迅速追击,无论是以牙还牙,亦或是他自己的战斗风格,都绝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拳打脚踢刀刺,凌昊的攻击宛如狂风骤雨一般,疯狂的往荻鳞身上倾泻而去,但是荻鳞的经验极为老道,凌昊的攻势虽然狂猛,但是凌昊却也并不能够占到太多便宜,而且在他身上还有伤,随着不断地剧烈运动,伤口渗出的血越来越多。

    凌昊狂攻了两分钟,不知打出了多少拳,刺出了多少刀,但是成效却并不明显,荻鳞仅仅是衣服上被划出了几道口子,也没有受伤,只不过看他额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和微蹙的眉梢就可以看出他也并不轻松。

    终于,两人的兵刃撞击在了一起,使得凌昊的攻势缓了下来,荻鳞借此机会往后跳开,准备稍缓一下,但是凌昊却没有停歇,年龄的优势摆在这里,荻鳞毕竟已经四十多岁了,岁月不饶人,无论他锻炼的多少,岁月的痕迹是躲不了的,他的体能比起以前下降了极多。

    凌昊再一次的突击,携着虎狼之势,狂猛的攻了上去。

    又是一轮交击,鲜血飞溅,两人身上同时多出一道伤口,凌昊在胸口,荻鳞在小腹。

    “再来!”凌昊低吼一声,又是一记猛刺,荻鳞也不含糊,同样以攻对攻,又是一次以伤换伤。

    冲突还在继续,两人都不再采取守势,现在的情况,防守的一方必然在气势上落於下风,一旦落后,结果便是——死!

    一道接一道的伤口添在身上,两人的攻击没有停歇,身上的疼痛此时已经感受不到了,他们的眼中已经只剩下了对方,真正疼的是澹台玉和血凝的心。

    对于血凝来说,无论是义父还是凌昊她都不希望受伤,看着两人身上不断增添着伤口,她再也忍不住了,准备冲上去制止两人。

    “别去!”突然,一只葱白的小手抓住了血凝,是风音。

    “放开我!我要阻止他们!”

    “这场决斗不允许别人插手,哪怕是你也没有资格。”

    就在这时,凌昊和荻鳞两人又一次向对方冲了过去,这一次,两人的武器都取得了最有效的攻击,凌昊的到直接刺入了荻鳞右胸,深深扎进了他的肺里,而荻鳞的军刺也同样刺进了凌昊的小腹中,军刺刺出的伤口难以愈合,而且这一刺还刺入了凌昊的肾脏里,同样也是几近丧命的严重伤势。

    受到重创,两人却依旧没有松开武器,同时用力拔了出来,荻鳞脚步不稳,跌坐在地,荻鳞则弯着腰,捂着伤口喘着粗气。

    “义父!”血凝惊叫一声,用力挣脱开风音的手,飞快的冲到荻鳞面前,关切的问道:“义父,你没事吧,你的伤……”

    “让开!”荻鳞低沉的吼了一声,肺部受创,他已经难以大声说话,不过他的力量依旧强大,直接用手把血凝给推倒在地,就在她的身体刚刚倒下,身后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凌昊!

    凌昊没有因为腰上的伤口而止住脚步,虽然嘴里往外冒着鲜血,腰间的剧痛也让他满头大汗,但是这些都被他以强大的意志力给压下了,他要结束这场死斗!

    凌昊的刀闪烁着锋利的光芒,在血凝的身体遮挡下,直刺荻鳞的心脏。

    熟悉的一幕,在去年,凌昊也是做出了如此的举动,在风珏落入下风的时候,他强行介入对决,想要帮助风珏,但是却被风珏推开,而荻鳞也趁这个机会突袭了风珏,最终导致了风珏的死亡。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荻鳞没有选择坐以待毙,超越极限的一个挺身跳了起来,身体一顿,然后对着凌昊冲了过去,没有防御,而是直接以军刺对着凌昊的胸口刺了过去。

    这样的情况下,结果几乎是毫无疑问的,两败俱伤!

    就在这个时候,凌昊的速度突然猛地加快,直接加快了近三成,突然的加速让他手中的刀先一步刺入了荻鳞的心脏,荻鳞眼睛一突,心脏的致命伤,他只是一个人,毫无疑问,死!!!

    荻鳞死了,重重的倒在了地上,眼中没有怨恨,没有恐慌,只有一抹释然。

    “义父!!!”血凝歇斯底里的尖叫着,跌跌撞撞的跑到荻鳞面前,眼泪大颗大颗的滴下,撕心裂肺的喊:“义父,你别丢下血凝一个人,你不能死啊!义父!”

    “……”凌昊沉默着,荻鳞的军刺就停在他胸口一公分处,如果不是刚才他的身体里涌出了一股力量,这场对决必然是以两人同时毙命收尾。

    战斗结束,澹台玉连忙跑过来,焦急的道:“凌昊我这就给你疗伤。”

    “疗伤……”血凝的哭声顿了顿,连忙爬起身,但是脚步一滑,脑袋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一头漂亮的金发乱七八糟,站上了不少草叶和尘土,她没有顾及这些,紧紧抱住澹台玉,哭喊道:“小玉,我求求你,用你的那个尸符救救义父吧,求你了!只要你能救义父,我给你做牛做马都可以!求你了!”

    “我……”澹台玉沉默了,荻鳞是她的杀父仇人,现在却要让她救荻鳞,澹台玉实在是无法答应。

    这时,澹台玉走了过来,道:“小玉,复活荻鳞吧。”

    “可是……”

    “放心吧,我保证最后的结果你一定不会有怨言的。”风音认真的说着。

    “好吧。”澹台玉犹豫了好一会,这才做下了决定。她先给凌昊治好了身上的伤,一如既往,他的伤口都没有痊愈,尽皆留下了一点小伤,然后才开始为荻鳞进行复活。

    在血凝忐忑不安的目光中,荻鳞身上的伤势悉数愈合,血迹消失,心脏也重新跳动起来,最终他的眼睛也动了起来,随即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义父!”血凝眼带泪花,满是惊喜的喊出声。

    荻鳞呆立了数秒,没有说话,似乎是在疑惑发生了什么,过了一会,他突然冷目扫过凌昊和澹台玉,身上也有了动作,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举动,他握紧军刺,径直往凌昊的胸口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