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破苍穹之水君〕〔骑马砍杀之战鼓长〕〔鬼叫崖往事〕〔你管这也叫金手指〕〔人皇葬天〕〔我的清纯校花老婆〕〔大海商〕〔我一直爱阚少!〕〔系统之善行天下〕〔择仙录〕〔中国式主角〕〔荒野直播之独闯天〕〔风水帝师〕〔无敌真寂寞〕〔斗罗大陆权利的游〕〔万古神帝之无限源〕〔我是FIFA球王〕〔恰似寒光遇骄阳〕〔一块板砖行天下〕〔天朝女国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懒虫的错误饲养方法 第十一章 隐鬼与银雷
    “我又不是去浴室安装,有什么不好的!安啦安啦!”凌昊随意的摆了摆手,然后掏出手机,给无音打去电话,他自己是没什么渠道,但是无音就不一样了,找她要点东西不过是九百万头牛里面拔一根毛罢了。

    “喂?什么事?”淡淡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凌昊愣了愣,“无音,你怎么了?大姨妈来了?”他觉得此时无音的语气和平时相差甚远。

    “知道你还问。”

    “……”我特么还真猜对了?喂喂,那个姓零的,我们这可是全年龄向的健康读物,别搞这么些有的没的啊!

    “开个玩笑你也信!”无音的语气一变,又成了凌昊熟悉的那个讨厌至极的调调。

    凌昊翻个白眼,不耐的迎合道:“是是是,我听不懂,行了吧。”

    “哟呵,这么低声下气的?说吧,要求我什么。”

    “把求字给我换了。”

    “帮你什么?”

    “给我弄一套监控设备,对你来说很简单吧!”

    无音奇怪的问:“你要监控谁?不是亲爱的吧?”

    “我监控她个鬼,还嫌平时看不够啊!”话音刚落,凌昊胳膊上就遭了秧,澹台玉怒冲冲的瞪着他。

    “好吧,小事而已,等会我打电话,会有人联系你的。”

    “ok,挂了。”

    “等等!别想溜,敢直接挂,那么设备你就别想要了。”无音顿时威胁道,她很清楚凌昊这货想要空手套白狼。

    凌昊咧咧嘴,这特么居然被识破了,这女人还是有点脑子的,他无奈的说:“行了行了,说条件。”

    “给你家也装一份,重点是小玉的房间,还有浴室,放心,我对你没兴趣。”

    凌昊:“……”他小心的看了澹台玉一眼,哇!好强大的杀气。

    凌昊连忙一脸谄媚的把手机递给澹台玉,随后耸耸肩,表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澹台玉深吸口气,平淡的打了声招呼:“无音,听说你出国了,回来没有啊?”

    “……”电话那边停顿了整整五秒,然后才传来无音的干笑声,“哈哈,那啥,亲爱的,原来你在啊!”

    “是啊。”澹台玉露出一丝冷冷的危险笑容,“你回国没有啊?我们好久不见了,今天见个面吧!”

    “额,没,还没有,我这次事情很多,那个,又有人找我了,我先挂了,就酱紫,撒有拉拉。”说完,无音慌忙挂断电话,无论她回没回来,估计十天半月里是不敢“回来”了。

    电话挂断,澹台玉将电话往凌昊怀里一塞,冷冷的目光盯着他,吐出两个字:“明白?”

    “明白!明白!”凌昊小鸡啄米般点着脑袋。

    ——

    随后,无音的人跟凌昊联系,给他送来了一套监控设备,并且详细的教他如何使用后,才离去了。

    晚上十点多,凌昊和澹台玉才离开了云蕴小区,监控设备已经在霓羡儿家的客厅里装好了,毕竟平时霓湘和袁静雯两人都是待在客厅的,凌昊总不可能把监控弄到卧室去吧?当然,也不是不可以啦……「擦口水中」

    “啊啊!困死我了,早点回去睡觉了!”凌昊一边走一边打着哈欠。

    “困你还要坐公交。”

    “便宜嘛,又慢不了多少,再有个十分钟就到家了,啊,我亲爱的床,我来咯!”

    澹台玉没好气的吩咐,“回去先洗个澡,别把床弄得脏兮兮的。”

    “麻烦~~~”

    两人路过一处空地,凌昊鼻子突然抽动了几下,澹台玉看到了,疑问道:“怎么了?”

    “有血腥味。”凌昊眼中的困倦一扫而空,往空地那边快速走了过去,澹台玉也赶紧跟上。

    很快,空地上的场景就呈现在两人面前,只见空地上有一大群人,烟压压的一大片,他们的手中都握着明晃晃的刀具,看样子应该是烟道火并,不过,此时的场中还有一个异类存在,那是一个白头发的外国人,身高很高,浑身包裹着厚实的肌肉,宛如盔甲一般,壮的可怕,而他正抓着一个青年的衣领在问话。

    “我……我真的只知道这么多了!”那名青年可怜兮兮的求饶。

    壮汉不同于粗犷的外表,还是蛮好说话的,点点头,“好吧,thank you!”说完便松开了青年的衣服。

    青年退了几步,随后对其他人喊道:“兄弟们!撤!”

    另一拨人见状,为首那人也对手下发出了撤退命令,很快,两伙人就全部离开了,他们并没有多少人受伤,死亡的人更是一个没有,一切只因为这个男人的突然插手,他,银雷。

    “六哥,我们就这么放过龙兴帮那群混蛋?”一名手下向刚才那个青年问道,他很不甘,本来他们是占据优势的,不需要太久对方就必败,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坏了他们的好事。

    六哥怒骂道:“你眼睛瞎了吗?那个外国人有多强看不到?现在龙兴帮那一小拨人根本不是重点,如果能够把那个外国人拉进我们奎鹰帮,不,只需要他稍微能够协助我们几次,那么区区龙兴帮就完全不足为虑,懂了吗?”

    “是是!”

    ——

    另一边,凌昊撇撇嘴,一脸无聊的道:“我还以为能打起来呢,虎头蛇尾的。”

    “你别这么血腥好不好!”

    这时,银雷突然向两人走了过来,凌昊眼神一凝,默不作声的看着他,而澹台玉也凝重的看着眼前这个外国人,她能感觉到这个外国人很强。

    银雷走到近前,打量了两人一会,用他怪异的腔调问道:“华夏人好厉害!又是这种气味,你们也很强吧!”

    凌昊故意嗅了嗅,向澹台玉问道:“你身上的味道?”

    “去死!!!”一个爆栗。

    “哈哈!”银雷爽朗的笑了笑,摆摆手道:“sorry,耽误你们了,我要去找人,就不打扰了。”说完,他直接转身就走。

    凌昊微微蹙眉,盯着银雷的背影,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很危险,甚至,比起荻鳞还要更上一层楼,那么,他的身份基本就呼之欲出了。

    澹台玉见他不动,拉了拉他的手,喊道:“凌昊,你怎么了?赶紧走吧,这里的血腥味好难闻啊!”

    “凌昊?”一声怪腔怪掉的喊声从旁边传来,原来是银雷转过身来,他死死盯着两人,疑问道:“小姐,你叫他凌昊?”

    澹台玉发觉有些不对劲,没有答话,不过凌昊却毫无顾忌,直接道:“我就是凌昊,怎么,你找的人不会就是我吧!”凌昊的心情有些激动,这个男人很强,强的让他生出了一股浓浓的挑战**,凌昊要打败他,变得更强,然后再去打败那个家伙!

    银雷眼神一亮,随后又挠了挠头,问道:“你叫凌昊是吧?那,你是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名字,the fourth lend in mohan,第四个传说,墨翰隐鬼?”

    凌昊嘴角一勾,“没错,就是我!”

    银雷精神一振,他来到墨翰市大半个月了,一直没能找到这个人,现在反倒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上下打量了凌昊一下,又皱了皱眉,“你,好像不是他?”

    凌昊和澹台玉同时一愣,不是他?什么意思?难不成……

    澹台玉疑问道:“他不是来找风珏先生的吧?”

    凌昊摇摇头,“不知道,喂,你叫什么名字,找隐鬼有什么事?”

    银雷答道:“我是银雷,我要找两年前打败我的那个拥有隐鬼称号的那个少年。”

    果然是他!凌昊心里一喜。

    澹台玉看向凌昊,“是你吗?还是风珏先生?”

    “不是我,不过,也不是风珏。”凌昊却给出了两个否定答案。

    银雷忍不住问道:“凌昊,告诉我,两年前那个少年在哪里?我要找他!”

    凌昊挠挠头,无奈的道:“他的话,你是见不到了。”

    “为什么!”银雷嗓音低沉的问道,刚刚有了希望,现在又变成失望,他也有些失去耐心了。

    “因为他已经变了,你绝对认不出他来。”凌昊给出一个模糊的答案,然后又问道:“你找他做什么?”

    “我听说,鳞鬼死在了华夏、墨翰市的隐鬼手中,我想他的实力又变强了,所以我想要和他再切磋一次,他是唯一胜过我的人。”

    凌昊撇撇嘴,“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杀了荻鳞……鳞鬼的人不是他,是我。”

    “什么?”银雷吃了一惊,随后又打量了凌昊一番,失望的摇了摇头,“不可能,你的实力不算差,但是和鳞鬼最多也是差不多的实力,就算是有可能击败他,想要杀死是不可能的!”

    被人看轻,凌昊心里顿时一阵不爽,哪怕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他微眯着眼,咧着嘴角,不爽的说道:“有没有那个本事,你自己来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银雷想了想,点点头,“好,那我和你切磋一次,如果你输了,告诉我两年前那个少年在哪里,我一定要和他再打一次!”

    “行啊!”凌昊干脆的点点头。

    “凌昊。”澹台玉担心的拉了拉凌昊的胳膊,他转过头,向澹台玉宽慰一笑,“放心!不会有事的,你让开一点。”

    澹台玉咬了咬嘴唇,点点头,退到了一边,她虽然不知道银雷的实际身份,但是也能从两人的谈话中听出一些端异,她将装有酒心巧克力的小盒子摸出来,如果凌昊有危险,她会毫不犹豫的使用血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