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小书仙〕〔带着公会穿越〕〔深夜鬼食堂〕〔山村庄园主〕〔皇朝一品〕〔我有神珠能种田〕〔我有一刀在手〕〔醉红妆之乱世妖女〕〔被过度保护的守门〕〔至高主宰〕〔无极限通灵〕〔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神秘总裁,限量宠〕〔第十九层地域〕〔术医〕〔择夫婿〕〔我的老婆是女神〕〔吞噬神话〕〔重生逆袭:总裁小〕〔你看起来有点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懒虫的错误饲养方法 第十八章 王标与宁咏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等到魏成武取车回来,听到澹台玉这么说,脸色那叫一个臭,不过他还是不甘心的道:“这样吧,这位王标兄弟送咏月回去,我送你!”

    “可是你这么不就是绕路吗,不用了吧,王标他可以送我。”

    魏成武态度很坚持,“距离没有多远,我也有空。”

    “这……”他这么坚持,本身又是好意,澹台玉有些不知该怎么拒绝。

    王标冷眼旁观,很快就明白了当前的状况,这位应该就是宁咏月之前向自己提到过的那位前男友了,也就是说现在他和凌昊是情敌关系。

    想明白这点,王标顿时微笑道:“不用了,我这边正好顺路的,再说我还准备去看看凌昊,要是让你绕路多不好意思啊!就这样吧,小玉,我帮你扶一下咏月。”他一通话直接把事情敲定,如果现在魏成武再继续坚持,那就有些无理取闹的意思了。

    澹台玉感激的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魏成武,你回去吧,没关系的,谢谢你的好意了。”

    “那好吧。”魏成武抿了抿嘴唇,勉强答应了,随即又道:“那么小玉,周日的约定还请你能够帮我一下,可以吗?”

    “额,我尽量吧。”

    “那就这样,回见!”说完,魏成武干净利落的上了车,开车离去了,刚刚脱离三人的视线范围,他就猛地踩下油门,汽车在街道上狂飙了一段距离后,最后才因为魏成武发泄的差不多而缓了下来。

    “臭女人,别挑战我的忍耐限度!!!”凶恶而阴狠的声音在车里响起。

    (后记:魏成武由于在市中心超速行驶,罚款一千,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

    王标先把澹台玉送回静庭小区,然后再准备着把宁咏月和他朋友送回去。

    “那个,王标……”澹台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虽然这话有些不对,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别乘人之危。”

    王标对她眨了眨眼,“放心,我还是很君子的,再说要是我真的做了什么,我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对不对?”

    澹台玉笑道:“好啊,王下惠您慢走。”

    王标大笑着,“哈哈,不过如果说被强迫的话,我可是绝对的不抵抗主义哦!”

    “唉,你跟凌昊一个样!谁学的谁啊!”

    “当时是他教坏了我,我可是一个纯洁善良的好人!就这样,走咯!”

    “好,明天见。”

    过了一会,倒在副驾座上的宁咏月悠悠转醒,她捂了捂额头,疑问道:“这是哪儿啊?”

    王标对她笑道:“你被绑架了,我现在准备劫色咯!”

    宁咏月愣了愣,转过头一看,嗔怪的瞪了他一眼,“我差点就信了,你个家伙,小心我现在报警!”

    “哈哈,那还是免了吧,就算要报警,也要先把我朋友送回去才行。”他用拇指指了指后面,宁咏月扒在座椅上往后看过去,一个胖乎乎的年轻人正在后面呼呼大睡。

    宁咏月奇怪的问:“怎么回事啊?小玉呢?”

    王标把刚才的事解释了一遍,宁咏月也就明白了,没过多久,王标朋友的家到了,王标对宁咏月笑道:“稍等,我把他送上去,然后再送你回去。”

    宁咏月看了看周围,摇摇头,“算了,也不是你的车,这里离我家不远了,我自己走回去吧。”

    王标道:“我陪你。”

    宁咏月看着王标的脸,他眼里的认真与温柔很明显,宁咏月觉得心里一暖,螓首微点,“那就麻烦你咯,不过我可警告你,要是你图谋不轨的话,我会报警的!”

    王标歪歪脑袋,半开玩笑的道:“哈哈,被识破了。”

    “咯咯!”他这样子顿时引来了宁咏月一阵娇笑。

    王标把朋友送回家,再把他的车停进了停车场,然后便和宁咏月踏上了回去的路。

    走在街上,宁咏月的脚步轻快,略有些飘飘然,王标道:“你还没完全清醒吧!”

    宁咏月笑了笑,“大概吧,脑袋有点晕,不过意识还是很清晰的,回去洗个澡就好了。”

    “让我占个便宜好吗?”王标微笑着伸出手。

    “……”宁咏月愣了愣神,随后嫣然一笑,伸手抓住他的手掌,温暖而宽厚,“反正我醉了,不被人占便宜岂不是说明我魅力太低?”

    “哈哈,有道理!”

    “对了,你今天给我的情报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王标抓了抓下巴,“是凌昊说的,不过,不排除撒谎的可能。”

    “应该是假的吧,今天我偷偷观察过,完全没迹象,然后也旁敲侧击的问过小玉,她也完全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再说了,以他们两个那龟速的恋爱进程,想走到这一步,保守估计也要一两年,小玉绝对是那种要留到新婚之夜的女孩。”

    王标点点头表示赞同,“我也觉得,从当时的情况来说,应该是我误会了,以小玉的性格来说,如果凌昊当着她的面说这个,估计又是一场冷战。”

    “冷战我可受够了!她对凌昊一往情深的,每天看到她唉声叹气的,我看着也为她着急,上次是我不对,不该介绍魏成武给她认识的,现在比较麻烦了,魏成武那家伙有些死缠烂打,今天居然还跟到我们的同学聚会来了。”

    “而且,如果不考虑小玉的看法平心而论,魏成武真的是一个蛮不错的对象,长得有几分小帅,自己又有钱,还比凌昊懂浪漫,凌昊比他强的也就是长相和武力了吧,偏偏这两样在这个年头最廉价。”

    王标笑道:“不过,小玉毕竟和凌昊两情相悦,所以我们也只好支持他们咯!而且,这个魏成武让我有些不舒服。”

    “嗯,他很有城府,这也是我不支持他的原因,凌昊虽然说缺点一大堆,至少对小玉很坦诚。”

    “哈哈,那家伙,不需要坦诚什么,平日的样子就是他最真实的写照。”

    “嗯,有道理!一个大懒虫!不过和小玉倒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天生一对咯!”宁咏月语气似乎无奈,但是她的表情却完全两码事,完全没有反对的意思。

    ——

    十一点多,街上有些冷清,不过也依旧有着不少人,有亲子,有同学,还有……情侣。

    走出一段路后,宁咏月突然问道:“王标,问你个问题。”

    “说吧,知无不答。”

    “你觉得我……笨吗?”

    王标眨了眨眼睛,给出了一个答案,“笨蛋不会问这种问题的,因为他察觉不到。”

    “……”宁咏月沉默着仰起头,看向天空上的月亮,幽幽的说:“既然我这么聪明,为什么会被他给骗了呢?难不成恋爱真的会让女人变笨吗?”

    突然的伤感让王标有些诧异,他想了想,之前所了解的一些情况提上心头,“上次我们俩跟踪凌昊他俩之后,听说你哭了,而且听小玉说,你在那个时候刚和你男朋友分手不久。”

    “嗯。”

    “能说给我听一听吗?”

    “如果我不想告诉你的话,就不会起这个头了。”

    “那……”

    “走吧,陪我去买酒。”

    王标皱了皱眉,“你还要喝吗?”

    “想喝就喝咯!你陪不陪我!”宁咏月紧盯着他,在她的眼中,王标发现了一丝晶莹的泪花。

    “ok!喝吧,你都邀请了,我当然不拒绝!”

    宁咏月买了一大袋子酒,带回了自己的公寓。

    进屋后,宁咏月话也不说,席地而坐,拿起一瓶酒直接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浓烈的酒精味充满了房间。

    她要发泄!王标看得出来,因此也就不多劝什么,陪着她坐在地上,也拿起酒开始喝了起来。

    宁咏月喝完一瓶酒,随手扔掉瓶子,突然用手脚撑着身体,凑到王标面前,王标被她突兀的动作吓了一跳,身体往后仰,用双手支撑着体重,不解的问:“咏月,你做什么?”

    宁咏月红唇微张,脸颊红润,眼中光芒闪烁,她轻柔的问:“王标,陪我,好吗?”她更上前一步,王标为了避开她,只能躺在了地上,宁咏月爬在他身上,吐气如兰的说:“王标,陪我吧!”

    这已经不是暗示,是明示了,王标只觉得一股热血冲进了脑袋……

    第二天,王标没有来上班,宁咏月也失去了踪影。

    ——

    澹台玉回到家中,开门走进客厅,只见凌昊正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澹台玉叉着腰,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家伙,打电话催促我回家,自己却在这里睡着了。

    澹台玉走到沙发边,蹲下身,看着凌昊惬意的睡脸,不禁鼓起脸颊,不满的戳了戳凌昊的脸,小声道:“你这家伙,说啊,打电话叫我干嘛?是不是担心我啊!”

    “唔~~嗯~~”似乎被澹台玉给吵到了,凌昊哼哼着,眼看就要醒过来,澹台玉连忙站起身,装作没事人的样子,只不过她脸上的红晕却是暂时散不去了。

    慢慢的,凌昊睁开一只眼睛,看到澹台玉,囫囵不清的道:“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几点了。”

    “十一点多了。”

    凌昊鼻子抽了抽,两只眼睛都睁开了,疑问道:“你喝酒了?脸这么红,还一身酒气。”也难怪他反应这么大,要知道以澹台玉那个酒后的情况,这同学聚会不被她直接搞完蛋才怪了。

    “没有啦,我没喝,就是身上沾了点酒气,脸的话,是……是我上楼有点急了,所以有点红。”

    “那刚才那个魏成武是怎么回事?他不是你们班的的吧。”

    “额,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也去了,因为我和咏月、还有班上的一些人都认识他,所以也不好让他走,就留下来一起玩了。”

    “他送你回来的?”

    “不是,出来的时候刚好遇到王标了,是他送我回来的。”

    “哦。”听了解释,凌昊似乎放下心了,又闭上了眼睛。

    澹台玉只觉得心里没来由的有些高兴,碰了碰凌昊的手,“别在这睡啊!回床上去。”

    “哦~~~”凌昊拖着声音应了一声,像个丧尸一样拖着身体起来,眼睛也不睁,摇摇晃晃的往自己的房间走,进去后一头撞在了床上,睡死过去。

    “唉!”澹台玉无奈的叹口气,拉过被子帮凌昊盖上,然后才离开了凌昊的房间。

    考虑到身上有酒味,澹台玉决定洗个澡再睡,她来到浴室,这才发现浴室的灯开着,而门是虚掩着的,澹台玉没有想到可能有人在的情况,而是嘀咕着,“这个凌昊,洗了澡连灯也不关!”

    一分钟后,“啊!!!!!!”

    尖叫声传入凌昊的房间,把他吓了一个激灵,他眨巴着眼睛,一脸茫然的嘟囔,“干嘛,这女人鬼叫什么啊!”

    就在这时,澹台玉猛地推开门,门“嘭”的一声撞在了墙上,她大步走进屋,叉着腰质问道:“凌昊!浴室里的女孩子是谁!!!”

    “女孩?”凌昊脑袋当机了三秒,反应过来,“她啊,她是……”

    就在这时,女孩似乎是追了出来,她站在门口,怯生生的问:“那个……”

    “!!!”凌昊突然瞪大了眼睛,原因很简单,女孩因为是直接追过来的,身上不着一缕,粉雕玉琢的身体上还带着晶莹剔透的水珠,好一幅少女出浴图!

    澹台玉转头看到了少女赤裸的样子,大喊道:“不许看!!!”说着伸手去挡凌昊的眼睛,但是由于身体不稳,这个动作变得有些激烈,于是乎……

    “啊!我的眼睛!!!!!”

    ——

    凌昊的卧室里。

    凌昊正揉着眼睛,不满的嘟囔着,“你搞什么鬼啊!想弄瞎我吗?”

    “谁让你一直盯着女孩子的身体看啊!大色鬼!瞎了活该!”澹台玉对着他做了个鬼脸,然后才对已经穿好衣服的少女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在我家?不是这个色狼把你拐来的吧?”

    “我叫132号,隐鬼哥哥他是要帮我。”

    隐鬼哥哥?听到这个称呼澹台玉也就明白了,她应该是委托人,不过这个名字……

    “你叫132号?这是什么名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大千劫主〕〔农门悍妇撩夫忙〕〔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