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从奇遇开始〕〔为何偏偏喜欢你〕〔暖心小皇后〕〔变身异界大法师〕〔天下珍藏〕〔氪无不胜〕〔美利坚庄园主的幸〕〔女主播的王牌快递〕〔超神学院:我有漫〕〔洪荒之我不是嫦娥〕〔侠隐红尘〕〔他曾是剑帝〕〔神话血脉〕〔钢铁之序〕〔来吧,试试我做的〕〔不完美艺人〕〔创业吧学霸大人〕〔T与K的邪灵故事〕〔星海剑圣〕〔地府快递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懒虫的错误饲养方法 第二十三章 剪不断理还乱之六:母亲
    .630book.la ,最快更新懒虫的错误饲养方法最新章节!

    “凌昊怀疑林苑的时候,你的表情说明你持有不一样的态度,既然你参与过凌昊的调查,请你告诉我一些详细情况,麻烦你了。”

    “没事没事。”澹台玉连忙摆摆手,“我只是觉得凌昊的判断有些……武断了,他给我讲过他的猜想,可是从我的观察来看,林苑并不像是在利用毛偕,而是真正在担心他……”澹台玉将前天晚上林苑家的场景详细的复述了一遍,将林苑一举一动中的焦急详细描述出来。

    听完澹台玉的叙述,风音点点头:“错的的确是凌昊。”

    “你同意我的看法?”澹台玉惊喜的问道,凌昊那自信的态度,让她难以相信自己的判断。

    “你很信任凌昊。”

    “额。”怎么突然说这个。

    “就是这份信任影响了你的判断,凌昊在你的心底有着一定地位,他的判断会影响到你,实际上,凌昊身上存在着一点缺陷。”

    “缺陷?为什么用这个词?”

    “因为……”风音顿了顿,“他对于很多关于感情的事缺乏判断能力。”

    “感情?判断能力?”澹台玉听得一头雾水。

    风音盯着澹台玉的眼睛,突然转移话题:“澹台小姐,你对我们的工作了解吗?”

    “额,凌昊说过他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就是这个财并不是指钱财,而是其它一些事物。”

    “嗯。”风音点点头,“那你有兴趣加入我们吗?”

    “啊?”风音的话题转移的太快了,澹台玉有些不知所措,“可是,可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面对这种犯罪的事我帮不上忙吧?”

    “并不需要你提供的帮忙,至少在行动上是如此。”

    “我不懂。”

    “举个例子,之前的行动中,我只负责给凌昊提供情报,并不需要为他提供其它帮助,因为他的个人能力很强,一个人已经足以胜任很多工作。但是,他本身却有着一个很大的缺陷,这一次,单从林苑愿意为毛偕赔命这一点,可以很简单的判断出林苑重视毛偕更胜过自己的性命,那么基本就可以排除毛偕是林苑手下这种可能性,但是凌昊却判断不了这一点,原因,就是因为他无法理解这种感情。”

    “怎么会呢?”澹台玉觉得风音的话匪夷所思,凌昊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不懂感情的人。

    “那是因为你还不够了解他,他只是在模仿一个人的行为,凌昊拥有出色的学习能力,但是在感情方面的缺陷却是再明显不过了,他是一个很自负的人,这可以说是有能力的人的通病吧,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感情上的缺陷,我也帮不了他,只能让时间来改变他。”

    澹台玉不解的问道:“可是,自负不也是一种感情吗?不能说凌昊感情有缺陷吧?”

    风音想了想,道:“他的感情能力不是那种根本性的缺乏,应该说是缺少时间。”

    “缺少时间?”

    “什么时间?”这时,凌昊突然走进房门,疑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关于林苑那边的事吗?”

    “没什么。”风音立刻打住了话题,她慵懒的伸个懒腰,向两人摆摆手道:“我困了,要午睡,你们自便。”

    “……”那个,就算这话不适合在凌昊面前提起,但能不能别话说到一半来吊人胃口啊?女人的好奇心可是能害死一只猫啊!凌昊的感情缺陷是什么?缺少时间又是什么意思啊?

    可惜风音并没有继续的意思,她直接拉过被子蒙在头上,就差直接下逐客令了,凌昊无奈的耸耸肩:“她一直这样,走吧,也没什么事需要留在这里了。”

    “哦,好。”

    ——

    凌昊带来的东西有食材,零食,零食,还有零食,以及零食,还有零……总之,全部留下,然后换了两大包垃圾,每一次凌昊都很无奈,自己每个月的工资本来就不多,还得额外给这位风音大小姐准备吃的,我,我容易吗我?(哭腔)

    出了大厦,澹台玉给林苑挂去电话:“林先生,你现在在哪里,我们这边忙完了。”

    “我现在准备去看守所探望一下毛偕,你们要一起去吗?”

    “当然!来天净庭大厦接我们。”凌昊直接在手机旁边喊道。

    “哦,好的好的,我们马上就到。”

    电话挂断后,凌昊奇怪的呢喃着:“我们?”

    没过多久,林苑的车子就驶了过来,下车的有两人,林苑还有一名看上去五六十岁,满头花白的妇人。

    “凌昊先生,这位是毛元玲女士,是毛偕的母亲。”

    “你好。”

    “你好,毛女士。”

    林苑介绍道:“毛女士,这位是凌昊先生,这位是澹台玉小姐,他们是我请来调查小偕这件案子的……私家侦探,虽然不敢说能让小偕无罪释放,但是有机会减轻他的刑罚。”

    “真……真的吗?”毛元玲颤抖着伸出干枯的双手,抓住凌昊和澹台玉的双手,“两位恩人,我求求你们,救救小偕这孩子吧,他不是那种坏孩子,他一定是被人哄骗了,一定是!我,我,要是你们能帮助小偕重新做人,我给你们磕头了。”说着,她双膝一弯就要跪倒在地,凌昊连忙抓紧她的手,不让她继续跪下去。

    凌昊无奈的摇摇头,“你这是干嘛?我已经答应了林苑,能帮的我当然会帮,就怕是你不了解你的儿子,我只能说尽量吧。”

    注视着凌昊的一举一动,澹台玉眉头微皱,对于一位担心儿子的老弱母亲,凌昊的措辞明显有些不合适,之前她还没怎么注意过,但经过风音的提醒,凌昊的情商似乎的确有一点问题,她所说的“缺少时间”到底是什么意思?

    ——

    四人来到看守所,办理好手续后,四人在探监室见到了这次贩毒事件的关键人物——毛偕。

    毛偕看上去瘦瘦弱弱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一方面是因为他这段时间的牢狱生活,更主要的还是因为他家的清贫。

    看着儿子原本清秀的脸上堆满胡渣、极为憔悴的样子,毛玉玲只感觉自己心都快碎了,她大声地哭喊道:“小偕!”

    “妈?”毛偕惊讶的看着她,他本来以为只有林苑一个人来劝自己,没想到他竟然把自己的母亲也接过来了。

    “林苑!!!”出乎凌昊和澹台玉的意料,毛偕竟然直接怒吼出声,“你什么意思,你说过不会通知我妈的!”

    “小偕!你这是什么话,难不成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这个当妈的还不能知道吗?”毛玉玲严厉呵斥着,话语间两行清泪已然流下,沾湿了她满是皱纹的面庞。

    “小偕,我只答应过保密你打架的事,但是现在牵扯上毒品,我不可能再让你妈妈蒙在鼓里了。”

    “你给我闭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你想打感情牌来套我的话,我就明确的告诉你,别忘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你给我滚,滚啊!”

    “小偕,你怎么跟你……跟林老师说话啊!”

    “妈,这种人渣你还替他说话?”

    “小偕。”林苑放缓语气,语重心长的劝道:“不管怎么样,就算你有自己的顾虑或者想法,但你的母亲怎么办?她只有你一个亲人啊!你忍心看她终日为你以泪洗面吗?”

    “你!说!什!么!呃啊啊啊啊!!!”突然,毛偕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他紧咬牙关,双手疯狂的抓挠着前方的玻璃,表情痛苦而狰狞。

    “小偕,小偕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儿子突然发狂,毛玉玲吓得心惊胆裂,连忙扑上去想要抱住自己心爱的孩子,可是冰冷的玻璃却无情的阻断了母子间这倍显单薄的亲情。

    这时,数目警察冲了进来,一名警察对他们喊道:“探监中止,犯人毒瘾犯了,我们要马上处理。”

    林苑点点头,走到毛玉玲身边抱住她瘦弱的身躯,轻声喊道:“毛女士,你别这样,警察会帮小偕止住毒瘾的,你不要太伤心,你身体不好,别哭坏了身子。”

    看到这一幕,毛偕更加疯狂了,他强忍着浑身的痛感和麻痒,愤怒喊道:“林苑,你个人渣,快放开我妈!”

    “唉。”毛偕深深的叹了口气,对凌昊两人道:“我们先离开吧。”

    ——

    看守所的停车场,林苑在一边安抚着毛玉玲的情绪,凌昊和澹台玉则走到一旁。

    “没想到毛偕跟林先生的关系竟然这么差,之前听林先生的描述,我还以为他们关系很好呢。”

    凌昊咧咧嘴:“之前他说的是他很喜欢的一个学生,又没说毛偕喜欢他。”

    “你这么说也对,唉,毛女士真的很可怜,这么大年纪了还遇到这种事情,人们总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幼年丧父母,中年丧偶,老年丧子,毛女士这样子和丧子也差不多了。”

    “为什么?”

    “啊?”

    “为什么会说这三种情况是最大的悲哀?”凌昊不解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啦!”澹台玉默默的扫了他一眼,果然,涉及到感情方面的事,凌昊就不太明白了。

    “算了,不说这个了,那个毛玉玲才四十六岁哦。”

    “四十六?不会吧?”澹台玉大吃一惊,从毛玉玲那白发苍苍的外貌来看,就是说有六十大几也能相信吧?“等等,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凌昊晃了晃手机,“风音给的情报,林苑,林苑的妻子王敏,毛偕,毛玉玲的情报都有。”

    “那情报上应该有记载毛女士的生平吧?”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隐婚娇妻:老公,〕〔武道大宗师〕〔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凌天至尊〕〔绝世兵锋〕〔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太子爷的独宠妃〕〔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千亿盛宠:闪婚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