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变身之血海芳菲〕〔我是夸雷斯马〕〔蜀山魔门正宗〕〔最后一个契约者〕〔次元法典〕〔万古神帝之无限源〕〔孙悟空的玲珑塔〕〔三国张济大帝〕〔全球都是轮回者〕〔天道制霸计划〕〔盛世独宠:黑帝的〕〔我家王女初长成〕〔掀翻时代的男人〕〔千金重生:星际首〕〔这穿越要命了〕〔从荒野开始的万界〕〔崛起复苏时代〕〔原来我会玄学〕〔在美国当灵媒的日〕〔大明寻物指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懒虫的错误饲养方法 第二十章 血
    时臣找了一根圆木坐下,有些无力的叹口气,自顾自的呢喃道:“我真是第一次道歉这么多次呢,小妹妹,别怪我残忍,她的命比你的命更重要,我会永远铭记你的!”

    血能,一种极为恐怖的超能力,曾经觉醒过这份超能力的那人已经成为了传说,血能的强大毋庸置疑,但是同样的,觉醒的代价也是极大的,觉醒者觉醒期间,会对看到的第一体活物产生生命根本上的渴求,只有嗜其血才能完成觉醒,也就是所谓的祭品。

    澹台玉血能觉醒的瞬间,她身边最近的是郑媛媛和小懒,可惜,遭受这份厄运的是郑媛媛……

    还有澹台玉。

    ——

    “呃啊啊啊啊!”低沉而痛苦的呻吟响彻在空旷的楼房内。

    澹台玉蹲坐在地,双手死死的抱住脑袋,低垂着头,嘴里不断地发出痛苦的低吟。

    “姐姐,小玉姐姐,你到底怎么了?”郑媛媛心急如焚的看着澹台玉,她想打电话给医院,可是手机刚才被澹台玉打掉了,现在她也没办法了!

    “大叔,大叔!你听得到吧,小玉姐姐她好辛苦的,你快叫救护车啊!你听得到我说话吗?大叔!”郑媛媛焦急的向外喊着,可是背对着她的时臣却直接充耳不闻,完全没有理会的意思。

    “怎么办啊,小懒。”郑媛媛一个小孩子也想不到什么好主意,只能不知所措的抱着小懒。

    “咦,小懒,你怎么在发抖啊,难道你也生病了吗?”

    小懒不可能听得懂人话,可是,它的本能却比人类强得多,它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内现在满是惊恐,因为,澹台玉站起来了!

    突然间,郑媛媛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就像是小时候背后突然出现一只大狗般可怕,她猛地转过身,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澹台玉站了起来,她双手自然垂着,脸部微微扬起,露出了她的表情,略显狰狞的面容,嘴角流出一丝晶莹的白涎,一双美目此刻却没有了往日平静的漆烟,只有两枚血红色的血珠点缀在其上,一股如野兽般的凶气弥漫在空气中。

    “姐……姐姐,你……你怎么了?”郑媛媛抱着小懒本能的往后退着,娇小柔弱的身躯也在不自觉的发抖。

    “猢……”随着一声不似人声的低吼,澹台玉猛地冲到郑媛媛面前,它伸出手抓住郑媛媛细小的胳膊……

    “啊!!!!!!!”

    随着一声杜鹃啼血般的惨叫,小懒和郑媛媛抛飞出去,摔在了地上,除此之外,点点血雨缓缓滴在了地上,在澹台玉的手中,一只小小的断裂的胳膊无力的垂着,凄凉,灼目。

    “啊!哇啊!!!!”凄惨的哭声响彻在了楼房里,郑媛媛一个小女孩哪里曾受到过什么大委屈,而现在,这么一种连成年人都受不了的灾难却突然降临在了她的身上,无助的她除了哭泣,没有任何可以做的。

    只是,哭泣却不能帮助她脱离这无尽的苦难。

    随着惨叫声和哭声的响起,时臣身体一震,他犹豫着回过头向屋内望去,然后瞬间就转过头来,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时臣不断的念叨着,除了道歉,他做不了任何事,哪怕他的道歉是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无力。

    ——

    澹台玉撕下了郑媛媛的胳膊,此刻的它不能被称为一个人,它只是一只野兽,一只茹毛饮血的野兽,它举起手中的胳膊,将断裂的伤口送到嘴边,然后,吸吮。

    血液无多,它,仍不满足。

    鲜红的目光,再次投在了地上泣不成声的郑媛媛身上。

    “喵!!!!”小懒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动物或许没有人类的智慧,但是却并不代表它们没有和人类一样的情感,它们的感情比起人类更加纯粹,更加真挚。

    “猢……”它缓缓走了过去,面对这只对着自己龇牙咧嘴的小猫,它丝毫不以为意,抬起腿直接把它踢开,然后继续向郑媛媛走过去。

    “喵!!”小懒飞快的爬起身,然后勇猛的冲到澹台玉的脚边,张开小嘴对着它的小腿咬了下去。

    “猢!!”澹台玉发出一声痛哼,凶兽的凶性瞬间爆发,它弯下腰一把把小懒按在地面上,然后抬起右腿,用尽十分力就是一记重脚。

    咔嚓!清脆的一声骨裂,人类的力量对于一只猫来说已经是极强了,更何况澹台玉现在的力量比起普通人更强大了数倍,小懒的右后腿直接被踢得断裂,小小的身体也撞在了一边的墙上,鲜血溅洒。

    但是,小懒并没有因此而倒下,它竟然再次站起身,拖着已经瘸了的腿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郑媛媛身前,对着澹台玉龇牙。

    如果此刻小懒面对的是一只有理智的生物,可能会为它忠坚不二的精神所感动,进而放它和郑媛媛一条生路,可是,它面对的是一只没有理智可言的凶兽,一只不懂得感情,只有嗜血这种本能的凶兽!

    澹台玉弯下身,准确的抓住小懒的脖子,然后抡到了背后,猛烈的往墙壁上扔了过去。

    啪!小懒再也站不起来了。

    “呃啊!!!!”小懒的坚持只为郑媛媛争来了一点点的时间,随即血红的一幕再次上演,它的力量强大异常,轻而易举的将郑媛媛的右腿齐跟撕裂,鲜血大量涌出,它疯狂的扑了上去,享受着最凄凉的美餐。

    郑媛媛已经停止了哭泣,在这惨无人道的痛苦之中,她已经晕了过去,对于她来说,这恐怕是现在最可悲的幸福。

    它渴望着鲜血,同样也渴望着破坏,破坏眼前这具残缺的身体,让更多的鲜血喷洒。

    它再次扑上去,这次它的目标是郑媛媛的左臂。

    罪恶的爪子抓住了细弱的臂膀,她的动作猛地一僵。

    “猢……不……不要……猢猢……我……不要……”大滴大滴的泪珠从她鲜红的眼中滑落,落在了郑媛媛本就沾满泪水的小脸上。

    “放开……她……”她的手缓缓的松开,颤抖着离开了郑媛媛的身体,两股意念在争夺着身体的控制权,血与泪的对抗。

    然而,最终的胜利,却属于血。

    嘶!

    又是一条胳膊被撕裂,郑媛媛的生命已经是风中残烛,虽然她已经没有了意识,但是身体却在本能的轻微抖动着。

    “停……停下……求你……停下啊!”泪水,混杂着血迹,将她秀美的脸庞染得狰狞无比,她的右手缓缓伸向郑媛媛仅存的一肢。

    “住手啊!!!!!!!!!!”随着一声尖利凄惨的叫声,澹台玉的左手抓住了右手,她的身体停止了挣扎,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

    此刻澹台玉的双眼已经不再是血红,虽然她的右眼一如刚才的那般,血色的疯狂,但是她的左眼却已经恢复如常,她终于取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媛媛,媛媛!”澹台玉手脚并用的爬了过去,她伸出手叹了叹郑媛媛的鼻息,还有极其微弱的一点。

    “电话,医生,医生!!!”澹台玉慌忙翻找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按电话号码,可是满是鲜血和泥泞的手却无法点击手机屏幕,她慌忙扔下手机,双手往衣服上拭擦,然后又赶紧去抓手机。

    “唉……”一声轻叹,时臣满是愧疚的看了一眼郑媛媛残缺不堪的肢体,然后蹲下身,抓起了宛如澹台玉性命的手机。

    “你干什么!快还给我,我要救她!”澹台玉发疯似得争抢着手机,这关系到郑媛媛的性命,不由得她不着急。

    “放弃吧,成为血能觉醒的祭品,她不死,就是你死,她已经死到临头了,还是完成你的觉醒吧!你的命,比她重要。”

    “你开什么玩笑!”澹台玉歇斯底里的大吼着,“人的性命,没有轻重!她是我害的,哪怕我死,我也一定要就她!”

    “……对不起。”时臣低沉的道歉,然后如闪电般伸手抓住澹台玉随身的挎包,从里面取出之前他送给澹台玉的盒子,时臣手臂一用力,盒子便直接被他捏碎,他抓紧宝石,另一只手捏住澹台玉的下巴,然后强行把宝石塞进了她的嘴里。

    “呜呜……”澹台玉还来不及挣扎,一股冲天的杀意就漫进了她的脑中,血红再次染上了她的瞳孔……

    “我这种人,真该死!”时臣回到院子里,嘴角露出一丝苦涩至极的苦笑,他现在唯有用一句“为了绝影”来安抚自己心中的沉重。

    ——

    再次沉于杀意的本能之中,澹台玉的凶光再次洒在了郑媛媛的身上,它渴望着鲜血。

    这一次,没有了小懒的保护,也没有了澹台玉本我的挣扎,它的爪抓住了郑媛媛仅有的左腿,然后,撕裂!

    空旷的房内,只有一点进食的声响,它享用完断肢中的鲜血后,终于将目光投在了最后的大餐上。

    它坐在郑媛媛身边,弯下腰,张开血盆大口往郑媛媛的脖子咬去……

    (快完了,还有十章左右就改完了,非常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