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门弄宝〕〔带条锦鲤打篮球〕〔深情入骨:帝国总〕〔霍少,好凶猛〕〔我的冷艳女总裁〕〔美女总裁的绝世狂〕〔重生之地球游戏〕〔我真的长生不老〕〔花都御医〕〔寒门修仙〕〔倾世妖妃〕〔妖孽主宰在都市〕〔凡间狱〕〔都市最强修仙系统〕〔修仙小神农〕〔妙手神医〕〔捡到一个异界〕〔我带着商店到春秋〕〔存在感什么的我才〕〔氪命玩家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懒虫的错误饲养方法 第三十三章 绝望
    “不不不!你没愧!你救了雨薰的命啊!”周宏激动的说着。

    “可是……”宁优脸上流露出明显的苦涩,看到他的表情,周宏三人心中顿时冒出了不好的预感。

    “可是什么?”

    “她伤了脖子上的大血管,虽然勉强保住了性命,可是由于之前脑部受过重创,此次却又失血过多,导致大脑供血不足,现在她恐怕……恐怕是没机会恢复意识了。”

    “什么?”乐伶惊呼一声,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蒋芸试探性的问道:“你是说,雨薰她,真的成了……植物人?”

    “……”宁优沉重的点了点头,“是的。”

    “不是吧,宁院长,你跟我说笑吧!你告诉我,你在开玩笑!你在开玩笑!!!告诉我啊!!!”周宏抓住宁优歇斯底里的大吼着,用力之下,左手的伤口再次崩开,鲜血染红了他的左手,但是他却毫无所察,他现在只需要一个答案,哪怕希望渺茫也万分渴望得到的一个否定答案。

    “对不起,是真的,我们……尽力了。”

    “……”尽力了,仅仅三个字,彻底剥夺了周宏最后的希望,他失神的往后退着,直到撞到了墙上,蒋芸和乐伶连忙走过去,但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突然,周宏的脸上浮现出了此刻本不可能出现的表情——笑容。

    “哈哈!是我,是我害了雨薰!如果不是我睡着了,她怎么会被人袭击,如果不是我没制止那个人,她又怎么会因为失血过多再也醒不过来,都是我!都是我害得!”

    “周宏!”乐伶大喊着,“你别自责了!!这件事不怨你。”

    “怎么没关系!”周宏对着她大吼,“你知不知道!雨薰她中午就已经醒了!醒了啊!要不是我睡着了,她怎么会出事!而且,是我,是我亲手害了雨薰,那把刀是我亲手送到雨薰的脖子上,亲手划破雨薰的喉咙的!就是我!就是我啊!!!”

    “周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乐伶的声音根本传不进周宏的耳中,他如疯子一般歇斯底里的大喊着,发泄般、疯狂的向外跑。

    “周宏……雨薰……老张,我该怎么办啊!”蒋芸捂着额头,她现在也是万分迷茫。

    (我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

    凌晨一点多,院长办公室内,宁优背着手站在窗边,连夜赶了过来,又给贺雨薰做了一个长达近五个小时的大手术,宁优也是疲惫不堪,他毕竟年纪也很大了,要不是这件事涉及到第四家族,他现在也就不至于强撑着亲自处理这件事了。

    叩叩!

    门被敲响,敲门的是刘主任,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名年轻的警察。

    看到年轻警察,宁优脸上浮现出笑意,连忙上前问道:“张局长,你怎么亲自来了?”他口中的张局长就是眼前的年轻警察张辉阳,他今年仅仅二十七岁,已经是这一区分局的局长,可谓是年轻有为。

    张辉阳随意一笑:“没什么,刚好在局里值班,就过来一趟,伤者的情况怎么样了?”

    值班?一个局长还要值班吗?宁优心底嘀咕了一句,不过也没多想,答道:“伤者伤了颈部大动脉,失血过多,我和刘医师抢救了几个小时终于把伤者的命保了下来,但是由于伤者失血过多,外加之前脑部已经受过重创,现在情况不乐观,将会保持长久的昏睡状态,无法确认什么时候苏醒。也就是常说的……植物人。”

    “……”张辉阳咬着下巴思索了一会,问道:“医院的监控呢?”

    宁优为难道:“贺雨薰病房附近的确有监控,但是……录像被人给删除了。”

    “录像被删了?”张辉阳一挑眉,“这凶手还真是准备的充分啊!”

    宁优道:“这肯定和我们内部人员有关,我会协助调查的。”

    张辉阳点点头,道:“这事改天再查,先带我去见一下相关人员吧。”

    “好。”

    贺雨薰的病房内,蒋芸还没有睡觉,独自守在贺雨薰的床边。

    睡眠不足是女人的大敌,但是试问一下,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有几人睡得着呢?这一次,没有希望,医生给出的已是绝望。

    突然间,门口传来了敲门声,随后宁优带着一名年轻的警察走了进来,他介绍道:“蒋女士,这位是张辉阳张警官,是来调查这次伤害事件的。”

    张辉阳走过来举起手标准的敬了个礼,道:“你好,蒋女士,我是前来调查的张辉阳,希望你能够配合我。”

    “你好。”蒋芸轻轻打个招呼,有些中气不足的意味,她也很累了。

    “蒋女士,请给我描述一下案发的过程、还有关于凶手的信息。”

    蒋芸摇摇头:“我并不清楚,案发时我和我的姐妹出去买晚餐了,回来的时候已经出了事,那个犯人戴着帽子,加上当时屋子里光线很暗,我也没看清他的相貌。”

    张辉阳皱了皱眉,又问道:“那犯人的声音呢?”

    “也没有听到,不过我的同事周宏他应该看到犯人的相貌了,可能也听到过声音。”

    “那他人呢?”

    蒋芸叹口气:“他和雨薰的关系很好,因为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他不愿意待在医院里。”

    “这……”

    “不过我的姐妹她已经跟了过去,等周宏的情绪好转一些,我会联系张警官你的。”

    “好吧。”张辉阳点点头,又提醒了一句:“不过尽快,否则犯人很有可能潜逃。”

    “我明白。”

    “那暂且就这样吧,这次是我的过失,我会安排警员来保护伤患不再受到二次伤害的。”张辉阳向蒋芸点点头,随后和宁优离开了病房,之后,他也别过宁优,离开了医院。

    走出医院后,张辉阳似乎有些无奈的叹口气,烦闷的抓了抓头发,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古兴镇派出所,虽然夜已深,但是牛警官也没有睡觉,他靠在椅子上,双手垫在脑后,两只脚直接翘在办公桌上,似乎想着什么心事,突然,短信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牛警官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内容:贺雨薰受袭,现已成为植物人……

    ——

    深夜,小岩村,林志远家门外。

    杨坤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林志远的声音传了出来:“谁啊?”

    “是我,杨坤!”

    嘎吱一声,房门打开,林志远打开门,笑道:“坤哥你回来了,事情办妥了?”

    “进去说吧。”

    进到屋内,萧学成还没睡,还在椅子上悠闲的把玩着手机,杨坤见状身体抖了抖,连忙鞠躬道歉:“对不起,萧先生,我没能完成好任务。”

    萧学成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又低下头,淡淡道:“算了,目的也基本达成,我也不怪你,我要的东西呢?”

    “在这在这!”杨坤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张卡片,恭敬的递给萧学成,萧学成随意的看了一眼,然后转手扔给了林志远,道:“志远,收好了,我教你的可别忘了。”

    林志远赔笑道:“萧先生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我的记忆力可是很不错的,之前不也没出什么纰漏吗?”

    “嗯,小心点。”

    杨坤看萧学成似乎没有责怪的意思,疑问道:“萧先生?关于贺雨薰……”

    “她没死,不过已经成了植物人,没必要担心了。”

    “哦!”杨坤恍然大悟,难怪萧学成一反常态,原来是因为贺雨薰已经没有办法指证自己等人。

    ——

    一日之计在于晨,如果大清早就没什么好事,那么多半这一天也只有倒霉了。

    张鸿鹄便是如此,早上七点多,他和顾小虎刚起床没多久,就接到了爱妻的电话,本以为是贺雨薰醒来的消息、满怀希望的接通电话,还特地打开扩音器给顾小虎一起听,结果得知的却是这么一个巨大的噩耗。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蒋芸低沉的答着,她思考了一整晚,还是决定把这个消息如实告诉张鸿鹄,他理应知晓。

    顾小虎问道:“周宏现在怎么样了?”

    “他现在很自责,伶在看着他。”

    “是吗?我们知道了,先挂了吧。”

    电话挂断,顾小虎揉着太阳穴问道:“老张,你想怎么做?”

    张鸿鹄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摇摇头:“我不知道,别问我,我现在只想要找到凌昊他们,再找两天,其它事两天之后再说。”

    “我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敢瞒着我做什么,我跟你绝交!”顾小虎目光灼灼的盯着张鸿鹄,因为他明白张鸿鹄话中的决意。

    伤害贺雨薰、导致凌昊澹台玉还有林雪失踪的人,必然就是暗中图谋鸿鹄公司的那群人,张鸿鹄对于这群人的愤怒,已经达到一个相当恐怖的程度,当下对他而言最重要的自然是找到还可能活着的凌昊等人,但是此事过后,这份沉积的怒火必然会强势爆发。

    张鸿鹄沉默着点点头,顾小虎明白他作为公司的领导者,背负的压力太过于沉重,顾小虎搂住他的肩膀,低声道:“别忘了,大家和你一条心!”

    张鸿鹄瞳孔一缩,随后低沉的说道:“我知道。”

    突然,房门被敲响,王猛的声音传了进来:“老板,顾叔!不好了,小岩村那些人又来闹事了!”

    (我丑,话说在前面~~~(*/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洪荒之圣道煌煌〕〔华夏战狼项少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凌天至尊〕〔千亿盛宠:闪婚老〕〔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