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八零:农家军〕〔大宋明月〕〔最强海岛兵〕〔赤霄求道传〕〔惜缘古剑传〕〔大降头师〕〔逆天毒妃:帝君,〕〔诱夫入怀:喵系萌〕〔毒医特工:邪君狂〕〔九龙玄帝〕〔科班僧道捉鬼团〕〔乱斗水浒〕〔重生之最强剑仙〕〔我的时空旅舍〕〔誓约协奏曲〕〔逆袭大清〕〔扶一把大秦〕〔变身毒舌少女〕〔地狱暗行者〕〔请叫我店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懒虫的错误饲养方法 第四十七章 意外的关系
    服务生离开后,乐伶在他身边坐下,温柔的说:“周宏,还想喝?”

    “嗯!”

    “按我们的约定,吃点东西,然后再喝。”乐伶递过一个餐盒。

    “伶姐!”周宏耸拉着一双无神眼睛,几乎已经是心哀若死,看得乐伶无比的心疼。

    但是为了周宏的身体着想,乐伶也不可能让他一直这么喝下去,不容拒绝的把餐盒推给他:“不行!我知道你很伤心,心里难过,我可以允许你喝酒,允许你醉生梦死几天,但是我绝不允许你就这么把自己的身体搞坏!你想喝,吃完了我陪你喝!”

    周宏懊恼的用手抱着脑袋,哽咽道:“伶姐,你别对我这么好,真的不值得,真的……”

    乐伶温柔似水的笑着:“我会一直陪着你,知道你能振作起来,知道你能够直面这个事实……”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话语,乐伶从包中取出手机,是蒋芸打来的。

    “芸,怎么了?”

    “真的吗?”

    “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乐伶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随后睁开眼,露出欣喜的笑容:“周宏,雨薰她醒了。”

    “伶姐,你别骗我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乐伶正色说:“如果是别人,可能都会拿这件事骗你,但是你觉得我会吗?”

    听到这句话,周宏缓缓抬起头,一双泪眼婆娑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盯着乐伶,颤抖着声音问道:“真的吗?伶姐,我是不是在做梦?是不是我喝醉了。”

    乐伶伸出手掐了掐他的脸,微笑道:“这感觉可不是梦里会出现的吧?来,先吃点东西。”

    “不是梦……不是梦!不是梦!!!”周宏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外跑去。

    “唉!!”乐伶幽幽一声长叹。

    ——

    医院,众人正在与贺雨薰交谈着,一切都已经结束,病房内的气氛也是十分融洽。

    突然,虚掩的房门被一个人撞开,但是他一个不稳,竟然直接跌倒在地,但是他马上又爬了起来,呆呆的看着床上那道魂牵梦萦的倩影。

    “雨薰……雨薰!你真的醒了!”周宏只觉得自己置身梦中一般,那本已远去、再也触摸不到的身影此刻竟然又完好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贺雨薰紧盯着周宏,她几乎快认不出来这个她最亲密的男人了,原本每天精心打理的头发乱七八糟,活像一个乱糟糟的鸟窝,一双通红的眼睛被深深的烟眼圈包裹,嘴边满满都是胡渣,看上去邋遢而狼狈,身上的衣服也是脏乱不堪。

    张鸿鹄对众人喊道:“好了,我们先出去吧,给他们一点单独的空间。”

    众人离去,把门关好,蒋芸看到了后脚赶来的乐伶,走过去问道:“还好吧?”

    乐伶嫣然一笑,“芸,你说什么呢?”

    ——

    病房内,一人站,一人坐。

    良久,周宏先开口了:“雨薰,你还好吧?”

    “嗯,身体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像是没受过伤一样。”

    “……”沉默。

    “你多久没睡觉了?我依稀记得之前我醒过来的那一次,你的眼睛就已经有很多血丝了。”

    “我这两天睡过几次。”

    “……”空气再次陷入沉默。

    半晌,周宏深吸了口气,郑重的问道:“雨薰,你能原谅我吗?我知道我错了!真的!求你原谅我吧!”

    贺雨薰的眸紧盯着他看了近半分钟,垂下眼睑轻声道:“我听说了,那个又不是你的错,你是为了救我,我这不是已经没事了吗……”

    “雨薰!!!”周宏大喊一声,“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件事,求你了,我真的好怕,我不想再失去你了!求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求求你!时间已经过了快半年了,我们也冷战了这么久,当初只是一场意外,我绝不会再犯了,求你了,好不好!”

    “……”贺雨薰低下头,轻声说着:“无论是时间再怎么流逝,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也是不可磨灭的!时间不会逆流,不能再回到那一段时光,那件事会永远刻在我的心里,不可能忘记。那一段情,在那个时刻就已经结束了。”

    “是吗……是吗……”周宏垂着脑袋,苦涩的笑着,眼泪夺眶而出。

    “但是……”一滴,两滴,同样流泪的还有贺雨薰,“我愿意重新接受你,愿意把那一段记忆掩埋,让我们重新开始。”

    “你,你说什么……”周宏惊疑的抬起头,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个笨蛋!”贺雨薰跳下床,几步冲到周宏面前,把头埋在他的胸口,眼泪完全决堤,很快就把周宏胸口的衣服彻底浸透。

    “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你知道我听芸姐说的时候有多么担心吗?你看看你!那么爱干净的人现在像个什么样子,邋遢鬼!没有我陪在你身边,你什么都不会!连胡子也不会刮,连衣服也不会洗,你个大笨蛋!”

    “哈,哈哈!对,我是笨蛋,我是宇宙救济无敌超级大笨蛋!都是我那么笨,上天才会惩罚我,让你离开我那么久,还差点将你夺走了,是我太笨了,是我太笨了!”周宏又哭又笑,眼泪将他的整张脸都给弄花了。

    ——

    病房外,一切都已安好,众人便各自分开。

    凌昊和澹台玉走在医院的草地里,澹台玉疑问道:“对了凌昊,我还不知道周宏和雨薰之间有那么深的感情呢!可是平时我也看不出他们像情侣关系啊?”

    凌昊歪歪脑袋,“我什么时候说过他俩是情侣关系啊?”

    “啊?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啦。想知道是不是?这个?”要money的手势。

    澹台玉瞪了他一眼:“想要报销手机钱就给我乖乖说出来!”

    “……”泥煤啊!不就掌控了经济大权吗?神气什么啊!

    “说就说嘛,给你个提示,我们公司内没有任何一对情侣,只有三对夫妻。”

    澹台玉一愣:“三对夫妻?老板和芸姐,顾叔和伶姐,还有……雨薰和周宏!!!他们是夫妻????”当她注意到凌昊话中的意思的时候,下意识的提高了音调。

    凌昊痛苦的捂住耳朵:“声音小点,把我耳朵震聋了你陪啊?”

    没兴趣听他的抱怨,澹台玉迫不及待的问:“真的吗?他们是夫妻?”

    “真的!货真价实的夫妻关系,不信的话你去他俩家里搜,绝对找得到红本本!”

    “可是,可是,为什么从来没人告诉我呢?”澹台玉不解的问道,“我之前跟雨薰聊的时候她也说她没男朋友。”

    “因为有老公啊!”

    “……不是这个意思好呗!”

    凌昊撇撇嘴,“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他们俩不是故意隐瞒,而是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不愉快的事?”

    凌昊回忆起来:“是去年的圣诞节吧,那两个家伙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突然跑去把结婚证给领了,然后跑到公司里赤果果的秀恩爱,所以我们很不爽啦!就逼周宏那货请客喝酒,他倒是也不错,反正也没什么钱买房,大大方方的请我们到一家大酒店去搓了一顿。”

    “然后嘛,因为大家都很不爽他把公司里唯一一朵娇花给采了,就狠狠的灌了他一顿。”

    澹台玉偷笑道:“你们这样根本就是祝福嘛!”

    凌昊眼睛晃了晃,道:“我想他之后肯定不敢要这份祝福了。”

    “啊?为什么?”

    凌昊无奈的耸耸肩:“因为从第二天开始,他和贺雨薰之间就凉了,一直到现在。”

    “这是发生了什么啊?”

    “酒后乱性咯!你也知道嘛,男人是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生物,更别提喝酒之后,所以那一晚之后,老周和雨薰之间就彻底凉了,除了没去办离婚手续之外,其实也就那样了。”

    “额……”澹台玉表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件事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啊!

    凌昊总结道:“所以嘛,这件事告诉我们一个能够容忍自己男人花心的女人对于婚姻的稳定性是那么的重要!”

    澹台玉鄙夷的瞪了他一眼:“谬论!”

    等到众人回到病房的时候,贺雨薰正坐在床边,而周宏已经在床上沉沉睡去,睡得很安详,连日来的疲惫在心情安定下来化为了铺天盖地的睡意。

    ——

    公司的危机已经完全度过,众人也安下心,各自回家了,贺雨薰则留在医院里,因为周宏的身体有些虚弱,需要在医院住一晚。

    张鸿鹄宣布公司暂停营业几天,给众人安心休息一下,对此,凌昊表示很满意,可以光明正大的睡上一觉,岂不快哉?

    然后嘛,无音就跟去了。

    “喂!你跟来干嘛!”凌昊不爽的看着对面沙发上悠闲喝着茶水的无音,她那轻车熟路的动作就好像是在自己家一样自在。

    无音抿了一口茶,回道:“做客。”

    “我家没多余的床!”

    无音邪魅一笑:“正好啊!我和亲爱的住一间!而且这次没有你这家伙瞎掺和了!”

    “你想都别想!”澹台玉没好气的说,虽然她不至于对无音抱有什么恶感,但是也不得不防备一下这个绝对的女色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那年君至〕〔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从姑获鸟开始〕〔最强医仙混都市〕〔末世重生之至尊冰〕〔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