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暴力小萌妃:皇叔〕〔天才酷宝:总裁宠〕〔修仙之王者归来〕〔田螺姑娘求人宠〕〔秦·君临天下〕〔带着武器回大唐〕〔养成小甜心〕〔花都巅峰狂少〕〔恐怖电影院〕〔文明之万界领主〕〔大侠饶命〕〔造梦天师〕〔末世之骷髅大佬〕〔薄少,恋爱请低调〕〔最强帝师〕〔我家大师姐有古怪〕〔诸天降临大逃杀〕〔神级大药师〕〔英雄监狱〕〔斗破之无限穿越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级兵王叶谦 第6695章 关系
    是真的吓尿了!

    对于修炼者来说,控制自身的排泄其实是随心所欲的,哪怕是真的有了这方面的冲动,以修炼者的实力,也完全可以有其他的解决方法。比如说,将体内多余的水份给蒸发掉,自然就没有了小便这种事儿。

    但是,情况也是有例外的。如果在受到了剧烈的刺激和恐吓,哪怕是修为高深的修炼者,也是有可能……吓尿的。

    只是叶谦没有想到的是,周悦……居然会被吓尿。

    而这位圣女在被吓尿后,直接就疯狂了,根本不管自己背后还有恐怖的纸片人,直接就冲出墓室,想要找地方先……整理一下。

    毕竟,对于一个美女来说,还是一位圣女,当众吓尿了,这种事情,只怕是比杀了她都更痛苦吧?

    叶谦倒也没有接近她,他固然会调戏美女,可是,这时候周悦显然是最为尴尬和羞恼难当的时候。作为一个男人,肯定不能靠近。

    “没事,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叶谦摸了摸鼻子,说道:“那啥,你得快点处理一下。否则的话,你背后的那个东西,只怕是要搞出麻烦来了。”

    叶谦已经注意到,周悦背后的那个纸片人,虽然说脑袋被洞穿,但是,这会儿却是缓缓的在修复着。而且,这时候纸片人显然已经清醒,不再如之前那般仿佛沉睡在周悦背后了。

    看见这一幕,叶谦在心中嘀咕,难道说,周悦身上有什么东西,是这纸片人所需要的,并且……是可以让纸片人修复的?

    他很想问个清楚明白,但是,现在不是什么好时机,等周悦处理完了再说吧。

    “你给我转过身去啊!”

    见叶谦依然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这边,周悦忍不住吼道。

    叶谦摸了摸鼻子,干笑一声,转过了身。其实……周悦这根本就是自欺欺人嘛,对于修炼者来说,转过身去……神识照样看得见啊!

    不过,叶谦却没有这种偷窥的爱好。只听得背后窸窸窣窣的一阵声音,估摸着周悦是在换衣服。虽然说那啥之后,身上会有味道,但这对修炼者来说不算事,一股水雾将她环绕在其中,一来清洁了身体,二来嘛,也防止某人偷窥……

    约莫过了七八分钟,叶谦都有些不耐烦了,忽然,背后没有了声息。

    叶谦一愣,问道:“怎么,你好了没有?”

    可是,后面却安静极了,没有人回答。

    叶谦心中一惊,慌忙回过头来,却见周悦就那么好端端的站在那里,抱着胳膊,有些神色不善的看着叶谦。

    “喂,你明明没事,干嘛不回答我?”叶谦有些无语的问道。

    周悦冷哼了一声,说道:“看你的神色,倒也不像是在装模作样。”

    叶谦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这女人就是在看他的反应呢!虽然说叶谦是背对着她的,可如果叶谦一直在用神识偷窥的话,那么叶谦自然不会惊奇背后的周悦没有了动静,因为他肯定知道。

    但既然现在叶谦如此的吃惊,那就说明叶谦没有偷窥。

    叶谦摸了摸鼻子,说道:“拜托,虽然你也有那么丁点儿姿色,可是哥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有必药偷窥你吗?”

    “谁知道呢?”周悦似乎对叶谦有很大的怒气,脸色郁郁,十分的生气。

    因为这事儿对别人不好说,可是周悦自己心中明白,如果不是叶谦这家伙为了逗她,在她万分紧张的时候,却在她的耳边说话,那热气吹进了耳朵里,顿时浑身酥麻……

    毕竟,她虽然漂亮,但的的确确是巫神教的圣女,从未有男人如此轻薄她。那种异样的感觉,让她难以描述,同样也难以招架。

    浑身酥软发麻的后果,便是……本就紧张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下来,然后就……

    想到自己从懂事起,就再也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如今居然在众人眼前发生了,周悦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而其他的人,或许因为站的远,或者说是情绪比较紧张,可能没有发现。但是……叶谦这个混蛋,一定是知道的!

    周悦现在心中的想法,如果可以的话,一定是先杀了叶谦然后再自杀!

    不过,这自然也只是想想而已,她既舍不得自杀,更没有杀了叶谦的能力。只好把一切的不爽,都表现在脸上,恶狠狠的瞪着叶谦。

    叶谦摸了摸鼻子,他明白,这个时候,还是别和周悦纠缠这些了。干咳了一声,说道:“咳咳,那啥……你背后的纸片人,还没有离开。当然了,它似乎也无法离开。我觉得……是不是你的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

    周悦还以为叶谦是在嘲讽她,怒道:“你胡说,我身上能有什么东西吸引纸片人?你……”

    可话为说完,周悦却自己一阵愕然,顿了顿,没了声息。

    见她这副模样,叶谦便知道,她肯定是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怎么?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周悦瞥了叶谦一眼,冷冷的说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叶谦干笑两声,嘿嘿道:“谁让哥聪明呢?”

    “就这玩意,可我不觉得,这和纸片人有什么关系啊?”周悦虽然心中不爽,可是,被吓尿那只不过是一点小小的难堪,而背后的纸片人,却是要命的东西。因此,她还是在怀里摸索了一下,取出来一个小巧的铜镜。

    这铜镜只有巴掌大小,但做工却堪称精美无比。背面的花纹繁杂而古朴,隐约似乎是刻画着某种东西,不过因为周悦拿在手里,他也看不清楚。铜镜的镜面却光亮十足,看上去似乎比玻璃镜面都更为清晰。

    叶谦凝神看去,却也是疑惑,这铜镜上面,并没有什么纸片人的气息啊。为什么,却有一个纸片人在周悦的背后?

    “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个铜镜的?”叶谦问道。

    周悦撇了撇嘴,说道:“我独自一人来参加这试炼,进了古墓后,便找到了一个墓室。那墓室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棺椁。我打开之后,发现里面空空的,就这么个铜镜。”

    “然后你就拿着了?”叶谦愕然,连是宝物还是邪物都没有搞清楚,这女人就把铜镜带在了身上。真是不知道怎么说,该佩服她胆子大呢,还是该说她傻兮兮的呢?

    周悦恼火的道:“我也以为是什么法宝啊,只可惜,根本就没办法输入灵气。但我想,这玩意放在棺椁里面,肯定不是毫无作用的,就带上了,也许后面有用呢?再说了,即便不是法宝,我拿来当镜子用总是可以的吧?”

    叶谦摸了摸鼻子,这女人说的可真是太有道理了,他完全没有理由反驳啊……

    可现在的问题是,八成的可能,就是因为这铜镜,那纸片人才找到她的……

    “介意给我看看这铜镜吗?”叶谦问道。

    周悦想了想,还是把铜镜抛给了叶谦。这铜镜自从到手后,周悦就各种查看,但无论她怎样弄,这铜镜依然是这么一副样子。仿佛就是一个十分普通的铜镜,根本不算法宝,也不是什么宝物。

    叶谦将铜镜拿在了手上,摩挲了一下,铜镜却并没有任何的动静。叶谦尝试着输入灵力,但是,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他仔细的查看,连神识都动用了,却依然没有任何的发现。

    最后,叶谦将铜镜放在鼻端,闻了闻,皱眉道:“奇怪,你不是在棺椁里面发现的吗?为什么,这上面有一股香味?”

    话刚说完,周悦就愤怒的吼道:“姓叶的,你是不是故意看我笑话?”

    叶谦愕然,抬头看向周悦问道:“什么看你笑话?我这不是在研究这个铜镜吗?”

    “可你明明知道铜镜是我从怀里……你这个登徒子,银贼!”周悦神色不善的骂道。

    叶谦这才想起来,的确……刚才,周悦的确是从怀里取出来这个铜镜的。可他刚刚查看这铜镜,完全忘了这一点,在翻来覆去什么都看了之后,依然没有找到问题所在,这才闻了闻……

    在周悦的眼中,叶谦估计是变态的行为吧?

    “咳咳……这个,不好意思,我忘了。”叶谦干咳两声,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阵诡异的笑声响起,叶谦猛地抬头,只见周悦背后的那个纸片人,忽然往她身上贴去,眼见着便贴紧了周悦的身子。

    周悦猛地一颤,顿时就长发飞舞,浑身的气势也是一阵的暴涨。但是同时,她的脸色却在迅速的苍白着,整个人看上去也有些不对劲了。

    叶谦却是一惊,这样的一幕,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之前蛮牛被纸片人附体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情形!

    没想到,之前那纸片人没有附身在周悦身上,并不是因为他不想,而是因为那铜镜在周悦身上,他办不到!

    现在,铜镜被叶谦拿去,纸片人失去了限制,彻底的自由了,便对周悦下手了!

    “没想到,还是要杀了这玩意才能解决问题!”叶谦嘀咕了一声,收起铜镜,取出了长枪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鬼王传人〕〔真武狂龙〕〔医毒绝世:帝尊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