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小毒妃:邪皇〕〔绝品隐忍系统〕〔极品妖孽小神农〕〔报告总裁,影后驾〕〔DNF之直播阿拉德〕〔战国野心家〕〔穿越大封神〕〔穿越七零俏军嫂〕〔新世纪篮球狂潮〕〔燕堂春好〕〔安少宠甜妻〕〔太古造化诀〕〔从红楼世界开始〕〔大道本心〕〔我的系统全靠编〕〔重生空间:天价神〕〔我是大菩萨〕〔本港风情画〕〔诡世将星〕〔婚内燃情:老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级兵王叶谦 第6233章 深夜灯光
    ,!

    青水坊市西去三百里,有一座小坊市,名叫安稳坊市。

    或许坊市名字比较吉利,常年在西边冒险的修炼者常常将这座小坊市当作修整的地方,离去和归来,第一站或者最后一站。

    叶谦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不靠交易天才地宝,纯粹以饮食住宿为主的坊市。

    坊市真的不大,也就一条街的模样,街道两边店面全部都是客栈酒店。

    等待王权富贵疗伤用了一点时间,此时已经是深夜,街道搁置一些打烊的小摊,一盏昏黄的油灯在前方闪烁,是等待夜归修炼者的吃食小贩。

    “刘叔,两份面,一斤碧血酒在这喝,一斤带走!”

    王权富贵轻车熟路地将叶谦带到这家小摊前,难得露出一抹微暖的笑意,径直坐在摊前油灯下,手里一柄血红色的长剑搁在旁边。

    “王小子,有一两年没来了吧,面还是不要辣子?”

    小贩脸上带着惊喜,给两人也是修炼者,但连窥道境都不是,看着不老,但或许风吹日晒多,给人一脸沧桑的感觉。

    “你和权家小娘子成了没,也是好久没见到她了,是去别的地方了?”

    小贩冲王权富贵挤了挤眼睛,从摊位下拎出两瓶青色瓷瓶,先行递给王权富贵。

    “是,临走的时候定下来了……”

    王权富贵闻言一怔,眼神微黯,回头望了一眼深邃黑暗的坊市外,沙哑着声音回了一句,而后拔开酒瓶塞抿了一口酒。

    “恭喜恭喜,等权家小娘子回来,你们成亲的酒交给我,就当份子钱了……”

    小贩乐呵呵地恭喜,随手将另一瓶酒放在叶谦面前道:

    “前辈别见怪,小人和王小子认识多年,好久不见,先唠两句,这酒一瓶半斤,您先喝着,不是小人吹,自家酿制,别的地方买不到,喝过一次下次您还会来找小人!”

    叶谦倒没在意这些,同样抿了一口,酒液呈青红色,入口绵延微辣,自喉头开始,如叙蔓延,一路越来越辣,入腹烧心。

    “确实不错!”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小摊,深夜伴着一盏昏黄的油灯,饮一杯不错的的酒,叶谦不由得赞了一声,赞酒赞环境也赞心情,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逸了。

    “你爹不知道上辈子造了多大的功德,这辈子才能生出你们几个,出息不说还孝顺,我家小子能有你一半,我都能笑着趟土里……”

    夜深人静,小贩汤锅里煮着面条,絮絮叨叨地说起自家的烦心事:

    “你爹十来年不回去,每次来这边修整你都偷偷跑过来看他,我家小子外出十来年学艺,回来就去隔壁张寡妇家偷看人洗澡,被人发现了不说,还振振有词的说是圆小时候一个梦想,真是要被气死了,我这三天都不敢从张寡妇家门口过……”

    “噗……”叶谦闻言一乐,多少人都忘了自己年少时的梦想,这家小子还记得,虽然似乎学艺不精偷窥被逮,但也确实实现了。

    “孝顺么……”叶谦瞥了眼默默饮酒不再作声的王权富贵,感觉这就是个闷骚。

    “都过去了!”王权富贵似乎感觉到叶谦的目光,低喃了一句。

    “过去什么,张寡妇被坏了清白,托人送来话,这个月不找个良辰吉日上门提亲,她下月初就跳河了结自己……”

    小贩脸上以为王权富贵和自己说话,脸上露出一丝悲苦,有些愤愤絮叨着。

    “那就去提嘛……”

    叶谦乐呵呵地笑着接口,不止儿是梦想实现,简直是超额完成,就是不知道那小子笑不笑的出来,偷窥窥个年纪大了不知道多少的媳妇过来,真不错。

    “那小子跑了,留了封书信说学艺不精,回山闭关,跑有个屁用,小人已经给他去信了,亲事小人说的算,做了就担着,敢跑小人就当没这个儿子……”

    小贩无奈地摇了摇头,将煮好的面条加上兽肉酱料,递到两人面前。

    “请慢用!”

    “呵呵……”

    叶谦笑笑,没再多说什么,各家事各人管,至少这个小贩还算有担当。

    面条味道不错,叶谦嘴里吃着,心里想着其他事。

    王权富贵要他帮忙拿一份足够分量的投名状,去投靠雪城,作为交换,王权富贵会带叶谦进入雪国。

    但什么是一份足够分量的投名状,王权富贵没说,如果不出意外,这份投名状怕是要从这个安稳坊市开始。

    “刘叔回去吧,摊位我帮你看着,今晚风大,锁好门窗!”

    王权富贵拿起筷子,声音低沉,带着股不容拒绝的味道。

    “好!”

    小贩闻言,半晌无言,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欲言又止,但最终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嘱咐似地说了一句:

    “早点回去,别让家里担心!”

    说完,小贩用抹布擦了擦手,离开了。

    有意思,不知道一会会发生什么!真是期待啊!

    叶谦吃了一口面条,面条口感不俗,非常有劲道。

    “我小时候很喜欢面汤,一碗下肚,比这灯光还温暖人心……”

    王权富贵吃的很快,没几口碗里只剩下半碗面汤,看着面汤,王权富贵眼神悠远,回味似地娓娓说起,仿佛自言自语。

    “有一年,也是这么晚,有个离家出走的小姑娘身无分文,我分了她半碗汤面,她说这是她吃过最好的食物,所以她把家传的功法与我分享,说这还是她最宝贵的东西……”

    你有故事我有酒,可惜你不是个妹子!

    叶谦抿了一口酒,颇有点泪流满面的感觉,半碗面汤换人家家传功法,有这种运气傍身,我躺家里估计都能捡到天上掉下来的天道之门名额。

    这么骗人家小姑娘的功法,她家里没把你打死真是老天无眼!

    “她说没地方可以去,我家里平时也没人,所以我带着她回了家……”

    王权富贵平静地说着,但听的人心情一点也不平静!

    半碗面汤不止骗了人家功法,连人都给骗走了,真是一点都不羡慕办蛋!、

    说实话吧,你是来炫耀的吧!

    叶谦听得有些内伤,完全没想过,元潇潇大小姐送丹方送材料,最后还把自己搭进去,附带天道之门的名额都要转让,只不过被叶谦自己给拒绝了。

    “也是那时候,偌大的家才有一丝家的感觉,每天一起修炼,一起吃饭,一起出去游山玩水走街串巷,坊市人都说我捡了个童养媳回来……”

    王权富贵眼中满是回忆,沙哑的嗓音出奇的含着一丝暖意和温柔,喝了一口面汤继续说道:

    “这样过了大半年,有一天她给我说,这段时间是她最开心的日子,只是时间到了,她该回家了,家里还有她没完成的事。

    我说她是我媳妇,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她说我傻……”

    你这是在给我喂狗粮么混蛋!

    叶谦默默吐槽,感觉王权富贵高冷残忍的人设有点崩了。

    “我留不下她,所以只好跟她一起回去了,她家里人听说我学了她家功法,大多想杀死我,是她拿了匕首抵着自己脖子救下了我,然后她就从媳妇变成了师姐……”

    王权富贵陷入回忆,一道冰冷含怒的声音从不远处的黑暗中传来,打断了王权富贵的话语。

    “老夫当时就该一掌毙了你,后面这么多事就不会发生!”

    来者穿着一身黑色锦衣,衣袖上绣着一圈红色血滴,面容苍老,周身血杀气息浓郁深沉,右手提着一柄血色长剑,和王权富贵搁在边上的剑几乎一个模样。

    “你还敢出现在这里,当真活得不耐烦了,没了你家里护着,我看这回谁能保住你!”

    你瞎么,看不到旁边还有一个!

    叶谦有些受伤,这种被人无视的感觉很不好,王权富贵没有开口,他也不好强出头,这种相爱相杀最麻烦。

    “十三年前,就是在这里,我提着这盏灯送秀秀和你一路到坊外……”

    王权富贵放下筷子,将剑收入储物戒指,一手提其小摊上那盏昏黄的油灯,一首握着那瓶没喝完的碧血酒朝着安稳坊市外走去。

    “不是秀秀为你挡了一掌,你早就死了,蠢材一个,才修炼几天就敢跟老夫动手!”

    黑衣老者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说道,他似乎也不想在坊市内动手,保持着距离一路跟随来到坊市外。

    “十三年前,我打不过你留不下她,只好自爆学了你们功法跟你们走。

    十三年后,我修为依旧没你高,应该还打不过你,但我还想再试一次,看能不能把你留下……”

    “你不死,我心难安!”

    王权富贵看了老者一眼,眼神冷光寒彻,宛如看着一个死人,转头对叶谦道:

    “他交给你,其他人我来!”

    “我没什么,你可别死了!”

    叶谦点点头,无所谓说道,他感应到周围还有不少人,修为普遍在窥道境五重,只是没有出来,似乎在等待眼前老者的命令。

    “这位老爷子,不如我们先在边上看看,看看是你手下这帮人先杀了他,还是他杀光你的手下?”

    叶谦笑盈盈地来到黑衣老者身边,没心没肺地提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