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从养龙开始〕〔穿越成了小男太〕〔八零后咸鱼术士〕〔系统之掌门要逆天〕〔未来世界做主神〕〔邪王独宠:纨绔异〕〔争锋地〕〔一品侯爵〕〔寰宇大唐〕〔山海潮纪〕〔二次元女友攻略系〕〔都市神豪之一夜暴〕〔钱途商路〕〔晚明霸主〕〔玩转二十四小时〕〔都市瞳术师〕〔传奇女玩家〕〔蜂起云涌〕〔我的极品兵王老婆〕〔北宋大丈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日小山传奇 第六六七章 霍小山的警醒
    当魏建兴下令休息的时候天已经快烟了,很多士兵已经累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是炊事班的人还是要趁天没烟点火做饭的。

    魏建兴现在只带了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其余的士兵及伤员却是已被他打发返回大本营归回建制了。

    用他的话讲现在任务变了只不过是抓到或者杀掉一个罗林罢了,没必要那么兴师动众拖家带口的了。

    其实现在只不过是抓一个军统的叛徒,这个任务他是可完成也不可完成的,就是现在撤回去即使军统方面不乐意但他的上峰也不会说他什么。

    可是他还是选择留了下来,至于他内心之中有什么样的想法或者某种企盼,霍小山也懒着猜,或者不用猜也能想得到。

    霍小山现在虽然厌厌的还是懒着和魏建兴说话,却是从自己背着的一个日军的皮包里摸出一听日军的罐头扔给了他,而自己也掏出一听,用匕首在上面的铁皮上划了个十字叉揭开铁皮就吃了起来。

    魏建兴奇怪地瞅瞅了霍小山道:“心情不好竟然还有这好嚼货!杀人都没忘了弄吃的,佩服!”

    霍小山翻了他一眼依旧不说话在那里吃。

    魏建兴见霍小山仍旧不理他也不介意却是接着叹道:“都跑了半个下午了,也不知道把鬼子甩了多远。”

    霍小山依旧不理他,只是默默地吃着。

    他的罐头自然是在杀鬼子时从鬼子那里顺手顺来的,打仗时就时别的不弄却也要顺手弄点吃的这已经不光是霍小山而是直属营所有人的习惯了,否则他们长期在外以战养战没有根据地吃什么喝什么?

    “我去洗个澡。”霍小山很快吃完了那盒罐头这才自打回来之后说了第一句话。

    当然了,说了第一句就有第二句,他接着说道:“让哨兵把罐头盒用绳拴上,多拴几道,防止鬼子半夜摸进来。”

    然后霍小山就抓起放在身边的自己那套全是血渍的军装向林子深入走去。

    那林子深入有流水的声音他们所有人自然都是听到了,炊事班正好用那河水煮米做饭,只是,他要在这个季节用那河水洗澡,这不由得又让魏建兴身边的几个士兵直咋舌了。

    这位长官三天不见杀死了六十三个鬼子,还要在这近似于冰点的水中洗澡,这,这,这,反正是超出他们的想象了。

    都是老兵了,战斗经历了很多,真是见过能打的,可真没有见过这么能打的啊!

    士兵们再看向自己的团座,见自己的团座大人却是没有丝毫吃惊的样子,一个个不由得心中佩服,这团座和他的同学都是高人哪!

    魏建兴自然注意到了自己的手下看向霍小山的那崇拜的目光却是气道:“看什么看,他就是一个妖孽,去把这两个罐头盒给哨兵送去!”

    霍小山自然听到了魏建兴训士兵们的话但他却依然沉默,很快便走到了河边。

    现在还是枯水期,这条河也就不足十米宽。

    霍小山脱衣下水,发现那水也不深,也只是刚刚过了胸。

    当那清凉的河水给自己带来了久违的清凉的时候,霍小山禁不住舒服地低吟了一声在水中抻了一个懒腰,然后已是赤精条条的他便躺在了水面上。

    河水流动,手足轻摆,在水中已形成的本能让霍小山已是视若那水如无物。

    他此时觉得那河水真是老天爷给他的恩赐,他正可借着这流水荡去身心的疲惫与郁闷。

    于是,他不再想任何事情,躺在水中用手足的律动将身体维持在不动的位置上开始默念佛号。

    他虽然这段时间没有功夫念佛,但那念佛的功夫还在,自然不会象南云忍那般去刻意地求一个忍求一个静。

    他只是佛号声声,将自己的全部身心沉入到了那六字洪名之中。

    夜半时分,霍小山才从那念佛的状态之中苏醒过来,此时的他有了一种洗尽铅华复自新的感觉,原来心中那让他感觉烦躁的情绪已是尽去。

    霍小山之所以一直沉默,是因为他发现这次去报复南云忍的行动把自己的身心搞乱了,自己因为南云忍的屠杀行为而乱了内心。

    说抗日志士见日冦暴行而义愤填膺热血杀敌是对的,但那是对于普通战士来讲的却并不适用于霍小山。

    不可否认,没有天生的战士,最初的战士在一开始的时候也完全可能是有一分怯懦的,只是见了日军暴行才激起了自身骨子里的血性,才会舍生忘死奋勇杀敌。

    而霍小山不是,他不乏血性也不畏生死但是他需要冷静,平静理智从容地去面对死亡比热血冲动的同归于尽更难做到。

    见南云忍暴行有愤怒那是自然的反应,但因为愤怒影响了自己的内心的平静并且影响到杀鬼子的效率那就得不偿失了。

    霍小山现在细细想来,自己当时还是被愤怒所左右了,如果自己能再冷静些完全可以杀死更多的鬼子。

    这个道理霍小山原来自然也懂,但现在想来自己的定力还是不够,但这没关系以后自己注意不要“火烧功德林”就好。

    心下既已释然霍小山便彻底放松了下来,这才从水中上了岸开始洗自己那沾满血渍的军装。

    不过就在他刚要把那衣服投入水中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忙伸手在衣服兜里一摸,还好,东西还在。

    他把那个东西掏了出来放在掌心细细摩娑,那是一把银质的象钥匙的小物件。

    到现在他也没有搞清这是一个什么东西,因为那夜他和慕容沛演双簧算计军统余明晖时其实是一直在用手语在烟暗中交流着。

    而在这过程中慕容沛却是把这个小物件塞到了他的手中,时间很紧两个人又是用手语也没法做更深入的交流,慕容沛只是简单地在他的指节上敲了几下,告诉他不要弄丢了。

    既然是自家丫丫交给自己的,那么霍小山肯定这个东西应当是很重要的,只是他在一个人的时候研究了又研究除了觉得这个小物件象把钥匙也没搞清它是干嘛用的,于是只好先收着了。

    既然丫丫说不能丢了那就算这个东西和打仗和情报没有任何关系那也不能丢,这回只身入敌营好悬了,直要是刮丢了在丫丫面前可是不大好看。

    天亮的时候得找个细绳把它系上套在脖子上就不怕丢了,霍小山想。

    霍小山听着耳边那哗啦啦的水声不由得又想到自己和慕容沛刚结识时的事情,那时候她往脸上涂药的样子可真丑,比现在用的面瓜皮儿还丑。

    唉,不知道丫丫现在又在哪里,丫丫是比原来坚强多了。

    霍小山杂七杂八地想着也忘了洗衣服,随即他又想到魏建兴和沈小曼的事,这事也是头疼啊,等下回再和丫丫碰到一起时问问丫丫有什么好办法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回流大时代〕〔霸宠甜甜圈:夜少〕〔一生为你空欢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