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许我地老天荒〕〔孤独唇语〕〔漫威圣矛局特工〕〔大唐第一少〕〔贞观太上皇〕〔大侠联盟〕〔神级打印机系统〕〔我的,女王陛下〕〔少年大将军〕〔修罗场的生存手册〕〔星云叹〕〔我可能是反派〕〔国子监绯闻录〕〔进击吧哥哥〕〔最后一个儒圣〕〔我有一座炼妖塔〕〔刺激1995〕〔我的女儿有个系统〕〔战国之军师崛起〕〔倾天娱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日小山传奇 第六七五章 枪打南云忍
    “还敢举着望远镜露头不?”霍小山问刘思乐道。

    “那有什么不敢的?这回还找重机枪?”刘思乐道。

    “重机枪就不找了,你给我找一个日军军官,长了个少见的鹰钩鼻子刀条脸挺瘦的,就象一副看着就让人厌的棺材瓤子,死气沉沉的,他应当就在重机枪阵地附近。”霍小山描述着南云忍的长相。

    如果南云忍听到霍小山这翻描述那估计得被气吐血了,但必须得说,霍小山形容南云忍的长相还真是形象啊。

    南云忍过去执着于习禅的表相而内心又根本没有习禅之人的慈悲之心,所以在面相上体现出来的自然就是阴鹫的,正如同霍小山所形容的那样就象一副死气沉沉的棺材瓤子。

    霍小山怀疑南云忍在望远镜里发现了自己才调集掷弹筒给自己那么一下子的,起初也是自己太大意了,在用步枪打掉日军的重机枪后应当转移阵地的。

    此时霍小山已经和刘思乐又爬回到了山岭的棱线后面,只不过为了避开日军的齐射,霍小山他们已是到了棱线的右端。

    霍小山之所以选择棱线右端是为了吸引对面日军注意力好方便自己跑路的,因为他怀疑南云忍在对面,那么自己跑就得让南云忍看见,才好把南云忍和他的那些武士吸引走。

    不可否认,霍小山也是忌惮南云忍的。

    这倒不是他本人怕南云忍,而是南云忍及其手下确实是厉害,霍小山需要保护的人太多,如果南云忍真的在对面,自己一眼睛没照顾到,他们给中国军队来个特种作战那么损失肯定不会小。

    两个人不再吭声,刘思乐趴在棱线的一块石头后探出半个脑袋开始寻找起霍小山所描述的那个日本军官来了。

    用望远镜找人那绝对是一个慢活,因为相距太远,举望远镜的人只要手稍微哆嗦一下,那对面可能好几米的距离就错过了。

    过了大约有六七分钟,刘思乐突然说道“有了!在刚才那挺重机枪右面一棵树后呢,他怎么也举望远镜看呢,把脸遮上了啊!”

    “好了,他放下了,看上去是和你说的是,可是脸上好象有道疤啊!”

    “脸上有道疤?”霍小山一楞,他还真不知道南云忍脸上多了一道疤,那是那回南云忍被他设套掉下深沟在沟壁上划的。

    “要不,你看看?”刘思乐想把望远镜给霍小山。“不看了,应当就是他。”霍小山说道。

    时间太紧,魏建兴已经带着大部分的人开始组织小山坳里的百姓撤退了,真有那走不动的老人和孩子,在魏建兴的命令下士兵们真的就直接背了起来往后撤。

    只是他们这一弄都把老百姓弄糊涂了,这是国军吗?啥时候国军这样对待过老百姓啊?!

    其实一个军队的作风主要还是要看这个军队的最高统帅是否亲民,如果最高统帅真的把百姓当成了自己的衣食父母那么他的部队才会纪律严明,那么这个部队就是一个大熔炉,去掉杂质炼成精钢。

    反之如果最高统帅对百姓是只要衣食却根本未当父母只当仆人,那么,这样的军队就注定是一个染缸。

    国军的中下层军官大多都是出身穷苦的,他们刚入伍时多是亲民的,奈何一进部队就被染缸染了啊。

    后世还有人总结说国军抗日中下层军官意志坚决,但相当一部分高级将领反而腐化萎靡不堪重用,这种说法也有其事实依据的。

    魏建兴是当兵就开始打鬼子,所幸本质不错还未来得及被那染缸所染。

    霍小山眼看百姓正在撤离,就算那个日本军官不是南云忍自己也不可以再花上几分钟去找他了,于是已是果断的举枪了。

    从理论上说,所有经过严格射击训练的射手们的射击姿势几乎是完全一样的,可是为什么有的人射的就准有的人射得就差强人意呢。

    四百多米外看一个人已经很小了,而人头也只是一点,不用望远镜根本就看不清,一个细微的呼吸、身体的一个微小的举动包括心脏的跳动都会对射击产生出细微的影响,而这一点细微的影响就会导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人在忙的时候心为外物所转是根本注意不到自己心头的杂念的,可真想静下来那并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心跳、呼吸、杂念这一切都会导致你根本就静不下来。

    而霍小山却是由于自幼念佛有成,在禅境上极有造诣,所以他就能静下来,在心跳呼吸杂念之中找到自己静的频率,从而让枪口在射击的刹那绝不走偏。

    此时霍小山凝视着那四百多米外的那一点人影,少有的没有举枪就射,这一举就足有一分钟的时间。

    刘思乐始终在用望远镜锁定着那个日军军官,他现在就是霍小山的观察哨啊,他要替霍小山观察战果的。

    霍小山没有开枪他却不敢把眼睛离开望远镜去看霍小山,也不敢跟霍小山说话,他怕给霍小山分神。

    这种冷枪的射击也就是一枪的机会,刘思乐不敢给霍小山添乱。

    由于魏建兴已经带领大部分人撤退了,棱线后的枪声自然就稀疏了起来。

    日军自然也发现了这点,于是他们的射击更猛了,已经有日军士兵在军官的督促下向这道山岭发进了冲击。

    就在这个时候,霍小山的枪响了。

    “有了!等等,帽子飞了,那人好象不是打倒了象卧倒了吧。”刘思乐虽然举着望远镜却也不敢叫准了。

    “望远镜。”霍小山低声说道。

    他接过刘思乐的望远镜便向自己刚才射击的位置看去。

    在校正了望远镜后,霍小山已是清晰地看清了刚才自己枪击的那棵树旁边的位置。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就在这一刻,霍小山手中的望远镜与那棵树后同样举起的一副望远镜对上了,只不过霍小山并不知道那个刚被自己枪击的人的位置已是换成了树的另一侧。

    虽然望远镜和手都遮住了各自大半拉的脸,但霍小山知道,那个人就是南云忍,而南云忍知道此时拿着望远镜望着自己的就是霍小山!

    两个人的目光仿佛在这一刹那都已穿透了望远镜那凸透的镜片直接就撞出了火花了。

    南云忍恼的自然是霍小山成为了自己对头后自己竟没占到上风,而霍小山恼的却是这是一个杀人的屠夫,自己竟然始终没有要了他的命!

    南云忍仿佛看到了自己带出来的三百多名家族武士成为了无家可归的孤魂,霍小山仿佛看到一个屠夫手中之刀沾满了无辜中国百姓的鲜血!

    霍小山眼睛微眯了一下然手就用左手把望远镜扔给了依旧趴在那里的刘思乐,右臂前伸却是挑衅地向南云忍勾了下手指,然后他竟然转身向右一扑,一个团身前滚翻就在南云忍的视野中消失了。

    南云忍急转望远镜去捕捉霍小山的身影,就见霍小山却是象个车轱辘一般沿着那山坡直滚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一生为你空欢喜〕〔武道大宗师〕〔最强医仙混都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隐婚娇妻:老公,〕〔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