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金黄市走出的训〕〔黑夜进化〕〔咎由自娶:鲜妻每〕〔漫漫诸天〕〔我真的不想扮猪吃〕〔我有一座军火库〕〔重生元末做皇帝〕〔知心大师〕〔寻宝师〕〔重生燃情年代〕〔大明钉子户〕〔下一秒,巨星〕〔兽世田园:抢个娇〕〔电影世界大赢家〕〔末日有战车〕〔武者诸天〕〔头号前锋〕〔甜妻逆袭,霸道老〕〔蜜爱100度:宠妻成〕〔盛世娇宠之名门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日小山传奇 第七0二章 犯二的游击战鼻祖
    川军指派和霍小山接触的团长叫邓文贤,人的名树的影,川人好义,虽说霍小山只是中央军的一个营长,但霍小山在滕县救出了三百多个川军官兵的事在川军却早已经传开了。

    故川军上上下下见是传闻中的霍小山直属营到了也知道他们虽只是一个营但战力颇强绝非寻常部队可比,因此都甚是礼遇,。

    后世人常常思索为何四大文明古国唯有中华民族未曾断了传承而延续下来,自然是各抒己见,但有一点却是公认的。

    那就是中华民族知道报恩,受人恩惠必牢记于心,绝不做那过河拆桥、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在这一点上却不管你是来自于彩云之南还是白山之巅,抑或出身于草原大漠还是梦里江南。

    因此,川军在得知专门在敌后活动的直属营到了后就特别指派了一个团与霍小山一个营级单位协同作战。

    而邓文贤也对霍小山替川军上层表态了,你们能来我们川军就高兴,川军拿你们当兄弟,打鬼子你们派人跟着就行,我们川军往前冲!

    这位团长这翻话当然是好意,可他这翻话一说出来直属营的人可就不乐意了。

    咱直属营是来打鬼子的又不是来当跟班的干嘛要往后缩啊!

    于是,郑由俭率先说话了,你当我们直属营是摆设?你们好象叫大云山什么什么游击区吧?今天看我们直属营咋打游击的,我们直属营才是游击战鼻祖!

    霍小山本来没表态可一看郑由俭这口无遮拦的毛病又犯了,心道坏了,还敢自封游击战鼻祖,这口气可是太大了!

    霍小山心道咱们算哪门子游击战鼻祖,要说咱们是特战队还勉强说得过去,人家共产党八路军那才是游击战鼻祖呢,和国军打完又和鬼子打,到现在哪伙都没把人家打服越打人家人越多。

    可是这话却不可以在明面上说啊,于是只能制止了郑由俭这很有可能被风大闪了舌头的鼻祖之说,对那团长道,咱们可以合伙打鬼子各取所长,我这里会日语的士兵多,分给你们,咱们把部队先分成小队,去给日军分头捣乱。

    邓文贤一想这个主意好,真把部队分成若干小队还有会日语的还能在烟天把鬼子搞糊涂了,当即表示赞同。

    可郑由俭刚才话还没说够呢却被霍小山制止了心里有话憋着难受啊,于是他又接话了。

    他说,嗯,这个主意好,你们川军个矮我这儿正好有日军服装,你们正好假扮小鬼子!

    他这话一出口你说把霍小山气的没着没落的,心道这个死胖子今天又抽邪风了,这叫怎么说话呢呢?事是这个事你不能这么说啊!

    果然那川军团长听郑由俭那么一说脸上就有点不乐意了,因为他个子也不高,不到一米六,可不是假扮日本矮子正好吗?

    明天胖子带一组人扮成日军吧,正好你日语好还会说,正好把来时咱们看到的那个鬼子架的最大的浮桥炸了,霍小山说完却是又对那川军邓文贤道,走,邓团长咱俩商量咱俩的事去,便拉着那邓文贤走开了。

    郑由俭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一顿瞎得啵把霍小山给惹生气了。

    旁边一直听着谈话的沈冲、小石头他们自然看出来郑由俭这张破嘴又把霍小山惹生气了。

    于是这个说,你是鼻祖我高攀不起明天别跟我一伙。

    那个说,你也别跟我一伙你这张嘴就能把那浮桥喷倒了我还是躲远点吧再砸着我!

    一眨眼,大部分人都走了,就剩小兵嘎子一个人站在那无比同情地看着郑由俭。

    你咋不走?郑由俭就问小兵嘎子。

    我哪能象他们那么无情无义的,小兵嘎子如是说。

    拉倒吧,少跟我扯犊子,就说你要说啥吧!郑由俭不上小兵嘎子的当。

    郑由俭犹记得有一回沈冲揍他小兵嘎子帮着关门的事,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就是想你这游击战的鼻祖明天要是自己去打鬼子的话,我在后面给捧一个那么高那么宽那么长的小匣子,嘿嘿。小兵嘎子貌似不好意思地说。

    滚!ra你马马个怂的,你就说给我捧骨灰盒得了呗!郑由俭骂道。

    哈哈大笑里小兵嘎子扬长而去。

    晚上的时候,霍小山和邓文贤根据川军侦察得来的情报把各自部队的下级军官都召集到了一起布置战斗任务。

    这伙负责打路上出现的日军运输队,那伙负责在日军必经之路上埋诡雷。

    这伙负责袭击日军的马拉大车,那伙负责解救被日军抓来的民伕……

    可唯独就没郑由俭什么事,霍小山没给他分派任何任务,哪怕往地上戳一杆红缨枪让他站岗望风都没有。

    眼看着霍小山都宣布散会别人都抬屁股往外走了,郑由俭站起来着急地问,我呢,我呢,我干嘛?

    霍小山说,你是鼻祖,咱直属营和川军弟兄都用不起,都得象老祖宗似地把你供着!

    完了,郑由俭傻了,知道由于自己犯二,自己的战斗资格被取消了!

    眨眼一夜就过去了,早晨有战斗任务的都出去了。

    临时驻地里,直属营的人只剩下四个人:郑由俭、细妹子外加两个跟细妹子学发报的士兵。

    郑由俭见别人都去打鬼子了就剩下自己急得真转磨磨儿却又无可奈何。

    他还不敢和细妹子说话撩嫌,因为沈冲和细妹子的关系已经半公开了,沈冲早晨出发前就对细妹子说了,少搭理那个犯二的老梆子,惹小山子生气哪天我再揍他一顿!

    郑由俭倒是和那两个士兵说了句话,可士兵说了,郑头儿,我们忙啊!再说我们也怕和你说话挨沈头揍啊,实在是没您老人家皮厚!

    郑由俭好不容易盼到天烟,各支小队都回来了,见人家一个个眉飞色舞的。

    这个伙说,炸了五辆日军马拉大车,那伙说把小鬼子的七五山炮轱辘拆了。

    这伙说,我们抢了日军三八二十四盒肉罐头,那伙说我们抢了两挺歪把子没希罕要。

    你说这把一向勤俭持家的郑由俭气得直蹦可还不能说,因为他知道现在这帮家伙嘴皮子早练出来了,自己敢吭声那就是挨怼的命。

    最可气的是最后一伙说,本来能抢回来鬼子一五得五具掷弹筒的,可一想我们就没要。

    别的伙就问你们为啥不要啊?

    他们那伙就说,我们这里有游击战的鼻祖呢,鼻祖那不是一般人,鼻祖,鼻祖,老鼻子牛了,人家用弹弓子就能当小炮用!

    这句话差点把郑由俭生生憋出内伤来!

    吃完晚饭,照旧要召开联席军事会议,郑由俭依然列席,耳朵听着霍小山在对今天的战斗情况进行着总结,他可想好了,今晚说啥也要给自己争份任务出来!

    未曾想霍小山在布置第一份任务时便说道,沈冲带队,胖子跟着去!

    郑由俭都楞了!

    胖子是谁?胖子是谁?

    随即醒过味来,我就是特么的那个胖子啊!

    于是咧着大嘴就哈哈乐了起来。

    别人看着他那副喜出望外的样子,顿时全都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隐婚娇妻:老公,〕〔武道大宗师〕〔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凌天至尊〕〔绝世兵锋〕〔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太子爷的独宠妃〕〔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千亿盛宠:闪婚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