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聊斋好莱坞〕〔吾为,道祖〕〔未月伯爵〕〔蜀山游子〕〔仙在大明〕〔大国重工〕〔明朝败家子〕〔我只是个穿越者〕〔最佳娱乐时代〕〔墨子传〕〔重生1980之强国崛〕〔九天仙缘〕〔亿万甜妻:龙少,〕〔绯色升迁路〕〔战流〕〔南瞻:重明〕〔混沌火龙诀〕〔海贼之全职鬼剑〕〔青刃〕〔北京,最后一个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日小山传奇 第七二九章 师长郝令奇
    “你就是霍小山?”一个少将军衔的国军军官上下打量着霍小山。

    “报告长官,我是霍小山。”霍小山立正敬礼平静以对。

    此时那个少将师长正用着一种好奇、欣赏、挑剔的目光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尚穿着日军军装的霍小山。

    “钱惠你把你营长的军装拿一套来让他换上,看着小鬼子的这身皮我就觉得别扭!”那少将师长说道。

    站在于光良身后的钱惠也就是霍小山他们刚跑到青山一线自报家门的那个军官忙应了一声从工事里跑了出去,

    “这是我们58师的师长郝令奇郝师长。”站在一旁的于光良这才逮到机会给霍小山介绍道。

    “郝师长!”霍小山不缺礼数的给这位看上去明显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师长又敬了个礼。

    而这个郝令奇对霍小山的又一次军礼却是视而不见,反而自顾自地说道:“原来听说你的事我还真不怎么信,现在看来还真是真的。”

    站在郝令奇身后的于光良显然也早就熟悉了自己师长的说话风格,也只能是偷偷用眼神示意了下霍小山。

    可霍小山对郝令奇那显得有些轻视的话却依旧平静,对于光良的歉意也是恍然未觉。

    于光良也是无奈,就在霍小山和他手下钱惠碰头的时候自己连信都没听到呢,霍小山已是回头去给日军杀回马枪了。

    而当钱惠回来向自己报告的时候却恰赶上师长郝令奇来视察阵地。

    师长在国军里也是高级军官了,所以郝令奇自然知道战区司令部还为霍小山特设了一个战区直属营的编制。

    原本在郝令奇看来,那个传说中的所谓的直属营怕也只是在日军后方象土八路似的见到落单的日军欺负一下占点小便宜就跑或者因缘巧合偷袭了日军什么大官打了场便宜仗才让名声传播开来罢了。

    可今天听了钱惠和于光良的报告又确实眼见有支部队返身回去和日军叫板去了,于是便把他的好奇心激发出来了,他倒是想看看这个直属营到底是个什么货色了,到底是有真本事还是只是绣花枕头一个。

    不过,他没想比预计的时还要短自己就在主峰上听到了枪声,便猜到是那支直属营打鬼子回来了。

    这么短时间他们能做什么?

    郝令奇就更好奇了,于是就在工事里举起了望远镜。

    由于距离太远,霍小山他们在平原地带让马车撒欢似地跑望远镜里是看不到的,但是霍小山他们冲入那山丘之间下了马车他却是看到了。

    至于以后战斗的进展在后面山上阵地的他自然是一览无余。

    他没想到霍小山直属营如此干净利落地就做掉了日军的骑兵队,尽管由于距离远他并不知道日军是中了霍小强的以强示弱之计。

    而在直属营利用天然山丘的那面陡坡坑了日军的装甲车设计之巧妙却是让他大声叫出好来。

    这个他看清楚了。

    所有的士兵只是用步枪射击坦克后面的日军步兵,用两挺轻机枪引诱日军的装甲车上前。

    而那日军装甲车本就是嚣张成性一向飞扬跋扈的主儿,一见中国军队的步兵远去了便直奔那两挺轻机枪去了。

    却哪成想那两挺轻机枪的射手见它上了钩,却是用事先挂好的绳子就溜下了陡壁跑远了。

    于是那装甲车就掉下来了,直接就被旁边埋伏的直属营士兵就拉响了事先埋在下面的集束手榴弹炸掉了。

    这一段设计的巧妙对上骄狂的日军当真是对症入药却是把日军算计得死死的,显见他们玩这一套把戏不是一天两事的事,玩得已是熟能生巧了。

    “说说你们扮成鬼子干什么去了,让鬼子恨成这样?”郝令奇现在对眼前这个目前也只是给自己敬了个礼的霍小山反而有好感了。

    这其中原因就是郝令奇自己也未必清楚,而作为他下属的于光良却是清楚的紧。

    他自然明白自己的这位师长实在是一个难缠的主儿。

    你要是在他面前太强势那本就强势的他定对你没有好感。

    你要是在他面前表现的太谦卑他又会觉得你是个软蛋配不上军人二字。

    而唯有霍小山这种不卑不亢的表现反而是让他最欣赏的。

    “我们把捞刀河上鬼子的浮桥炸了一个。”霍小山轻笑道。

    “嗯?”听霍小山这么一说,郝令奇和于光良的眼睛都亮了,这事有点意思。

    “我说的呢,难怪你们让人家追得狗趴兔子喘的!”于光良说话了,他也就是跟自己师长郝令奇说话时有个下级样,其余时段那就是一个兵痞样,全师上下早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你们咋炸的?”郝令奇好奇地问道,他自然也知道此时捞刀河南岸的日军不说遍地如烂街的白菜那也绝对不会少的,这个浮桥不大好炸啊。

    “用掷弹筒,十九具掷弹筒,打了一轮回头就跑,一个用小船搭的浮桥罢了。”霍小山老实答道。

    “难怪让鬼子恨成这样,你这招有点意思,杀了多少个鬼子啊?”郝令奇笑道。

    他虽然为人不好相处,但打鬼子的热情却是极高的,甚至霍小山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类以于沈冲原来的那种对战斗的偏执。

    “鬼子倒是没杀多少个,上面的炮倒是给掀到河里两门去。”霍小山也笑了,“其实这回我倒是没想杀多少个鬼子,就是奔恶心鬼子去的。”

    “如果是鬼子步兵追上来了,用那种散兵线的话我们也就跑回到于团长的阵地上来了,可是没想到他们骑兵先追上来了,别的部队怕他们以我们直属营的火力却是压根不怕的。”霍小山接着讲述。

    霍小山的这种讲述没有丝毫夸张的成分却也没有故意谦虚以示低调的意思,就是平平常常的象唠家常那样的讲,可反而让郝令奇内心对霍小山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分。

    此时的郝令奇已然忘了自己是不是在考量霍小山直属营是绣花枕头——草包一个了,也已经进入到了打鬼子的热情中了。

    “你们那火力确实不是一般的强,鬼子的骑兵还是太骄纵了,自己飞蛾投火似地往上撞想不死都难啊!”郝令奇感叹着,又接着说道:“不过你们用那反坦克壕坑鬼子装甲车那招很好。这回借湖南道路不好的光了,鬼子的坦克装甲车不会太多。”

    “天可快烟了,师座,您看您是不是该回去了。”于光良见自己的师长谈兴很高,但作为下属眼见天烟终究是要提醒一下的,这让师长总在前沿阵地上呆着也不是个事啊。

    郝令奇听于光良的一提醒才注意到了天色,果然工事外的天色已是暗下来了。

    “你小子有点意思,这样,你跟我往后撤一个山头,我再和你说会儿,对了,把小鬼子的那身皮换下来。”郝令奇对霍小山说道,以此作为他俩谈话的暂时告一段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回流大时代〕〔鬼王传人〕〔一生为你空欢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