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看护〕〔夫人别躲了〕〔名门秘闻多〕〔冷画沉欢〕〔大汉国手〕〔暹罗鬼影〕〔天龙邪尊〕〔崛起复苏时代〕〔无量真途〕〔都市之就是这么壕〕〔邪气横行〕〔回到八零当女兵〕〔战国第一纨绔〕〔大明影侯〕〔神谕猎人〕〔焚霜之歌〕〔茅山鬼王〕〔六零俏军媳〕〔投出个未来〕〔八荒神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六百四十五章 赌斗徐茂公,紫微斗数
    “张大人”

    宇文化及没理会管事的话,而是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

    “哟,宇文大人带着大队人马风风火火的来这里做什么?”张百仁面无表情,皮笑肉不笑的道。

    “不知张大人为何要闯入钱庄?须知钱庄关乎重大,没有特殊手令不能搜查。不然丢了什么东西,只怕把张大人卖了也赔不起”宇文化及绵里有针,眼中满是鄙夷。

    张百仁笑了:“马家庄牵扯铜模丢失一案,本都督要查,宇文大人可是有什么意见?”

    “铜模丢失一案?”宇文化及顿时面色凝重下来:“都督莫要开玩笑,马家庄做的都是正经买卖,怎么会和铜模丢失扯上关系。你说马家庄与铜模丢失有关系那便有关系?还需拿出证据来!”

    宇文化及没敢将话说死,铜模丢失就是一个大坑,谁碰谁倒霉。

    “我巡天司办事需要证据吗?”张百仁似笑非笑的看着宇文化及,手掌一挥:“给我搜查!”

    “慢着!”左骁卫人马挡在近前,宇文化及面色阴沉道:“钱庄重地,便是军机秘府也需讲证据……,不然你我到陛下面前分明此事。都督若是没有交代,休想迈入马家庄一步。”

    “要证据?”张百仁看着宇文化及,阴冷一笑:“希望你别后悔!”

    说完后看向骁虎:“去将证据招来。”

    不多时来了一位瑟瑟发抖的汉子,面色苍白的看着场中众人。

    张百仁不紧不慢道:“各位可认得此人?”

    “你们不认识不要紧,他认识你们便行!此人指正,当初铜模丢失案最先从你马家庄一位管事口中流出来的,不知这算不算证据!”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笑话,口说无凭,都督莫非随便抓一个充数?便想凑成证据?”刘燕鸣不屑一笑。

    “对你们来说不够,但于我巡天司来说却够了!”说到这里张百仁手掌一挥:“来人,给我破开这钱庄大门,若有阻拦者格杀勿论!”

    “住手!”宇文化及面色一变,还要阻拦,却见其手下军机秘府高守已经出刀,当先挡在大门前的左骁卫士兵居然被一刀劈成两半。

    杀戮开始,不过片刻大门前血流成河,挡在门前的十几位左骁卫侍卫还不待反应过来便已经被斩杀当场。十几位易骨境界的钱庄护卫被神机弩攒射,钉在了大门上。

    谁都没想到,张百仁说动手便动手,而且直接下死手。

    “张百仁!”宇文化及怒极,但却迟迟不敢动手,真的与军机秘府火拼。

    “杀!封锁钱庄,将所有人驱赶到一处!”张百仁一声令下,大门瞬间被破开,正待杀入其中,忽然院内风水转换,一道人影飘忽走出。

    “阳神真人!”张百仁看着人影,此时庄园被风水大阵笼罩,军机秘府护卫脚步暂停。

    “贫道徐茂公见过都督!”中年男子抱拳一礼。

    “徐茂公?”

    瞧着眼前男子,张百仁心中一动,瞬间想起了瓦岗寨。

    “你这道人,如何敢阻拦朝廷办事?”张百仁眼中一抹杀机流转。

    “素闻都督道功惊天地、涕鬼神,不知都督可敢与贫道赌一把!”徐茂公笑着道。

    “激将法?”张百仁看着徐茂公,他倒是想要知道这位瓦岗军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瓦岗寨居然与钱庄混在一起,这其中必然有大阴谋。

    徐茂公不知自家已经漏了底细,不紧不慢道:“贫道身后乃是四象玄武大阵,都督虽然功力盖世,但若想破解还需花费一番功夫。不如贫道与都督赌一把,只要都督能胜了贫道,贫道立即离去!”

    瞧着徐茂公,再看看笼罩了庄园的风水大阵,张百仁道:“你是哪个道观的?莫非是连山道的?”

    “贫道修得乃紫微斗数,分属奇门一类”徐茂公道。

    “你要如何与我赌斗”张百仁背负双手。

    说实话,对于这些隋朝名人他还是很感兴趣的。瓦岗寨一举一动都瞒不过朝廷眼线,此人自然是瓦岗寨徐茂公无疑。

    “道士精通紫微斗数,所以欲要和都督比斗推演之术。不拘都督用什么推算法门,我只用紫微斗数!”徐茂公面色恭敬。

    “紫微斗数?恰巧,我也精通一些紫微斗数”张百仁瞧着徐茂公。

    一边刘燕鸣不断吩咐手下,向着洛阳城内传去道道信息。张百仁也不阻止,钱庄被自己围住,这些家伙跑不了。至于说挖地洞,当自己手中的大地胎膜是摆设啊。

    “如何比斗?”张百仁看向徐茂公。

    徐茂公一双眼睛扫过人群,然后看向张百仁身后的萧家兄弟,对着骁虎道:“便是他了!”

    “关我何事?”骁虎眉头皱起。

    “咱们算这位将军的隐秘之事,不知都督以为如何?”徐茂公看着张百仁。

    “这是本都督手下,如此说来本都督占了一些便宜”张百仁似笑非笑。

    “未必”徐茂公摇摇头:“咱们三局两胜,先算这位将军身上的隐秘、胎记等如何?”

    “我倒是无妨!”张百仁掐了紫微斗数,与徐茂公暗自起局。

    “先算脑后如何?”徐茂公道。

    张百仁扯过一道白纸,随手在白纸上笔走龙蛇。

    那边的徐茂公也是如此,二人同时停笔,放在一起比对,结果发现所述一般无二。

    那骁虎挠了挠后脑勺:“我后脑上有痦子,我咋不知道!”

    接下来二人测算骁虎身上。

    再次书写,再次比对。

    骁虎猛然面色狂变,自己的诸般隐秘被人一一道出,顿时不自在至极,仿佛被人扒光了一般。

    二人一直测算,不分胜负,将骁虎周身所有隐秘测完。

    张百仁道:“如此测算太过于无趣,不如测算骁虎五年前的今日做什么罢。”

    徐茂公闻言犹豫。

    “莫非不敢?”张百仁似笑非笑。

    “非是不敢,这骁虎乃你的手下,他五年前做了什么,即便我测对,只怕他偏帮你”徐茂公犹豫道。

    “放屁,你虎爷我是那种人吗?我若偏帮他,便不得好死!”骁虎立即起誓。

    张百仁闻言摇摇头,开始再次开局测算。徐茂公也是不理会骁虎的话,跟着起局测算。

    “好了”十五个呼吸后张百仁停闭。徐茂公动作一顿,继续不断推演。三十个呼吸后才在纸上写下结果。

    二人放在一起比对,周边众人一惊,二人测算的结果居然不一样。

    张百仁白纸上写的是一个‘窥’字,而徐茂公笔下写的是一个武字。

    “都督,你输了!”徐茂公对自己的紫微斗数很自信。

    “是吗?”张百仁摇摇头,看向骁虎:“你说,哪个赢了!”

    骁虎瞧着二人纸张,腾的一下脸就红了,节结结巴巴的看着张百仁:“大……人,你……怎么知……道的!”

    “这不可能!”徐茂公顿时面色狂变,指着骁虎道:“你作弊!”

    “我没有!”骁虎脸红脖子粗。

    “我的紫微斗数怎么会出错”徐茂公咬牙切齿。

    “你再算算”张百仁不紧不慢的看着徐茂公。

    徐茂公深深的看了张百仁一眼,再次重新起局测算。过了一会,才见徐茂公顿时面色一怔,刷的一下白了起来。

    “你……”手指指着张百仁,半天没说出口,过了一会才深吸一口气:“你作弊!你居然蒙蔽天数,颠倒了阴阳,你也不怕遭雷劈!”

    “没什么可怕的,不过暂时将他们兄弟的命格颠倒一下罢了”张百仁看向徐茂公。

    徐茂公深吸一口气:“再来!莫非当我不会颠倒天机!”

    ps:没注意到,感谢“希腊的太阳”同学的打赏,特此加一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