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老师同居:风流〕〔超级英雄制造仪〕〔九天仙捕〕〔东京名侦探〕〔水墨田居小日子〕〔重生1990之隐形富〕〔东方玄奇故事〕〔三人行必有女汉子〕〔四重分裂〕〔韩先生,情谋已久〕〔无限寻真〕〔炼尽乾坤〕〔系统的神级小店〕〔穿越者退散〕〔极品修仙神豪〕〔阅读封神系统〕〔大权道〕〔我,神明,救赎者〕〔工业造大明〕〔重生之带娃修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六百五十七章 三局两胜
    张百仁若有那么好杀,便不是门阀世家都头疼万分的张百仁了!

    门阀世家尚且杀不死张百仁,瓦岗寨中的群雄心中有自知之明。更何况张百仁如今吞噬了凤血,练成不死之身,有凤凰涅盘之力,想要将其斩杀谈何容易。

    “此事不必惊慌,料想过几日便是这小子的死期!神离开瓦岗寨,必然会将凤血之事传遍天下,长生不死的诱惑从来不小,这小子麻烦大了”徐茂公成竹在胸:“神自从出道以来,从未有人能对其造成威胁,张百仁可是天地间独一份。神绝对不会放过张百仁的,绝对不会容许有能威胁自己性命的人活着。”

    没有人会对长生不老不动心,大家修行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长生不老!如今长生不老的机缘就在眼前,众人能沉得住气才对呢。

    徐茂公的话令人松了一口气,但却也不甘心凤血就这般自眼前溜走,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俱都别怀心思。

    “你说,瓦岗寨能坚持多久?”张百仁看着身前的漩涡,对张仲坚道。

    “瓦岗寨能坚持多久我并不知道,但我却知道你的麻烦马上就来了,你若不能快速破开瓦岗大阵,你的麻烦可就大了”张仲坚斜倚在树下,好不悠闲。

    瞧着悠然自得的张仲坚,张百仁苦笑一声,他能说什么?

    “长生有什么好,人若能长生不死,下场必然是疯掉”张百仁叹了一口气:“我若非为了不死之身,绝对不会吞噬凤血。”

    张仲坚翻了翻白眼,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饱汉不知饥汉恶。

    “张百仁,你且住手!”瓦岗寨中忽然传出一阵惊雷般的声响。

    张百仁闻言不理会,依旧自顾自的催动着神通。

    “我瓦岗寨要与你赌斗!大家都拖不起,咱们三局两胜,你若是胜了,这马家庄掌柜还有铜模带走,你若输了还请将凤血留下”徐茂公的声音透过黄沙传来。

    张百仁一愣:“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贼,居然也敢打凤血的主意。本以为还要在围剿十天半个月,不曾想瓦岗寨内的蠢贼居然动了心思。”

    说完话收敛了风沙,待到漫天灰尘散尽,却见上方人群攒动,瓦岗寨的各位主事俱都汇聚一堂,齐刷刷的瞧着远处的张百仁。

    “何人与我比试?”张百仁身子一动便站起身,一步步迈出来到瓦岗寨下。

    “我来会你!”

    翟让纵身月下城楼,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露出一抹火热之色:“若你输了,便交出凤血。”

    “你先赢了我再说”张百仁左手掐印诀,化作遮天蔽日的番天印,凝固一方虚空,向着翟让砸了过去。

    翟让,乃是易骨大成境界武者。

    “砰!”

    仅仅一记神通,翟让便被张百仁砸飞,跌落在地灰头土脸。

    “土鸡瓦狗而已,不堪一击!”张百仁嗤笑。

    “混账!”翟让弹起身,手中出现两把奇异的弯刀,弯刀薄如蝉翼,在太阳下似乎能透射过阳光。

    “嗡~~~”

    空气嗡鸣,翟让双手刀快若闪电,目光及不上翟然的速度。

    张百仁的修为比翟让高,想要杀翟让不难,然后呢?

    武者争斗,不单单为了战而胜之,更是为了最终利益,争斗只是为了利益富翁。当然,也是为了积累经验。面对着实力不如你的对手你可以碾压,若遇见与你相同的对手,亦或者比你更强的对手呢?一直没有攻伐高境界修士的经验,难道还要抹脖子不成?

    之所以将翟让一招败北,在瓦岗寨群雄面前叫他这大当家抬不起头来,更多的是为了将其真本事逼出来。

    触类旁通,便是如此!

    面对着翟让快若闪电的弯刀,张百仁一步步后退,身形极致扭曲,不断以各种姿势后退,避开翟让的一刀。

    不知过了多少招,张百仁忽然一根食指伸出,点在了翟让弯刀的侧面:“你这招重复了!莫非这便是你的极限?”

    说完后一掌挥出,便要向着翟让的胸口按去。

    “唰唰唰”

    翟让手中弯刀快速闪烁,欲要将张百仁碎尸万段般,只可惜张百仁摸清了翟让的套路,一拳落在翟让左胸口:“我这一下若是用剑,你便死无葬身之地!”

    翟让停下动作,一双眼睛阴沉的盯着自家胸口处的掌印,再看看面色如常,丝毫没有胜感的张百仁,猛然吸了一口气,二话不说返回瓦岗寨。

    “我来会你”徐世绩不服,自城头上跃下,手中斩马刀扛在肩头。

    “在下徐世绩,讨教都督高招!”徐世绩手中斩马刀在空气中舞出一个刀花,空气不断荡起层层涟漪,仿佛水波一般。

    “徐世绩?”张百仁露出感兴趣之色:“出招吧!”

    “呼”

    音爆滚滚,一往无前。

    杀机阵阵冲天而起,令人忍不住心中为之震动。

    这是战场上的刀法,虽然未必有多么精妙,但却直来直往最是惨烈,招招至命,令人不得不回防。

    张百仁步步后退,徐世绩的攻击简单,只是攻击你的致命之处,所有花俏、迷惑动作全部丢掉舍弃,完完全全的大道至简。

    “厉害!你应该上过战场!”张百仁面无表情,唯有一双眉毛时不时的挑一下。

    “呵呵!”回应张百仁的只有徐世绩冷笑。

    “若实力不如你,或者与你同等高手,面对你这惨烈的攻击必败无疑!但可惜你遇到了我,凤血不是谁都有资本觊觎的!没有那个本事,却偏偏觊觎凤血,下场只有死路一条!”张百仁一根手指点出,锋芒之气流转,这一指玄妙异常,居然一击阻挡了斩马刀的攻势,然后从容的将刀背捏在手中。

    “如何?”张百仁瞧着徐世绩。

    “你!”

    徐世绩猛然发力,斩马刀被抽回,留下张百仁静静的站在场中。

    徐世绩乃易骨大成武者,论力量张百仁一百个都不是徐世绩的对手。

    “算你狠!”良久徐世绩口中吐出一口长气,翻身上了城墙,面色复杂的站在翟让身边:“这小子不愧是真正的剑仙,尚未出剑便叫我毫无反抗之力。”

    一边单雄信摇摇头,他当年与张百仁交过手,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城下青年的可怕。

    “三局两胜,本都督已经胜了,速速将那马家庄掌柜交出来,然后奉上铜模,今日饶尔等一命”张百仁话语轻柔,虽然没有什么阴阳顿挫,但却气势逼人,居高临下。

    “交人之事不急,在下正要与都督比试一番”徐茂公手中拿着托盘,阳神出窍落在张百仁对面。

    “手下败将!你莫非还想与我赌斗命数?”

    “非也,命数在下是不敢和都督赌斗了,今日只想和都督斗法”徐茂公手指在罗盘上拨弄,下一刻篮球大小的流星划过星空,似乎通过冥冥中的一抹奇异感应,将其牢牢锁住。

    “有些意思!”流星自星空坠落,就算见神强者被砸中,也要去了半条命。

    “咔嚓!”

    一抹剑气流转,斩过虚空,冥冥中的感应就此断开。

    徐茂公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张百仁:“就这么简单?”

    确实是就这么简单,诛仙剑气能够斩断冥冥中的因果之力并不稀奇。

    “你居然可以触及因果,看来真正至道阳神在望,我不如也!”徐茂公失魂落魄的攥着罗盘,站在张百仁面前不知该说些什么。

    “罢了,愿赌服输,我也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说完后徐茂公回到体内,看向了翟让:“来人,将马掌柜绑了送出去!”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凌天至尊〕〔君临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