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人与野兽〕〔超神制卡师〕〔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变身最强之病弱七〕〔我做的衣服带属性〕〔从美漫开始的天使〕〔璀璨王牌〕〔穿越成了小男太〕〔天道制霸计划〕〔情圣的娱乐圈〕〔重生空间之全能军〕〔盛嫁无双:神医王〕〔重生学霸小娇妻〕〔宠妻如命之王妃太〕〔我的伟大的卫国战〕〔大明寻物指南〕〔以命为筹〕〔偃者道途〕〔重生之胆大包天〕〔剑道毒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六百九十九章 长白山王薄起义
    “凤血虽然有不死之身,但却也被种种限制束缚住。我若依旧可以施展溺水之力,运用伏波咒,管叫那大阵被我破掉,然后趁机夺取八面阵旗”

    张百仁步履从容,领着自家下属出了漳南地界,一路北上回到涿郡。

    “你等先回庄园,本都督去拜访一番鱼俱罗大将军”张百仁对身后众人道了一声,向着鱼俱罗庄园走去。

    无须侍卫通秉,张百仁循着烤肉的香气,来到了庄园后院,看着大吃不停的鱼俱罗。自从鱼俱罗突破之后,每日里不停的事情就是吃吃吃,貌似这张嘴从来没有停过。

    “你小子今日怎么有空过来?气色倒好了一些,可是解开了心结?”鱼俱罗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笑容。

    “将军莫要说笑!”张百仁无奈一叹:“今日来此,是有事情请教将军的。”

    “何事,尽管道来无妨”鱼俱罗愣了愣。

    张百仁将凤血的弊端叙述了一遍,鱼俱罗闻言顿时一愣:“凤血?那可就有些难办了!凤血已经彻底改造你的身子,与你血肉融为一体,如何能改变?”

    “想要解决弊端,除非你废掉不死之身,化去凤血之力”鱼俱罗似笑非笑的看着张百仁:“你小子剑走偏锋,这可是几千年寿命,只怕未必舍得。”

    听了鱼俱罗的话,张百仁割下一块牛肉:“非要化去凤血不可?”

    “非要如此不可”鱼俱罗重重的点了点头。

    听闻此言,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将军可有化去凤血的办法?”

    “你来真的?这可是凤血!”听了张百仁的话,鱼俱罗顿时一愣。

    “不然那?这么大的破绽,足以将我置于死地,凤血必须化去”张百仁沉吟一会,权衡利弊后,斩钉截铁道。

    “这可是凤血!早知如此还不如留下来算了,你若化去那便是牛嚼牡丹”鱼俱罗无奈道:“至于说如何化去凤血之力,我也不晓得。我没使用过凤血,如何化去凤血之力?”

    张百仁面色沉吟,瞧着鱼俱罗许久不语,过了一会才道:“罢了,我自己想办法。”

    “看你小子心情不错,可是解开了心结?”鱼俱罗撕下一块烤肉,连骨头一起嚼碎吞咽了下去。

    “陛下自信满满,我倒要看陛下是否有逆转乾坤的办法!”张百仁面无表情:“刚刚出去一趟,外界民不聊生,百姓没有活路居然易子而食,外面盗匪横行,只怕大隋安稳持续不了多长时间了。”

    不错,大隋确实是没有多少时间了。

    齐郡

    王薄一袭破烂衣裳,面色难看的站在院子里。

    “大隋兵役太重,简直不给我等活路!将军百战死,如今大隋战乱不断,我等何日才能清宁太平?”王薄瞧着身边的同郡,面色难看。

    孟让闻言苦笑:“听人说陛下要征讨高句丽,发动天下数十万兵马,百万役夫,如今大隋境内一片凄惨。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许多人尚未到达涿郡,便已经被官差折磨致死。”

    “要我等前往涿郡战场与高句丽争锋,只怕此一役再也回不来了,听人说陛下与朝中的大臣起了龌龊,君臣不能一条心”孟让道。

    听了孟让的话,王薄面色难看,正说着敲门的声音响起,那敲门之人甚是无理,将大门敲得哐哐响,不断震颤,似乎下一刻就要将大门敲碎。

    “来了!来了!那个龟孙子敲你家大爷的门户”王薄身材虽然瘦弱,但却自有一股力道,行走之间步履生风,龙行虎步。

    “哐当”

    大门打开,只见两位官差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外,瞧着王薄,然后道:“可是王薄?”

    “正是小人,不知二位官差大爷所来何事?”王薄愣了愣。

    “三日后到城南校场集合,此乃征兵令,不日你将前往涿郡战场,莫要误了时间,否则仔细了你的脑袋”那士兵将一份文书扔入王薄怀中,看死人一般二话不说转身离去。

    “二位官爷留步,小人不前些日子才服完兵役吗?这已经是小人第五次兵役了,莫非府上搞错了?”王薄追出大门,话语中满是气愤。

    官差停住脚步,其中一人满是惋惜道:“却是如此,没有搞错。陛下要抽调天下壮丁征讨高句丽,咱们齐郡百姓都死的死逃的逃,实在人手不够,凑不出那么多人头,这兵役只能落在你身上。”

    说完后官差转身离去,虽然可怜王薄,但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欺人太甚,这些狗官,我都已经第五次兵役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这般下去早晚要战死沙场!”王薄攥着征兵令,眼中扭曲充血。

    他的几个哥哥、父亲都已经战死沙场。

    “大丈夫马革裹尸,但却也不是这般叫人去送死”孟让无奈一叹。

    听了孟让的话,王薄回到院子,关上大门:“征兵也是死,造反也是死,如此一来倒不如逍遥快活一些,尝尝皇帝的滋味。”

    “大哥的意思是?”孟让闻言一个激灵。

    “如今天下大乱,百姓流离失所,反正也活不下去,早晚都是死的路一条,如此倒不如干脆反了他娘的!这世道,根本就不给人活路啊”王薄一双拳头猛然砸在身前的青石桌子上,但见那青石桌子居然咔嚓一声化作几瓣,瞧得猛让眼皮狂跳:“大哥既有此意,我愿助大哥一臂之力。”

    “好,贤弟果真是好汉子,为兄没有看错你!”王薄哈哈一笑。

    王薄精通武艺,不然也不会在战场中活下来。这武艺说来也是造化,乃是当年第一次从军之时,自家在战场上捡到的。当时两军对垒,主将拼杀,敌军主将被斩,打扫战场时秘籍落在了王薄的手中。

    自此王薄开始修行武艺,夜盗粮仓,居然使得其一身武艺进步飞快,易筋之后易骨,然后步步高升,居然马上便易骨大成。

    没让天下人等多久,忽然一声响,王薄造反之事天下皆知。

    长白山王薄起义了!

    长白山前知世郎,纯着红罗绵背裆。

    长槊侵天半,轮刀耀日光。

    上山吃獐鹿,下山吃牛羊。

    忽闻官军至,提刀向前荡。

    譬如辽东死,斩头何所伤。

    看着手中《无向辽东劝死歌》,张百仁顿时面色阴沉起来:“王薄区区一届白丁,如何做得出这种无向辽东劝死歌?”

    诗歌其实也是一种广告、名号,君不见闯王李自成入关也有诗歌:开了城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

    好的诗歌可以源源不断吸引流民,壮大军伍,王薄这厮是绝对没有这般才华的。

    “王薄!”张百仁面色沉吟,虽然早就知道长白山那边筹谋着造反,但真正发生,张百仁心中依旧不好受。

    “先生,大隋怕是完了!”张丽华揉捏着张百仁的肩膀。

    “大隋不能乱!至少现在不能乱,如今征讨高句丽最为关键,岂能容人在内捣乱?”张百仁放下手中文书。

    “是否刺杀了王薄?”张丽华略作犹豫道。

    “既然已经起义,怕是汇聚了一丝天子龙气,等闲之人刺杀不得!龙不是那么好屠杀的,即便只是一条伪龙”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你带人去警告王薄一声,大隋未灭高句丽之前,绝对不许其拖后腿。”

    “王薄既然已经造反,怕未必会听都督的话”张丽华无奈道。

    “你先去警告了再说”

    张百仁缓缓闭上眼睛:“大隋末世?我如何才能逆改天数?”

    ps:再加一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