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契约首席:沈少宠〕〔一世兵王〕〔冷面兵王俏总裁〕〔超神武道副本〕〔校草的专宠:池少〕〔精灵之最强玩家〕〔快穿我的白月光〕〔从女主播到国民女〕〔斗朱门〕〔龙王劫,盛宠逆天〕〔重生之全能男神:〕〔史上最牛轮回〕〔鬼面毒医〕〔重生嫡女有空间〕〔幻想世界新篇〕〔赤子球心〕〔超神预言师〕〔重生之军嫂奋斗史〕〔从默示录开始〕〔新帝谋婚:重生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七百三十六章 暗算光明法师
    当乙支文德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软榻上,高丽王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一盏烛火不语。

    “大王!”乙支文德挣扎着坐起身。

    “国师醒了!”高丽王闻言转过身,脸上满是笑容。

    “下属愧对大王信任,大王糊涂啊!当时大隋军中高手汇聚一堂,理应将其斩草除根,斩尽杀绝才是,如此一来大隋百万大军群龙无首,我高丽必然可以马踏中原,再无阻碍!”乙支文德声音悲恸。

    听了乙支文德的话,高丽王轻轻一叹:“大隋不能没有众位将军,但本王更不能没有你。大隋没了大将,尚且有鱼俱罗坐镇,本王若没l了你,高丽必然会被周边国度吞噬。周边各族对我高丽虎视眈眈,本王不能没有法师啊。”

    乙支文德沉默,静静的坐在那里不语。

    沉默一会,才听高丽王道:“什么都不要说了,本王已经心有断绝,先生好好养伤便是。”

    高丽王转身离去,留下乙支文德沉默不语。过了一会才听乙支文德道:“光明法师何在?替我邀请光明法师来此一述。”

    大隋阵营

    瞧着天空中的七星隐去,天气回温变暖,冰雪寒风在逐渐融化,无数士卒高声欢呼雀跃。

    “都督真乃神人也!”杨广满面欢喜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闻言默然,过了一会才道:“陛下打算如何?”

    “明日退兵!”杨广道。

    听到杨广的话,张百仁反倒是一愣,这不符合杨广的性子。

    似乎感觉到了张百仁的惊诧,杨广背负双手笑着道:“朕又不是傻子!眼下百万将士饥寒辘轳,在经历风雪侵袭,一个处理不好便会惹起瘟疫,朕怎敢胡乱折腾?”

    “可惜了,第一次征讨高丽就失败,只怕我大隋威名折损了两成不止”张百仁无奈一叹。

    杨广摇摇头:“值得!一切都值得!”

    似乎看出张百仁眼中的诧异,杨广脸上满是信心:“待你知晓朕的大计,便会知晓朕为何会如此行事了。没有人知道朕的计划,门阀世家也好,还是周边各大异族也罢,都不过是跟着瞎掺和罢了。待到朕大计石破惊天那一刻,保证这些家伙都看傻了眼。”

    张百仁看着杨广,眼中满是认真:“陛下心中有数便好,下官也不用多说。”

    张百仁走出大帐,此时春回大地,大军重新修整准备归途,然后就撞到了迎面带着枷锁的来护儿。

    “将军,你……这……”看着身披枷锁的来护儿,张百仁愕然。

    “唉,功不抵过,陛下向来都是赏罚分明”来护儿轻轻一叹。

    张百仁拍了拍来护儿肩膀,没有半分同情,这厮绝对是咎由自取。若不惩戒,大隋枉死的三十多万战魂何处安置?如何与死去的战士交代?

    离开来护儿,张百仁忽然脚步一顿:“光明法师!”

    高丽大营

    光明法师走入乙支文德大帐内,瞧着精气神亏损厉害的乙支文德,光明法师道:“大人亏损的不清,怕是误了道功。”

    “唉,为我高丽尽心尽力,死而后已!”乙支文德轻轻一叹,自怀中掏出一封信:“这是张百仁托我转给法师的。”

    光明法师闻言一愣,接过书信缓缓拆开,下一刻骇然失色,身子颤颤发抖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乙支文德眼中闪过一抹狡诈,猛然一拍手,将手中晶莹玉髓拍在了乙支文德的脑袋上。

    血液缓缓流淌而下,玉髓破碎,魔种自玉髓内猛然钻入了光明法师的体内。

    “阿弥陀佛!”

    光明法师目光挣扎,猛然一声佛号,自剑意中摆脱出来,然后骇然的看向乙支文德,摸了摸自己脑袋:“流血了?”

    乙支文德此时也是满面迷茫,似乎不晓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贫僧的脑袋好疼,不知为何会破皮流血,国师可是看清发生了什么?”光明法师看向乙支文德。

    乙支文德摇了摇头,眼中满是迷茫。

    事情还要从最开始说起。

    乙支文德瞧见那白纸,白纸上唯有一个剑字,虽然只是一个字,但却蕴含无穷杀机,仿佛隔着时空有一把锋锐无匹的长剑斩来,光明法师这等人物居然也被剑意所摄,一时间失去感知动弹不得。

    这可不是普通的一个‘剑’字,而是被张百仁刻入了一丝丝诛仙四剑的意志。是真正诛仙剑阵的意志,光明法师一个不防,当然立即着了道。

    然后此时乙支文德体内魔种发作,张百仁的意志代替了乙支文德的意志,乙支文德陷入沉睡。‘张百仁’拿起玉髓,将魔种打入光明法师体内。

    这一切都是张百仁做的,乙支文德当然不清楚。

    是以此时二人你看我我看你,气氛诡异到了极点,不知为何二人俱都察觉到了一丝丝不妙的味道。

    “砰!”手中信纸承受不住剑阵的意志化作灰灰,光明法师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乙支文德:“国师,这件事你要给贫僧一个交代。”

    光明法师感觉自己被算计了!

    一边的乙支文德也是双眼迷茫的看着光明法师:“奇怪,我为何会有张百仁交给我的信件?他何时交给我的信件?我居然不记得了?”

    乙支文德抓着脑袋,修行到了他这种境界,不说记忆起前世今生,至少记忆是绝对不会丢失的,可是此时他居然记不起其中的过程。

    一边光明法师瞧见乙支文德状态不对劲,立即喧了一声佛号,浩浩荡荡的佛号犹若晨钟暮鼓令人发醒。

    “如何了?”光明法师宣扬佛号助乙支文德安静下来。

    “不对劲!我似乎有些不对劲!”乙支文德满头大汗的摇了摇头。

    瞧着乙支文德,光明法师略作犹豫,然后开口:“道友若是不嫌弃,和尚到可以为你检查一番。”

    “如此便有劳大师了!”乙支文德面色阴沉不定,终究开口允了此事。

    叫别人替自己检查,可是相当危险的,好多隐秘都会暴露于别人眼中,若非亲近之人,绝对不会如此行事。有的时候就算亲近之人,也不可如此行事。

    光明法师喧了一声佛号,运转体内真气,只觉得自家体内似乎有什么大补之物般,三魂七魄飞速壮大,骇得他急忙静坐,只以为自己走火入魔了。

    过了一会,光明法师停下动作,自家三魂七魄足足壮大了三成,可是不知为何,自己总感觉其中有太多的不妥。

    亦如当年的法兰寺方丈般,修为到了这种境界,冥冥中会有所感应。

    先将自家事放下,光明法师周身佛光缭绕向着乙支文德笼罩而去,若能察觉到乙支文德的不妥,自家事情也**不离十了。

    此时大帐内气氛沉闷,过了一会才见光明法师豁然睁开眼,无尽佛光在其眼中缭绕,声音凝重道:“国师有一段记忆被人做了手脚,似乎被人封印了。”

    “什么?何人能封印我记忆?”乙支文德骇然失色,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光明法师道:“国师尽管回忆过往,看看是不是少了一段。”

    乙支文德闻言闭上眼睛,大帐的事情才刚刚发生,自然便被其察觉到。

    “似乎点燃七星灯后有一段记忆忘掉了,莫非这是术法神通的反噬?”乙支文德眉头皱起。

    “反噬?”光明法师一愣,然后挠了挠脑袋:“与其说反噬,我更相信是有人做了手脚,不然国师也不会暗算我。”

    “暗算你?”乙支文德满面愕然。

    ……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凌天至尊〕〔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