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全能至尊〕〔少女航线〕〔西厂〕〔我的老婆是狐仙〕〔龙抬头〕〔武道成圣〕〔抗战之最强兵王〕〔重生影后:总统的〕〔北上伐清〕〔控尸领主〕〔细胞修神〕〔逆流2004〕〔拾忆之旅:最后的〕〔晚明之逆流而上〕〔超级存储系统〕〔许你太平盛世〕〔红颜折〕〔最强灵异大师〕〔步步为爱〕〔青海残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七百六十章 恩断义绝
    袖里乾坤短,壶中日月长。

    张百仁忽然想到了这句话,过了一会才蓦然一叹:“我不如他!”

    不知那泥壶是其自己炼制,还是先人留下来的传承之物。

    袖里乾坤,只是一方空间。壶中世界,却是真真正正的洞天世界。

    二者本质上的差别,张百仁阳神之内的虚空,距离真正世界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看了那凉亭一会,张百仁才转身继续顺着小路走。

    走出过一片山林,穿过一座山头,看到了一道熟悉的人影。

    “赵如夕!”看着眼前绝美的女子,不是赵如夕还能有那个。

    “百仁,你来了”赵如夕轻轻一叹。

    瞧着自家老爹美艳的小老婆,张百仁抱拳一礼,然后直视着赵如夕:“你也要阻我?”

    老一辈的恩怨,张百仁并不想去管。

    “老爷在山上等你,百义也在!”赵如夕瞧着一袭紫色衣衫,头戴发冠,面如冠玉,肌肤细腻贵不可言的青年,心中轻轻一叹。

    同样的两张面孔,但人生际遇却是天差地别。

    一个是威震天下的大都督,各大门阀世家也需给五分面子。一个是贪花好色的纨绔子弟,都是同样兄弟,为何差距会这么大。

    尤其是头顶的玉簪上垂落下道道烟雾,张百仁面孔犹若在云雾中,叫人看不真切神秘至极。

    这样的男子,对任何女子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张斐!”张百仁愣了愣:“金顶观真是吃饱了撑的,早就遭遇大隋龙气反噬,也敢胡乱蹚浑水。”

    赵如夕几步上前,伸出素手替张百仁整理了一下略带凌乱的衣衫,然后抹平衣角:“你爹也是担心你!这回可是三大宗师出山,绝对不能等闲视之,不能叫你胡闹。”

    整理好张百仁的衣衫,赵如夕道:“别愣着了,上山吧!前面便是第五关,老爷绝对不会叫你度过第五关的。你父子二人也好些年没有见面,也该坐下来好好谈谈。”

    瞧着呵气如兰的赵如夕,张百仁点点头,当先迈步向山顶行去。

    说实话,张百仁对于赵如夕这个女人并没有太大意见,一切都是缘分而已,张百仁也不想多管闲事,老一辈的恩怨自然有老一辈解决。

    寒风冷冽,却吹不动张百仁鬓角凌乱下来的发丝,玉簪仿佛有一股神秘力量,能定住一切。

    山风呼啸,张百仁衣衫一直平静,随着动作来回摆动。

    凉亭内

    一道人影端坐

    一道人影站在端坐的人影后面

    坐着的是张斐,站在后面的是张百义。

    张百仁缓步登临凉亭,一双眼睛落在张斐的身上,时过境迁十五年,张斐居然一点老态都没有,依旧那般年轻,时光似乎在其身上定格。

    在瞧向张斐身后那张熟悉的面孔,张百仁眉毛皱了皱,兄弟二人至少有九分相似。

    只是这张熟悉的面孔上元阳早已不在,周身一缕阴气缭绕,显然破了元阳之身。

    一张脸略有黑气缭绕,身子亏空的很。在其身后似乎有一层层佛光缭绕,一身真元气机驳杂,因果纠缠,落了下成。

    佛家欢喜禅法算不上多高明,但也绝对不低下,也算得上是中乘的修行功夫,却被眼前这青年练成采补双修的功夫,糟蹋了欢喜禅法。

    “你来了!”

    见到张百仁站在凉亭边缘不语,张斐开口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复杂,打破了沉寂。

    在其身后,张百义也悄悄的打量着张百仁,对于张斐畏惧至极,不敢言语。

    “嗯”张百仁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背负双手看着远处的景色。

    江南,雨雪朦胧。

    “坐下来喝一杯茶水吧”张斐开口。

    石桌是冷的,寒风是冷的,但茶是热的。

    张百仁转过身,看了张斐一眼,然后端坐在张斐对面。

    张斐对着身后的青年道:“你也坐下吧。”

    “是!”

    与张百仁的轻慢比起来,青年却是态度恭敬至极,毕恭毕敬的坐下。

    张斐递过玉碗,然后倒入了热气滚滚的茶水。

    “请!”张斐伸出手。

    张百义恭敬的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张斐看向张百仁,张百仁不动如山,茶水化作屡屡雾气,顺着其口鼻没入体内。

    这一幕瞧得张百义撇撇嘴:“好好喝茶不会,显摆什么道法,谁不会啊。”

    瞧着张百仁的动作,张斐面色凝重起来,张百仁吞噬了凤血,却依旧可以如此控制水雾,这份本事令人叹为观止。

    张斐知道,父子二人的斗法就此开始,张斐自然不落下风,嘴一张,玉盏中的茶水自动飞出,化作一条水线没入其口中。

    张百仁眼中露出笑容:“阳神果真非同寻常,即便是伪阳神,也非同小可。”

    与武道不同,阳神大道只有一次机会,一旦证就伪阳神,便与真正的至道阳神永世隔绝。

    像孙思邈、袁天罡皆已经化作了元神,即便是明悟阳神大道,也无法证就阳神果位。这便是修行的残酷,不然张百仁也不必压制修为,迟迟不肯玉液还丹。

    或许有人会问,既然已经证就伪阳神,那么明悟真正的至道阳神还有用吗?

    当然是有用的,明悟真正阳神至道,一旦转世投胎,重新修炼道功,便是直指阳神大道。

    须知即便是伪阳神转世轮回,也可以在前几次之时不堕轮回,不受胎中之谜。

    带着阳神至道的记忆转世投胎,可以说那便是阳神真人了。

    可惜

    不单单张斐玉液还丹化作了伪阳神,张百义也开始进武火退阴符,一个伪阳神是注定了的。

    伪阳神转世投胎,一次比一次困难,最终堕入胎中之谜重新来过。

    “这是你弟弟张百义,你们兄弟不是第一次见面,但坐在一起还是第一次!”张斐指向了张百义。

    张百义上下打量着张百仁,然后撇撇嘴:“爹整日里说你如何如何厉害,却连玉液还丹都未证就,也不过徒有虚名而已。”

    听闻此言,张百仁眉头皱起,一边张斐怒视着张百义:“孽畜,怎么说话呢,还快给你哥哥赔罪。”

    见到张斐发怒,张百义不情不愿的行了一礼,懒洋洋道:“见过大哥。”

    看了张百义一眼,张百仁看向张斐:“你也是来阻我的吗?”

    张斐苦笑,这兄弟一见面便不对路:“不错,确实是来阻你的。”

    一边张百义见到张百仁如此轻视自己,顿时怒火中烧:“你怎么和爹说话的。”

    张百仁不理会张百义,只是将其话当成了空气:“你拦不住我!而且你应该知道,纯阳道观铸下大错,即便一分为二金顶观脱离出去,也是难以逃离天数惩戒。金顶观业力滔天其罪难恕,你莫要和我拉扯关系,这五百只火鸦算作是当年朝阳老祖赠送真经的恩德,日后我与金顶观、纯阳道观再无瓜葛。”

    一边说着,张百仁大袖一挥,整整齐齐的五百只笼子浮现于凉亭外。

    霎时间山中妖气冲天,五百只火鸦俱都成了妖兽,张斐眼中目光狂闪。

    “你与我日后虽有父子之名,但却不得借我名号行事,咱们之间的恩怨纠葛,就此一朝了却。金顶观做下冤孽太多,而且有此祸星在,日后因果业力纠缠无穷,你等莫要拖累了我!”张百仁话语冰冷,却是叫张斐眉头一皱,瞧见那五百只火鸦的兴奋也瞬间冷却下去。

    “你就这般讨厌我?恨不得与我再无半点纠葛?”张斐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面色难看至极。

    ps:第八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