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道可通天〕〔我家夫人威武霸气〕〔铁骨铮铮的岁月〕〔阎少辣宠小甜妻〕〔燕堂春好〕〔皇后在位手册〕〔通天仕途胡斐〕〔重生军婚:神医娇〕〔红楼大官人〕〔美漫世界大魔王〕〔拜托写稿吧,我的〕〔公主难嫁〕〔拐个将军来种田〕〔隐婚娇妻,太撩人〕〔启陈〕〔田园纨绔妻〕〔上神,夫人逃婚了〕〔隋炀也是帝〕〔看花南陌醉〕〔重生军婚进行时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七百八十章 宇文cd入瓮
    ,!

    “区区风尘女子自然入不得我宇文家,只是妾室而已,不值得一提!”宇文成都道。

    听了宇文成都的话,鱼俱罗面色恍然,然后点点头:“难怪如此,要到涿郡来成亲,你宇文家好歹也是大门大族,未娶妻先纳妾传出去名声不太好,日后落得贪花好色的名声。”

    “师傅说的是!”宇文成都连连点头。

    瞧着宇文成都的样子,鱼俱罗不再多说,二人开始探讨武道。

    酒过三巡,宇文成都告退,留下鱼俱罗独自坐在烤架前不语。

    “去查查张百花的来历,宇文成都这般折腾,必然有猫腻!”鱼俱罗道。

    有侍卫领命而去,留下鱼俱罗端坐在大帐内不语。

    张家庄园

    张百仁脑袋自张丽华怀抱中探出来,一双眼睛看向远处,过了一会才道:“鹰王,你去替我办一件事。”

    “何事?”鹰王停下吐纳动作。

    张百仁自袖子里掏出一卷木简,递给了鹰王:“你去刺杀宇文成都,无意中叫这木简被宇文成都得到。”

    鹰王好奇的接过木简,倒没有多问,而是直接纵身离去。

    “宇文成都不过区区一个小人物罢了,你怎么会算计他?”张丽华愣了愣。

    瞧着张丽华,张百仁面色阴沉:“这厮心机深沉,居然突破了见神境界,若非大都督点破,只怕我还在蒙在鼓里,这厮好深沉的心机。”

    “除此之外,怕还有别的事情惹怒了你”张丽华多聪慧,张百仁的借口并不认同。

    “你呀,就是太聪明!”张百仁面带冷色:“这厮既然敢算计到我头上,本都督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城南

    鱼俱罗府邸

    宇文成都此时正在观看鱼俱罗的手札

    鹰王化作一道黑影,直接向着宇文成都宅院扑去。

    “嗯?鹰王?他来本将军府邸做什么?居然直接向宇文成都扑了过去?”鹰王那滚滚的妖气自然瞒不过鱼俱罗。

    鱼俱罗没有出手,鹰王出手必然有张百仁的指使,凭自己与张百仁的关系,会坏了张百仁的计划吗?

    “什么人?”宇文成都将手札藏起来,看着妖气滚滚的大妖,寒光闪烁的铁爪,顿时心中一惊:“这里是大将军府邸,谁敢在这里放肆?”

    “砰!”

    宇文成都一拳打出,卷起层层音浪。

    “砰!”

    院墙倒塌,无数草木连根拔起,呼啸的罡风肆虐着整个院子。

    “砰!”

    “砰!”

    “砰!”

    二人拳脚相交,不知卷起多少层灰尘。

    场中

    宇文成都眉头皱起,心中思量:“为何不见大将军出手?”

    整个涿郡都在大将军镇压下,如今自家庭院眼皮子底下闹出这么大动静,大将军却没有出手,显然事情有些怪异。

    “你是何方妖孽,也敢来我人族放肆!”宇文成都声如惊雷,惊得整个大将军府邸动摇,无数侍卫纷纷赶来,却依旧不见将军府的主人出手。

    鹰王也不说话,只是与宇文成都打成一团。

    不多时双方便走了几百招,鹰王一个不查,被宇文成都撕裂胸前画皮,却见金黄色羽毛露出,伴随着撕裂的画皮,一只木简也随之坠落。

    鹰王一招落入下风,二话不说立即突破音爆便走,留下宇文成都瞧着破败的院子发愣。

    将那木简捡起来,露出一抹沉思:“突如其来的高手,却没有引起师傅任何动作,未免有些不正常?唯一的可能就是此人与师傅认识。”

    一边说着,宇文成都打开木简,下一刻铺天盖地、辉煌、浩荡无穷尽的力量自无尽虚空而来,这股气机至尊、至贵、无上至高,令人忍不住心神动摇,为之摇曳。

    “啪!”

    宇文成都瞬间闭合木简,面带震撼之色:“这木简中记载的是何种功法?莫非此人故意传功与我,赐我机缘,所以师傅才没有阻止?”

    宇文成都瞬间自动脑补了无数种可能,将木简贴身仔细藏好,然后才来到鱼俱罗大殿前:“弟子拜见师父。”

    “进来吧!”鱼俱罗轻轻一叹。

    宇文成都走入大殿内,对着鱼俱罗恭敬一礼:“师傅,之前那见神武者忽然对我出手,不知……。”

    说到这里宇文成都顿住,鱼俱罗笑着自烤鱼中抬起头:“你是说他啊?本将军认识,也算得上是老熟人,是个老熟人的手下。”

    原来如此,宇文成都心神一动:“定然是某位前辈暗中传法于我!”

    这厮瞬间为自己开启了猪脚模式,还以为人家是看自己不错主动赠送用法的。

    二人喝了一会酒水,宇文成都告辞离去,回到自家房中,暗中布下奇门大阵遮掩气机,方才缓缓打开木简。

    至尊、至贵、无极的气机自木简中传来,却令宇文成都眼中满是迷醉。

    “五神御鬼大法?这是何等功法?为何以前从未听过?”宇文成都心中嘀咕一声,耐着心思看下去,下一刻却是心神动摇:“这怎么可能?”

    你到为何?

    原来此法诀若能练成,居然可以感召诸天神明,在体内孕育出五位先天神祗,到时候便可永生不死,获得翻天覆地的力量。

    宇文成都眼中火热,随即心中一顿:“这法诀既然如此厉害,为何会传授给我?”

    “是了!是了!大变之日不远了,定然有前辈见我资质不错,想要提前下注,到时候借我之力渡劫”宇文成都不断为自己脑补了无数理由,一双眼睛瞧着地图,露出沉思之色。

    “这等法诀,不管有何阴谋诡计,我都要练一练,这等妙法若不修炼,简直天理难容”宇文成都二话不说,开始观想神祗法相。

    “师傅!”宋老生面色苍白的自大殿外走进来,瞧着大吃大喝的鱼俱罗,面色怪异道:“不知先前出手者何人,居然叫师傅如此纵容。”

    岁月悠悠十五年,宋老生已经是中年大叔,只是看起来面黄肌瘦营养不良。

    “一位故人,你如今既然回来,且去见见大都督吧,十五年来大隋风云变化,你还需好生熟悉一番”鱼俱罗瞧着宋老生,露出欣慰之色。

    宋老生告辞离去,直接向城南庄园而去。

    庄园中

    鹰王换了画皮,站在张百仁身前。

    此时一盏香炉炊烟淼淼,张百仁一袭紫红色衣衫端坐在榕树下,张丽华手指轻柔的弹奏着曲子。

    “宇文成都如何?”张百仁看向鹰王。

    鹰王略作沉吟,过了一会才道:“在见神中,怕是也最顶尖那一列的。”

    对于鹰王的话,张百仁没有任何意外,在前世小说演义中,宇文成都与李元霸乃大隋数一数二的霸王,一身本事可谓是惊天动地。

    “有劳鹰王,且下去休息吧”张百仁轻轻点头。

    鹰王点点头,转身离去,留下张百仁坐在庭院内不语。

    “都督,宇文成都既然是祸根,何不直接斩杀?”张丽华停下动作,琴声戛然而止。

    “如此行事,自然有我的道理,你日后便明白了”张百仁吃了一颗酸喳,眼中露出奇异之色。

    “都督,宋老生来了!”忽然左丘无忌走进来。

    “宋老生?快快请他进来,这厮许多年不见,死哪去了!”张百仁听了左丘无忌的话,顿时大喜过望。

    宋老生,对于张百仁来说,绝对算得上是朋友。

    “不,我亲自请他进来”张百仁站起身,对着张丽华道:“你暂且先回去,我去迎接宋老生,这老小子十八九年不见,可是想煞我也!”张百仁直接迈步走了出去。

    ps:大家春节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