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看护〕〔夫人别躲了〕〔名门秘闻多〕〔冷画沉欢〕〔大汉国手〕〔暹罗鬼影〕〔天龙邪尊〕〔崛起复苏时代〕〔无量真途〕〔都市之就是这么壕〕〔邪气横行〕〔回到八零当女兵〕〔战国第一纨绔〕〔大明影侯〕〔神谕猎人〕〔焚霜之歌〕〔茅山鬼王〕〔六零俏军媳〕〔投出个未来〕〔八荒神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八百二十二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唉!”

    一声叹息散去,唯有张百义端坐在案几前看着逐渐冷却的茶水无语,张斐的身形早已无踪。

    “斐哥!”赵如夕站在山脚下,看着自山顶下来,满面悲伤的张斐,急忙迎上去:“怎么样了?”

    张斐抿着嘴唇,毫无血色。

    一阵阵北风吹来,气氛压抑而又沉闷,张斐声音沙哑道:“我要去涿郡走一遭。”

    赵如夕愣了愣,然后道:“金顶观与涿郡早就没了恩怨、因果,你去涿郡作甚?”

    “我不能看着百义就这般沉沦下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百义堕入轮轨,毁了道途!”张斐面色严肃的站起身,迎着北风逐渐走远:“百仁已经炼化先天神祗法身,可以出手化掉百义的道功,以神血重新为百义铸就无上根基,我去求他!”

    瞧着张斐逐渐走远,赵如夕静静的站在那里,许久才轻轻一叹。

    “娘,爹要去哪里啊?”一个粉雕玉琢的童子自远处走来,童子七八岁,再其身后是个四五岁的小女孩。

    “去了不该去的地方!”赵如夕无奈一叹,揽着一双儿女,向金顶观走去。

    涿郡

    张百仁炼好金尸,正要闭关成就自家乾坤,忽然听侍卫禀告:“都督,金顶观张斐求见。”

    “他来做什么!”张百仁看着平整的土地,此时北风已经止歇,天空中鹅毛大雪片片滑落,被其拿在手心。

    瞧着冰雪融化,张百仁才道:“去将其带入大堂,我稍后就到!”

    侍卫领命而去,张百仁一个人站在院子里,仰望着铺天盖地的鹅毛大雪,不曾运转道功,任凭雪花坠落于肩头。

    过了一会,张百仁才起身向前院走去,却见张斐坐卧不安的在大厅中喝着茶水。

    张百仁走入大殿,一双眼睛看着张斐,忽然展颜一笑,双手抱拳一礼:“见过道长!”

    张斐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许久无语,过了一会才露出温和笑容:“你如今返璞归真,若非当面,我都不知你靠近,察觉不到你的生机。”

    张斐当然察觉不到张百仁的生机,因为张百仁根本就没有生机,三魂七魄俱都躲入了神胎中,哪里还有生机?

    张百仁看着张斐,十多年不见,依旧犹若往昔,只是眉宇间多了一抹沧桑、风尘之色。

    有侍女端来茶水,张百仁缓缓落座,与张斐喝了一会茶水,才听张斐开口道:“你母亲还好吧?”

    张百仁沉默,过了好一会才道:“我已经多年不曾见过她了,整日将自己锁在小院里,除了送饭的侍女,谁都不见。”

    听闻此言,张斐脸上愧疚之色更浓,过了一会才道:“我能去看看她吗?”

    话语里带着浓浓的愧疚、哀求。

    张百仁点点头,领着张斐来到后院,一座竹楼小榭前。

    “便在这竹楼中,若非我能察觉到其体内生机浓郁,只怕还以为已经出事了”张百仁看着紧闭的柴门低声道。

    张斐静静的站在柴门前,许久不语,天空中雪花垂落,落满了二人的肩头。

    颤抖的伸出手指抚摸着柴门,张斐终究没有推开,而是转身快步离去。

    瞧着张斐的背影,张百仁总感觉有几分狼狈的味道在里面。

    当张百仁回到大厅,张斐面色已经恢复平静,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案几上的茶水不语。

    见到张百仁走进来,张斐才道:“你这些年过得还好吧!”

    “我过得好不好,其实你应该清楚”张百仁端起茶盏,静静的喝了一口。

    张斐闻言许久无语,过了一会才道:“今日找你,是有事相求。”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哦”张百仁看着张斐,露出一抹诧异之色:“果真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还真是应了这句话。”

    张百仁慢慢站起身,来到大堂门口,瞧着天空中飞落的积雪,眼中满是惆怅:“什么事,说吧!”

    张斐来到张百仁身边,二人并肩而立,看着天空中飘落的雪花,张斐道:“你也知道,百义天资及不得你,从小被我娇生惯养,被人诱惑走入歧途,修炼了佛家的欢喜禅法。”

    “欢喜禅法?倒是不错,也为一门高深道功,修炼极致可化作欢喜佛陀,直指阳神果位,不错不错,倒是好机缘”张百仁连连称赞。

    张斐闻言面色铁青道:“这逆子,资质如何及得上你?修炼欢喜禅法需心中无情无欲,凭他的心境修为,如何能斩去情欲?”

    张百仁默不开口,只是一双眼睛看着飘零的雪花,欢喜禅法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入正途,但却是真真正正无上法门,没有大毅力绝难练成。

    前文也说,修炼之道,在于坐得子午,而欢喜禅法却是直接省去打坐参禅之功,男女双修一步登天,但关键之处却不得产生情欲,免得浊了元阳,坏了大丹真药,炼制出的阳神也不过假神罢了。

    “百义小小年纪混在女人堆里,也不知自哪里得了欢喜禅法,坏了门中众位长老家女子的清白,待我发现已经晚了。若非我厚下脸皮不断求情,只怕那畜生已经被人打死!这混账害人害己,自己修为不成,反而坏了别人道功,真是孽障!”张斐咬牙切齿。

    张百仁默然,心中却不由得对张母升起一股同情、惋惜,亏得教祖天书自家母亲时时刻刻惦记着留给张百义,张百义通天大道近在眼前不去修炼,却想着走捷径,母亲这一番苦心白费了。

    自己求之不得的宝物,却被人这般糟蹋,弃之如履,张百仁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

    “上次你也见到他,不过下三等阳神罢了,只怕一次转世之劫都度不过去”张斐话语中满是凝重。

    张百仁不语,只是背负双手看向天空中的雪花。

    气氛沉闷,过了许久才听张斐诺诺道:

    “你得了先天神胎,炼化先天神祗法身,不知可否出手化掉百义的道功,然后在赐予其……一滴……神祗精血”张斐话语越来越低,一双眼睛眼巴巴的看着张百仁,眼睛里满是乞求。

    “你说什么?”张百仁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坏掉了,先天神祗精血?他还真敢开口啊。

    神祗精血是什么?

    寻常后天神祗便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力量,更何况张百仁这般先天神祗?

    自家先天神祗只是刚刚出世,你丫的见过哪个父母在自己孩子出世之时就放血的,而且还是心头血。

    “你天资绝伦,至道阳神在即,先天神祗于你来说,也不过增强战力,锦上添花罢了,但一滴先天神血与百义来说,却是雪中送炭,足以改变他的命运”张斐面色恳切:“于你来说,先天神祗并无用处,但对于百义来说,却决定了以后的命运……。”

    “看到那雪花了吗?”张百仁指向天空中飘落的雪花。

    张斐话语顿住,一双眼睛看向天空中的鹅毛大雪。

    张百仁缓步来到院子里,伸出一只手接住天空中垂落的雪花:“每一片雪花生下来都有属于自己的命运,我这一掌便打破了雪花的命运。”

    瞧着手掌里不断融化的雪花,张百仁看向张斐:“为此我付出了身体的温度。”

    “修道之人,乃是顺天应道,我辈求道须顺应天数,逆天而为吃力不讨好,道友着相了!”张百仁轻轻一叹,收回手掌。

    “百仁!”张斐急忙道了一声。

    “此事不必再说,没有商量的余地!”张百仁斩钉截铁道。

    “砰!”

    “算我求你了”张斐居然直接跪倒在地,肩头雪花飞溅,这一幕看的张百仁许久无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