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良民〕〔一卡在手〕〔皇朝一品〕〔女神的最强兵王〕〔重生九零婚然天成〕〔绝对巅峰〕〔圣皇传之一统〕〔虫群法则〕〔透视仙王在都市〕〔第一狂妃:废柴三〕〔穿越之农女医妃〕〔天机之纵横诸天〕〔阴商〕〔重生军婚:首长大〕〔灵狐妖妃:邪性鬼〕〔反派养妻日常(穿〕〔神医毒妃太嚣张〕〔万历驾到〕〔花都妖孽狂少〕〔校花的修真强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八百二十六章 在闻禹王鼎
    “子不教父之过!溺子如杀子!”

    走在下山的路上,无视道路两旁长老、门人的注视,张百仁心中轻轻一叹。

    太过于溺爱一个孩子,与杀了他没啥两样。

    “唉!”叹了一口气,张百仁起身回转涿郡,留下金顶观父子继续着未完的事情。

    张斐两耳光打的张百义天旋地转,然后去密室闭关,一边赵如夕缓缓走出来,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义离去的方向无奈一叹:“你啊,性格怎么这般暴躁,明明是为了他好,你也不解释清楚!小时候不教育,大了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想教育也晚了,我去劝劝她!”赵如夕轻轻一叹,训斥了张斐两声,向张百义追去。

    “还不是你给惯得!若非你惯着,百义岂会如此!”张斐翻了翻白眼。

    听闻此言,赵如夕脸上满是委屈:“你们男人都是这样,一出了事情就把责任往女人身上推。就算我惯着他,可是你当时若坚持己见,岂会落得今日局面?”

    赵如夕气的跺脚追上张百义,此时张百义面容扭曲,眼睛赤红的站在密室中无语。

    “百义!”赵如夕走进来。

    “姨娘!”张百义转过头,仿佛一个受欺负的小孩子般,无力的扎入赵如夕怀中啜涕:“姨娘,爹居然叫大哥废我道功,这是想要我的命啊!”

    赵如夕轻轻一叹,抚摸着张斐后脑:“你大哥与你父亲也是为你好,废你道功,叫你重新来过,得证纯净阳神。你修行之路已经走入歧途,若不废掉道功,只怕一次轮回都抗不过去。”

    张百义闻言自赵如夕怀中抬其头,泪眼婆娑道:“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你父亲最疼爱的就是你,连教祖天书都传给你,我金顶观各种秘法俱都传授于你,若非疼爱你,怎么会传你秘法?”赵如夕轻轻安慰。

    “我不信!只怕爹与大哥都恨不得我这孽障早死,免得给他们丢人现眼!大哥都不肯认我!”张百义再次扎入赵如夕怀中。

    赵如夕摇摇头:“你如今都是大人了,怎么还往姨娘的怀里钻。”

    涿郡

    张百仁回转,一双眼睛看向远方,露出一抹奇异笑容,然后轻轻一叹:“因果循环,着实玄妙。”

    “都督,大将军请您过去一述!”宇文成都挡在了张百仁前行的路上。

    瞧着宇文成都,张百仁收回心神,一双眼睛上下打量对方一遍,然后点点头:“走吧!”

    张百仁也不想和宇文成都多说,如今自己与门阀世家几乎撕破面皮,倒也没有什么好顾忌。

    天下群雄无数,凭自己如今实力,又怕过谁呢?

    “都督,咱们之间的恩怨,并非不可化解!都督与门阀世家恩怨,也不是没有办法化解”张百仁不想开口,宇文成都却凑了上来。

    “哦”张百仁淡淡的‘哦’了一声继续向远处走去:“我没想到你居然这般乐观,还想着化解与我的恩怨。”

    没实力的时候你们死命坑我,我如今有实力,想要和解?

    “都是为了利益而已,都督为了为天万民,我等门阀世家却为了上层权贵,大家立场不同而已”宇文成都道。

    张百仁摇摇头,他对宇文成都素来没有好感,当年双方初次见面,若非自己有些本事,只怕当时已经死在宇文成都的拳头之下。

    后来自己虽然没有追究,但却并不代表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在之后自己派遣观自在剿灭百花谷,但宇文成都却偏偏与张小草成亲,张百仁不相信宇文成都不清楚张小草的身份。

    “你不必多说本都督只想耳根清净一会!”张百仁眯着眼睛道。

    宇文成都闻言面色一滞,不敢发作,只能闭嘴不言。

    张百仁是与宇文成都同辈的人,但却与大将军鱼俱罗结交,已经和自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了,双方之间有本质上的差别。

    到了鱼俱罗庄园,难得鱼俱罗居然没有大吃大喝,而是懒洋洋的坐在庭院中晒太阳。

    “大将军倒是有兴致!”张百仁不紧不慢的来到鱼俱罗身边坐下,宋老生此时正在远处打磨筋骨,这些日子也进入了易骨之境,而且在易骨之境走了很远。

    宋老生不差感悟,只缺天才地宝。

    这次龙宫之行鱼俱罗钵满盆足,稍微自指尖漏出一点,都足够宋老生服用的。

    “你若想,可以比我安逸百倍!”鱼俱罗没有睁开眼,宇文成都退出小院,才听鱼俱罗道:“这次叫你来,是有件事要与你推敲一番。”

    张百仁闻言不置可否,喝着茶水,呲溜跐溜的喝个不停。

    鱼俱罗道:“听人说,又有禹王鼎要现世了。”

    “在哪里?”张百仁动作顿住,一双眼睛猛然看向鱼俱罗。

    如今禹王鼎出世两尊,剩下七尊禹王鼎却一直毫无消息,这些年过去张百仁都要放弃了,不曾想鱼俱罗居然开口说出这种话。

    “禹王鼎在哪里?”张百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鱼俱罗。

    “不知,只是似乎和纳兰家族有关,这事落在我耳中,恰巧听闻你与纳兰小姐有旧,本将军走不开身,此事要拜托你走一遭了”鱼俱罗道。

    “纳兰家族?会不会弄错了?”

    鱼俱罗摇摇头:“你走一遭便知。”

    张百仁默然,然后二话不说离开鱼俱罗的庄园。

    “师傅,大都督这是?闹别扭了?”宋老生愣了愣。

    “别瞎猜,我与大都督之间交情非同寻常,你去好好习武”鱼俱罗瞪了宋老生一眼,继续闭着眼睛在慢慢晒太阳。

    “好些年没与与纳兰静见面了,早些年叫其收集禹王鼎的消息,今日看其有何解释!”张百仁走在路上,一路南行来到城外的一处凉亭,袖子里巧鹰子飞出,扑腾着翅膀消失在山林间。

    一个时辰

    天边道道水汽弥漫,纳兰静一袭蓝色衣衫,阳神出窍漫步虚空,刹那间来到张百仁身前,对着张百仁盈盈一礼:“见过大都督。”

    “见到本都督,你有何话说?”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纳兰静:“听人说纳兰家如今闹出的风波不小啊。”

    纳兰静闻言面带苦笑:“都督容禀,本来十年前禹王鼎便有消息,妾身想着将消息落实,在禀告都督也不迟。谁知禹王鼎的消息太过于晦涩,足足找了十五年,前日刚刚有了线索,正准备汇报大都督,却不曾想我大哥向背后组织告密,这消息不知怎的就天下皆知。”

    张百仁闻言不置可否:“这就是你的解释?本都督助你执掌纳兰家族,你便这般解释吗?”

    “如今禹王鼎有三处消息,这三处必然有禹王鼎,只是尚未辨认,不曾想居然惊动了大都督”纳兰静拿出一副地图。

    张百仁看着纳兰静,接过地图细细看起来。

    纳兰静练了五神御鬼大法,张百仁便传下真水玉章的修炼之术,如今纳兰静在阳神境界也是一等一的强者。

    “洛阳、长安、瓦岗”张百仁看着那三处地方,露出难看之色。

    “你以为禹王鼎最有可能藏在哪里?”张百仁看向纳兰静。

    “瓦岗!”纳兰静指着瓦岗地图:“瓦岗有一座大阵,而且龙气汇聚的速度未免太快,必然有镇压气运之物。所以瓦岗山地带必然有传说中禹王鼎,唯有禹王鼎、传国印玺才能有如此神异。”

    “你是说禹王鼎落在了瓦岗逆党手中!”张百仁眉头皱起。

    “到也未必,或许只是被瓦岗无意中利用了而已”纳兰静轻轻捂嘴一笑。

    ps:大家元宵节快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妖娆炼丹师〕〔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