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婚宠:总裁宠〕〔八零小军妻〕〔甜妻来袭:傲娇帝〕〔梦颜曲〕〔军婚100分:首席,〕〔封少,有点甜!〕〔系统之善行天下〕〔荆楚帝国〕〔爆宠小狂妃:魔帝〕〔绝地求生之电竞巅〕〔进击在名侦探柯南〕〔法爷的英雄联盟〕〔修仙界盗墓贼〕〔重生最狂女学生〕〔双枪皇帝〕〔韩先生,情谋已久〕〔推开铁幕擒真凶〕〔亿万追妻:总裁,〕〔撞鬼就超神〕〔为美丽的舰娘献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八百四十六章 十日炼天,神灵为笔
    画轴被缓缓打开,下一刻张百仁瞳孔紧缩,入目处一片金黄。

    十只金乌按照某种玄妙韵律依次排布于画卷上,栩栩如生似乎活了过来。

    铺天盖地的太阳真火仿佛朵朵金花,落在了下方的画轴空白之处。

    冲天而起的惨烈气氛自画卷上传来,时隔数千年,这幅画卷第一次被人打开。

    自天帝后,在无人修成三阳金乌正法,自然也不会有人能打开画卷。

    唯有太阳之力,才可打开当年天帝留下的禁制。

    太阳真火栩栩如生,叫人恨不能躲得远远的。

    灵台中一道剑意冲天而起,瞬间将那铺天盖地的怨气斩灭,张百仁此时看着卷轴,露出了沉思之色。

    十日炼天图的奥义必然就涵盖在这韵律之中。

    远处三位老祖已经远远退开,不敢在看卷轴一眼,受不得这卷轴的霸道气机,阳神似乎被一轮烈日烘烤,下一刻就会融化。

    张百仁默然的看着卷轴,手指轻轻敲击,过了许久才听张百仁道:“好难!”

    想要捕捉那一抹玄妙的道韵好难啊!

    张百仁沉吟一会转过身,三位老祖已经转身离去。

    张百仁看着十日炼天图中的滚滚烈日,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之色,那滚滚的十轮烈日,似乎带有别样的含义。

    手指一弹,十只金乌虚影缓缓自周身升腾而起,居然霎时间与那十日炼天图产生一种共鸣,然后十尊烈日的虚影没入十日炼天图中,下一刻张百仁魂魄似乎被一股奇异力量拉扯,意识扭转时空,毫无反抗之力的顺着一种奇妙波动,似乎穿梭时空般,来到了一片荒芜的大地。

    天上、地下俱都是一片金黄色,金光闪闪的十尊烈日仿佛太阳般悬挂于虚空。

    天空中云层蒸发,下方大地上河水干涸,草木化作灰烬。

    此时天地万物民不聊生,俱都是一阵苦苦哀嚎,无尽哀求之声传遍天地。

    一袭金衣,看不清面容的男子背对着烈日,呆呆的坐在宫殿中,似乎不将下界众生的疾苦看在眼中。

    过了许久,才见男子脱下身上衣袍,然后猛然一抖,衣袍居然化作了雪白色。

    男子身上烈焰腾腾,将白色衣衫渲染成了金黄色。

    雪白色的布匹,悬浮于空中。

    男子拿出一只不知什么材料制作的毛笔,缓缓绘画着十只金乌,只见这男子手中毛笔韵律玄妙,与十日炼天图的韵律一般无二。

    “大日者,时光也!”男子一边会册,一边喃呢自语。

    “十日者,时光之极尽也!”一只只栩栩如生的金乌缓缓落于布匹之上。

    “十日炼天,逆转时光就在今朝!你等贱民居然敢放逐本帝心爱之人,本帝绝不与尔等善罢甘休!世人多愚昧,不如助我逆转时空,尔等也死得其所!”男子停下笔,手掌猛然一抓,天空中的十只金乌本源居然被牵扯出来,落入了那雪白丝绸上的十轮烈日之中。

    “嚟~~~”

    一声声惊天动地的鸣叫传开,画卷上的十只金乌在这一刻似乎活了过来。

    “大哥,你当真要灭世不成!”就在此时,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自宫阙外走了进来。

    “你不是我,如何知我之痛!”男子头也不回,继续在白色布匹上勾勒。

    “帝妃的死只是一个意外!”男子面色沉默,待瞧见男子不断勾画着画卷,顿时面色猛然惊变:“你居然真的要灭世!”

    “先天神灵为笔,众生本源为墨,天地本源为工,你当真要灭尽世间众生,炼制出时日逆流大阵,助你回到过去不成!”男子面色狂变:“时空终究只是虚幻,过去不可改变,没有人能回到过去,你疯了!”

    男子默然不语,只是继续在不断勾画。

    此时细看,男子手中笔杆不知是何物,但那一根根笔毛却是一位位先天神灵。

    “疯了,为了一个女人,你当真是疯了!”后进来的青年喃呢自语,跌跌撞撞的跑出宫阙:“我绝不会叫你灭度时间的!绝对不会!”

    男子默然无语,不断勾画着画卷上的十只金乌。看似画画,实则是在炼器。

    良久,男子停下笔,只见无数笔毛化作齑粉,落入了画卷之内,被画布吸收,整幅画卷栩栩如生。

    “我一定要逆转时空,大日本身代表的便是时光,我有十只金乌,如今更炼制成了阵图,我一定会成功,待我燃尽世界,便可逆转太阳之力,回到过去!”一边说着男子手掌伸向东海,却见一颗火红色的树木被连根拔起,然后瞬间化作了画卷两端的卷轴。

    “轰!”

    忽然一股强横的力量转动,将张百仁轰了出来,此时张百仁意念回归本体,霎时间清醒了过来。

    “这是哪里?”张百仁眼中带有一抹沉思、迷茫,过了许久才记忆逐渐恢复,面色诧异的看向身前悬浮于虚空中的卷轴。

    “这……之前看到的是真是假?这是卷轴记录下来的时空影像!”张百仁看着眼前卷轴,略做沉思,然后晦涩的吐出一连串咒语。

    没有反应,眼前卷轴没有任何反应。

    张百仁皱眉,心中快速沉思,回忆之前男子的动作。

    “之前那男子便是天帝‘羲’,也就是我张家的先祖!”张百仁口中笨拙的调整着嘴型,不断回忆着男子的每一个动作。

    “确实是有一个法诀,之前看起羲动作太过于自然,便被我下意识忽略了过去”许久后张百仁动作一顿,回忆起羲的动作,眼中露出一抹诧异,不断尝试着掐动法诀,心中揣摩着男子的口型、咒语。

    日落月升,不知过去了多少日,张百仁忽然一动,一缕太阳之力贯穿于指尖,指尖处卷轴一阵嗡鸣,居然化作一件素白色衣衫,被其穿戴在了身上。

    一瞬间,似乎光芒万丈,整个天地乾坤的所有光线尽数为其所夺。

    “这是羲的衣袍,羲之所以时日灭世,是想逆转时空,然后回到过去”张百仁面带沉吟,他修炼三阳金乌正法,又触及时空之力,对于时间说不上的敏感。

    “若非后羿射日,没准天帝还真有可能成功了!”张百仁心中思忖,朝阳之力赋予人无尽生机,夕阳之力夺取人的无尽生机,在这其中似乎有时光之力作用其中。

    不过手段太过于歹毒,张百仁一直没有使用,而是弃置于高阁。如今思虑起来,才想起这三阳之力是何等的玄妙,太阳之力何等的霸道,叫人挡无可挡。

    心中念动间,衣袍再次化作卷轴悬浮于身前,张百仁对于这卷轴倒有些感触。

    法袍既然记录了天帝的言行,那当年天帝修行之时,如何利用大日金乌炼体的,是不是我日后也有机缘能窥视得到?

    想到这里,张百仁顿时来了精神:“不简单!不简单啊!这法袍可真是一件宝物,还可以穿在身上,天帝精心炼制的宝物,可不是简单之物。不过当年羲拉仇恨太大,这法袍太惹眼,如今白帝尚在,不知是否还有某些老怪物也在,可不能传出去!还是偷偷的打枪,闷声发大财。”

    虽然说如今天地间没有先天神祗的踪迹,但张百仁也不敢放松,白帝还活着呢,更何况是先天神祗?还有禹王鼎内的那老家伙,这可都是教训啊。

    缓缓将时日炼天图卷起,然后塞入盒子里,朝阳老祖说这盒子是扶桑木做的,现在张百仁却可以很肯定的道一句:“不是!绝对不是!”

    ps:欠的更新等几天补啊!绝不赖账!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