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良民〕〔一卡在手〕〔皇朝一品〕〔女神的最强兵王〕〔重生九零婚然天成〕〔绝对巅峰〕〔圣皇传之一统〕〔虫群法则〕〔透视仙王在都市〕〔第一狂妃:废柴三〕〔穿越之农女医妃〕〔天机之纵横诸天〕〔阴商〕〔重生军婚:首长大〕〔灵狐妖妃:邪性鬼〕〔反派养妻日常(穿〕〔神医毒妃太嚣张〕〔万历驾到〕〔花都妖孽狂少〕〔校花的修真强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八百四十七章 张斐教子
    扶桑木被天帝化作两段,变成了画卷两端的卷轴,那这盛装画卷的盒子是什么木头做的?

    十日炼天图被张百仁卷起,拿在手中仔细端量,卷轴与木盒的材质不是一个品种。

    自己这回没白来,金顶观一遭赚大发了。

    张百仁轻轻将卷轴放入木盒,将其塞入袖里乾坤内。

    “天帝的伟力出人预料,可以说唯有太阳之力,才能打开这十日炼天图的影像。而且这幅卷轴本身便是一副阵图,被天帝以无数神灵、天地本源、众生本源炼制而成的至宝,具有玄妙莫测之威!也不知这衣衫是何物促织而成”张百仁可不敢将衣衫穿在身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天地间可以有白帝残魂,就不能有别的上古大能残魂?

    一旦与天帝有仇的人依旧存在,自己岂不是暴漏了?

    从上古活到今朝,虽然苟延残喘,但有哪一个是简单之辈?

    走下石台,不见朝阳三老,张百仁一个人在纯阳道观转悠,慢慢的转了一会,然后才露出愕然之色:“怪哉!纯阳道观这个布局出乎人预料,纯阳道观在阳,金顶观在阴,一阴一阳恰好镇压气数,减慢气数的流逝。”

    不曾想转悠一圈,循着山间小路,居然来到了上次张百仁化掉张百义道功所在之处。

    此时凉亭内已经是人走茶凉,想起往日景象,张百仁默然无语。

    继续在山中行走,忽然来到一处宽敞的山洞前,一阵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自山洞内传出来,听的人羞红了脸。

    女子声音清脆婉转,勾人火起,不知是那家女子,居然来山中偷情。

    男子声音张百仁却是听得清楚,不是张百义还能有那个?

    张百仁眉头一皱,张百义却是烂泥扶不上墙,白白辜负了张斐的一片苦心。

    可惜自己没有隐身术,不然到可以进去看看活春宫!而且张百义好歹也是自己的弟弟,对于那女子,张百仁心中也存在避嫌的念头。

    正待转身离去,忽然远处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然后就见一袭道袍的张斐,脚步急促向山中走来。

    “砰!”

    因为脚步太急,甚至于跌了个狗啃屎,头上的发簪都摔烂了,脸上满是血渍,手心也破了一大块皮,血淋淋的格外恐怖。

    “掌教!掌教!你没事吧!”有金顶观弟子此时连忙赶上来扶住张斐。

    张斐怒气冲冲的推开两位弟子,继续闷头向山中赶去。

    见到张斐上山,张百仁赶忙躲在远处的一颗大树后,心中存了看好戏的念头。

    “逆子!你给我滚出来!”站在思过崖前,张斐对着山洞狠狠的喊叫了一声。

    山洞内**的声音一顿,霎时间变得寂静无声。

    “还不给我滚出来!”张斐叉腰站在山洞前,一双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来。

    听了张斐的话,山洞内响起一阵迟缓的脚步声,然后就见张百义身形不整,衣衫散乱身子发抖的逐渐走出山洞。

    “逆子,还不给我跪下!”张斐一步上前,大耳刮已经落了下去,霎时间打的张百义头晕目眩,跌坐在地,一时不知南北东西。

    “拿家法!”张斐面色铁青道。

    两弟子准备好了早就预备在一边的玉尺,听闻此言立即捧着戒尺走上前来。

    “斐哥!”此时赵如秋脚步匆匆的从山下赶来,气喘吁吁的看着两位弟子:“你二人先退下吧,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

    二位弟子低着头,心中略带惋惜,不能看金顶观第一纨绔遭殃,实在令人心头遗憾。

    “啪!”

    戒尺声如雷霆,打的张百义一声惨叫,满地翻滚。

    那两位弟子身体一颤,快步的走下山,不见了踪迹。

    “斐哥,家法怕是重了吧!”本来气呼呼的赵如夕瞧见张百义惨状,顿时心又软了下来。

    “你给我闭嘴,今个没你什么事,若非你整日里惯着他,岂会有这般不识好歹之辈!”张斐眼中杀机缭绕,又一戒尺猛然抽打下去,打的张百义再次不断哀嚎不已。

    “这戒尺到有些门道,居然灵魂、**双重作用,类似传说中的:醒神尺!”张百仁暗自沉思,儒家有吾日三省吾身,便是用这戒尺惩戒自己,以作修炼。而这戒尺落在张斐手中,却成了罚人的东西。

    “为何与人鬼混!”张斐一把抓住张百义脉搏,然后面色铁青:“果真是邪门歪道,居然还敢修炼双修**,为何自毁道途?”

    一边说着,手中戒尺再次狠狠抽打了下去,打的张百义惨叫不已,声音回荡在山林间,无数鸟雀为之惊飞。

    自己为了其走上正路付出多少?自己去低声下气跪地求人,自己在大雪中跪了一日,才换得一次机会,没想到这逆子居然毫不珍惜,重蹈覆辙,你叫张斐如何不怒?

    一边说着,张斐心中发恨,再次狠狠的抽打了下去。

    “该死!你这孽障,今个我就打死你!”张斐手中动作不停,只见张百义不断来回翻滚,惨叫声不绝于耳。

    赵如夕一双眼睛看向山洞,然后再看看张百义,没有作声。

    “打我!打我!你尽管打我吧!你心中只有大哥,整日里口中不断念叨大哥如何如何,我却是烂泥扶不上墙,你管我作甚?我也没多大志向,只想安安静静生活,结成阳神而已,你为何缕缕为难我?”张百义一边痛苦的哀嚎,一边高声呼喝:“我自知及不上他,我便是烂泥扶不上墙了,你们整日里拿他与我比,我便自认不如人,你们就干脆打死我吧!省的我整日给你们丢脸。打死我你们去找张百仁,张百仁道行高绝,威震天下,正是你们心中满意的苗子。你们对张百仁千般满意、万般满意,你干脆去将张百仁找回来就是了。”

    “逆子!逆子!还敢还口!”张斐手中戒尺抽打下去:“你还有理!你还有理了!好生的道门正宗你不修,偏去修行邪门歪道。你既然沉迷于男女之事,那我便叫你成亲,圈禁在山中,成为我张家的种猪。正好我张家之人一心只顾道途,不愿耗费元气,如今人丁稀薄,你便日日夜夜在金顶观为我张家子孙繁衍努力吧,什么时候我张家千子千孙,才允许你下山!”

    “老爷!”赵如夕闻言心中一惊。

    这架势可不对劲,张斐这是要放弃张百义的意思。

    “爹!不要!不要!孩儿知错了!孩儿知错了!”张百义闻言身子一僵,然后猛然回过神来,不断跪地讨饶。

    瞧着哭哭啼啼,衣衫狼狈的张百义,张斐将手中戒尺扔掉,呆呆的坐在了一边青石上,看着远方风景,许久无语。

    “晚了!全都晚了!”张斐抓了抓头发,两行泪水滑落:“我这是造得什么孽啊!”

    瞧着孤寂、无助的张斐,张百义反而慌了神:“爹,你怎么了?”

    “随便你吧,爹日后不管你了,一切都晚了!你体内真气已经混入元阴,一切都重蹈覆辙,都晚了!晚了!”张斐老泪纵横,身形瞬间佝偻下来。

    “爹!爹!你别哭!你别哭啊!你要是生气,你就打我吧!你就打我吧!”张百义抓住张斐衣袍,慌忙爬过去捡起地上戒尺,塞入张斐手中:“爹,你要是生气,你就打我吧!你就打我吧!”

    “啪!”张斐将戒尺扔在地下,一双眼睛看向远处群山:“为父以后都不会再打你了,那欢喜禅法,你若喜欢,就继续练吧!只是莫要坏了人家清白。”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妖娆炼丹师〕〔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