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劫,盛宠逆天〕〔校园逆天女皇:暗〕〔从魔界开始〕〔路过漫威的骑士〕〔晚明之逆流而上〕〔韩先生,情谋已久〕〔大明第一祸害〕〔逆天九小姐:帝尊〕〔中国式主角〕〔黑龙法典〕〔动漫生涯〕〔我就是大德鲁伊〕〔我在好莱坞当导演〕〔妖孽强者在都市〕〔龙尊剑帝〕〔都市神龙进化系统〕〔创神纪:女王有毒〕〔有鬼赶紧跑〕〔回到明朝当暴君〕〔毒医娘亲萌宝宝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九百七十五章 南疆踪迹
    三宝拂尘若现世,必然会惹得王家关注,从而进一步获知王家老祖死亡的讯息。

    一位老祖宗不明不白的就这么死了,这绝对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为了三宝拂尘,和王家硬干值得吗?

    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三宝拂尘乃教祖张道陵的法宝,王家为此不惜与天师道张家反目,自然是值得的。

    三宝拂尘对于袁天罡来说,不亚于如虎添翼。他已经领悟了至道门径,有此拂尘护身,日后证道扫除外魔可谓轻而易举。

    听完口诀,袁天罡脸上露出笑容,回味一会后,才开口道:“都督是怎么将王家老祖弄死,夺取了拂尘的?”

    “长生药!”没有多说,只说了这四个字。

    袁天罡是聪明人,闻弦知雅意,不由得竖起大拇指:“都督好算计!”

    “这三宝拂尘成了气候,你还需好生磨合一番”张百仁捻起一片落叶,看向地上的草芽:“不知不觉,春天已经到了,只希望百姓能够好过一些。”

    袁天罡点点头,不再多说,转身退下去准备祭炼三宝拂尘。

    时间点点流逝

    不知不觉间已经逼近了三月

    自从长生不死神药出世后,这天下就不曾安生过,江湖上到处卷起一片片腥风血雨,不知多少家族、帮派在一夜间被重新洗牌。

    似乎冥冥中有一双大手,在黑暗中推动着这一切。

    “啪”

    张百仁脚下青石融化,被灼热之力瞬间化作了岩浆。

    “洗髓!”张百仁闭上眼睛,感受着天地间浩浩荡荡无所不在的太阳之力,双眸露出一抹沉思。

    洗髓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尤其是用太阳之力洗髓,稍有不慎便是道毁人亡的下场。

    站在张百仁不远处,都能感知到空气中的那股灼灼之意。

    “都督,武士彟来了!”门外传来骁龙的声音。

    “嗯?”张百仁眉头皱起,周身燥热缓缓收敛:“叫其在门外候着!”

    过了一时半刻,张百仁才收功完毕,擦了擦身上汗水,缓缓走出后院,来到前堂。

    一袭锦衣的武士彟恭敬的站在大堂中,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大都督!”瞧见张百仁走进来,武士彟恭敬一礼。

    岁月不曾在张百仁身上留下任何踪迹,就仿佛此时的张百仁亦如当年,只是武士彟心中清楚,眼前青年绝对今非昔比,已经权倾天下成为当世最顶尖的那几个人物之一。

    “起来吧!”张百仁落座,武士彟才恭敬的虚坐:“都督,李家要我武家全力供应粮草,暗运刀兵,此事事关重大,还请大都督断绝。”

    张百仁闻言端着茶盏默然不语,只是过了一会才听武士彟小心翼翼道:“大人,根据小人这些年暗中收集的线报,李家怕是所谋不小!暗地里很不老实啊!”

    “答应他!全力相助!日后你便是李阀中人了!”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啊?”武士彟闻言大惊失色:“都督,小人对都督忠贞无二,绝对不敢背叛都督,还请都督明鉴!”

    张百仁深吸一口气:“如今天下局势,本都督比你看的明白。陛下欲要二征必全力于一役,一旦出错大隋江山必陷入动乱,天子龙气四分五裂。如今纵观天下群雄,有王世充、窦建德、杜伏威、瓦岗还算成气候,余者不过尔尔。李家暗中谋划百年,为的就是今朝,单凭一个李家,未必是天下各路豪杰对手,但别忘了,李家可是门阀世家中人,一旦起事必然会得到门阀世家的支持,与门阀世家比起来,瓦岗底子太薄。”

    听了这话,武士彟深吸一口气:“都督是说,李家会得天下?”

    “那还要看陛下的意思!”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意味。

    武士彟沉吟不语,那可是从龙之功。

    “对了”武士彟似乎想起了什么,抬起头道:“不知为何,最近总有些佛家之人鬼鬼祟祟欲要接近老宅,怕是……。”

    张百仁眼睛一亮,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般,露出笑容:“随它去。”

    吩咐了一些事情,武士彟转身告辞,留下张百仁坐在大厅中喝着茶水。

    纳兰家

    纳兰静坐在小楼上,低头看着脚下水榭不语。

    “小姐,南疆的人来了!”管事缓缓走上来。

    “该来的早晚要来,始终躲不过去!”纳兰静站起身,面色平静的走下楼阁:“随我去会会南疆使者。”

    一路来到大堂,只见一位干瘦老者坐在上座,鸡爪般的手臂拿着糕点吃个不停。

    待瞧见纳兰静走进来后,顿时眼睛一亮,咕噜的咽了一口口水:“小姑娘真水灵,若非教主有令,老夫还真想尝尝你的滋味。”

    “放肆!你敢如此和家主说话!”纳兰静背后铁军怒斥道。

    纳兰静摆手,制止了铁军的话,面无表情的坐在老者对面:“长老来此,教祖有何吩咐?此地乃是中土,长老还是不要太过放肆,一旦被中土高手发现长老踪迹,只怕长老来得去不得!”

    那干瘦老者瞳孔一缩,身子一僵,随即干笑道:“老夫不过开一句玩笑罢了。”

    纳兰静不语,静静的看着老者。

    老者见此,眼中闪过一抹怒火,随即冷声道:“教主有令,命你夺取长生神药,此为其一。第二,便是命你入宫伺候天子,盗取中州龙脉。教祖会助你一臂之力,日后大事若成,你纳兰家不说登临九五,割地称王不在话下。”

    “夺取长生神药?”纳兰静一笑:“教主怕是疯了,长生神药也敢染指?中土不知多少高手盯着,他怕是这些年有些自大了。”

    “你这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教主这些年窝在南疆为的便是炼制五行帝王蛊,一旦老祖练成五行帝王蛊,便是我南疆席卷天下,一统乾坤之日!”老者缓缓站起身:“长生神药与龙脉,都是老祖必得之物,你自己心中掂量,完不成老祖任务的下场。”

    说到这里,长老上下打量纳兰静:“前些年咱们太子欲要纳你为妃,你却不知天高地厚的拒绝,如今知道厉害了吧!”

    长老的话,纳兰静面无表情道:“龙脉有皇家真人盯着,就算至道强者也不敢触碰,教祖强人所难。”

    “非也,老祖早就准备好了计划,你且看书信!”长老自怀中掏出书信落在案几上,站起身向着门外走去:“你自己好好想想违逆教主命令的下场吧。这些年我南疆全力扶持你,纳兰家在中土也算是一方巨擘,完不成老祖的任务,只怕当年你纳兰家吃下多少,这回要吐出来多少。”

    “小姐,这厮欺人太甚!”铁军眼中满是怒火。

    纳兰静摆摆手,示意铁军住口。过了一会,才见纳兰静揉着脑袋道:“我早就有所预感,这定然是三哥出的主意。故意借机铲除我,好重新执掌纳兰家。”

    “小姐心软,若依照老夫心意,直接送三公子去见列祖列宗,也好过这般受制于人!”钱管家无奈的道。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涕。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纳兰静在大厅中走了几圈,方才道:“你容我想想!”

    “没的想,这事由不得小姐做主,还是请大都督出手吧!”老管家无奈道。

    中土洛阳

    “大都督,纳兰静求见!”武士彟刚走,又有人登门。

    “请她进来!”张百仁动作一滞,放下茶盏。

    一袭蓝衫的纳兰静仿佛水流般走进来,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声音犹若清谷幽泉:“见过大都督。”

    岁月不曾在眼前女子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坐吧,都是老熟人,没必要那么客套!”张百仁挥手示意纳兰静坐下。

    纳兰静安坐,张百仁亲自泡了一壶茶水:“请!”

    “都督真是奢侈,居然用真水泡茶,这才是锦衣玉食!”纳兰静摇摇头,缓缓喝了一口茶水,过一会道:“今日来此,是请大都督出手的。”

    “你背后势力终于忍不住了?”张百仁露出一抹笑容。

    “供养我纳兰家几十年,也该我纳兰家出力了”纳兰静安静一笑。

    “是谁?”张百仁话语简短,直奔主题。

    “南疆巫师,巫不樊!”纳兰静道。

    “南疆?”张百仁一愣,不曾想到纳兰静背后的势力居然是南疆强者。

    “巫不樊?”张百仁没听过这个名字。

    “都督不曾听过巫不樊,但巫不樊有个弟子,都督却识得!”纳兰静道。

    “谁?”张百仁一愣。

    “东突厥的祭祀拓跋愚”纳兰静道。

    “原来是他!”张百仁一愣:“虽然不曾听过巫不樊,但观拓跋愚便可知晓,那巫不樊并不简单。”

    喝了一口茶水,张百仁道:“他要纳兰家做什么?”

    “巫不樊居然逼我入宫,欲要盗取中土龙脉,借此练就无上玄功,凝结帝王蛊!”纳兰静道。

    “盗取我中土的龙气?南疆好大胆子!”张百仁面带冷光,手中茶盏化作齑粉。

    纳兰静轻轻一叹:“若非此事毫无回旋余地,也不会请大都督出手。”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