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看护〕〔夫人别躲了〕〔名门秘闻多〕〔冷画沉欢〕〔大汉国手〕〔暹罗鬼影〕〔天龙邪尊〕〔崛起复苏时代〕〔无量真途〕〔都市之就是这么壕〕〔邪气横行〕〔回到八零当女兵〕〔战国第一纨绔〕〔大明影侯〕〔神谕猎人〕〔焚霜之歌〕〔茅山鬼王〕〔六零俏军媳〕〔投出个未来〕〔八荒神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九百七十七章 三月三
    每个人都在发愁,每个人都在算计,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流民算计着下一顿如何吃饱,地主算计着该如何在乱世之中获得安稳,保住自己手中财富。门阀世家算计着如何抵抗朝廷的剥削,抗住杨广不断削弱的手段。

    张百仁也在算计,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站在小楼上许久无语。

    张百仁在不断推演自己的功法,自家体内神胎上的先天道韵已经彻底消散,冥冥中一股危机在逼近,时刻在催促着自己,必须靠近长孙无垢,夺取对方体内的先天之炁。

    这股意志来的突兀,但张百仁却知道,事情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自己的大道能不能成,就看长孙无垢这一关了。

    不错,就是要看长孙无垢这一关,神性传来的推算,长孙无垢便是自己迈出最后一步的关键,那先天无暇之气便是一滴卤水,依靠着这地滴卤水,自己体内的神胎才会彻底完美无瑕的密封住。洗去神祗化身残的留气机,衍生出属于自己的纹路。

    若不能及时衍生出属于自己的纹路,张百仁的三魂七魄就会化作死胎,胎死腹中。

    “大人,无暇小姐求见!”就在张百仁沉思之时,后方传来骁虎的话。

    “无暇?请她进来!”张百仁一愣,不着痕迹的点点头,等候长孙无垢的到来。

    没让张百仁等多久,一阵香风袭来,清冷纯洁的声音响起:“民女无暇,拜见大都督。”

    “起来吧,你我相识于江湖,何必客套”张百仁转身看长孙无垢,依旧是那一袭白衣,不知为何看起来就偏偏惹人怦然心动。

    “真不曾想到公子居然是名震天下的大都督”长孙无垢眼中闪过一抹感慨。

    张百仁摇摇头,长孙无垢演技太差、太烂,但却也不去拆穿:“坐下说话吧!”

    “听人说大都督练成了长生神药?”长孙无垢眨巴眨巴眼睛,俏生生的盯着张百仁。

    “不错,也是得高人相助,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张百仁心中唏嘘,若非遇见徐福,长生神药未必能炼制成功。

    无垢银牙咬着红唇,看向张百仁:“大都督,小女子想求借长生神药丹方一观,还请都督开恩!”

    张百仁一愣,没想到长孙无垢倒是直接,随即回过神来道:“长生神药的丹方何等珍贵……。”

    “有什么条件,都督尽管开口!”长孙无垢道。

    得了长生神药,就能化解李世民的控制,恢复李元霸的智慧,这长生神药丹方是重中之重。

    “无妨,本都督不是小气的人,凭你我交情,本都督给你一次机会!”张百仁自袖子里掏出长生药丹方:“给你半柱香的时间,能记下多少全靠你自己了。”

    长孙无垢接过手中的长生神药丹方一愣,居然这么简单?长生神药的丹方就到手了!

    “嗖!”

    一株香火被张百仁掐去半截,插在了青石板上,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湖泊。

    长孙无垢顾不上说话,立即打开手中药方,开始死记硬背。

    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半柱香的时间对于长孙无垢来说有点不够,但却也差不多少。

    长生神药丹方瞒不住,早晚要被被各路修士拼凑出来,既然如此倒不如卖长孙无垢一个人情。

    半炷香火熄灭,张百仁转身看向长孙无垢的鹅脸蛋。

    很诱人!叫人恨不能扑过去将其抱住狠狠啃一口。

    “时间到!”张百仁手掌一挥,丹方落在其手中。

    长孙无垢沉思片刻,起身对张百仁恭敬一礼:“谢过大都督!”

    张百仁摇摇头,瞧着远去的长孙无垢,袁天罡不解的走出来:“都督怎么将丹方就这般轻易给她看了?莫非都督看上她了?”

    “放长线钓大鱼,这道理你不懂!”张百仁慢慢盘坐在水榭处:“三月国祭金贴之事,交由你主持。”

    “都督放心就好,此事于我来说不难!”袁天罡一笑。

    周身太阳真气流转,张百仁开始修炼太阳神体,洗毛伐髓,若有人能切开张百仁骨头,就会发现此时其周身骨头晶莹如玉,仿佛被灼烧过的琉璃,坚不可摧不染尘埃。

    时间过得飞快,江湖中的各种纷争不断,陆续有长生神药出世的消息,惹得无数江湖之人竞相追逐,然而明智之人纷纷抽身而退,作壁上观。

    这么长时间过去,长生神药早就被人吞了,毫无疑问江湖上流传的长生药,都是害人的东西。

    日子一天天过,很快到了草长莺飞的季节,如今江南已经一片草绿,柳树冒出了枝丫。

    庭院内

    张百仁周身仿佛熔炉,叫人不敢靠近,外界虽然草长莺飞,但庭院内却是寸草不生,地上的泥土、青砖皆尽已经化作了琉璃。

    天空中浩荡阳光仿佛一条从天而降的匹练,刺得人睁不开眼,张百仁一个吞吐,方圆里许光线忍不住随之一暗。

    行功完毕,张百仁周身灼热消退,才听一阵脚步声传来:“大都督,今个便是国祭之日,都督还请沐浴净身,免得耽搁了良辰吉日。”

    “时间这么快,转眼便是三月三了?”张百仁慢慢睁开眼,沉思一会站起身。

    他虽然周身不染尘埃,但沐浴净身还是必要的程序。沐浴洗的不单单是肉身,还有心灵。

    洗了身子,换上新的锦衣,张百仁才坐着马车,向祭坛而去。

    国祭,当然少不了满朝文武,少不得天子。

    满朝文武俱在祭坛下面窃窃私语,心中满是抱怨牢骚,却不敢真个大声说出来。

    举国之力,为一个人铸造宝物,简直就是开玩笑嘛!

    但眼下满朝文武根本就见不到杨广的面,想要相劝却无从劝起,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张百仁马车辘轳,缓缓来到了祭坛处,满朝文武霎时间安静下来。

    帘布掀开,张百仁缓缓走下马车,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过一会才下了马车,站在祭台下不语。

    袁天罡走近,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还请大都督拜赐金贴。”

    张百仁自怀中掏出金贴,递给了袁天罡,袁天罡将金贴放在托盘上,拜别离去。

    国祭天子当然要来,来走个过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天子到来,群臣朝拜,张百仁亦是行了一礼。

    “众位爱卿平身!”杨广走下马车,瞧着拜服在地的群臣,长出了一口气。

    太原李家

    李世民周身不见半点异常,仿佛是一个凡夫俗子,静静的站在庭院中不语。

    春归君道:“张百仁这次惹出来的动静不小,他也知道大隋二征若失败,无力回天,所以才破罐子破摔,将大隋天子龙气废物利用。”

    “好大的气魄,举国祭炼一件宝物,这六字真言贴若被其化作不朽,不知有何等伟力!”李世民摘下一片柳叶,放在手中打量。

    听了这话,春归君面色凝重道:“一旦六字真言贴真的化作不朽,大都督便有了依凭,日后想对付他更难了。六字真言贴善于镇封万物,一旦被六字真言贴镇封,除非上古仙人复活,否则谁也逃不出六字真言贴的伟力。”

    “有这般厉害?”李世民一惊。

    正说着,忽听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然后就听侍卫道:“二公子,门外来了一位修士求见,说是有大事相告!”

    李世民一愣,与春归君对视一眼,随即道:“请他进来!”

    侍卫离去,不多时就见一袭黑袍之人走入庭院,待来到庭院中,方才摘去黑色帽子,露出了一颗大光头:“阿弥陀佛,光明拜见二公子。”

    “难怪藏头缩尾,原来是佛家之人。法师不在塞外纳福,来中土所为何事?”李世民瞧见光明法师,愣了愣神道。

    光明法师道:“我知李阀在中土门阀之中颇具地位,今日来此,是有要事要与二公子说。”

    “法师有何事,尽管速速道来!”李世民请光明法师坐下。

    “各大门阀世家,皆有道门扶持,与之勾连。唯有二公子对我佛家颇为宽容,和尚无奈只能找二公子谋划一番!”光明法师看向李世民的目光颇为和善,眼中满是温润:“日后二公子若有需要,我佛家不吝助力,全力以赴相助公子夺取江山。”

    李世民闻言眼睛一亮,却不做表态。

    瞧见李世民这幅表情,光明法师一笑,心中顿时一喜,了然李世民的意思,不紧不慢的开口道:“二公子请看,此物是何物?”

    “六字真言贴!”瞧见光明法师自怀中掏出的帖子,李世民与春归君俱都齐齐一惊。

    “这世间道果无二,自从佛陀寂灭,六字真言贴崩碎之后,众生可重聚佛陀果位,证就无上不朽”光明法师面色难看:“不说独一无二,但果位却是少有相同,天下气数万流归宗,若叫张百仁凝聚出六字真言贴,天下气数归于张百仁,老和尚手中的六字真言贴日后再无晋级可能。”

    这一点李世民与春归君都明白,看向光明法师的目光满是同情。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