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成为了创世神〕〔先婚后爱:豪门大〕〔民国大间谍〕〔香烟爱上火柴〕〔星战萌娘〕〔魔武永生〕〔无敌真寂寞〕〔超凡人间〕〔宠物天王〕〔华尔街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兔仙的自我养殖〕〔魔王殿下的人类研〕〔小仙不从〕〔诸天我为霸〕〔海贼王之文斯莫克〕〔重生燃情年代〕〔主播之游戏导师〕〔蟠桃修仙记〕〔我在异界开黑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九百八十五章 冰封鱼俱罗
    “我不配?”张百仁缓缓放下茶盏,捏住了仆骨莫何的下巴,看看衣服上殷红色的血渍,只见血渍在缓缓滴落。

    周身微微一阵波动,所有血渍尽数跌落在地,张百仁迎着仆骨莫何倔强的眼神,突然松开手笑了:“你知道大将军鱼俱罗为何修为会突飞猛进,纵横无敌吗?同是至道,若单论修为,十个你也未必是大将军的对手。”

    “为何?无非鱼俱罗那厮突破的灵物比我质量高罢了!老夫只是生不逢时,启民可汗坏我大计!”仆骨莫何咬牙切齿,眼中杀机毕露。

    张百仁擦了擦手掌,随手将丝绸扔入火盆:“那你可知大将军依靠何物突破的?”

    “何物?”仆骨莫何愣了愣。

    鱼俱罗用何等宝物突破,这不单单是仆骨莫何想知道的,而是天下间所有人都想知道。

    “你可知龙族之祖?”张百仁看向仆骨莫何。

    仆骨莫何顿时一愣:“祖龙?”

    “不错,大将军突破用的就是祖龙骨头,而且还是自我手中得到的祖龙骨头!”张百仁转过身看向仆骨莫何,眼中冷光闪烁。

    仆骨莫何面露震撼,随即嗤笑:“利用祖龙骨头突破又能如何?还不是死在了我的手中。”

    “你说什么?”张百仁听了仆骨莫何的话一愣。

    “我是说,再来的路上,鱼俱罗那老东西居然敢拦截老夫的去路,老夫便顺手震碎了鱼俱罗的心脉,送其去见了阎王!”仆骨莫何嗤笑一声。

    “此话当真?”张百仁顿时面色一变,猛然一步上前攥住了仆骨莫何的衣领。

    “哼,你亲自去涿郡瞧瞧不就是了,老夫即便被你斩杀,有鱼俱罗作为陪葬,也绝对不亏!”仆骨莫何面带冷笑。

    “真以为你听了本都督这么多秘密,本都督会让你活着出去?”张百仁转身看向脚下影子:“没我手令,任何人不得靠近仆骨莫何半步,待我前往涿郡走一遭,在回来炮制于他。”

    荆无命自张百仁的影子里走出,钻入了仆骨莫何的影子下。

    看到这一幕,仆骨莫何脸上顿时变了颜色,有一位至道强者时刻盯着自己,天王老子也救不得自己啊。

    “待我回来将其炼制成飞天旱魃,亦或者炼制成剑奴!”说完话张百仁脚步匆匆走出诏狱,一双眼睛看向天空繁星,手中拿出一只玉色狮子。

    照夜玉狮子,日行三百里!

    自己刚刚神祗化身合体,短时间内休想平复体内精气神三宝,修复体内暗伤。之前杨广赐予自己的照夜玉狮子,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照夜玉狮子化作流光,瞬间冲出洛阳城,不过小半夜便已经来到了涿郡。

    远远停下

    遥遥看向涿郡城,往昔冲天而起的气血,如今已经犹若风中烛火摇摇欲坠。

    “果真!”张百仁心急如焚,催动照夜玉狮子径直闯入鱼俱罗府邸,收了宝物后向大堂而去:“大将军!大将军!”

    大堂中,鱼俱罗正端坐在案几上喝着茶水,似乎与寻常人一般无二。

    张百仁愣了愣,鱼俱罗道:“老夫暂且封住了伤口,还能在坚持个七八日。”

    张百仁闻言顿时面色难看下来,走上前来到鱼俱罗身前,扯开了鱼俱罗身前衣衫,然后瞳孔便是一阵急促猛烈的收缩,两个殷红色大洞出现其身前,破碎的心脏触目惊心。

    “我有凤血!此伤到不算什么!”张百仁舒了一口气。

    “凤血也没有效果”鱼俱罗摇摇头:“修为到了老夫这种境界,万物不假外求,只要老夫在做突破,纵使上古凤凰复活,老夫也不惧分毫,只可惜……老夫竟然就这般陨落了,凤血虽然生机无穷,但却救不活我。”

    张百仁眯起眼睛,过了一会才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

    “无力回天啊!”

    鱼俱罗眼中满是不甘、无奈。

    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过了一会才道:“事到如今,只能将将军冰封了,只要我在做突破,救活将军不难。”

    鱼俱罗一愣,还不待其反应,张百仁周身神光流转,手掌落在了鱼俱罗的额头,霎时间寸寸寒冰蔓延而下,将其化作一座冰雕。

    张百仁的寒冰封不住鱼俱罗,但鱼俱罗相信张百仁,也就不曾反抗。

    “二征在即,长则三年五载,短则两三个月,本都督必然在做突破!”张百仁看着寒冰中的鱼俱罗,忍不住轻轻一叹。

    鱼俱罗眨眨眼睛,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陷入龟息状态。

    “仆骨莫何!”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恨不能将其千刀万剐。

    鱼俱罗在,大隋稳若泰山,虽然天下反贼无数,但只要北方不乱,横扫天下亦不过弹指之间。所以纵使是关内大乱,张百仁也不曾将其看在眼中。

    谁知如今鱼俱罗居然遭了仆骨莫何算计,性命垂危,大隋失去鱼俱罗这根定海神针,单凭自己独木难成林啊。

    “师傅!”宋老生端着参汤走进来,瞧见被冰封的鱼俱罗,惊得托盘摔落在地,连忙扑上来一声悲呼。

    “莫要哭了,我将大将军冰封,日后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你去将涿郡侯请来,本都督有事要与侯爷商议!”张百仁拍了拍宋老生肩膀。

    “都督此言当真?”宋老生转头看向张百仁。

    张百仁笑着点点头:“当真!真的不能再真!”

    宋老生目光慎重的打量张百仁一阵,方才恭敬的行了一礼:“既然如此,那一切便有劳大都督了。”

    说完话宋老生快步走出府邸,向涿郡侯的府邸赶去。

    没让张百仁等多久,就见脚步匆忙的涿郡侯面色阴沉走了进来,扫过一眼大堂中的冰雕,目光落在张百仁身上:“大都督,当真有办法救回大将军?”

    张百仁点点头:“办法还是有的,只是需要些许时日。”

    “那就好!那就好!如今天下大乱,到处动荡不安,失去大都督,涿郡仿佛失去了主心骨。好在还有大都督撑场面,不然麻烦可真是大了!”涿郡侯苦笑,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

    瞧着涿郡侯,张百仁道:“日后涿郡,就要拜托侯爷了。”

    “我也就只能撑一段日子,长久可受不了!”说到这里看向张百仁:“你给老夫交个底,多久能救活大都督!究竟有几分把握。”

    “九分!”张百仁说完话将鱼俱罗塞入袖子里,转身走出大门外:“诸位切莫声张,就说大都督静修在做突破。仆骨莫何被我镇压,大都督被重伤的消息务必不能走漏,能瞒多久是多久。”

    一边说着,张百仁架起照夜玉狮子,再次回返洛阳城,着急忙慌的向皇宫而去。

    “大都督,如今夜色已深,皇宫禁宵,天子已经睡下,您有什么事,还请明日再来!”张瑾挡在城门前,苦笑的看着张百仁。

    “你去通传陛下,就说本都督有十万火急之事”张百仁耐住性子道。

    “都督,如今可是深夜,惊扰到陛下休息,下官实在担当不起!您就别为难下官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不妨和下官说说,下官看看值不值得惊动陛下!”张瑾凑过来,恭敬的弯下腰。

    张百仁面带冷笑,手掌猛然一拍,打得张瑾陷入大理石中,齐根没入动弹不得:“张大人,委屈你了!”

    “嗡~”

    青石鼓动,张瑾便要自青石中钻出来,却见张百仁手中金光一转,金简散发出道道神光,脚下青石霎时间紧密了不知多少倍,仿佛一只只大手不断扣住张瑾四肢,叫其挣扎不得。

    镇压了张瑾,众侍卫当然不敢阻拦,却见张百仁施施然走入皇宫,一路径直来到杨广寝宫。

    宫中侍卫不敢盘问,俱都放行。

    “都督,您怎么来了?”守门的太监看了看天空中月色,心中‘咯噔’一下,值得张百仁深夜入宫的,必然不是小事情。

    “速去将陛下叫醒,就说本都督有要事禀告!”张百仁语速很快。

    太监闻言看了看天色,脸上露出一抹为难,正在这时,寝宫内烛火点燃,就听‘吱呀’一声大门打开,一位内侍走进来,面色恭敬道:“陛下醒了,请都督进去。”

    张百仁点点头,迈步进入杨广寝宫,然后恭敬的对着上方软塌一礼:“见过陛下。”

    “起来吧!”杨广穿好衣衫,自帷幕中走出来,瞧着张百仁,示意侍卫退下:“深夜入宫,必有急事,莫要客套了。”

    见到宫中侍卫俱都退出,张百仁方才面色凝重道:“大将军鱼俱罗性命垂危,离死不远了!”

    “什么?”杨广一愣,猛然一惊,身上睡意瞬间尽数散去:“你说什么!”

    “大将军拦截仆骨莫何入关,被其击碎了心脏,如今性命垂危,还请陛下早作断绝!”张百仁道。

    听到张百仁的话,杨广顿时急眼了:“该死的仆骨莫何,朕非要将其千刀万剐不可!朕非要将其千刀万剐不可!大将军如今何在?”

    失去了鱼俱罗坐镇涿郡,弹压漠北草原,杨广能不着急吗?

    ps:今天第三更。大家端午快乐。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第一强者〕〔空间种田:冷酷王〕〔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