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她比蜜糖甜〕〔重生六零医品军嫂〕〔涅槃天骄〕〔梦境指南〕〔盛宠令〕〔都市开光眼〕〔我为什么这么皮〕〔当瓦罗兰遇上漫威〕〔御兽师的悠闲生活〕〔洛家天色有依人〕〔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孙小鹤的探灵日记〕〔神医弃女〕〔时光和你都很美〕〔六十年代小军嫂〕〔重生军婚:首长的〕〔汉之乱世英雄〕〔都市之科技霸主〕〔诸天投影〕〔超神武道副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零三章 杨素宴请
    阳神?

    多么久远的名字,虽然这个称呼时常听到,但真正的阳神真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都督既然已经成就阳神,当可横推天下无敌手”张须驼眼睛发亮。

    张百仁摇摇头,看向小将:“此人是谁?”

    “此人乃末将副将,唤作:罗士信!”张须驼介绍道。

    “拜见都督,下官日常听闻大都督威名,如雷贯耳,早就仰慕大都督已久,不曾想今日居然真个见到都督,喜不自胜”罗士信恭敬一礼。

    张百仁上下打量着罗士信,再看看鱼俱罗,方才道:“这位小将军你可要好好栽培,至道不敢说,见神是肯定的。”

    “哈哈哈,都督随我入城一述!”张须驼一笑,领着张百仁与罗士信来到城中,略备薄酒双方落座。

    “都督居然不声不响证就了阳神,说出去怕门阀世家心惊胆颤,日也难寐,寝食难安了!”张须驼给张百仁倒了一杯酒水。

    张百仁摇摇头:“今日来此,是有件事要与将军分说。”

    见到张百仁面色严肃,张须驼顿时正色道:“都督吩咐。”

    张百仁自袖子里掏出一个拇指大小的包裹,缓缓放在张须驼身前:“老将军可知大将军鱼俱罗突破的机缘?”

    张须驼一愣:“不知!不单下官不知,只怕天下各大门阀世家也都不知道。”

    鱼俱罗用什么突破的,这是一个谜团!除了鱼俱罗自己,所有人都不知道的谜团。

    “世人都道我与大将军交情好,却不知大将军突破的灵物,便是我拿出来的!”张百仁看向案几上的包裹:“将军眼下见神圆满,吞下此物当可蜕变身躯,得见至道!”

    “当真?”张须驼激动的站起身,拿过包裹迅速拆开,入目处洁白如玉。

    世人都知鱼俱罗是至道境界第一强者,突破的灵物更是逆天至极,但却不知是什么灵物。

    “这是何物?”张须驼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

    不单单张须驼看向张百仁,罗士信也看向了张百仁。

    “祖龙的骨头!”张百仁不紧不慢,谈笑自若。

    “呼~”

    霎时间罗士信与张须驼呼吸急促起来,张须驼二话不说,直接一仰头将骨头吞入腹中。

    瞧着面色火热的罗士信,张百仁淡淡道:“你若能为我大隋立下汗马功劳,本都督承诺你,日后你若见神圆满,祖龙骨头本都督给你备下一份。”

    “下官多谢大都督栽培!”罗士信站起身,恭敬的行了一礼。

    “多谢大将军,老夫无以为报,日后但有吩咐,万死不辞!”张须驼恭敬一礼。

    “行了,都坐下吧!”张百仁轻轻叹了一口气,端起酒水与二人碰了一杯:“那些反贼可有眉目?”

    “有门阀世家的影子”张须驼面色凝重道。

    “不管有谁的影子,二征结束之前,绝对不能乱!”张百仁放下酒杯。

    张须驼点点头:“裴长才是河东裴氏的人。”

    “本都督亲自去河东裴氏走一遭,陛下还没死呢,难道这些门阀世家便想翻天?”张百仁重重放下酒杯:“你也别太在意这些反贼,都不过小角色罢了,真正大鱼还在潜伏,等候出场时机呢。”

    “是,下官受教!”张须驼点点头。

    “唉,这些门阀世家都要翻天了,本都督再不出手镇压一方,只怕二征都未必能够消停”张百仁与张须驼、罗士信说了一大堆话,方才站起身走出门外,径直消失在院子里。

    河东

    裴氏大门前

    张百仁慢慢登上裴氏台阶。

    张百仁一袭紫衫,头上一顶玉冠,满头发丝被玉簪收拢住,顾盼之间神光流转,气势不凡。仆役不敢放肆,恭敬的走上前道:“这位公子,不知可有拜帖。”

    “本都督张百仁,叫裴仁基出来说话!”张百仁面色冰冷道。

    “大都督?”仆役一声惊呼,人的名树的影,那侍卫看着面色冰冷的张百仁,二话不说脚步匆匆向门内跑去。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祸事来了!祸事来了!”

    “何事如此慌张”慌慌张张的侍卫正好碰到了迎面而来的裴行俭。

    “大公子,张百仁登门了!指名道姓要叫老爷去见他!”侍卫结结巴巴道。

    “张百仁?”裴行俭动作一滞,转身道:“你去请大都督入大堂一述,我去禀告家主。”

    裴行俭脚步匆匆来到后堂,裴仁基正翘二郎腿喝着茶水。最近朝政局势变幻莫测,裴仁基找借口请了病假,回河东被避风头。

    如今二征辽东在即,裴仁基可不想跟着去做炮灰。而且自己的职位在军中也是尴尬,倒不如告个病躲清闲的好。

    “爹,张百仁来了!”裴行俭快步走进来。

    “嗯?”裴仁基一个激灵,赶忙站起身,眼中满是讶然:“他来做什么?”

    “侍卫说大都督面色不太好看”裴行俭道。

    “我知道了!”裴仁基略做沉思,笑呵呵的走了出去。

    “今个是那阵风将大都督吹来了!”人未到,声音已经远远传入大堂。

    张百仁与裴仁基老相识,当初裴仁基的三夫人偷情被张百仁撞破,二人算是不打不相识。

    “裴仁基,本都督今日是来问罪的,你若不给本都督一个满意答复,河东裴氏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张百仁看向裴仁基。

    “都督何出此言?”裴仁基心中一惊,脸上笑容瞬间消失,满是凝重道。

    “陛下待你不薄,当初汉王杨谅造反,陛下非但没有杀你,反而赦封你为护军,你却不知恩重,居然暗中祸乱我大隋?”张百仁声音冷厉:“我且问你,裴长才是不是你裴家的人?”

    听了张百仁这话,裴仁基一愣,心中知晓问题的根由出现在哪里,于是道:“大都督,这回你可真冤枉我了。俗话说得好,狡兔三窟。我门阀世家的延续,就是靠着不断压宝、分支,一旦裴家有人成年,亦或者到乱世,便会四处压宝。那裴长才早就被逐出家族,都除名族谱了。”

    这其实也是门阀世家生存、延续的一种手段,不断将门阀世家弟子驱逐出去,即便主家遭遇毁灭性打击,日后那些驱逐出去的子弟也可东山再起,保持裴家血脉不绝。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裴仁基,过了一会才道:“本都督不管,你今日就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看着张百仁,裴仁基哭笑不得:“都督,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我就问你应还是不应!”张百仁看向裴仁基。

    “都督想要什么交代!”裴仁基无奈道。

    张百仁面露冷光:“罢了,你既然不想要交代,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本都督决不允许有人搅扰了陛下的二次东征。”

    张百仁转身便走,裴仁基反倒是慌了:“都督,都督,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张百仁停住脚步,上下打量了裴仁基一眼,然后摇摇头,身形径直消失。

    “这……这叫什么事啊!”裴仁基站在院子里,眼中满是无奈。

    回到洛阳府邸,袁天罡等人已经各自散去,徐福去忙着建造大阵,孙思邈不知所踪,留下张百仁站在院子里不语。

    如何对付叛军?

    如今山东已经糜烂,天下各地俱都是盗匪四起,想要扑杀何其难也。

    “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正好趁此机会练成太阳神体,战力更上一层楼!”张百仁缓缓打开时日炼天图,开始参悟太阳的意志。

    “都督,杨素宴请!”就在这时,荆无命自门外走了进来。

    “杨素?这厮得了一滴旱魃精血不去潜修,请我作甚?”张百仁手掌一挥,十日炼天图缓缓卷起,放入匣子里。

    “属下不知”荆无命道。

    张百仁沉思一会,方才走出府邸,进入马车内。

    马车辘轳,径直出城,居然来到了杨素墓地。

    “见过都督”杨玄感面色恭敬的站在墓门前等候。

    张百仁点点头,径直走入墓穴中。

    随着逐渐走近,墓内开始变得燥热,一片火红色岩浆出现于眼前。

    而杨素就盘踞在岩浆内,此时闭着眼睛默然不语。

    张百仁静静的在岩浆边缘处站定,只见杨素口中獠牙逐渐化去,变成了正常人的样子,慢慢自岩浆中走出。

    “见过大都督,却是叫都督见笑了,请都督来此实在是情非得已!”杨素无奈一叹。

    不用杨素说,张百仁心中就已经清楚,杨素吞噬了旱魃精血,一时间无法消融,却又被灵宝、皂阁追杀,日子不好过。

    生前杨素威风凛凛,死后却被各大宗门克制,也算是报应。

    “老夫已经备好宴席,请都督上座”杨素在前面领路。

    张百仁随着杨素走入偏室,红拂恭敬的侍立在一边。

    “都督请坐!”杨素对着张百仁一礼。

    张百仁落座,红拂过来斟酒,却见杨素手指一碰玉杯,酒水霎时间蒸发,玉杯也在瞬间融化。

    “唉”杨素苦笑:“修行不到家,上不得下不得,如何是好,都督见笑了。”

    “无妨,就是糟蹋了美酒!”张百仁端起酒水,喝了一口。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第一强者〕〔空间种田:冷酷王〕〔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