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跨界闲品店〕〔我的无限修改器〕〔穿越醒了搞事情没〕〔重生之八零娇妻〕〔从斗破开始的异界〕〔闪婚厚爱:霸道总〕〔王牌贴身高手〕〔天命为凰:毒医三〕〔岁月如墨一如你〕〔古妖血裔〕〔我在末日旅游〕〔心里有个兵工厂〕〔直播未来两千年〕〔总裁大人:撩我!〕〔女神归来:总裁宠〕〔受教了老师〕〔穿越反派之子〕〔星临诸天〕〔穿梭时空的侠客〕〔恶魔就在身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骤然发难
    说闭关就闭关,杨广哪里准备征讨高丽,也不是一日两日便可以动手的。

    道胎魔种大成,确实是意外之喜。

    太阳神体最难的一关就是骨头与太阳的意志融合,这一步最关键也最艰难,不曾想因祸得福居然一步到位。

    张百仁觉得自己骨头是软的,无数杂质在缩水而出,顺着脚下的涌泉穴没入泥土里。

    张百仁觉得自家的身高在缩水,而且缩水的很快,由一米七五缩水至一米七,而且还在依旧不断的缩水。

    三日后张百仁出关,身上的十日炼天图化作了紫色袍子,穿在身上别具威严气势。

    “先生,你怎么变矮了?”瞧着明显缩水半个脑袋的张百仁,张丽华露出惊诧之色。

    张百仁面露笑容:“我正在修炼玉骨,自然会不断驱逐体内杂气。”

    说到这里,张百仁看向张丽华,眼中露出一抹别样的神采,缓缓拉住张丽华的手:“这些年可苦了你了,家中多亏你替我操劳。

    “唉,母亲不在,我不为你操劳,谁为你操劳!”张丽华轻轻一叹,埋头入张百仁怀中。

    华灯夜上,张百仁坐在书房内看着书籍,一边张丽华整理着软塌。

    “对了,今个怎么不见叮当?”张百仁道。

    “那小丫头疯疯癫癫,也不知去哪里耍了”张丽华站直身子,轻轻的给张百仁披上了披风。

    张百仁摇头失笑:“可曾找到他的家人?”

    “这丫头似乎是江南南通地界大户人家的子女,也不知为何居然千里迢迢给你缠上了”张丽华坐在软榻上看着书籍。

    二人各自看着书,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眼见夜色已深,张百仁放下书籍:“夜色不早了,咱们早点歇息吧。”

    张丽华轻轻的点了点头,服侍着张百仁脱下衣衫,方才熄灭烛火,窸窸窣窣的钻入软塌内。

    感受着张丽华软绵饱满的身子,张百仁心中一热,一把握住了张丽华的饱满。

    “先生,你可莫要惹火烧身!”张丽华呵气如兰,眼中满是调笑的意味,一把按住了张百仁作怪的手掌。

    “我如今就是火,你有本事便烧了我!”张百仁翻身跨在了张丽华身上,二人毫无间隙,死死的将张丽华压在身下,开始轻轻亲吻起来。

    感受着张百仁某处的坚挺,张丽华顿时身子一僵:“先生来真的?”

    “不然呢?”一边说着话,张百仁已经撕开了张丽华的亵衣。

    张丽华身子僵硬,感受着身上急促的呼吸,过了一会才逐渐迎合起来,二人滚作一团,整个软塌都在不断晃动。

    骨髓内,无尽太阳真火迸射,似乎给了张百仁无穷的动力。

    一个时辰

    软塌在摇晃。

    两个时辰,软塌依旧在摇晃。

    三个时辰,张丽华瘫软如泥,气喘吁吁道:“先生,你怎么还不好!”

    “我也不知道啊!”张百仁无奈的在张丽华身上冲刺着。

    张丽华肌肤紧致,润滑仿佛缎子一般,令人爱不释手。尤其是那一声声的轻吟,叫人心中火热瞬间勾起,欲火更加窜了出来。

    吱呀~

    屋门缓缓推开,叮当走入屋子:“你们在做什么?”

    “嗖!”

    二人动作一僵,张丽华一挥绸缎,一把扯过叮当,拉入了软塌中:“来的正好!”

    “放开我!”叮当一声惊呼。

    “撕拉!”张丽华一把撕开了叮当的衣衫,不顾叮当的惊呼,连滚带爬的从床榻中爬出来:“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

    疯狂的折腾了一夜,张百仁精神气爽的从软塌中爬出来,穿好衣衫在院子里慢慢打坐,借助太阳之力洗毛伐髓。

    “都督,陛下召您过去!”张百仁行功一刻钟,宋老生站在门外喊了一声。

    后院是不许任何人进入的,这里有见神境界僵尸镇守,除非不想活了,否则只能沦为血食。

    “本都督知道了!”张百仁慢慢站起身,向屋门外走去。

    萧家兄弟早就在门外备好马车,张百仁坐着马车向临朔宫而去,走到临朔宫前恰巧遇见了鱼俱罗与鱼赞,正在与宇文成都在城门前说着什么。

    对着鱼俱罗点点头,张百仁径直走入皇宫,瞧着张百仁的背影,鱼赞道:“大哥,都督貌似比你这大将军还要威风。”

    “你莫要乱说,都督是有真本事的人,日后莫要议论都督的事情!”鱼俱罗训斥了鱼赞一声,然后看向宇文成都:“时候不早了,为师要进去早朝。”

    早朝不早,日上三竿!

    群臣皆已经到齐,站在大殿中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涿郡最近来了许多高手,暗自隐匿于荒山大泽之中,俱都是门阀世家的高手,都督还需好生盯住,莫要叫其惹出什么乱子才好”皇莆议不知何时凑到张百仁耳边,声音压的极低,若非张百仁道法通天,根本就听不清皇莆议的话。即便如此,张百仁听起来也是颇为吃力。不动声色的微微点头,皇莆议远去,张百仁心中暗自沉思。

    定然是宇文成都暗中将消息传了回去,各大门阀世家岂能错过乾坤图这等盛事?

    正在议论着,只见杨广身穿龙袍走了进来,一双眼睛扫过满朝文武,正襟危坐:“诸位爱卿,如今朕要征讨高丽,众位爱卿可有良策?”

    群臣闻言无语,俱都是低垂着脑袋。

    谁都知道,辽东战场就是一个绞肉机,数不尽将士无辜枉死,罪孽滔天业力深重,可怕至极,若是说错了话,自己给自己招惹上无数业力,简直自寻苦吃。

    张百仁沉默以对,并不开口。

    他对行军布阵本就不熟悉,这等事情也轮不到他开口。

    见到群臣没有应答,杨广也不以为意,而是不紧不慢道:“拟旨。”

    侍卫立即铺开文房四宝,只听杨广道:“左光禄大夫王仁恭出扶馀道。仁恭进军至新城……”

    不得不说,军事才华杨广还是有的,一番布置完毕,杨广正要退朝,忽听下方云定兴走出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陛下,下官有事起奏。”

    瞧着云定兴,杨广眉头略作皱起:“准奏!”

    “陛下,车骑将军鱼赞暴虐无道,肆意屠杀手下士兵,或为温酒不适斩其口舌。或其看不顺眼,刺瞎双目,如今人心惶惶,还请陛下做主!”云定兴开口,矛头居然直指鱼俱罗与鱼赞。

    杨广闻言顿时面色阴沉下来,一边的鱼赞也是面色狂变,忍不住双腿哆嗦,差点跪倒在地。

    “鱼赞,他说得可是真的?”杨广看了一眼面色狂变的鱼俱罗,转过身看向鱼赞。

    “陛下,臣冤枉!臣冤枉啊!”鱼赞跪倒在地,连连哭诉:“他们是故意冤枉下官的。”

    听了鱼赞的话,一边宇文述面无表情的站出来:“陛下,老臣可以作证!”

    “多谢老大人仗义执言,鱼赞日后必有厚报”听了宇文述的话,鱼赞顿时面色狂喜,忍不住生出一种感恩戴德的心里。

    “休要胡言,那个为你作证!”宇文述怒斥了鱼赞一声,转头看向天子:“陛下,老臣愿为云定兴作证,左屯卫大将军所言不虚。”

    “你……你这老匹夫敢落井下石!”听了宇文述的话,鱼赞差点吐血三升,恨不能将宇文述一口咬死。

    “陛下,下官亦可作证,此事所言不虚!”独孤盛也站了出来。

    宇文与独孤世家联手,目的便是使得杨广与鱼俱罗君臣反目。

    鱼赞做下如此大错,你是处置还是不处置?

    你若看在鱼俱罗的面子上放过鱼赞,必然失去了军心,日后各大禁卫心寒,后果不堪设想。

    你若处置鱼赞,怎么处置?

    轻了偏心,必然惹得军心哗变。重了定会叫鱼俱罗生二心,你该如何做?

    这是一个难题啊!

    鱼俱罗面色狂变,动作顿了顿终究没有站出来,免得将自己牵扯出去。

    晦涩处,独孤盛与张百仁的目光略作接触,轻轻的摇了摇头。

    刹那间张百仁心中恍然。

    鱼俱罗将目光看向张百仁,杨广也将目光看向张百仁,张百仁摇了摇头。

    自作孽,不可活!

    这般大的事情,宇文世家与独孤世家绝不会是瞎编的,而是鱼赞真的做了,被人家抓住把柄,谁要真敢站出来,必然会惹得一身骚。

    信不信大殿外有无数的证据等着你,只要你敢站出来,定然会打了你的脸面。

    两大门阀世家齐齐发难,就算是权倾天下的大将军又能如何?

    天子也袒护不得!

    张百仁背负双手,眼观鼻鼻观心,似乎对于眼前局势并未看到。

    “陛下,此事单凭二位大人一家之言,未免太过于偏听,还需查明真相在做处理也不迟”张瑾站了出来。

    宇文述冷然一笑:“陛下,下官已经备好了人证,陛下只需传召,便可一辨真伪。”

    鱼俱罗面色森然的看向宇文述,再将目光转到宇文成都的身上,此时宇文成都满面愕然,显然也不晓得大殿中即将发生的事情。

    “可惜了!门阀世家既然出手,自然做足了证据”张百仁轻轻一叹。

    ps:ps:感谢本书盟主“楚梦瑶的梦/”同学的打赏,从下周一开始加更吧……咳咳咳最近眼睛真过敏,不是托词……

    今天第三更。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