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婚宠〕〔养鬼为祸〕〔至尊鸿图〕〔军嫂来自小星星〕〔超级万能摇一摇〕〔大明寒门〕〔女权世界的男剑仙〕〔权力代言人〕〔北上伐清〕〔剑御星河〕〔超凡贵族〕〔重生之都市狂尊〕〔这个神豪很低调〕〔捡个狐仙做女友〕〔抱紧我舍弃我〕〔护妻狂魔:世子爷〕〔晚明之逆流而上〕〔身边之物变成了妹〕〔乱世江湖行〕〔仙之域兮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风伯手段
    呵气成风,呼气成雨。

    就见那白云一口长气喷出,霎时间风起云涌,数不尽的雾气自白云口中呼出,在空中汇聚化作雨水,霎时间弥漫百万大军。

    符水滴落,只见符水与蛊毒接触,霎时间暴毙而亡,被雨水消融化作烂泥,散入了大地深处。

    “好手段!”张百仁面色愕然,雨水靠近其周身三尺,尽数蒸发化作了灰灰,升华而入高空。

    这雨水可是从白云肚子里喷出来的,别管是不是真的是白云肚子里的水,张百仁都觉得一阵恶寒。

    雨水滴滴嗒嗒的落下,无数虫子死翘翘,大军依旧在坚定不移的前进迸发,似乎永远都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高丽方向

    乙支文德看着那冲天而起的雾气,露出一抹笑容,不着痕迹的刺激着心高气傲的大巫师:“人家一口水便将大巫师的术法破掉了,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这大隋不愧天朝上国,未免气运太好。”

    听着乙支文德的话,大巫师顿时面色狂变,脸上阴沉不定,过了一会才道:“哼,我就不信他们的运气还能那么好,速速摆上祭坛,待老夫做法,将那大隋百万将士阻拦在三关外。”

    听着这话,乙支文德心中暗笑:“蛮子就是蛮子,受不得激将法,即便修为再高,术法在强,也不过蠢货一个。”

    “来人,速速给大巫师摆上祭坛,请大巫师蹬坛做法!”乙支文德笑着道。

    侍卫手脚麻利的摆上香火案几,才见大巫师脸上画了朱红色的符咒,然后不紧不慢的迈开步子,一道浩浩荡荡,荒凉至极的歌词自其口中慢慢喷薄而出,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歌声古朴,但却直指灵魂,似乎能将其灵魂触动,带回那上古莽荒的岁月。

    那个时候天地间妖兽肆虐纵横,有巫出世,顶天立地于世间,与妖兽做出了生死搏斗。

    那个时候,血是热的,心也是热的,一切都为了生存在斗争。

    一面巴掌大小的旗子插在祭台上,那巫师手中拿着一点点黄沙,小心翼翼的散落于旗子周边,方才高声呼喝:“斩牲畜!”

    “噗嗤”

    血液喷溅,滚烫的鲜血洒落。

    殷红色血液居然主动蜿蜒仿佛灵蛇一般爬出来,竟然自己攀附在祭台上,然后围绕着旗子纠缠住,慢慢浸染了土黄色的黄沙。

    “这沙尘乃是当年上古大巫风伯留下来的,风伯被皇帝斩于大泽,这风沙乃是仅存的宝物,亦是风伯存在的见证”大巫轻轻一叹,眼中露出一抹怅然:“祖先荣光不在,大道之争不容留情,只希望高丽王所说是真的,允许我巫师在高丽传道,不然我南蛮绝不善罢甘休!”

    呼~

    狂风卷起

    滚滚黄沙平地拔起,居然化作了血红色,铺天盖地的向百万大军覆盖而去。

    血沙过处,万物消融,化作了脓血。

    “记得不断斩杀祭品,只要血液不断,黄沙便不会停止,要不了多久大隋百万将士便会埋骨此地,永世不得超生!”大巫师面露凶戾之色,手中再次拿出一杆旗幡:“魂归来兮!魂归来兮!”

    被黄沙覆灭的生物,魂魄居然被旗幡吸收,化作了旗幡中的养料。

    招魂幡!

    瞧着凶威赫赫的大巫师,乙支文德赫然变色,心中暗道:“这会怕是麻烦了,请神容易送神难,南蛮之地似乎比我想象中要厉害得多。”

    “大人,你看!”此时大隋阵营,瞧着那铺盖地滚滚而来的黄沙,众人俱都霎时间变了颜色。

    天地似乎化作了血色,殷红的血色。

    张百仁背负双手,不动如山的站在那里,滚滚黄沙仿佛翻江倒海的波涛般,向着大隋阵营狠狠砸来。

    “布阵!”鱼俱罗的声音自大阵后方响起,关键时刻鱼俱罗坐不住了,开始调动三军布下阵法。

    “布阵!”整个大营都是布阵的声音。

    如今张百仁道法通玄,冥冥中已然感知道随着军阵的变化,天地间能量场居然在不断改变。

    兵家战阵果真玄妙,有不可思议之威。

    张百仁一步迈出,退到了军阵之内,朗声道:“诸位道长,那个可以破了这滚滚黄沙!”

    “我来!”一位阳神真人冲天而起,手中黄色符箓纵横,口中呵斥着赦令。

    言出法随,天地间狂风卷起,暴雨向着那滚滚黄沙卷去。

    不过一个照面,所有暴雨狂风俱都被那排山倒海的血红色沙暴吸收,血红色沙暴速度不减,继续向大营袭来。

    “不好!”那阳神真人一个照面,立即狼狈而回。

    “我来!”

    一把油纸撑开,却见一女冠迈步走出,手中油纸伞打开,迎风变长,瞬间旋转而起,欲要将那铺天盖地的狂风收摄掉。

    “呼!”

    狂风呼啸,女冠一声惊叫:“不好!”

    油纸伞居然被狂风拉扯着向血色风暴而去。

    眼见着油纸伞即将进入血色风暴,张百仁手掌一伸,似乎跨越了无穷空间,将那油纸伞拿在手中,递给了身边的女冠:“道长稍歇。”

    “多谢都督!”女冠千恩万谢的稽首。

    “诸位,怎的仍凭这狂风肆虐?我中土高人无数,难道就破不得这区区狂风?”张百仁扫视场中众人道。

    “都督,非是破不得狂风,而是不知施法之人真身在哪里,若能找到祭坛,我等一个天雷劈下去,管叫对方去见三清祖师,关键是找不到人啊!这狂风乃无根浮萍,聚散无形,如何能奈何的了?”上清道的修士满是无奈。

    “是极!是极!只要找到施法之人,一剑便可斩杀,区区狂风不成气候!”

    听着众人的话,张百仁无语,这废话还用你们说?

    正说着,铺天盖地的狂风已经覆压而下,霎时间将整个大营笼罩于狂风之中。

    随行的高手无数,但却偏偏无一人可以奈何得了这狂风,万物相生、相克可见一斑。

    “都督,老道倒是知道如何破掉这狂风,就是不知来不来得及!”有一位老道士站了出来道。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