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良民〕〔一卡在手〕〔皇朝一品〕〔女神的最强兵王〕〔重生九零婚然天成〕〔绝对巅峰〕〔圣皇传之一统〕〔虫群法则〕〔透视仙王在都市〕〔第一狂妃:废柴三〕〔穿越之农女医妃〕〔天机之纵横诸天〕〔阴商〕〔重生军婚:首长大〕〔灵狐妖妃:邪性鬼〕〔反派养妻日常(穿〕〔神医毒妃太嚣张〕〔万历驾到〕〔花都妖孽狂少〕〔校花的修真强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五百二十三章 神力交换
    “见神不坏的道路上容不得杂念,先天神祗的力量遥不可及,你距离见神不坏只有一线之隔,但你却迟迟无法开悟,终究是你心中杂念太多,没有人能渡得了你,能度你踏入见神大道的唯有你自己!”鱼俱罗转身离去,留下涿郡侯坐在凉亭内看着远处风景许久无语。

    外界

    城南庄园,张百仁缓缓下了马车,张丽华早就一袭轻纱站在庭院内等候。

    瞧着张百仁走下来,连忙上前扶住:“先生小小年纪,就如此忙碌,将自己生活绷得太紧,委屈先生了。”

    攥住张丽华柔弱无骨的手掌,张百仁缓步向庄园走去:“我不拼命,怎么护持你们?天下形势变幻莫测,即便稳坐朝堂的天子也难以断定未来大势,不管未来如何,有一身可以叫天下各大势力忌惮的实力才是立身根本。”

    听着张百仁的话,张丽华低垂眼帘:“妾身无用,不能为先生分忧。”

    “你呀,我教你习武可并非让你去打打杀杀,而是叫你青春永驻,陪我一起变老,我如今已经找到了成仙的办法,我若不死,你肯定也不会死”张百仁看着神性内正在茁壮成长的返阳花,眼中露出一抹笑容:“我不死,你们便永远都会陪在我身边。”

    与张母吃了饭,三人叙话许久,才听张百仁道:“孩儿近来要去闭关修炼,娘若无事,最好在庄园内呆着,金顶观还是莫要去了,孩儿听说金顶观对于母亲并不友善。”

    张母闻言面色一变,不着痕迹的掩饰道:“你听谁说的,都是些没影的事情,你弟弟就在金顶观,娘这么些年不曾照看你弟弟,心中过意不去啊!”

    张百仁闻言默不作声的放下碗筷,过了一会才道:“金顶观!不管往日有何恩怨,父亲与母亲为何分别,若金顶观胆敢与娘为难,那我就屠了金顶观!”

    张母闻言一愣,诧异的看着张百仁那张早熟面孔,双目中满是惊疑,眼前少年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乖巧的儿子吗?什么时候杀性居然这么大了?开口闭口便是屠灭宗门,杀性令人胆寒。

    不给张母发问的机会,张百仁转身走出大殿,留下张母与张丽华端坐,气氛有些沉默,过了一会才听张母道:“丽华,你觉得百仁变了吗?”

    “变了也好!先生乃朝廷大官,得天子看重,朝中党羽之争,门阀世家之争,稍有差池便是粉身碎骨魂飞魄散的下场,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世道,先生变了到好,若是不变,妾身反而感觉担忧!咱们居住在后庭不经外界风雨,自然不晓得外面的凶险,人总是会变的。或者是因为刺激,亦或是是被逼的,不管哪一点,都会使人产生蜕变”张丽华宽慰着张母:“不管先生如何变,在夫人眼中都是一个孩子。”

    “是呀,在我眼中都是一个孩子!外面的风风雨雨我在金顶观也无意中听说了不少,都不是一些好消息……”张母话语逐渐低沉。

    “大人”左丘无忌来到张百仁身边。

    “去查查,老夫人最近接触过谁,又有何人在母亲耳边乱嚼舌根!”张百仁把玩着一只晶莹剔透的红蝎子,眼中杀机四溢,瞧得左丘无忌身子一抖:“是,下官遵命!”

    “我这次入京,将你带上!身边没有个亲信的人物在,有些事情办起来总归费劲”张百仁转身向地下密室走去。

    “下官遵命!”左丘无忌眼中满是狂喜之色,留在庄园内守护一座庄园,对于左丘无忌来说实在是大材小用,若非此地乃张百仁老巢,左丘无忌早就心生异议了。

    走入地下密室,此时地下密室内一片热火朝天,朗朗读书声透入耳中,无数孩童在诵读着经书,练武者有之,修道者有之,随着元气的调养,这些孩子也开始搬运河车,有了道行在身,开始打下根基。

    “再过两三年,便将他们都撒出去,这些人便是我落子天下的第一步!”暗中了一番后,张百仁回到自家密室,开始参悟替死之术。

    既然明悟替死之术的关键乃先天神力,张百仁心中已经有了算计,默默盘膝坐在密室内,墙壁上夜明珠散发出柔而之光,张百仁念头沉入丹田,瞬间与神胎接触,一股意念传递了过去。

    想要先天神力,硬来肯定不行,这位大爷住在自己丹田中,随便折腾点风雨都够自己受的。

    张百仁念头传入神胎,没有丝毫反应,依旧不紧不慢温声道:“宝宝,你说你吞噬了我那么多精气,又吞噬了我的祖龙骨头,是不是因为我你才能加快成熟的?我如今不过要你一缕本源神力罢了,你怎么这般小气?”

    神胎依旧不为所动,张百仁抓了抓脑袋,过一会道:“就给我一缕本源神力,你能少一块肉还是丢了魂啊,好歹你也是吃我的住我的,怎么这般小气!”

    张百仁话语落下,神胎断断续续传来一股意念:“不……不……行……行……。”

    “我这小暴脾气就忍不住了,你住我的吃我的,耽误我道功修行,我就要你一缕本源神力做伙食费不过分吧?你怎么这么抠啊!”张百仁无奈道,心中有火气升腾:“你信不信我将你赶出去!”

    “赶……不……出……去……”神胎意念断断续续。

    “我……”张百仁郁闷,磨了磨牙齿,见到神胎油盐不进的样子,他也无可奈何,这可是先天神胎,真的将对方赶出去他还舍不得呢。

    张百仁一直觊觎先天神胎内的血脉传承,没有得到好处前怎么舍得将先天神胎赶出去。

    就在张百仁心中思量如何才能叫神胎乖乖吐出一缕本源神力的时候,那神胎内传来一道断断续续的意念:“骨……头……。”

    “骨头?”张百仁一愣:“什么骨头?”

    “骨……头……”神胎依旧模模糊糊的传递来两道意念。

    张百仁摸不着头脑,思虑了一会,随即猛然一拍脑袋,自己身上唯一值钱的骨头大概只有祖龙的骨头茬子了。

    “你想要祖龙的骨头?”张百仁试探着道。

    “骨……头……。神……力……”。

    感受到那断断续续的意念,张百仁自袖里乾坤内摸出拇指大小的一块祖龙骨头:“就这一块骨头,你给我一缕本源神力。”

    本源神力与神力不一样,本源神力是永远不会消散的神力。

    “骨……头……”神胎内念头依旧是断断续续的。

    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一口将骨头吞下,下一刻只见丹田内的神胎扭曲,那祖龙骨头居然被神胎拉扯入丹田内,瞬间贴在了神胎上。

    “嗡~~~”

    一缕本源神力逸散而出,悬浮在张百仁的丹田内。

    这一缕本源神力张百仁并不陌生,里面充斥着张百仁的精气神烙印,就仿佛他自己的一部分,神胎吞噬张百仁神力而生,自然也就带有张百仁的精神烙印。

    “太少了吧!就这么点本源神力!”张百仁吧嗒吧嗒嘴,略带不满的道。

    听闻此言,神胎已然将组龙骨头吞噬的一干二净,一道意念断断续续传出:“骨……头……”

    张百仁面带阴沉不定之色,祖龙骨头对自己来说虽然重要,但眼下看来还是替死术更重要一些。毕竟人只有一条命,一旦死了就无法复活。如今张百仁占尽先机,怎么舍得死去?

    ps:第三更,感谢“独孤漂留”同学的打赏。特意加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妖娆炼丹师〕〔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