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1990之隐形富〕〔九龙玄帝〕〔一吻情深,双面傲〕〔墓中无人〕〔神医弃女:邪王嗜〕〔最强边防兵〕〔凤凰于飞:公主不〕〔极品吴掌柜〕〔从中武世界开始〕〔干掉那个总裁〕〔强宠头号鲜妻:陆〕〔武道凌天〕〔我在异界开黑店〕〔首长红人〕〔变身无上女帝〕〔废材狂妃:逆天召〕〔铠甲勇士之次元战〕〔喵小姐的明星男友〕〔背叛〕〔夏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因果
    契丹至道强者闻言面色一阵犹豫,随即待瞧到狼狈不堪的各路强者,眼中闪过一抹狠辣。

    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只见一只锤子遮天蔽日,凶狠的砸了下来:“该死的!你这老东西忒聒噪!”

    李元霸一锤砸落,惊得那魔影面露惊悚,还不待其反抗,便已经在大锤下被打出了原型。

    一滴血!

    一滴黑色的血!

    是奢比尸的血,奢比尸击穿乾坤图,努力放出来的一滴血。

    此时那一滴血不断扭曲,身形好一阵变换后,方才化作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小人,眼中满是惊怒:“世间居然有你这等强者!”

    之前这一滴血横扫四方,败退场中各路强者,居然没有发现李元霸与张百仁。

    张百仁满天花瓣扭曲了空间,此魔神看不到也实属正常。

    “无生!”那一滴血目光转动,待瞧见张百仁后,眼中露出一副见鬼的表情:“你怎么又活了!该死的家伙!”

    话语落下,不待众人反应过来,那一滴血已经击穿虚空,不知所踪。

    就这么跑了,毫无骨气的跑了。

    人活得越久就越怕死,这句话果真是没有错误。

    此时李元霸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是你得到了女娲娘娘的乾坤图,交出乾坤图饶你一命。”

    “饭可以随便吃,但话却不能乱说”张百仁看着自家手掌,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自家掌心的纹路逐渐模糊消失了。

    随着修为的提高,掌心纹路也在不断的变迁、模糊。

    阳神已经明悟、触及一部分天地本质,开始参演天地乾坤变迁之大道,有无穷伟力蕴含其中。

    “李元霸,你力大无穷,勇猛无双,可敢与我赌一赌?”张百仁的目光自左手上收回,看向了下方的李元霸。

    “公子不可!”春归君自人群中走出来,拉住了李元霸的手臂:“可别忘了来时二公子怎么交代的。”

    李元霸冷冷的看了张百仁一眼,拖着双锤对春归君道:“咱们走吧。”

    春归君与李元霸走了,场中群雄俱都将目光看向张百仁。

    “你们莫要看我,春归君那老狐狸,若乾坤图在手中,岂能轻易善罢甘休?”张百仁背负双手,转身向洞府外走去:“之前有老家伙暗中出手,夺走了乾坤图,本都督出手都来不及拦截,乾坤图就被你们中的某一家老祖夺走了,此物天子预定,尔等最好回去劝说老祖将宝物交出来,不然灭门大祸就在眼前。”

    随着话语远去,张百仁重新回到上方,瞧着那深不可测的地底深渊,轻轻一叹。

    “如何了?”鱼俱罗凑上前来。

    “阴司帝王奢比尸的一滴精血逃了出来,中土不太平了,这一滴精血必然会卷起腥风血雨”张百仁无奈一叹。

    观自在面色变了变,谁能想到纵使是众人心中早有防备,但依旧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不知图纸落在了谁的手中”鱼俱罗看着张百仁。

    “你去问问他们”张百仁指着从地底飞出来的各路强者。

    众位阳神真人转身鸟雀散,消失的一干二净不见了踪迹,如何去追问?。

    宇文成都灰头土脸的走出来,在其身后各位至道强者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招呼也不打,纷纷转身离去。

    “发生了什么?”鱼俱罗看向宇文成都。

    宇文成都面皮抽搐了一下,露出苦笑之色。他能说自己被一滴血击败了吗?简直近乎于不可思议。

    “我去向陛下复命”此时宇文成都眼神恢复清明,对着鱼俱罗告了一个罪,向着天子大营而去。

    “怎么了?”鱼俱罗看向张百仁。

    张百仁苦笑着摇摇头,将地底的事情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乾坤图的事情。

    “你是说,女娲娘娘的乾坤图,极有可能落在了门阀世家手中?”鱼俱罗面色一变。

    “不是极有可能,而是一定落在了门阀世家的手中!”张百仁话语笃定,一双眼睛看向远方:“大乱将至啊!先有李元霸横空出世盖代无敌,又有至宝乾坤图出世,如何是好?又能如何?”

    忽然间张百仁面色一变,眼中露出了惊愕之色,随即面色狂喜,压抑不住的狂喜自心头卷起。

    “发生了什么?”观自在愣了愣神,从未见过张百仁这般高兴过。

    “哈哈哈!哈哈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果真是因果报应!果真是因果报应啊!”张百仁仰天狂笑,看的鱼俱罗与观自在莫名其妙。

    也不与二人多说,张百仁背负双手,哼着小调向大营走去。

    各大门阀世家、道观之人满怀希望而来,孰知却失望而归,乾坤图根本就不是众人能染指的。

    虚空中

    一滴黑色血液在空中不断流转,化作了模糊的小人模样,眼中满是精光:“当年女娲镇压我,却不知老祖我执掌死亡,三尸**修炼到了极致,元神裹挟着一滴本命精血精光几千年努力,终于破开了乾坤图的一丝封印,逃了出来。留在乾坤图,老祖我只有灰飞烟灭的下场。虽然抛弃了至强神体,但凭我的元神以及精血内无双的力量,根本就不是这些家伙可以匹敌的,横扫阳世收集精血,恢复巅峰时期指日可待。人世居然出现这等强者,当真不可思议!无生这家伙居然又复活了,到底怎么回事?”

    说着话,黑色血液打量四面八方,随即一双眼睛看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随即瞳孔一缩:“那是什么?为何目光稍有接触便有一种下一刻魂飞魄散的感觉?”

    “这世界不简单!当真不简单!”精血在虚空中盘旋,感应着四面八方虚空中连绵不断的杀机,惊得不知所措。

    此时诛仙四剑似乎察觉到了灵魂、精血,大补的味道,居然暗中发力欲要将那奢比尸的精血、灵魂摄取吞噬。

    诛仙四剑乃是真真正正的杀戮之剑,无上魔剑,威能通天彻底,根本就不是奢比尸可以抵挡的。

    来不及暗中游荡,收集精血重塑真身,循着冥冥中的因果牵引,降临于两具昏厥的尸体前。

    “就是他施法将我召唤而出的,既然如此老夫吞你灵魂夺你肉身,乃是因果报应!”奢比尸直接没入了大巫师的眉心祖窍,瞧着沉睡的三魂七魄以及那道道真气,二话不说化作魔神,张开大嘴便开始吞食。

    “你是何人!”此时大长老猛然苏醒,瞧着那顶天立地脚踏乾坤的魔神,血盆大口吞噬着自家眉心祖窍内的乾坤,顿时露出惊悚之色。

    “我是谁?你将老祖我放出来,难道不知老祖我是谁?”奢比尸狰狞一笑,脚下祖窍内的世界霎时间化作一片黑色血海,被那无边的血浪吞噬掉。

    巫启的灵魂在不断挣扎、抗拒,可惜奢比尸一滴精血是横扫众位强者的存在,又岂是区区一个巫启能抗衡的?

    “大人饶命,小人愿降!小人愿意归降大人,为大人寻找一尊无上法体,成为大人的庐舍!”巫启抗争无效,直接跪倒在地开始投诚。

    “不需要,你的肉身对老祖来说足够了,什么肉身血脉,对老夫来说根本就是虚幻之物”奢比尸阴冷一笑,滔天海浪刹那间将其灵魂拖了进去。

    血海翻滚,侵袭着巫启的经脉,吞噬着巫启的真气,解读着巫启的记忆。

    随着巫启的灵魂被其吸收,融为一体,一段怪异的记忆忽然浮现其脑海。

    只见一个人影一指点在了巫启的眉心,好像是什么东西融入了巫启的三魂七魄中,然后巫启便失去了记忆。

    看到这里,奢比尸忽然心中一突,冥冥中心血来潮,一股不妙的预感涌上心头。

    “那是什么东西?”‘大巫师’猛然坐起身,面色阴沉的扫过身前南疆教主,正要下杀手,却见其身上十二道蛊虫慢慢爬出来,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他的血脉!”瞧着那十二只蛊虫,大巫师手中杀机逐渐散去,慢慢站起身来回踱步:“点入巫启魂魄中的到底是什么!”

    巫启发现了不妥,自己的精血、神魂内多了一股怪异莫名的气机,与自己的三魂七魄融为一体,这股气机无形无相,时刻波动变换,自机根本就无法察觉。

    魔种太过于玄妙,尤其是当张百仁领悟了真空不空,虚空亦空的道理之后,魔种已经真正大成,无形无相。

    这奢比尸自己作死,主动融合了魔种,能怪得了谁?

    “乙支文德!先去找乙支文德问清楚!”奢比尸面色阴沉的站起身,向着远处走去。

    “巫启,你这混账,你要去哪里!”此时南疆教主醒了过来,猛然睁开眼睛,怒火冲天的盯着巫启。

    没有回答巫不樊的话,奢比尸身形世界消散在空气中,再也不见踪迹。

    “嘶!”巫不樊倒抽一口凉气:“聚散无形,巫启这厮何时有这般高深的道行,居然化作了阳神?怕是阳神都没有这般随意!”

    “该死的,这混账隐藏得好深,难道想要谋篡本尊教主之位?”巫不樊霎时间想歪了。

    ps:给大家推荐一本书《申公豹传承》真的挺好看的,作者亲自尝试是仙草。

    再推荐一本《天女有毒》,我徒弟写的,大家有女频票票可以投一下嘛……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君临星空〕〔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