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在上,国民男〕〔惹火甜妻一送一:〕〔萌宝来袭:总裁爹〕〔浪打桃花〕〔重生之绝世废少〕〔都市全能共享系统〕〔豪门重生:傲娇男〕〔大唐好相公〕〔萌妻来袭:大叔心〕〔赛丽亚也想玩游戏〕〔万劫神王在都市〕〔九域神话〕〔帝霸苍穹〕〔盛世嫡女:王爷哪〕〔极道天帝〕〔校花的绝品术士〕〔圣皇起源〕〔将军令:夫人请矜〕〔七少,你老婆有点〕〔农家有女来种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德道!得道!
    金顶观的存在太过于久远,久远到徐福活了数千年,但是金顶观依旧完好无损。

    如今金顶观一朝覆灭,难怪徐福满面唏嘘。

    袁天罡这老道抱着三宝拂尘,露出了沉思之色:“不管怎么说,大都督与金顶观都是血亲,打断骨头连着筋,纵使父子决裂,但毕竟血缘犹在,此事怕不好说。”

    北天师道屠了金顶观,一把火烧的金顶观火光冲天,染红了云霄。

    张百仁脚踏波澜,来到岸边,径直向洛阳府邸而去。

    随着军机秘府解散的消息传开,张百仁府邸也冷清了许多,各路高手领了宝物逐渐流落于江湖。

    金顶观的覆灭,各大门阀世家都在等着张百仁的动作,暗中准备看一场大戏。

    外界

    却见张百仁回到府邸,那看守大门的侍卫拦截在前:“这位公子看起来有些面熟!”

    张百仁脸一黑:“莫非连本都督也不识得了?”

    张百仁呵斥一声,那侍卫恍然,眼前的‘童子’不正是十几年前张百仁的样子吗?

    “老爷,您老人家返老还童了!”侍卫苦笑。

    张百仁背负双手走入院子里,就见袁天罡抱着拂尘在榕树下打坐。

    “都督!”袁天罡拱手行了一礼,面露惊诧之色:“您这玩的是哪一出啊?”

    “返老还童了不行”张百仁瞪了袁天罡一眼,慢慢坐在案几上。

    “都督,这三日您去了哪里?这天都差点翻过来!”袁天罡苦笑道。

    “哦?”张百仁一愣,袁天罡正要开口叙说,却听门外侍卫道:“都督,张斐与赵如夕联袂求见。”

    “他们找我作甚?”张百仁目光闪烁,过了一会才点点头:“带他们去正堂。”

    心血来潮,冥冥之中自然有所警示。

    看了袁天罡欲言欲止的面孔,张百仁道:“说说吧,发生了什么大事。”

    “金顶观被人血洗了!”袁天罡苦笑道。

    “什么?”张百仁惊得坐起身,眼中满是震惊:“你莫不是和我开玩笑,金顶观乃老牌势力,延续了不知多少万年,怎么会忽然被人血洗?”

    袁天罡低头苦笑,这等大事他岂敢开玩笑。

    将袁天罡的表情收之于眼底,张百仁顿时面色阴沉下来:“伤亡如何?”

    张百仁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茶水。

    “怕是除了张斐与赵如夕,金顶观再无活口!”袁天罡轻轻一叹。

    “什么!”张百仁动作一僵,手中茶盏化作了液态琉璃,滴滴落地:“你一定是在骗我!”

    袁天罡沉默。

    “谁做的?”张百仁道。

    “北天师道!”袁天罡道:“不过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知道!”

    张百仁慢慢站起身:“我去见张斐!”

    大厅中

    张斐与赵如夕坐卧难安的来回张望,身边的茶盏已经喝了一杯又一杯。

    三杯过后,才见面无表情的张百仁走了进来。

    “逆子!”瞧见张百仁,张斐的火气忽然爆发出来,忍不住摔碎了手中茶盏:“就算金顶观在如何对不起你,你也不应该坐视金顶观被人屠戮,可怜我张家七十四口老少人命,皆尽化作幽冥亡魂。”

    尽管张百仁化作了少年时的样子叫张斐有些惊异,但却一眼就认出了张百仁身份。

    “老爷!”神情疲惫的赵如夕连忙上前拉住张斐。

    “你莫要拦我!”张斐一挥手将赵如夕推开,一步上前攥住了张百仁衣领:“我张家七十四口人命,上有嗷嗷待哺的婴儿,下有百岁老人,纯阳道观大小道人三百一十六口,尽数化作了齑粉,这回你满意了?百义死了,你满意了!”

    张斐拉着张百仁的领子将其提起来,猛然一推,却见张百仁身形飘忽落在了地上。

    张百仁默不作声,没有辩解。

    “你就算是看不得我,看不上百义,但老祖待你如何?老祖待你可有藏私?”张斐眼睛猩红。

    张百仁淡淡的看着张斐,一边赵如夕连忙上前:“百仁,你莫要怪罪他,金顶观三百一十六口人命,他都已经得失心疯了。”

    “胡说!我没疯!谁说我疯了!都死了!老祖、长老、百义都死了,这回叫你这孽子满意了,我等被人屠戮,你有何好处!”张斐吐沫星子喷溅。

    “为何屠戮金顶观?”张百仁看向了赵如夕。

    不用赵如夕回答,却又自言自语道:“天书!”

    天书乃道统传承重物,换作是张百仁,也定然不惜一切代价,屠城灭门,将天书找回来。

    “三十年前张家灭门,娘一个人远走塞外,所为者皆是天书。如今金顶观步了后尘,起因也皆是天书!一切皆因天书而起,贪念作祟!”张百仁幽幽一叹:“二十五年前你设计勾引我母亲,致使北天师道嫡系与旁系分裂,天书流落在外,这一切皆因金顶观而起,一切皆为因果,不过一场轮回罢了。”

    “放屁,我与你娘你情我愿,乃天作之合……”张斐开始辩驳。

    张百仁不听张斐的话,只是弹了弹衣袖。

    “百仁!”赵如夕上前来,精神憔悴的道了一声。

    “我与金顶观恩断义绝,早已没有瓜葛,二位来我这里吵闹,却是不符合情理。念在你惨遭巨变的份上,便饶了一命吧!”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远方云霄:“若无别的事情,二位还请离去吧。”

    “孽子,你……老夫今日便于你割袍断义,恩断义绝!”张斐猛然扯下一块衣襟,面色狰狞的看着张百仁。

    瞧着飘落脚下的半截衣衫,张百仁不屑一笑,慢慢坐在案几上喝着茶水。

    “百仁,张家尸骨未寒,你好歹也是张家后人,如今张家之人皆被北天师道追杀,你且为他们收了尸骨,也算是全了血脉缘法”赵如夕苦笑着看向张百仁。

    “哦?”张百仁不置可否。

    瞧着张百仁这幅风轻云淡的样子,张斐便是气不打一处来,气血冲霄额头青筋暴起,猛然一步来到张百仁身前,抓起张百仁的领子提起来:“逆子,你到底出不出手为张家复仇。”

    茶水打翻,浸染了张百仁胸口,张百仁摊摊手:“我与金顶观早无因果,你身为金顶观掌教,你不去复仇偏偏来找我,岂不是无能的很?”

    “你!”这话气得张斐一口逆血喷出,溅了张百仁一脸。

    “无能之辈,只会来我这里吵闹,你若有本事,尽管杀入北天师道!”张百仁眼中满是嘲弄。

    “砰!”张斐一推张百仁,撞得座椅后跌,然后一声长啸跑出了张府。

    “百仁!”赵如夕无奈唤了一声。

    张百仁摆摆手,示意赵如夕追出去,才见张百仁不急不慢的拿出白色锦帕,擦了擦脸上的血渍。

    “跟出去看看吧,将洛阳地界北天师道势力尽数拔出,不许张斐出洛阳城半步!”一边擦拭着额头上的血渍,周身水汽缭绕,将身上的水渍尽数洗去。

    荆无命缓缓自张百仁影子里走出来,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方才转身离去。

    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瞧着荆无命远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都督果真是割舍不得亲情!”袁天罡走出。

    “德道!德道!修行之人,修得便是德与道!自古以来,成道者无不孝之辈,我生而知之,不欠张斐分毫,但天帝的血脉传承,却是不假!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得了天帝传承,获得了天帝的血脉,这便是因果!而且朝阳老祖待我却也有几分情谊。当年塞北发现我后,便想收归于金顶观,若非本都督懒得和张家揪扯,趁早离去,只怕如今也加入金顶观了”张百仁深吸一口气:“天书下落何在?天书是我母亲留下来的,谁敢染指,我便剁了其脑袋。”

    “天书不知所踪,如今北天师道各路修士正在寻找天书的踪迹”袁天罡道。

    张百仁叹息一声,身形缓缓消失在大堂内。

    瞧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袁天罡脸上露出笑容,仿佛一朵花般:“就知道你会这么做。”

    “老爷!”赵如夕追出张府,只见张斐一阵摇晃,居然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待醒来后,已经来到了一座小院子内,简陋的屋子内摆设着些许日常用品。

    “这逆子,简直大不孝!”张斐气的咬牙切齿,口中咳血。

    “爹!”

    床前四个孩童哭哭啼啼,大的十四五岁,小的才三四岁。瞧着口喷鲜血的张斐,俱都是痛哭出声。

    “该死的!”张斐抚摸着自家孩子脑袋:“尔等日后好生修炼,莫要步了爹的后尘。爹只恨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我恨啊!”

    “老爷保重身体,金顶观的传承,还需你延续下去,只要给咱们一些时日,日后终究有东山再起之时!”赵如夕安慰道。

    “也只能如此了,我纯阳道观张氏家族传承万载,岂能由我而断?”说着话看向赵如夕:“你日后莫要惯着他们,男孩子不吃苦,怎知修行的重要性。”

    “是!是!是!都听老爷的!”赵如夕无奈一笑。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妖娆炼丹师〕〔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