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外挂有空间〕〔重生之废材崛起之〕〔神魂丹圣〕〔独家婚宠:高冷总〕〔当土豪门遇上真豪〕〔暴君的炮灰男后[穿〕〔绝品神医兵王〕〔都市超级医仙〕〔情忧伤,静无涯〕〔就爱那个女总裁〕〔不死元圣〕〔穿回来后我嫁入了〕〔凝脂美人在八零[穿〕〔海上华亭〕〔[综英美]反派必须〕〔穿书之末世娇宠〕〔心尖蜜宠:帝国总〕〔程少求放过〕〔我在地狱深处等你〕〔戏闹初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家父陶弘景
    ,!

    脉息没了!

    一个人的脉息没了,那就是死了!唯有死人才没有脉息!

    事实上古之时把脉,一般医生把的都是脚腕,而非手腕。脚腕比手腕更清晰,更准确(在一本医术上看到的,说是把脉都把脚腕)。

    死了!

    口吐黑血,死的不能再死!

    然后在众人眼睁睁的目光中,整个人逐渐化作了一滩脓血,满堂恶臭。

    毒药!

    众位长老霎时间安静了下来。

    之前还满腔愤怒,后悔不及的众位长老顿时一股冷汗自背后浸出。

    大发了!

    事情大发了!

    还好吞吃丹药的不是自己,不然岂非横尸此地?

    可怕!

    居然被欲望冲昏了头脑。

    “假药!”掌教心中怒火瞬间散去。

    说来也奇怪,真药生气,被假药耍了,反而不觉得生气了,反而心中满是各种庆幸。

    “既然是假药,如何与群雄交代?”一位长老冷静下来,不着痕迹的放下手中凳子腿,露出了严肃之色。

    如今南天师道下群雄汇聚,此事不拿出一个章程,怕是休想安生。

    “我去请老祖!”掌教面色郑重的站起身:“这等事情决不可姑息!”

    确实不能姑息!

    南天师道是什么?

    天地间屈指可数的大派,统领整个南方修道界。虽然说统领二字有些水分,但大部分修行宗门道观都受南天师道辖制,受南天师道符诏。

    虽然外界强敌环绕,但若真的给了交代,只怕南天师道威严扫地。越是这个时候,便越要体现出南天师道的威严,绝对不能姑息、退缩。

    而且那神药已经被人吞噬,老祖化作了一滩脓血,如何有证据说服外界群雄?

    既然说服不了,那就只能凭拳头来说话。

    掌教脚步匆匆的来到后山,进入了一处密林内,然后恭敬一礼:“老祖,弟子求见。”

    “进来吧!”山洞内传来一阵混沌的声音。

    走入山洞,却见一七八岁的童子与一个五十多岁的老道在谈玄论道,二人端坐案几前讲谈经纶。

    石洞内别有洞天,其内并不阴森潮湿,反而相当的干爽。

    远处有泉水叮咚,光线充足,是一个养性修身,谈玄论道休养生息的好地方。

    “见过老祖”掌教对着那童子恭敬一礼。

    “这位乃灵宝教一位老祖,与我同辈,算起来乃是葛仙人的亲传弟子,一点灵魄转生中土,你不可有丝毫怠慢!”那天师道老祖介绍了一声。

    “见过老祖”掌教在一礼。

    “起来吧,倒是好修为”老祖称赞了一声。

    “当不得老祖夸赞”掌教恭敬道。

    “你且回去吧,你想说之事,老夫已经知道,此事必然有朝廷暗中推波助澜,我且前去挡住大都督”那老祖眼中神光流转:“如今乱世来临,我等理应提前亮剑,露出实力,免得步了灵宝后尘。”

    那灵宝老道苦笑,无奈的摇摇头:“朝廷动手太突然,谁能想到大都督居然貌天下之大不讳突然动手,老夫当时神游天外,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听了灵宝老道的话,那身材矮小的道人落下棋子,下一刻身形消失在空气里。

    张百仁脚踏江水,慢慢悠悠的向着庐山而来。尚差百里便到庐山脚下,却已经被人拦住了去路。

    一叶扁舟,在这浩荡的江水中,犹若钉子般牢牢的钉在了江湖内。

    在江湖的不远处,水波卷起道道涟漪,但那扁舟却稳若磐石。

    扁舟上立着一位道人,一位很年轻的道人,年轻的有些过分,只有七八岁大小,比张百仁还要小。

    江面上,二人十步外站定,打量着对方,俱都是呆住了。

    一个七八岁童子,一个十二三岁的童子,怎么看怎么怪异。

    “有趣!”张百仁只是道了一声有趣,便要绕开那扁舟,却听扁舟上童子开口:“见过大都督!”

    “原来是专门冲着我来的”张百仁上下打量着那童子,虽然面容年轻,但双目里却满是老态。

    “前辈何来?”张百仁抱拳一礼。

    “都督何往?”童子还了一礼。

    “你自何来,我便欲要往何处去!”张百仁瞧着这道人,他是何等聪慧的人,必然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等候自己。

    听了张百仁的话,道人轻轻一叹:“老道乃陶弘景二子,如今一点灵光不灭,驻存世间,也不知活了多少年。”

    张百仁闻言顿时面色肃然:“原来是先师的儿子,恕贫道有眼不识泰山,先生居然依旧存活,当真令人惊异。”

    “仙路难啊!”道人轻轻一叹:“我父亲尚差一步,便可登临仙道,但却迟迟卡在那关键一步,堕入了茫茫红尘不知所踪,我那几个兄弟也是沉落与轮回之中,苦求仙道!唯我一人苟活于世,扶照南天师道香火,坐等惊瑞降临。”

    张百仁闻言悚然动容:“先师没有成仙?”

    “成仙哪里有那般容易!”道人轻轻一叹:“都督乃时代骄子,此世英豪,惊瑞之日必然为天地所钟,占足了优势。若非必要,贫道实在不愿与都督动手,不知都督可否法外开恩,饶我南天师道一条生路?”

    真人就是真人,绝对没有那般蛮不讲理,打打杀杀的戾气。

    张百仁无奈一叹:“真人不知,天子遭龙气反噬,破了长生神药的力量,这第二颗长生神药便是救命稻草,不论是谁,胆敢染指长生神药,陛下都会不容留情,将其斩杀殆尽。本都吃的是皇粮,岂敢辜负陛下圣恩?”

    说道这里,看着眼前道人:“如今长生神药落在了南天师道,换做前辈,该如何抉择?”

    听到这话,老道苦笑,稚嫩的脸蛋上满是烦恼:“可南天师道的那枚丹药是假的。”

    “这不重要!”张百仁看向小道士。

    小道士无奈一笑:“说来说去,还是要做过一场。你的威名老夫如雷贯耳,若老夫勉强胜了一招半式,还请都督回转洛阳复命。若老道输了……南天师道就此封山,大隋不灭,南天师道不出,全了都督的脸面,都督以为如何?”

    张百仁闻言略作沉吟,随即摇摇头:“不够9需交出王家弟子三成,任由朝廷处置。”

    “这……”老道闻言顿时面色难看。

    张百仁不紧不慢道:“道长可要想好了,天子何等圣明,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而且南天师道是陶家的天师道,并非王家的天师道。”

    “王家不可小觑,那王羲之可是不弱于家父的存在,如今正在阴司征讨,为我人族征战,老夫下不去手!”道人轻轻摇头。

    张百仁略带沉默,王羲之惊艳了一个时代,成为了千古绝唱的人物,一身本事不可估量。

    “山门下那么多江湖豪客,全靠阁下运作!而且这都不知是王羲之几代传人,血脉淡薄,又有何忌惮?难道道长只忌惮王羲之,却不忌惮我家天子?”张百仁审视着眼前童子。

    童子苦恼的抓了抓脑袋:“麻烦!麻烦至极,我本来就是山中修士,不懂你等勾心斗角,便按你说得来。”

    张百仁点点头:“此言大善!”

    说完后张百仁手掌一伸,天空似乎在这一刻黯淡下来,无数光线向着其手中汇聚,一朵太阳神火在其手中灼灼燃烧。

    太阳神火绽放出无量光辉,照耀的江水一片煌煌。

    “好神通!”道人称赞一声,手掌一伸,脚下江水汇聚,向着张百仁卷来:“斗法者,无非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都督在水中施展火焰神通,却是费力不讨好,此江流浩浩荡荡无穷无尽,江流不歇,老道我术法神通不绝。”

    张百仁面色冷静,随手将光焰抛下去,然后纵身而起,一拳向着道人打去。

    同境界,神通无非天地之力,双方比拼的是对于天地大道理解。想要决出胜负,纠缠三五日都休想罢休,还是武力决定胜负。

    张百仁一拳虎虎生风,道人不敢硬接,居然一步后退,自腰间抽出了一把软剑,向着张百仁刺来。

    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笑容,任凭软剑缠住自家手臂,张百仁猛然伸出两根食指,夹住了道人的长剑。

    灼灼之气沸腾,太阳神髓的力量迸射,只见张百仁手指与长剑交接,长剑居然以肉眼可见速度变得殷红,向着道人手臂蔓延而去。

    道人大惊失色,慌忙松手倒退,只见那赤练软剑居然化作了铁水,滴落江中,卷起了道道白雾。

    “好神通!”道人败退,但脸上并不惊慌,反而自怀中掏出一道金符。

    金符一出,霎时间江水滚动,无数暗流在其中汹涌酝酿。

    “好符文!”张百仁赞了一声。

    这世间符文分为诸多种类,最上等为金符、紫符,在之下乃是木符等诸般材料制成的符牌。

    金符材质特殊,经过无数秘法炮制,千年不坏,其本身便是一件异宝。然后在经过修士大能祭炼,功参造化才能化作金色。

    “老夫活了数百年,祭炼的符文却只有三道!”道人轻轻一叹。

    ps:高考最后一天,大家努力加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第一强者〕〔医毒绝世:帝尊的〕〔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千亿盛宠:闪婚老〕〔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从姑获鸟开始〕〔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