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看护〕〔夫人别躲了〕〔名门秘闻多〕〔冷画沉欢〕〔大汉国手〕〔暹罗鬼影〕〔天龙邪尊〕〔崛起复苏时代〕〔无量真途〕〔都市之就是这么壕〕〔邪气横行〕〔回到八零当女兵〕〔战国第一纨绔〕〔大明影侯〕〔神谕猎人〕〔焚霜之歌〕〔茅山鬼王〕〔六零俏军媳〕〔投出个未来〕〔八荒神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时空泥潭
    见到张百仁只用普通的竹木,观自在手中六个清净竹扎入发丝中,随手折了一截竹木:“你我同为阳神,都督莫非看不起我?”

    张百仁苦笑摇头,手中竹木瞬息已经来到了观自在面前。

    “兵!”

    观自在嘴里念咒,张百仁手中的木棍居然莫名奇妙的一阵偏移,然后向着自己脑袋砸来。

    “九字真言果真玄妙!”张百仁面不改色,诛仙剑意附加其上。

    一招鲜,吃遍天下!

    观自在的九字真言,单单一个兵字,就足以叫人面对他时使不出任何武器。

    可惜张百仁的剑法超脱天地,乃是无上神祗剑法。

    剑意加持而下,再次向着观自在刺去。

    观自在再次变换法诀‘兵’,随即面色狂变,身形刹那间飘忽后退。

    张百仁一步迈出,身形柳絮般紧随观自在身形,竹木向其周身百窍笼罩而去。

    “斗!”

    观自在咒决变换,竹棍散射出道道金光,蛟龙般弹出,出手与张百仁碰撞在一起。

    “啪!”

    好在张百仁洗毛伐髓,太阳炼体,不然手中的木棍怕是要脱手而出了。

    一缕诛仙剑气灌注木棍内,张百仁再次出手,手腕旋转与观自在碰撞在一起。

    “唰!”

    木棍被齐刷刷的自根削断,速度不减的向观自在刺来。

    诛仙剑气无坚不摧,少有能抵挡之物。

    观自在面色豁然一变,脸上满是严肃,然后就见手中印诀变换:“行!者!”

    被削断的木棍在‘者’字印诀下自动续接,然后就见观自在出手比之闪电更快三分,近乎超脱于光速,与时间平齐。

    在观自在的眼中,天地万物这一刻似乎化作了静止,瞬息间张百仁周身已经被竹棍敲了十几下。

    “如何?”观自在眼中满是嘲弄的笑容。

    “行字秘诀果真深不可测!”张百仁面露赞许:“可惜,我若不施展真本事,怕拿不下你。但我若施展真本事,自怕伤到你。”

    “我有九秘在手,都督莫非瞧不起我?”观自在不服气,嗤笑了一声。

    “那好,道兄注意了!”张百仁竹棍轻飘飘点出,刹那间天空中如梦似幻的花瓣随之飞舞,时空的流速在此时似乎逆转、顺行、静止变幻不定,化作了一个时空沼泽。

    “不好!”观自在猛然心中一惊:“时间之力!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操控时间之力!”

    观自在运转‘行’字诀飞速后退,刹那间飞出了百丈,不过可惜,速度依旧及不上时间的妙用。

    只见时间逆转,观自在居然又主动回到了场中,怔怔的看着张百仁。

    一切都似乎回到了未动手之前,似乎之前打在自己周身窍穴的疼痛,只是一场幻觉。

    “为何?”观自在面露不解。

    “似有无实固也!”张百仁面带笑容:“如何?”

    这也是自家法则的弱点所在,只要没有真的杀掉观自在,一切都会回到并未动手之前的样子。

    除非你能在调动法则的这一瞬间,彻底将敌手斩杀,磨掉敌人在天地间的因果,斩杀其过去未来,不然在大千世界法则的修正下,一切皆会回到原点。

    “你若能控制时间,这天下谁会是你的对手?”

    观自在双目失神,眼中露出了一抹呆滞,就连竹棍何时落地都不知晓。

    打蒙了!

    彻彻底底被张百仁给打蒙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人掌控时间的力量!

    手掌一挥,竹棍扎入地下,居然再次生根,张百仁拍了拍观自在肩膀:“我不过是大千世界中为最特殊的一个罢了!甚至于我已经认为,我是必然成仙的一个。”

    “臭美!”观自在翻了个白眼,捡起地上的竹棍,慢慢插在了泥土里。

    枯木生根

    不过张百仁确实是给观自在敲了当头一棒。

    “你既然有如此本事,为何不曾见你施展过?”观自在疑惑道。

    “底牌懂不懂,若没有底牌,岂不是早死了!”张百仁幽幽一叹,缓缓登临凉亭:“三日后你我一道前往嵩山,会一会这天下群雄。”

    “都督,你在南疆下手太狠了,那可是几十位阳神真人,怪不得各大道观会急眼!这可是几十年的底蕴累积”观自在劝了一声:“修行不易,都督何不将其放了?”

    张百仁笑而不语,瞧得观自在眼中满是无奈。

    “都督!都督!”

    袁天罡抱着三宝拂尘走进来,眼中满是笑容。

    瞧着袁天罡,张百仁一愣。细细看着眼前的袁天罡,似乎看到了前日的观自在。

    “恭喜道长得证阳神果位!”一边观自在抱拳一礼。

    “客气!客气!社主已经走在了老道前面,老道落后了诸位半步”袁天罡眼中满是笑容。

    “你既然领悟了最后关窍,大道得证,为何不去突破,反而来叨扰我?”张百仁诧异的看着袁天罡。

    袁天罡嘿嘿一笑:“阳神突破易,但想要在阳神真人中有所建树,却是难上加难。”

    “好大的野心,你莫非也想要寻找寄托阳神之物,一并突破?”张百仁看着袁天罡,心中诧异。

    怎么最近突破至道阳神的家伙居然这么多,果真乱世多风雨,大隋衰败气数重归天下众生,方才使得天下众生有了鱼跃龙门的机会。

    盛世乃是修行者的悲哀,天下气数尽归皇朝,修行之人突破难上加难。

    如今乱世到来,气运重归江湖,于是开始有妖魔、道人趁机崛起。

    也就是说,如果修道之人不能把握机会,趁着隋末乱世突破,待到天下重新定鼎,各大势力割据,再想突破还要等到下一个乱世。

    突破阳神,就不得不说一个过程,这个过程谓之证道。

    观自在证就的何种大道不知,但袁天罡证就的乃是命数大道。

    证道是一个过程,就像是证明方程式一样,这个过程必须要有,而且精密无双,才能使得阳神发生最后蜕变。

    就像是孙思邈,想要证就医国之道,那就必须治理好一个国家,投靠一方门阀,亦或者自己称霸天下,建立王图霸业。不完成这个过程,即便孙思邈知道自己的前路,知道阳神的境界,但就是跨不过这层屏障。

    瞧着孙思邈贼兮兮的笑容,张百仁哼哼唧唧道:“恭喜道长,道长既然想要证道之物,尽管取来就是,百步已经走过九十九步,还差这最后一步?”

    袁天罡搓了搓手:“老道要寄托阳神的宝物,可不同寻常,乃是梭子!”

    “梭子?”张百仁一愣:“这东西要多少有多少,道长既然开口,我便为你收罗一筐。”

    “不是普通的梭子!”袁天罡苦笑道:“岂不闻命运如梭,乃是命运之梭,涉及到时空因果之力,此事非都督,无人可以助我。老道算定,乾卦在都督,见龙大吉,老道如今距离成道只有一步之遥,恳请都督助我。”

    忽然张百仁心有灵感,刹那间明悟了冥冥之中的天机:“时机不至,你且沐浴净身七日,再来见我。”

    “多谢都督!”袁天罡面带欢喜,转身走出了后院,向着自家屋舍跑去。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观自在不解。

    “什么是命运?”张百仁看向观自在。

    观自在捋了捋额头发丝,过了一会才道:“命运,因果而已!”

    “时空、因果、轮回便是命运!”张百仁面带笑容,阳神中悄然多了一朵透明花瓣,只是这花瓣才刚刚绽放,正在准备慢慢生根发芽。

    “且不去管它,先应付了各大宗门再说!”张百仁瞧着观自在:“咱们提前去嵩山转转?”

    观自在点点头:“善!”

    嵩山

    阵阵诵经声回荡在嵩山山脉,无数隐匿在嵩山地界的妖魔鬼怪、山野精灵无形中听到了那一阵阵的诵经声,忍不住呲牙裂嘴,面露欢喜之色。

    少林地处嵩山之南,而此时嵩山之北却见各路高手汇聚,道家无数高真纷纷向着此地汇聚而来。

    三日后六宗定乾坤,分输赢,决定新王朝不老长生的名额,亦关乎着天下各路反贼的命运。

    是以各路反贼皆有使者派遣而来,亦或者暗中真身围观潜伏。

    嵩山之北一片乌烟瘴气,山中各种妖兽、奇珍尽数抓来烤了吃,还有那不知廉耻之辈,日日夜夜、光天化日白日宣***人恨不能将其劈死。

    此时百家汇聚,可谓是龙蛇混杂。

    张百仁与观自在走在一处,二人形似兄弟。观自在是兄,张百仁是弟。

    有修士见到二人,顿时面色一变,连忙站起身恭敬一礼。

    张百仁不予理会,反倒是观自在面带微笑,不断回礼。

    行至半山腰,山顶已经没有小道。

    张百仁与观自在脚踏枝桠,来到了嵩山山顶。

    张百仁俯揽四面八方,待瞧见那少林寺,却是忽然眉头一皱,一缕龙气虽然镇封的严密,但却逃不出张百仁法眼。

    “有趣!有趣!大会之时有好戏看了!”张百仁忽然开口。

    “怎么说?”观自在面带好奇之色。

    “你看那佛寺,可有端倪?”张百仁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