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全能至尊〕〔少女航线〕〔西厂〕〔我的老婆是狐仙〕〔龙抬头〕〔武道成圣〕〔抗战之最强兵王〕〔重生影后:总统的〕〔北上伐清〕〔控尸领主〕〔细胞修神〕〔逆流2004〕〔拾忆之旅:最后的〕〔晚明之逆流而上〕〔超级存储系统〕〔许你太平盛世〕〔红颜折〕〔最强灵异大师〕〔步步为爱〕〔青海残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聂隐娘的剑道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是吗?”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似笑非笑之色,下一刻便见游方郎中刚刚走过马路,便被不知哪里飞来的钢刀一把洞穿卤门,死的不能再死。

    血溅长街,一片尖叫!长街瞬间大乱,无数百姓纷纷远去。

    “那个混账做的好事!”袁天罡气得鼻子都歪了,左看右看,却迟迟不见再有任何可以援救之人。

    “为什么?为什么!”那乞儿匍匐在地,眼中满是愤怒火气。

    在这残酷的乱世,弱小便是罪过。

    “我不服!我不服!苍天不公!苍天不公啊!”少年仰天咆哮,随即倒地而亡,

    怒火冲霄再加上无尽的饥寒辘轳,在不死反而奇怪了。

    “如何?”张百仁看向袁天罡。

    袁天罡面色沉默的看着那街头伏尸的少年,过了一会才轻轻一叹:“是我害死了他!都是贫道的过错!贫道愿赌服输,只是错估了大都督心中的杀机。”

    “既然愿赌服输,那日后便为我驱策!”张百仁说完话转身离去,留下袁天罡深深的看着那倒地的少年,许久后方才转身离去。

    袁天罡走后,一朵花瓣缓缓自地上漂浮而起,慢慢向空中飘荡。

    一化二,二化三,三化无穷。

    霎时间铺天盖地的花瓣遍布长街,然后在一刹那时间似乎倒流,一切都回到了打赌之前的最初始之时。唯一不同的是,那乞儿忽然发现自家怀中不知何时多了无数的铜钱与碎银。

    与袁天罡打赌,张百仁岂会没有准备?

    “都督如今的心性,似乎有欠妥当!”袁天罡与张百仁坐在庭院内的凉亭中,看着湖水中的游鱼,眼睛里露出了一抹迟疑。

    张百仁闭目沉思,晒着毒辣的太阳。这毒辣的太阳对于常人来说是剧毒之物,但对于张百仁来说,却是无上补药。

    “都督,门外来了一位女子,说是要求见都督!”陆电走进来。

    “女子?可曾通秉姓名?”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姓名不曾通秉,只是说找都督比剑的!”陆电递上了拜帖。

    张百仁睁开眼,拿住了拜帖后,打量一会露出了诧异之色:“没想到是她来了;请她进来吧!”

    “不必,我已经进来了!”一袭白衣,怀抱剑匣的女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院子里的假山上,一袭白衣飘飘头戴斗笠的扫视着场中众人。

    “摄隐娘,你上次差点斩了我肉身,坏我一世道功,本都督不曾去找你,没想到你居然自己主动登门了!”张百仁侧头看向摄隐娘,眼中露出了惊叹。

    “常言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世人都说大都督剑道修为乃天下第一,小女子却是不服,还请大都督赐教,咱们分出一个胜负!辩证一个高下!”摄隐娘目光灼灼似乎能刺穿纱巾,叫张百仁肌肤生疼。

    “剑意入神!你确实是有资格与我一较高下,一分长短!”张百仁慢慢的站起身,瞧着立于假山上的摄隐娘,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尚未请教姑娘芳名。”

    “聂隐娘便是!”聂隐娘怀抱干将,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小女子若侥幸能胜得一招二式,还望都督赐还莫邪!”

    “哦?你若输了呢?”张百仁看向聂隐娘。

    “我不可能输!”聂隐娘自信满满,随即顿了顿又加了一句话:“我若输了,任凭都督杀剐。”

    张百仁发现,自己开始有点欣赏聂隐娘了,聂隐娘是真正的剑道高手,真正诚于剑的剑士。

    聂隐娘一挥手,干将插在了脚下的山石上:“我与你比剑,断不会依仗神兵利器胜你!”

    说着话,手掌一伸,竹林内一截竹木脱落,被其拿在手中。

    张百仁摇摇头,也不辩解,直接折断一根竹木,脚踏浩渺烟波,一剑向聂隐娘而去。

    聂隐娘之所以被人称之为摄隐娘,是因为其修炼家中秘术《摄剑术》,此剑术最是霸道,天下不论何种兵器,只要在剑仙之属,便会归于摄剑术的威慑、掌控范围,摄字同取、用。

    后来不知聂隐娘得了何种机缘,居然在剑道又有突破,练成了名镇千古的御剑术。

    十里之外取人首级!

    摄取天下万剑为己用,这是何等霸道的手段。

    可以说,聂隐娘便是剑中之神!

    纵身跃起,竹棍刺穿虚空,悄无声息的向聂隐娘点去。

    非竹棍不快,空气失去了阻力,而是空气已经被竹棍上的剑气切开,再无任何阻力。

    “噗嗤!”

    张百仁一剑刺入聂隐娘脚下的假山,此时聂隐娘一剑向张百仁咽喉刺来。

    “好一个摄剑术!”张百仁这次是真的变了颜色,竹棍回转,荡开聂隐娘的竹剑,然后纵身而起,竹剑过处荡起层层波涛。

    上善若水!这还是张百仁十几年前领悟的剑法,一剑出,天下万物莫能与之争。

    “砰!”

    弱水震动,空气似乎化作了浩荡无边的弱水,无孔不入无物不侵。

    虚空中到处都是弥散的剑气!

    剑气只是普通的剑气,张百仁当然不会依仗自家诛仙剑气欺负人。

    “唰!”

    “唰!”

    “唰!”

    二人接连走了几十招,摄隐娘面对着无孔不入的剑气,略微有些吃劲不住,纵身而起竟与手中竹棍合一,化作了青翠的剑虹,向着张百仁斩来。

    “这怎么可能!”

    瞧着那青色剑虹,张百仁顿时豁然变色,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人剑合一乃是白帝的神通,而且白帝都不能如聂隐娘一般,随意与身边之物相合。

    白帝的人剑合一前提是人养剑,待到人与剑产生默契,感应通灵,方才能人剑合一。

    但如聂隐娘这般,随意与手中竹棍人剑合一,张百仁是做不到的。

    “这不可能!”

    张百仁抽身后退,身形不断聚散变换,躲避摄隐娘的剑虹。

    “嗖!”

    空中剑虹转动,瞬间化作了八道,组成一个笼罩乾坤的八卦阵势,逼得张百仁不得不提剑出击。

    “啪!”

    手中竹棍断裂,关键时刻张百仁手掌一伸,居然将那虹光攥住。

    可以割裂天下万物的一剑,却无法切开张百仁细腻的肌肤。

    聂隐娘站在张百仁对面,此时面色古井无波,静静的看着张百仁。

    “为什么?”张百仁看着聂隐娘,眼中满是不解之色。

    “我聂家的摄剑术,修炼的便是一口本命剑气,剑气附着之物,天下万物俱都可以为兵。前些年小女子无意中获得了白帝传承,领悟了人剑合一之道,更借此领悟出御剑十里取人首级的本事!”聂隐娘静静的看着张百仁,看似平静的双目深处,却卷起了滔天巨浪。

    张百仁肉身到底有多坚固,自己的剑虹都无法斩开。

    其实对于聂隐娘来说,长剑在手与长剑不再手,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之所以不动用干将,是因为她发现了张百仁背后的剑匣;剑匣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隐匿在剑匣中的宝剑。

    就是无意中流漏出的那一丝丝气机,都差点叫聂隐娘苦苦修炼出的本命剑气崩散掉。

    “呼~”

    摄隐娘深吸一口气,白皙修长的手掌松开了竹棍,身形慢慢后退,话语中带着一抹失落:“我输了!任凭都督处置!”

    破不开张百仁的防御,任凭自己剑术再厉害,也只是花俏而已。

    手中竹棍化作齑粉,随风飘散,张百仁背负双手缓缓落在凉亭中:“陆雨,去我书房将宝剑与字帖取来!”

    陆雨领命退下,不多时抱着一个匣子走出来,恭敬的来到张百仁身边。

    “啪~”

    张百仁打开匣子,莫邪剑似乎感受到了干将剑与主人的存在,顿时一阵欢呼雀跃,散发出道道嗡鸣。

    感应着宝剑的雀跃,那熟悉的契机,摄隐娘眼睛一亮,可是随即又黯淡下去。

    宝剑复归,但人却非自由人!

    “带着宝剑与字帖走吧!”张百仁缓缓的将字帖用红线捆束好,一并放入了剑匣内,端起剑匣来到聂隐娘身前。

    “都督,我输了……便任凭都督处置!”聂隐娘喏喏道。

    “本都督还是要脸的!”张百仁看着那白色斗笠,将剑匣塞入了聂隐娘怀中:“走吧!日后你便是天下第一剑!”

    自己虽然有剑神相助,但自己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剑客,自己对不起剑道。

    聂隐娘抱着怀中的剑匣,许久无语,呆呆的看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

    此时袁天罡开口道:“小姑娘,你快走吧,难得这厮大发善心,若待他反悔,你只怕要留在这里暖床了。”

    这话落下,顿时叫人心中一紧,那聂隐娘猛然一招手,干将落入了身前的剑匣内与莫邪落在一处。

    宝剑通灵,欢呼雀跃!

    “都督,江湖路远,日后再见!”聂隐娘抱着宝剑,转身匆匆而去,身形怎么看怎么多了一副狼狈的样子。

    “难得你小子发善心,居然把剑贴送人了!”袁天罡眼中满是羡慕。

    那可是张百仁亲手手书的剑贴啊,就算是袁天罡都不能得手,每次张百仁书写完毕必然立即焚烧殆尽,不留只言片语于字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