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有女要暴富〕〔心花路放〕〔婚情告急:总裁请〕〔顶级宠婚:闷骚老〕〔重生至尊〕〔国医狂妃:邪王霸〕〔我的极品妹妹〕〔纯良毒妇:正室秒〕〔重生都市仙帝〕〔总裁在上杀手在下〕〔漫威世界的拳皇〕〔重生成蛇〕〔超品神才〕〔白骨入侵〕〔刺遍江湖〕〔校花的透视高手〕〔重生明末之中州崛〕〔师父又掉线了〕〔炎黄人间〕〔我是绝世树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张修
    “哦?是吗?”张百仁看着眼前道人,心中怀疑眼前道人的身份,瞬间起了念头,猛然一声呵斥:“张修,想不到轮回转世这么些年,你连本座都不认识了!”

    张百仁手掌一招,虹桥化作了长枪,被其拿在手中,满脸严肃的盯着对面道人。

    “你是谁?”骤然被人叫破名字,张修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惊悚,身子紧绷,猛然起了戒备。

    “当年你谋划灭了北天师道嫡系,莫非不记得了?”张百仁在一声喝问。

    “什么?”老道一愣:“老夫被困此地四百余年,何时灭了北天师道嫡系?北天师道是什么教派?”

    “你当真不识得?”张百仁认真打量着张修的面孔,却见不似作伪,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

    “我知道什么?”张修脸上满是无奈。

    张百仁手指敲击长枪,过了一会才道:“怪哉!你当真在此地四百年不曾出去?”

    张修嗤笑一声,笑而不语,脸上满是傲气。

    张百仁心中疑惑,但却知道自己此行的目标:“为何不去那大殿中夺取宝物?”

    “你以为我不想吗?”张修翻了个白眼:“此地有一座符阵,重重叠叠八卦流转,内逆三奇,单凭我一人之力,想要破解也是有心无力。”

    张百仁露出诧异之色,却是不信,提着长枪纵身而起,向着那山头落去。

    忽然眼前虚空一阵变换,自己霎时间到了一片极寒世界,四面八方都是水,就连自家手中太阳真火凝聚的长枪,都不由得染上了一层寒霜。

    收了太阳神火,瞧着脚下波涛澎湃的海水,忽然张百仁面色一怔,自己似乎失去了浮力一般,径直向着脚下波涛坠去。

    “溺水!”张百仁心中一惊,猛然调转先天神祗法身,附着于肉身之上。

    身子坠入其中,连个浪花都没有卷起。

    此时一叶扁舟自远处而来,扫视着溺水中挣扎的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嗤笑:“本以为来了道友与我一同破阵,不曾想来的居然是张家余孽!当年张家走脱一个余孽,老夫心中便觉得有些祸患,隐隐不安,不曾想你居然主动找上门来,今日正好凭借溺水大阵,送你一家团圆。”

    张修来到太平洞府已经有些年月,以阳神真人的修为造诣,暗中勉强控制大阵,倒也不难。

    之前见张百仁跨虹桥而来,威势滔天,便是张修心中也起了顾忌。被张百仁叫破身份后,更是杀机四溢。不过这厮活了千年,心性不露分毫破绽,随即心生一计,正好借助太平道的大阵,暗算张百仁,将其斩杀。

    张百仁一身火气,落入溺水中必死无疑!即便死不了,也会被溺水封住经脉,任凭自己杀剐。

    “这便是你暗算本都督的理由?”张百仁在溺水中不断挣扎,话语传不出去,只能凭借口型怒视着张修。

    张修冷然一笑,手中拿出一道绳子,那绳子仿佛有灵性般,钻入水中将张百仁捆束住,拉上了小船。

    “啪!”

    张修抽回绳子,一脚踩在了张百仁的胸口处,瞧着‘软弱无力’的张百仁,不断嘲弄道:“原来是张家余孽,今日正好全了缘法,斩草除根!然后再将你阳神投入洛水中,叫你永世不得超生!”

    “怪不得近些年老夫心中越加不安,原来余孽中居然出了你这等人物,竟然修成了阳神,修为不在老夫之下!”张修手中绳子敲打着张百仁面孔:“小子,死到临头还有什么话说?你是否还有亲人朋友,如今隐匿在何地?你若从实招来,老夫给你个痛快,若敢半点迟疑,老夫叫你受尽抽魂炼魄之苦。”

    “说来也是缘法,老夫为了今日设计等候二十多年,才终于解了心腹大患。只是可惜了你的阳神修为,日后转世轮回莫要埋怨老夫没给过你机会!可长点心吧!”

    二十年前恰好是张百仁诞生于世之时,张修当时便心中察觉到了一丝丝不妥,于是暗中寻觅避难所载。

    恰好,太平道的遗址便落入其眼前。

    “你为何害我外公一家?”张百仁怒视张修,双手不断‘挣扎’,要将其脚掌搬开。

    “哼,张家嫡系,人人得而诛之!”张修眼中满是狰狞:“小子快说,你兄弟姐妹,父母所在何地,不然今日便叫你抽魂炼魄。”

    很显然,张修根本就没打算回答张百仁的话,若非想着将张百仁其余兄弟姐妹斩杀,早就将张百仁杀死扔入溺水了。

    “唉,你不肯说,看来只能我亲自逼问了!”张百仁忽然一叹,脸上的狰狞消失。

    张修已经察觉到不妙,正要下杀手,却忽然觉得自家咽喉一凉,浑身血肉温度在逐渐远去。

    一把长剑,寒光闪烁的长剑,不知何时出现在张修的咽喉中,吞噬着张修体内的血肉精华。

    “咯咯咯~”

    血液流动,张修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却不见半点死亡的畏惧,就是脸上的惶恐也一闪即逝。

    “咔嚓!”

    张修身子居然化作了泥胎:“小子,老夫已经踏入仙道,这不过是老夫的法身之一!真没想到,溺水竟然都毒不死你!是老夫失策了,不过这件事没完,你折了老夫百年修为,日后咱们在分胜负!”

    泥胎轰然炸裂,一道藏匿在碎屑中灵光便要趁机遁走。

    “哪里走!”

    张百仁左手伸出,世界缓缓铺开,任凭那一点灵光挣扎,却难以逃出掌中世界所在之地。

    “往哪走!”张百仁手中拿出一盏油灯,青铜色的油灯。

    掌中世界倾覆,那灵光毫无反抗之力的落入了铜灯内,随即铜灯与灯芯结合,那灵光化作一道符文,落在了铜灯的壁障上。

    唰!

    本来绿豆大小的火焰,在加了张修一具法身后,居然长大成仿若寻常火焰大小。

    脚下小船化作泥胎破碎,但张百仁却盘坐在溺水上,扫视着自家的铜灯:“张修,本来本都督无意与你为难,张家的因果我并不曾真的想接下,谁知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你如今一点灵光落在本座手中,还有何话说?”

    张百仁俯视着铜灯内的那一道符文。

    “小子,你别得意太早,老夫转世重修千年,法身无数,早晚有你殒命之时!”张修冷然一笑。

    “是吗?”张百仁看着张修,眼中露出一抹不屑,一步迈出破开大阵,居然径直落在了岸边。

    “你在此钻研数十年,可有收获?”张百仁看着张修。

    张修冷冷一哼,默然不语。

    “不知死活!”张百仁催动铜灯,只听得一阵惨叫传开,然后便听张修的灵光传来狼哭鬼嚎的声音。

    抽魂炼魄的痛苦,少有人能承受。

    “我说!我说!我说!你这混账速速住手!”张修高声痛哭。

    张百仁停下火光,张修倒豆子般,所有大阵隐秘说的一清二楚。

    “此地有八种符文演化出的八方之力,由八卦排序镇守八方,八卦交相呼应,却又衍生出更强、更复杂的力量,比如说风水可以演化惊雷。水火可以演化狂风,如此一来八卦捉摸不定,找不到八卦的根本,就无法穿过八卦进入里面的大殿!”张修鬼哭狼嚎的道。

    “八卦之力!”张百仁一双眼睛露出思索之色,随即道:“你这厮居然还不老实,包藏祸心!”

    “都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如何包藏祸心!”那一点灵光不满的道。

    “当真一点祸心都不曾包含?”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

    话语落下,熊熊火光再次卷起,只听得一阵狼哭鬼嚎的声音响起,张修凄厉道:“我说!我说!我说!”

    张百仁停下火焰,那张修仿佛被蹂躏的小兽般,凄凄惨惨道:“此大阵是按照伏羲的先天八卦排布,而非周文王的后天八卦。”

    乾南坤北,天居上,地居下,南北对峙,上下相对。

    从两卦爻象来看,乾是三阳爻组成,为纯阳之卦;坤是三阴爻组成,为纯阴之卦,两卦完全相反。

    山泽通气:艮为山居西北,兑为泽居东南。

    雷风相薄:震为雷居东北,巽为风居西南。

    水火不相射:离为日居东,坎为月居西。

    这便是先天八卦,而后天八卦与先天八卦决然不同,二者乃是本质上的差别,一旦出入错了大阵,算错了时机,张百仁唯有被大阵活活炼死的份。

    此人胆敢包藏祸心,张百仁岂能轻饶?

    如何破阵进入其中?

    张百仁左思右想,终究是难以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若寻常阵法,倒也罢了!关键此阵法乃是完全由符文组成,变幻不定,根本就找不到阵基,何谈破阵?

    “我见你那火桥不错,或许有几分机会直接闯入其中!”张修开口道。

    张百仁不起理会张修的话,而是略做沉思,自袖子里掏出了时日炼天图,化作了外套披在身上,起身直接向着那大阵走去。

    “呵呵,你小子莫非不想要命了?你以为这样就能破阵?你若是想寻死,先将我放出来啊!”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凌天至尊〕〔君临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