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她比蜜糖甜〕〔重生六零医品军嫂〕〔涅槃天骄〕〔梦境指南〕〔盛宠令〕〔都市开光眼〕〔我为什么这么皮〕〔当瓦罗兰遇上漫威〕〔御兽师的悠闲生活〕〔洛家天色有依人〕〔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孙小鹤的探灵日记〕〔神医弃女〕〔时光和你都很美〕〔六十年代小军嫂〕〔重生军婚:首长的〕〔汉之乱世英雄〕〔都市之科技霸主〕〔诸天投影〕〔超神武道副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两百一十七章 太平有三宝
    八卦阵内起风雷,三元一气造化惊!

    坎离调配水火风,更有刮魂灭破气!

    八卦大阵内风火流转,无数种模拟而出的大阵之力,不断向张百仁的周身百窍灌注而去,欲要破其窍穴,坏其大道。

    人体任督二脉通四肢、脊椎、前胸,是以修道之人尚未修成阳神之前,一旦肉身有损,必然使得任督二脉缺失,难以续接,更何谈调配坎离?

    肉身被斩,修行之人的大道便已经断了!

    张百仁立于大阵内,周身金光流转,已经察觉到了大阵外的动静。

    “区区八卦大阵,也能挡我?”张百仁一剑劈出,斩灭地水风火,正要趁机脱离大阵远去,却忽然只见八卦大阵戛然而止,然后一群道人、武者哗啦啦的围了上来。

    那太平道弟子为了阻止张百仁进入太平道洞天深处,不惜停止八卦大阵的运转,也要将众人带入其中,将张百仁拦截下来。

    “张贼休走,还不速速俯首纳降!”一位武者出声呵斥。

    张百仁眼中冷光流转,下一刻却见指尖一道发丝蜿蜒,划过了虚空。

    “噗嗤!”

    斗大的头颅滚滚,热血冲天而起。

    区区易骨境界武者,也敢在在自己面前放肆,当真是无知者无畏!

    “都督且去,我来挡住他们!”

    天边一道剑光划过,莫邪剑剑气惊鸿,所过之处众人纷纷退避开来。

    “摄隐娘!你也敢来蹚浑水!”王艺慢慢自阴影里走出来,瞧着挡在前路的莫邪剑,眼中一抹杀机在流转。

    莫邪剑轻轻一阵低吟,并未回答王艺的话。

    张百仁轻轻一笑:“你且退后,这是本都督的因果,自出道以来,本都督从来不畏挑战,哪里轮得到你替我接梁子!”

    “都督赐传摄隐娘无上剑道,隐娘当持弟子礼!师傅有难,弟子服其劳,也是应当!太平洞天内必有重宝,都督且去收了重宝,此地有隐娘一人足以!”聂隐娘声音自莫邪神剑中传出。

    一边的北天师道老祖与北邙山君王阴沉着脸,并未出手相助,更未仗义执言。

    张百仁两次指划天河,早就已经将众人排斥在外!大家都非傻子,岂会不知张百仁已经起了独吞宝藏的心思。

    “张百仁,你若退出太平洞天,一切尚且还有余地!小道素来敬佩都督为人,大都督威名盖世,乃是我辈修行之人的楷模!都督已经得窥大道,我太平洞天又有何物值得大都督这等人物窥视?”太平道弟子面色阴沉的看着张百仁。

    “我若说非去不可呢?”张百仁面带笑容,声音不缓不急。

    洞天内极有可能流传着太平道的隐秘,甚至于可以凭此推断出南华老仙的一些信息,也未尝可知!

    南华老仙才是张百仁的主要目标。

    “那就只能恕在下无礼了!”太平道弟子手中符文一变,下一刻脚下黄巾力士猛然一拳轰塌虚空,拳碎山河,只见浩瀚无穷的神威垂落,虚空在一瞬间凝固,化作了钢铁。

    张百仁面无表情,身形在那拳风中散开,满天花瓣流转。

    再出现时,已经到了那巨人上空,腰间剑气煌煌,似乎能卷动虚空中的曜日。

    一剑出,天地似乎凝固,死亡的气机笼罩全场。

    “砰!”

    夸父已经死了,死人是没有三魂七魄的!

    没有魂魄的人,如何会被诛仙剑意压制?

    “砰!”

    瞧着那遮天蔽日的一掌,张百仁身形再次化作满天花瓣散开,熊熊地水风火阴阳二气卷起,霎时间笼罩全场,欲要将众人炼化。

    “阴阳二气,这小子好深厚的修为造诣!居然可以摩弄乾坤,执掌阴阳!”张衡瞧着席卷而来,仿佛两条巨龙绞杀一处的阴阳二气,顿时面色狂变,手中一道符文流转,击穿了阴阳二气,遁逃出去。

    符文呈现玉色,瞧起来叫人心中忍不住一阵惊悸,升起一股神圣之感。

    这是教祖张道陵亲手为自家嫡子制作的保命之物,堪称天下符箓之祖,具有窃取阴阳造化的神威。乃是符箓中的极品,堪称符道的顶点!

    “张贼,好狠毒的心肠!”众人被笼罩在阴阳二气的气场内,顿时慌了心神。

    “给我开!”

    夸父一声怒吼,脚掌一震,那满天的阴阳二气居然被其一脚震散,消泯于虚空。

    细看场中,哪里还有张百仁的影子?

    张百仁早就趁机走脱,潜入洞天深处,窃取天地造化了!

    张衡一双眼睛扫过场中,瞧着那风火浩荡的八卦阵,露出了一抹阴沉之色:“此地有张修气机!张修果真藏匿在这里!”

    二话不说,当先一步向着洞天深处而去!

    张衡动作,酆都大帝紧随其后,在之后各路修士有了榜样的力量,自然也不会顾忌那太平道弟子,紧紧追了上去。

    “小子,这里是当年张角兄弟设下的符阵,有南华老仙亲自加持,老夫在此苦苦钻研二十几年,却依旧难以找到破阵法门,你待如何进入这大阵?”张修的一点灵光不断在铜灯内挣扎。

    张百仁站在大阵前,瞧着那漫天飞舞的金黄色符文,露出了一抹凝重。

    九九八十一道金符,就算是张百仁,此时也没了主意。

    “这九九八十一道金符,唯有九道是真,剩下都是那九道金符的投影!”张衡身形出现在张百仁身边。

    “如何破阵?”张百仁看向张衡。

    “家父才是玩弄符箓的祖宗!”张衡一笑,周身浮现出一道玉光,下一刻转瞬即逝,没入大阵内不见了踪迹。

    张百仁心中一动,急忙迈步紧追,但是刚刚进入大阵,却见惊雷滚滚,霎时间天翻地覆,无穷天地伟力加持而下,惊得张百仁不得不退出来。

    “张衡这厮是想吃独食!”酆都大帝眼中满是阴沉。

    张百仁一拳挥出,满天花瓣流转。

    时间的流逝在此时似乎缓慢了下来,无限近乎于静止!

    时光倒流,只见那一道灵光居然被张百仁硬生生的自时光长河中拉了出来!

    “砰!”

    满天花瓣炸开,一道红色惊雷,打的那满天花瓣化作了齑粉。

    已经成为定数的一切,果真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天地不许!

    并非是张百仁的修为不够,而是张百仁感应到冥冥之中一道惊雷垂落,修复天地间的秩序。

    “好修为!”酆都大帝一阵惊叹。

    “可惜,功亏一篑!”张百仁无奈一叹。

    “我来!”

    酆都大帝正要动手,忽然远处破空声响起,接着就听一阵呵斥:“张百仁,还不速速止步!”

    人未到,夸父的一脚覆压乾坤,向着张百仁与酆都大帝踩了下来!

    “吼~”

    酆都大帝一声吼叫,周身长满了长毛,火红色的长毛!

    空气在一刹那燥热了起来。

    “夸父,何惧之有!”酆都大帝身形长大,居然抵住了夸父的一脚。

    旱魃先祖谓之‘吼’。吼乃是不弱于仙人的存在,早就陨灭于上古大战,但其力量却自血脉中被遗传了下来。

    夸父虽然厉害,但终究只是没有意识的旱魃而已,距离成为吼还有很大的距离。

    若真的能成为‘吼’,岂还会被人操持?

    “旱魃!酆都大帝的本体居然是一只旱魃!”

    远处众位道人心中一惊。

    “已经有人进去了,你若是在找我等麻烦,你家先祖的宝物被人盗走,可莫要怪我没提醒你!”酆都大帝将旱魃击退三步,方才收回真身,面色阴沉的道。

    “胡说,此地乃我太平道先祖亲自设下的符阵,若无通行之法,何人能通过?”太平道弟子一声呵斥。

    张百仁摇头不语,只是一双眼睛看着那符文大阵,思虑着破阵之法。

    “呵呵,天下符文,皆出天师,你这符文大阵虽然厉害,但是……”酆都大帝冷冷一笑。

    那弟子闻言顿时一惊,脸上的表情一滞,露出了阴沉不定之色。

    “阁下有夸父这般傀儡在手,在场众人哪个是你对手?你就算将大阵解开,难道我等还能在你手中夺了太平道的传承不成?”春归君不紧不慢的站起身,缓缓自人群中走出来。

    “不错,打开大阵,自然可以一辨真伪!”巫不樊缓缓走出来。

    太平遗址出世这等惊天大事,南疆岂肯错过?

    那太平弟子略做沉思,随即手掌一招,口中念咒,前方九九八十一枚金符居然瞬间收敛,化作了九枚符文,落入其手中。

    “正要进去一辨真伪!”那太平道弟子一马当先,向着符文大阵内走去。

    “你说,张角那厮死了没有?”酆都大帝跟在张百仁身边,压低了嗓子道。

    “当年太平道造反失败,大汉龙气反噬,张家三兄弟死无葬身之地,阳神破散,早就死的不能再死!天子龙气专克我法界,你尽管放心就是!”

    众人快步走入洞天深处,过了那符阵,只见眼前豁然开朗,一座琼楼玉宇出现在众人眼帘。

    太平有三宝:葫芦、经书和符诏!

    在那琼楼之上,有三物神光流转,莹莹照应千年之久,恒古不灭!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第一强者〕〔空间种田:冷酷王〕〔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