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武二代〕〔若你还在爱我〕〔靳少强宠小逃妻〕〔天才修行者〕〔农女为商:驯夫有〕〔一吻成瘾:总裁老〕〔99亿闪婚:豪门总〕〔女王心尖宠:恶魔〕〔星际麒麟〕〔重生军嫂逆袭记〕〔人与非人委员会〕〔前方有舰娘出没〕〔灵剑尊〕〔妃常调教之世子有〕〔侯府商女〕〔海贼王之大將为攻〕〔我的师傅是林正英〕〔乡野春情〕〔海贼之副船长红心〕〔最后的巫族守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大战不休
    一根法相所成的手臂,居然被凭空斩断,跌落在地!

    金黄色血液在汨汨流淌

    “砰!”

    手掌坠落,大地上卷起了阵阵的烟尘,惊得场中众人俱都是骇然变色,再一次对于张百仁的剑道修为有了本质上的认识。

    万法不破,无坚不摧,经过数千年祭炼,金刚不坏的上古神人尸体居然就这般被张百仁斩断了一只手臂!

    法相崩溃,血液流淌而下。

    金身在次化作了一头两臂的手掌,此时那太平道的弟子眼中满是悚然!

    这可是太平道上古征伐天下,推翻大汉王朝的无上神器,居然就这般被人破掉,简直叫人毛骨悚然。

    “不死不灭!”

    太平道弟子一声呵斥,地上的血液逆流卷起,断肢重生。

    “如何?”张百仁看着那太平道弟子。

    那太平道弟子面色阴沉,张百仁嗤笑一声:“本都督无异与你为敌,但你若不知死活,总是想找本都督麻烦,说不得本都督要和你较量一番了!”

    “再来!”太平道弟子眼中杀机流转:“逐日之杖!”

    一声令下,夸父虚空一握,一根乌黑的权杖被其拿在手中。

    一杖而下,虚空似乎在刹那间凝固,时间停止了流淌。

    张百仁面色豁然一变,手中长剑归鞘,一朵洁白色花朵被其拿在手中。

    轻轻的

    一片花瓣被其拿在手中,张百仁眼中满是笑容的看着那夸父尸体,屈指轻轻一叹。

    轮回!

    轮回法则!

    一瓣花瓣无视了时空,无视了距离,无视了权杖,径直没入夸父的眉心祖窍之中。

    “轰!”

    权杖砸落,张百仁肉身化作无数花瓣四散飘零。

    死了么?

    酆都大帝一双眼睛看向张衡,张衡瞧着那满天花瓣,摇了摇头:“既然已经成为阳神真人,岂有那么容易死亡?”

    果然

    满天花瓣重组汇聚,张百仁肉身重新出现在虚空中,一双眼睛扫视着场中的众位强者。

    “你对我的黄巾力士做了什么?”太平道的道士眼中闪过一抹杀机,细细查看一边脚下的黄巾力士,露出了一抹难看之色。

    张百仁笑而不语,只是慢慢把玩着手中的花瓣,下一刻只见那夸父尸身复活,一股蓬勃的生机在不断苏醒。

    轮回!

    利用轮回法则,使得夸父复生!

    即便只是在花瓣法则下复生的夸父,已足以更改冥冥中的许多定数。

    夸父生机复苏,说不得某一日当真能由死转生,再次复活!

    “这是哪里?本尊不是死了吗?”夸父缓缓的睁开眼,眼中生机流转,满是迷茫之色:“太阳呢?太阳可曾复归?你又是何人,为何站在我的肩膀!”

    夸父扭头看着肩膀上的‘蝼蚁’。

    那太平道弟子闻言顿时脸上冷汗层层滑落,连忙催动控制法诀,向着夸父镇压而去。

    “张百仁,你找死!”

    符文散发出神光,将夸父刚刚复生的灵智镇压下去,此时那太平道弟子终于变了颜色。

    夸父是死了,若真的叫其尸身诞生灵智,只怕最先遭殃的便是太平道众人。

    “镇压!给我镇压!”

    太平道弟子不断催动符篆,镇压着脚下夸父尸身刚刚回归的那一丝丝灵性。

    “轮回的种子已经种下,一切结果皆已经注定,早晚有朝一日,夸父的意识会重新凝聚。太平道胆敢亵渎其身躯,日后太平道必然会被夸父大圣追杀,死于夸父大圣的手中!”张百仁信誓旦旦,瞧得那太平道弟子眼中惊悚,头冒冷汗,恨不能立即将张百仁千刀万剐。

    “拔出手段,免你一死!不然今日你休想活着走出去!”太平道修士眼中杀机流转。

    张百仁嗤笑不语,下方各路修士俱都是面色默然,仿佛看热闹般。

    “小子,交出太平道的‘治都天功印’,老夫与大都督有几分交情,对于生死存亡之道,看得更是透彻,或许有几分机会助你降服那尸体刚刚诞生的灵性!”北邙山帝王扫视了一遍场中,却迟迟不见洞天内有治都天功印,随即忍不住开口。

    “又是一个想要打我太平道主意的人!果真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你是何人,也敢打我太平治都天功印的主意!”那太平道弟子面带冷光,眼中满是不屑。

    “我乃北邙山新任君王,只要你肯交出太平道治都天功印,本王可以助你磨灭那尸体中衍生的灵智”酆都大帝不紧不慢道。

    “原来是北邙山新诞生的大帝,失敬!失敬!”那太平道弟子双手抱拳,只是眼底并无什么尊重之色:“阁下若能将尸体中的灵性磨灭,治都天功印自当双手奉上。”

    听了这话,酆都大帝纵身而起,一步迈出向着黄巾力士:“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只是才走到一半,便见黄巾力士一掌覆压乾坤,遮盖天地的向着酆都大帝打来:“治都天功印乃我太平道祭酒的凭证,打此主意者杀无赦!”

    一边说着,太平道弟子催动符文,向酆都大帝打来。

    酆都大帝眉头皱起,周身鬼气缭绕,伴随着一道黑色的天子龙气,向着夸父镇压而去:“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治都天功印,你若交出来也罢了!若不交出来,今日便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呜嗷~”

    天子龙气咆哮,酆都大帝现了旱魃真身,法天象地神威无边,脚下大地节节融化,化作了滚烫岩浆,向着夸父镇压而去。

    “给我开!区区一个旱魃,也敢自封北邙山君主,也不知是谁给你的胆子!”那太平道弟子手中法印不变,只见一条黑龙缠绕着夸父的尸身,自双腿盘旋而起,向腰间缠绕了过去。

    天子龙气,破灭万法!

    当年北邙山君主死前也是一方皇帝,天子龙气亦随之转化为死阴龙气。如今成为北邙山主宰,重开酆都鬼界,天子龙气更是壮大了不知多少倍。

    可惜了!

    天子龙气虽然破灭万法,但夸父神威无穷,有无匹伟力,生前乃是可以逐日的大神,诞生于天帝时代,与张百仁的先祖同在,岂是易与之辈?

    严格说起来,夸父是与天帝同辈的存在,虽然修为远远及不上天帝,但有资格逐日,便是莽荒中大能里绝顶的存在。

    “给我开!”夸父面色不变,时间似乎在其身上定格,脸上永远都是那副疲惫的姿态,数不尽的疲惫。

    夸父周身经脉如龙,轻轻一阵颤抖,猛然发力,竟然挣开了天子龙气,手中逐日权杖落下,向着酆都大帝打来。

    “砰!”

    酆都大帝须发皆张,仰天怒吼,却及不上权杖的力量,没入了岩浆中,迟迟不见踪迹。

    “微末手段,也敢打治都天功印的主意!”太平道弟子面带不屑,那夸父一步迈出,向着张百仁踩来。

    张百仁摇摇头:“夸父肉身坚固无比,就算是我出手,亦难以撼动!不过好在死物终究只是死物!”

    “六字真言贴!”张百仁手中六字真言贴大放神光,口中默默念诵咒语催动:“吽嘛尼叭咪吽!”

    六字真言贴如梦似幻,向着夸父镇压而来。

    “混账!”太平道弟子瞳孔紧缩,手中一道金光流转的符箓,猛然冲天而起,向着那六字真言贴迎了过去。

    张百仁面带不屑:“螳臂当车!”

    只见那六字真言贴一变,就要将那金符封印。此时夸父出手,权杖过处虚空坍塌。

    “砰!”

    浩瀚的气流肆虐着场中的众人,各路武者纷纷后退。

    “上古大神若只有这么点本事,还混什么?早就被斩杀了!”太平道弟子此时干脆纵身一跃,直接没入了夸父的口中。

    “嗡!”

    下一刻夸父周身无量神光绽放,睁开了紧闭的双目,在那一刹那似乎活了过来。

    扭了扭脖子,仿佛钢筋被扭断的声音响起。

    “杀!”

    夸父身形节节暴涨,化作了几十丈高的巨汉,手中权杖遮天蔽日仿佛乌云般,向着场中众人砸了下来。

    众人的死活,张百仁当然不会去管!也没心思管!

    得了好处,便趁机溜掉才是!

    “合道!”

    下一刻张百仁怀中玉简散射出乳黄色光芒,此时此刻的张百仁仿佛与天地相合,与法则同在。

    一根手指轻轻点出,这一刻给人一种错觉。似乎微不足道,犹若脚下微不足道石子一般的张百仁,此时化作了遮天蔽日的巨人!

    一根手指纤弱无比,但此时似乎充斥着整个乾坤,众人俱都化作了那一根手指之下的蝼蚁,性命此时操之于人手!

    慌了!

    此时场中的众人慌了神!

    正在大肆破坏,欲要镇杀众人的太平道余孽慌了神!

    “砰!”

    山川崩裂,地动山摇!

    那巨人居然在张百仁的一根手指下化作了微不足道的蝼蚁,然后被其一根手指狠狠的点了下去,一寸一寸的捻入了脚下的泥土灰尘之中。

    “砰!”

    群山荡漾起无尽的涟漪!

    几十丈高的法身被破,化作了丈许大小,沉浸在泥土中动弹不得。

    张百仁慢慢收回手指,此时面色一阵苍白。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九龙刀帝〕〔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