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人与野兽〕〔超神制卡师〕〔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变身最强之病弱七〕〔我做的衣服带属性〕〔从美漫开始的天使〕〔璀璨王牌〕〔穿越成了小男太〕〔天道制霸计划〕〔情圣的娱乐圈〕〔重生空间之全能军〕〔盛嫁无双:神医王〕〔重生学霸小娇妻〕〔宠妻如命之王妃太〕〔我的伟大的卫国战〕〔大明寻物指南〕〔以命为筹〕〔偃者道途〕〔重生之胆大包天〕〔剑道毒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霸道番天印,破碎乾坤
    法天象地

    调动的法则越多,天地之力越多,对于自身真气消耗也就越大。

    虽然理论上来说,阳神境界强者的法力无边无际,但却也不能无限输出啊!

    张百仁背负双手,双手笼罩在袖子里,只是手指在不断颤抖,疼痛欲裂。

    天地力量无穷无尽,修士法力无边,但天地的力量想要显现出来,还需要有作用、寄托之物。

    就好像是两根形状完全相同的木棍与一根铁棍,能承受的重量绝对不一样!

    张百仁的手指也是如此,他的法力无限,天地之力无限,但肉身能承受的力量却有限。

    担负在钢筋与木棍上的力量,过度的负重,只会瞬间断掉。

    “哈~”

    一声呐喊自大地中雷霆般滚滚扩散,地上的青石在不断震动,远处琼楼玉宇倒塌,化作了一片废墟。

    大地崩裂,夸父一脚迈出,罡拳撕裂长空,所过之处爆裂不停,向着张百仁打了过来:“受死吧!”

    张百仁摇摇头,手掌伸出遮天蔽日,笼罩乾坤。

    “砰!”

    毫无意外,夸父又被其一掌拍入地下!若非自家合道有限制,张百仁早就无敌于天下了。

    半个时辰的时间!

    足以好好陪这夸父的尸身玩玩!

    “可惜了,这小子只学了太平道半吊子手段,黄巾力士的手段发挥不出十之一二!否则也不会有今日这般凄惨!”一位黑袍人站在角落里暗自嘀咕。

    “可服了?”张百仁俯视着脚下的烟尘。

    “我不服!”夸父猛然站起身,居然毫发无损的向着张百仁走来。

    “真是难缠!”张百仁摇摇头,他虽然能击败此人,但想要击杀却不太现实。

    除非利用诛仙四剑剑阵,可是值得吗?

    张百仁有更大的棋盘,当然不会暴漏出自家的底牌!

    “既然如此,本都督只能镇压你了!”张百仁轻轻一叹。

    “镇压我?做梦!”只见夸父一步迈出,居然收了符阵,径直出了洞天世界,消失于无穷寰宇。

    张百仁负手而立,瞧着夸父远去的背影,许久无语。

    “张百仁,待我炼化符诏,再来与你讨教,取尔项上人头!”太平道修士的声音远远传来。

    太平道修士,人人得而诛之!

    当年太平道欲要另立黄天,重启天地劫数,可惜却被人坏了大计,致使功亏一篑,张家三兄弟战死!

    黄天若成,天下道门唯有太平一家,再无其余之人传道的余地。

    “都督,治都天功印还在那小子身上!”酆都大帝自泥土里钻出来,瞧着那太平道修士远去的背影,眼中满是凝重。

    张百仁摇摇头:“治都天功印并不在此人身上!”

    之前张百仁合道天地,洞悉了此人身上的气机,代表太平传承的治都天功印根本就不在此人身上,否则此人也不必混得这么惨,数千年来不曾听到太平道的消息。

    “治都天功印在哪里?”

    “不知道!”张百仁摇摇头,转身便要离去。

    “都督且慢行走!”王艺化作一道扭曲不定的影子,挡在了张百仁前路。

    “你待有何事?”张百仁扫视着王艺。

    “诸般宝物,唯有经文可以共享,当年太平道符箓造化之术独步天下,玄妙万端,我等欲要请都督留下天书,大家共同参悟!”南天师道老祖此时慢慢走出来。

    “你也要挡我?”看着眼前的南天师道老祖,张百仁轻轻的摇了摇头:“土鸡瓦狗而已!”

    “非是道长一人挡你,而是我等共同的意思!”

    哗啦啦的一大群人,霎时间站出来挡在了张百仁的身前。

    张百仁目光慢慢扫过眼前众人,随即摇摇头:“利欲熏心之辈,死不足惜!”

    “区区太平道传承,也不瞒尔等,本都督还真未放在眼中!当年本都督偶然得了一道印诀,请诸位品尝一番!”张百仁右手忽然结印,天地万物似乎被镇压,时空在此时迟缓凝实,时间的流速在不断迟缓。

    张百仁背负双手,眼中露出一抹嗤笑。

    自从成就阳神后,自己还从未施展过广成子的番天印。

    阴阳、五行之气流转,刹那间便已经密布张百仁的手掌,一道道怪异的符节,居然朦胧中显现于张百仁右手道道横纹指肚之上。

    “镇!”

    镇压天下!

    镇压万物!

    一尊印玺似乎自时空深处而来,猛然向着场中砸下。

    元神修士被禁锢,元神动弹不得,似乎化作了一只提线木偶。

    为有阳神真人勉强化作虚无,避开了这一击杀招。

    “砰!”

    一印落下,太平道整个洞天为其掌控,霎时间大地翻转,乾坤摇动。

    数不尽的雷光、烈火升腾,太平洞天居然承受不得张百仁这一印之力,轰然裂开。

    太平洞天炸了!

    整个洞天炸裂!

    元气暴动,地水风火卷起!无数太平道藏匿的宝藏,此时纷纷坠落于地。

    宝物无数,却没有人捡!

    所有人都在忙着逃命!

    水火无情,地水风火无情,虚空乱流更无情!

    所有人都在忙着逃亡,包括事情的作俑者张百仁。

    一朵洁白色花瓣在虚空乱流中穿梭,不断的飘荡,仍凭地水风火卷起,花瓣过处无数烙印花瓣洒落,虚影漂浮而下,地水风火瞬间镇压而下。

    远处,站在太平洞天外观战的人却是目瞪口呆,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众人正在猜测太平洞天内的情形,却不曾想下一刻虚空忽然炸裂,数不尽的宝物坠落,地水风火卷起,仿佛灭世大劫一般,无穷的能量向着四面八方扩散,摧毁方圆十几里的一切。即便是有大能出手,却依旧难以扛得住那虚空乱流的力量。

    好可怕的力量!

    “镇压住,决不能叫那能量逸散出去,不然到时候毁灭此地地脉,咱们所有人都难逃其咎,因果业力缠身!”瞧着那浩瀚无穷的能量风暴,春归君顿时急了,一根枝桠猛然伸出,只见枝桠过处,地水风火居然竟然瞬间平息。

    “救命啊!”有修为稍弱的见神武者在地水风火中不断挣扎。

    “救我!”一位道人的身子被地水风火炼化,化作了道道灰灰,飘扬于天地之间。

    “张百仁,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做下如此杀戮,莫非当真不怕天罚降临!”李昞此时立于云头,瞧着下方不断扩展吞噬大地灵脉、锦绣山河的地水风火,忍不住一声怒喝。

    这可都是自己儿子的江山啊!

    这江山早晚都是李家的,张百仁如此毫不怜惜的折腾,李昞心中岂能没有火气?

    “哦?”

    张百仁所化的花朵飞出地水风火,肉身重新显露于世间,一双眼睛看着天空中的李昞,露出一抹讥讽:“若真的有天罚,你这种败类岂能存活于世间?”

    “你!”李昞闻言气急,只是瞧着张百仁眼中的凶光,却不敢放狠话。

    “修道之人若不爱己身,不爱天下众生,黎民百姓,也是该死!修什么道,求什么真!”张百仁面色冷然。

    “张百仁,你好大的胆子!今日诸般罪过,皆要加持于你身!”问素的一位老祖灰头土脸的自虚空狂暴的乱流中讨得性命,瞧着背负双手静立的张百仁,忍不住开口呵斥。

    “蝼蚁一般的东西,也敢指责我!”张百仁手掌一伸,一盏铜灯出现在手中“杀!”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地水风火都炼不死的老怪物,张百仁心中已经动了杀心!正要趁此机会,将场中修士一网打尽!

    张百仁落井下石的老毛病又犯了!

    “阿弥陀佛!”忽然远方无量佛光流转,达摩脚踏虚空,缓步而来,所立之处无穷佛光缭绕,居然义无反顾的冲入了地水风火之中。

    “这和尚倒是慈悲心肠”李昞看着达摩法师的动作,眼中露出一抹赞许,一只手掌伸出,欲要平定那地水风火。

    “都督且住手!”眼见着张百仁便要趁乱下杀手,忽然无穷的乱流中传来一道淡漠笑声,只见张衡缓步走出:“都督,地水风火若不加以制止,必然会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贻害无穷!”

    “是啊!道人有罪,草木何辜?还请都督大发慈悲,饶了众道人!”灵宝的老祖走了出来。

    在之后,南天师道的阳神老祖自天边而来,三人呈现三角状将张百仁围在中心。

    “尔等也要与我为敌?”张百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都督,这里面可是有道门的一半力量,你若真将其埋葬在这里,只怕我道家就完了!必然元气大伤!如今佛家气势汹汹而来,若再添折损,那该如何是好?”张衡无奈苦笑。

    无关乎个人恩怨,只为了道门大局罢了!

    “都督,你又不是没看到,黄天道的余孽又将死灰复燃,还请都督手下留情,为我道门留下一线火种!无论如何说,道门都是张家的道门,是你先祖开辟的,岂能毁于一旦?”酆都大帝缓缓走了出来。

    陆陆续续十几道人影将张百仁围住,锁住了四面八方!

    “唉!”张百仁叹了一口气。一品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