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婚宠〕〔养鬼为祸〕〔至尊鸿图〕〔军嫂来自小星星〕〔超级万能摇一摇〕〔大明寒门〕〔女权世界的男剑仙〕〔权力代言人〕〔北上伐清〕〔剑御星河〕〔超凡贵族〕〔重生之都市狂尊〕〔这个神豪很低调〕〔捡个狐仙做女友〕〔抱紧我舍弃我〕〔护妻狂魔:世子爷〕〔晚明之逆流而上〕〔身边之物变成了妹〕〔乱世江湖行〕〔仙之域兮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劫起鱼赞
    “张百仁难对付,那便先诛除其羽翼,待其羽翼尽断,便是我等趁机发难之时!”王家的一位老祖道。

    “张百仁最大的帮手便是鱼俱罗,二人一个在朝内,一个在边疆交相呼应,张百仁对付不得,那鱼俱罗到并非没有破绽,听人说鱼俱罗有个弟弟叫鱼赞,乃是昏君的殿前侍卫!”一位王家老祖看向了家主:“这件事你去谋划一番,小娥不就在宫中吗?借助这鱼赞搬倒鱼俱罗,只是要牺牲一下小娥了。小娥是那家直系子女?”

    “老祖,小娥是小的亲女儿!”王家家主面带苦笑。

    “哦?”王家老祖看着王家家主,过了一会才道:“我王家宗祠,留你一份香火。”

    “多谢老祖!多谢老祖!”王家家主闻言面露大喜之色,眼睛里不断放光。

    能得宗祠香火神位,那可是大造化!死后封神,长生久视也非空谈。

    至于说女儿?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能利用一番还是利用一番的。

    “此事也不能全我王家出力,其余几家也通知一下,有机会剪除张百仁羽翼,想来其余几家也不会放过机会!”王家老祖冷冷一笑。

    听了王家老祖的话,场中众人俱都是对视一眼,眼中露出了一抹阴冷之色。

    “老祖,刘元进哪里?”王家家主眉头皱起。

    “弃子而已,随手可抛!配合鱼俱罗与吐万绪收复会稽,我等之所以叫刘元进造反,不过是趁机清洗会稽一带的朝廷官员罢了。传信刘元进,被俘虏的官员一个不留,尽数斩尽杀绝!”王家老祖略作沉吟,一双眼睛看着王家家主:“配合朝廷,将刘元进斩杀,莫要叫其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会稽终究是我王家大本营,不能一直乱下去,我王家不可伤了元气。”

    “是!”王家家主告了一声罪,然后站起身领命而去。

    王家欲要诛除张百仁的羽翼鱼俱罗,这倒是很有搞头,顿时各路门阀世家笑了。

    唐县人宋子贤,善幻术,能变佛形,自称弥勒出世,远近信惑,遂谋因无遮大会举兵袭乘舆;事泄,伏诛,并诛党与千馀家。

    扶风桑门向海明亦自称弥勒出世,人有归心者,辄获吉梦,由是三辅人翕然奉之,因举兵反,众至数万。丁亥,海明自称皇帝,改元白乌。诏太仆卿杨义臣击破之。

    帝召卫文升、樊子盖诣行在;慰劳之,赏赐极厚,遣还所任。

    时间在流逝,历史的车轮滚滚,碾压而下。

    刘元进进攻丹杨,吐万绪渡江击破,刘元进突围而去。吐万绪进兵屯曲阿。

    刘元进结护栏相拒,僵持了百于日后,被吐万绪击破,死者数万。

    刘元进夜遁而逃,硃燮、管崇等屯毘陵,连营百馀里,吐万绪乘胜进击,复破之。

    刘元进一路败逃,又屯兵于黄山,吐万绪围之,刘元进、燮仅以身免,于陈斩崇及其将卒五个馀人,收其子女三万馀口,进解会稽围。鱼俱罗与绪偕行,战无不捷,然百姓从乱者如归市,贼败而复聚,其势益盛。

    天下乱世莫过于如此,贼人杀之不绝,除非你将天下的百姓都尽数斩绝。

    百姓活不下去,造反尚且有一条生路,若不造反,只能活活的饿死,亦或者被盗匪害死。

    “怪哉!怪哉!鱼俱罗与吐万绪一路横扫,哪里有什么危险?”张百仁站在庭院内,看着院子里的梅花,迎着北风露出了一抹思索。

    不解!

    确实是不解!

    鱼俱罗的死劫在哪里?

    大内皇宫

    “贵妃娘娘,王家有家书传来!”一位面容清秀的侍女缓步走入寝宫,递上了一个小匣子。

    王家嫡女,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只是皇帝封其为元妃。

    元妃生的貌美如花,身材婀娜多姿,能被杨广这大色狼看上的女子,甚至于封为贵妃,必然是才貌双全之辈。

    皇帝后宫三千,皇后却只有一人,贵妃只能有三人,剩下嫔妃六人,其次的大小嫔妃不说也罢。

    由此可见,贵妃的地位,仅次于皇帝。

    “唰!”

    只见元妃看了书信后,霎时间面色苍白,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手指死死的攥住手中书信,攥的发白,指头全无血色。

    “娘娘,您……”瞧着哆哆嗦嗦全无力气的贵妃娘娘,侍女顿时惊呆了。

    “无事!无事!你尽管退下吧!”元妃双目无神的看着那侍女,仿佛被抽尽了全身力气跌坐在哪里。

    宫娥不敢多问,只能转身退下。

    “牺牲我一人,成全王家千古大业,好狠毒的心肠!好狠毒的爹娘!”元妃眼中恨意滔天。

    但是那又如何?

    又能如何?

    她一个弱女子,有何本事反抗家族的命令?

    就像是当年爹爹一句话,自己便不得不进入深宫,成为了笼中的金丝雀。

    能反抗吗?

    反抗了又能如何?又能怎么样?

    这样无聊的日子,她早就过够了。

    宇文家族

    宇文述收起手中书信,眼中露出了一抹犹豫之色:“若杀了鱼俱罗,北地无人镇守,怕是会出乱子。”

    “不过张百仁太强势霸道,若不诛除此瞭,怕我门阀世家永远都无法抬起头来!门阀世家的传承大于天子、大于黎民、重于苍生!不狠站不稳,北地的百姓,你们莫要怪我!”宇文述猛然站起身:“来人,去将那逆子叫来。”

    不多时,宇文成都走入屋子,瞧着正襟危坐的宇文述,行了一礼:“爷爷!”

    “明日是你当值?”宇文述道。

    “正是,祖父可有什么交代?”宇文成都道。

    “你明日将鱼赞调入元妃的寝宫巡视!”宇文述不紧不慢道。

    他王家都舍得将自家女子推出来糟蹋,他又有何舍不得的?又有什么不敢下狠手的。

    “啊?”宇文成都一愣。

    宇文述招了招手:“你且过来附耳听!”

    宇文成都凑过来,却听宇文述一阵阵低语。

    “爷爷,这……你疯了?不行!绝对不行!”宇文成都连连摇头:“稍有差池,咱们所有人都是跟着抄家灭族的大事。”

    “这件事王家出手谋算,管咱们什么事,你不过是关键时刻配合一下罢了!”宇文述话语不容置疑:“此事就这么定了。”

    宇文成都闻言无语,只能点点头算是应付了过去。

    “该死的!”刘元进啃着干粮,双目中满是怒吼:“王家到底在搞什么?”

    自己的左膀右臂死了,被王家灭口死于战乱,眼下就剩下自己和这大字不识的叛党。

    “当初老子称帝,王家第一个暗中臣服,怎么居然想起来算计我?”刘元进眼中杀机流转:“该死的,老子是怕被人算计了。”

    三日后

    天朗气清

    张百仁端坐在自家楼阁中,不断搜寻着关于鱼俱罗的密报,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莫非会稽王家转性子了?鱼俱罗就算是武力高强,想要剿灭盗匪也没那么容易吧。”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想要就这般不断剿灭盗匪,根本是痴心妄想!除非人类都灭亡了,不然盗匪杀之不绝!”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唏嘘:“如今良民与盗匪不分界限,良民活不下去就是盗匪,谁又能分得清忠良?”

    就在张百仁沉思之时,皇宫内却已经风雨欲来

    宇文成都身穿盔甲,一双眼睛扫过场中的各路禁军。

    宇文成都晋级为至道强者,武道修为通天彻地,已经成为了大内总管,所有的禁卫俱都由其约束。

    “你们这一队去陛下寝宫!”

    “你们这一队去皇后寝宫!”

    “你们这一队去陆贵妃寝宫!”

    “……”

    “鱼赞,你去元妃寝宫!”宇文成都不断吩咐,意味深长的扫过鱼赞,开口训斥道:“我等巡视禁宫,靠的就是本分,知道规矩二字怎么写!宫中的忌讳你们都知道吧?若真的犯了忌讳,休怪本将军下手不留情面!”

    “都下去吧!”宇文成都摆摆手。

    群雄俱都是纷纷退下,留下宇文成都站在原地,看着远方的各路侍卫不语。

    许久后,才听宇文成都‘呸’了一声:“以女子为算计,本将军不耻也!”

    元妃寝宫

    “今日当值者谁?”元妃慵懒的坐在软塌上。

    “回禀娘娘,当值者乃鱼赞将军!”侍女道。

    鱼赞此人贪杯好色,虐待手下,但因其哥哥鱼俱罗罩着,就算是杨广也不好惩罚,只能视若不见。

    属下对其畏之如虎,恐惧不已。被其虐杀的属下,也不知凡几。

    “鱼赞!”

    元妃嘀咕一声,面色惨白的摇了摇头,不紧不慢的画了一个美美的装。

    点朱唇,绕云鬓。

    贴花黄。

    细看镜中人影,真美!美极了!

    肤如凝脂!眉若柳叶弯弯,睫毛很长,两只眼睛好像会说话。

    “来人,本宫要沐浴!”

    慢慢将花黄摘下,元妃轻轻一叹,散乱了云鬓。

    玫瑰花抛掷于木桶中,瞧着左右侍女,元妃摆摆手:“你们都退下吧!”

    “是,娘娘!”仕女恭敬的退出楼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