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人与野兽〕〔超神制卡师〕〔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变身最强之病弱七〕〔我做的衣服带属性〕〔从美漫开始的天使〕〔璀璨王牌〕〔穿越成了小男太〕〔天道制霸计划〕〔情圣的娱乐圈〕〔重生空间之全能军〕〔盛嫁无双:神医王〕〔重生学霸小娇妻〕〔宠妻如命之王妃太〕〔我的伟大的卫国战〕〔大明寻物指南〕〔以命为筹〕〔偃者道途〕〔重生之胆大包天〕〔剑道毒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离京
    ,精彩小说免费!

    谪贬!

    张百仁被谪贬的消息,刹那间席卷整个大隋,从其走出皇宫的那一刻,天下便已经不太平,卷起了无数波涛。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都督,居然一朝被谪贬,自云端跌入淤泥中,简直令人惊掉一地大牙。

    先有鱼俱罗被处死,后有张百仁被谪贬,各大门阀世家很想问问,杨广到底想要干什么。

    出了杨广寝宫,张百仁看向天空中的大日,略一沉思便向着永安宫而来。

    永安宫中

    “娘娘,大都督张百仁拜访!”

    巧燕正在为萧皇后梳妆,有侍女进来通秉。

    “嗯?”萧皇后眉头一皱,一边巧燕惊喜道:“百仁可是许久未来了!”

    “叫他进来吧!”萧皇后道。

    张百仁走入永安宫时,便看到了正在梳妆的萧皇后,巧燕转头对着张百仁挤了挤眼睛。

    “拜见娘娘”张百仁恭敬的行了一礼。

    “快要亡国的皇后,行礼作甚!”萧皇后不满的嗔怪了一声。

    听着萧皇后的话,张百仁一笑,慢慢站直身子来到近前,对着巧燕眨了眨眼睛,然后道:“今日来此,是为了和娘娘与巧燕姐姐辞别的。”

    “辞别?”萧皇后一愣,目光自铜镜内看着张百仁,一边的巧燕眼中也满是不解。

    辞别去哪里?

    巧燕的动作顿住,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陛下令我出关避祸,如今大隋完了!陛下不忍大隋国运牵扯到我,坏了我的修行!”张百仁轻轻一叹。

    “你要出关?”萧皇后看着张百仁,张百仁点点头。

    “巧燕!”萧皇后声音严肃道。

    “娘娘”巧燕停下手中动作,赶紧应了一声。

    “你即刻放下手中事物,收拾细软行囊随都督出关!”萧皇后道。

    “噗通~”

    巧燕直接跪倒在地,眼中满是泪水:“巧燕自幼与娘娘相依为命,娘娘在哪里,巧燕便在哪里。”

    “这是命令!”萧皇后话语郑重,不容置疑。

    “娘娘若在逼迫巧燕,倒不如一剑杀了巧燕,或者将巧燕赐死,来的痛快!”巧燕声音悲切,眼中泪水滑落,目光中满是决然。

    “你……唉……”看着巧燕决然的目光,萧皇后终究是无数话憋回了肚子里,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你劝劝她吧。”

    “巧燕姐姐!”张百仁看向巧燕。

    “你不必说了,巧燕誓死追随娘娘!”巧燕目光中满是决然:“你也知道我是见神武者,一旦下了念头,谁也无法更改!”

    “我知道,我自然是知道!”张百仁叹了一口气:“也罢!也罢!此事强求不得。”

    “我这宫中还有陈酿百坛,你都取走吧!”萧皇后将巧燕扶起起来:“你我二人虽为主仆,却情同姐妹,在这凄冷的深宫中相依为命!日后切莫如此大礼,我这个即将亡国的娘娘,身份与你等同。你日后便唤我姐姐吧!”

    萧皇后抓着巧燕的手,眼中满是凝重道。

    “姐姐?不可!娘娘不可!娘娘便是娘娘,即便亡国还是娘娘!”巧燕又是慌忙跪倒在地。

    “起来!你给我起来!你莫非是瞧不起本宫,不肯认本宫这个姐姐!”萧皇后一双眼睛愠怒的瞪着巧燕。

    “奴婢……奴婢不敢!”巧燕怯生生道。

    “姐姐!叫我姐姐!”萧皇后再次重申了一遍。

    “姐……姐……姐姐!”巧燕道。

    “哎,这就对了!”萧皇后摸了摸巧燕的头:“傻丫头,这么些年你我相依为命,还分什么彼此。”

    巧燕擦了擦眼泪,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姐姐,百仁要走,我去为其做好吃的,这些日子我学了一些糕点,你尝尝好吃不!”

    巧燕说完匆匆离去,眼泪却忍不住落了下来。

    “又不是生离死别,北地到洛阳,不过我一念之间罢了!”张百仁摇头失笑。

    “唉,再见面定然是沧海桑田,一想到这里本宫心中便堵得慌!”萧皇后失神道。

    瞧着那张俏脸,张百仁想要伸出手去触摸,可是手掌才动了动便不得不忍住。

    这寝宫中一道道晦涩的气机,不小于十道。

    张百仁抚摸着下巴,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萧家可曾安排好?”

    “已经尽数安排妥当,你尽管放心就是!”萧皇后温柔道。

    “洛阳城若破,我必然亲自来接你!”张百仁叹了一口气。

    呆了半日,眼见天色渐暗,张百仁还是走了。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张百仁带着皇宫中的藏书、美酒离去。

    巧燕与萧皇后站在楼阁上看着那远去的背影,眼中露出了一抹惆怅,确实是惆怅!

    张百仁走了,轻轻松松的走了。

    “再见面,必然已经沧海桑田岁月变迁,到那时你我也不知是何等模样!”萧皇后轻轻一叹。

    “只愿岁月静好,流年无恙!”张百仁叹了一口气,看了看那洛阳城最后一眼,方才转身离去,身形彻底消失在落日的余晖之中。

    “所有侍卫尽数撤走,留下几位老仆看守大院,所有宝物全带走,不可留下分毫!”张百仁回到院子,便开始吩咐侍卫搬家,整理着府库中的宝物,然后大袖飘飘尽数带走。

    别院

    看着那老旧的大门,张百仁上前敲响,大门吱呀作响,似乎随时都可能断掉。

    “百仁,你来了?”赵如夕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眼中露出了诧异之色。

    张百仁随着赵如夕走入院子里,张斐正盘坐在院子里练功,见到张百仁走进来后,顿时冷冷一哼走入屋中。

    纯阳道观几百口人命,这梁子绝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化解的。

    赵如夕给张百仁倒上茶水,院子里几个孩子在翻滚玩耍,一双双眼睛怯生生的看着张百仁。

    “百仁平日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来此定是有事,不知有何吩咐!”赵如夕看着张百仁,眼角不知何时多了一道皱纹。

    显然,赵如夕脸上虽然没有忧虑,但心中那股忧虑却无法散去,日子却不好过。

    “大隋要亡国了!”张百仁轻轻轻轻一叹,眼中满是感慨。

    “这么快?”赵如夕一愣。

    张百仁摇了摇头:“我即将出关,前往边塞,若无天子相招,永世不得踏入关内半步。你们若继续留在关内,我怕是护持不得你们。”

    纵使是不看在张斐的面子上,看在那几个年幼的孩子份上,张百仁也不忍心其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都是张家的血脉,自己练成神血,想要诞生子嗣可不容易,张百义又出家入佛,张家血脉的延续,要落在这几个孩子身上了。

    “什么?这……”赵如夕顿时一惊,随即道:“我与老爷当然是随你一道前往边塞了。”

    “不必说了,我自有安排,用不着你假心假意来卖好。你若真有那份心思,不如替我张家报了血仇如何?”张斐推门走出来,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张百仁笑了笑,慢慢放下了手中茶盏:“你即便是与我置气,也要为这几个孩子考虑一番。”

    “砰!”

    张斐转身猛然关上屋门,震落了一片尘埃。

    赵如夕苦笑,伸手沾了茶水,笔走龙蛇在案几上划过。

    张百仁面色恍然,露出了沉思之色。

    李家

    太原李家插手了。

    赵如夕说张斐居然和太原李家勾结在一处,这其中可是有许多考校的关窍。

    张斐虽是元神修为,但一身本事却未必会被李阀看在眼中。

    李阀的意思张百仁很清楚,但却没有办法阻止。

    李阀有李阀的打算,李阀不差张家这几口人的口粮。

    李家!

    张百仁慢慢站起身,想起了一袭白衣,洁白无瑕的女子。

    长孙无垢!

    不知为何,一想起长孙无垢,张百仁便觉得一阵莫名心悸,似乎冥冥中有什么大事与自己有关一般。

    “既然已经有所准备,那就告辞了!”张百仁转身走出大门,心中开始暗自盘算。

    李元霸!

    李元霸是个麻烦!

    而且李元霸的实力每分每秒都在增强,虽然是个弱智,但这弱智的实力太强了,强的有些不受自己控制。

    “兄弟阋墙啊!”张百仁嘴角翘起,露出了一抹不屑。

    天子圣旨已下,张百仁第二日便出关了。

    一层厚厚的棉衣,将张百仁裹得严严实实,在寒风中逐渐走出了洛阳城。

    这一日洛阳飘雪,一片素白。

    “说到底还是我放水了!”回望着洛阳城,张百仁露出了沉思之色。

    “都督,我家公子有请!”正在张百仁脚踩着松软大雪即将转身离去之时,忽然只听得一阵马车声吱呀传来,然后帘子猛然撩开,露出了里面的人影。

    “李建成?他请我作甚!”张百仁问了一声,不待那伙计回答,直接跨上了马车。

    “拜见都督!”李建成在马车内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

    “贫道一届白身,都督之职不复存在,当不得如此称呼”张百仁直接坐下,瞧着丰神如玉的李建成,露出了一抹玩味之色。

    “拜见真人!”李建成果真激灵,立即改换了称呼。

    马城内火炉熊熊,酒水温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