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道可通天〕〔我家夫人威武霸气〕〔铁骨铮铮的岁月〕〔阎少辣宠小甜妻〕〔燕堂春好〕〔皇后在位手册〕〔通天仕途胡斐〕〔重生军婚:神医娇〕〔红楼大官人〕〔美漫世界大魔王〕〔拜托写稿吧,我的〕〔公主难嫁〕〔拐个将军来种田〕〔隐婚娇妻,太撩人〕〔启陈〕〔田园纨绔妻〕〔上神,夫人逃婚了〕〔隋炀也是帝〕〔看花南陌醉〕〔重生军婚进行时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重回塞北
    ,精彩小说免费!

    “真人,您真的要非走不可吗?”涿郡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眼中满是不舍之意。

    若在寻常时期,涿郡侯巴不得张百仁立即离去,但现在不行啊!

    鱼俱罗已死,若张百仁再走,只怕自己的日子不好过了。

    虽然有三十万大军镇守边关,但是……

    没有顶尖高手,自己的脑袋随时都可能被人取走,你叫涿郡侯如何安心?

    在乱世,一位顶尖高手的作用重要无比。

    迎着涿郡侯的目光,张百仁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对方肩膀:“你忘了本都督在你身上的手段了?本都督怎么会叫你死去!你安心的活着吧。”

    说完话张百仁摆摆手,马车辘轳向着关外驶去。

    “都督!都督!”

    涿郡侯大声呼喝一声,可惜却不得张百仁应答。

    张百仁轻轻一叹,坐在马车内不语,风雨雷电骑着马跟在张百仁身后,在大后方是大群牛羊。

    “都督,咱们去哪里?”陆雨道。

    “自哪里来,回哪里去!”张百仁面带笑容,打算回到自己诞生之初的村庄。

    杨广下令出关,张百仁可不敢违背。

    看着手中密报,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

    得了祖龙骨,张须驼便犹若打开金锁走蛟龙,顿时一飞冲天无人可以遏制。

    如今张须驼敢大刀阔斧横行无忌的征讨各路反贼,于此不无关系。

    手指敲击着马车的案几,张百仁露出沉思之色:“罗士信?秦琼!”

    “倒是好苗子,可惜我不看在眼中!”以张百仁如今的修为、地位,确实是有不将任何人看在眼中的本事。

    “去传令张须驼,重赏秦琼与罗士信!”张百仁放下手中情报,眼中露出一抹满意之色,秦琼与罗士信皆已经突破见神,如今这世道可谓是见神满地走,易骨不如狗。

    陆电刹那入定,元神出窍飘忽远去。

    张须驼大营

    如今张须驼成为河南十二郡掌权人物,所有兵权尽数归于张须驼,再加上张须驼突破至道,修炼的又是射日真经,一身本事可谓是惊天动地,春风得意至极。

    诏众将士入大营,张须驼放下手中一份文书,左右打量一番,才开口道:“秦琼、罗士信出列。”

    “拜见大将!”二人齐齐一礼。

    “大都督下旨褒奖你二人勇猛无双,你二人屡立大功,奋勇杀敌,乃是难得的猛将。大都督许诺,你二人若在立大功,行功至见神圆满之时,可入大内皇宫寻突破至道之物!”张须驼眼中带着笑容:“你二人倒是好运道,就连突破之物都有人准备好了,想当初老夫求爷爷告奶奶,还好大都督赏识,不然焉能有我今日。”

    罗士信与秦琼俱都是眼中放光,罗士信道:“大都督果真是一个善人,最喜欢散宝,连我兄弟的突破之物都承包了。只是不知是否还有将军那般的突破之物,小人宁愿立天大功劳,恳请都督赐下。”

    “大都督喜欢提携后辈,你日后若勤勉用功,未必没有机会!”张须驼高深莫测一笑。

    罗士信与张百仁有过一面之缘,自然是识得张百仁,此时感慨了一句:“说来我等年岁与大都督相差不了多少,却足足比大都督迟了一个辈分,大都督如今已经登临绝顶,随意落子便可决定天下走势,无数众生的命运,而我等却还在苦苦拼杀,其中差距实在太大。”

    张须驼摇摇头:“大都督仙人一般的人物,如今远居塞外,早就对天下大势厌烦。都督是我大隋的一个异类,千古未有之天骄,你小子有何德何能,居然敢于大都督比肩。”

    罗士信讪笑,一边秦琼道:“我亦听闻过大都督威名,素闻大都督手段毒辣,下手狠毒,兄弟见过大都督?”

    罗士信摇摇头:“都是道听胡说罢了,你见了大都督,便会知道大都督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必然会被大都督的风采所倾倒。”

    秦琼眼中不信,透漏着惊异之色。他与罗士信相识的时间不断,却从未见过罗士信这般推崇一个人。

    “你没见过大都督!大都督是我这辈子追逐的对象,我这辈子若能与大都督齐肩,达到大都督的高度,纵使是死,也心甘情愿了!”罗士信轻轻一叹,眼中满是崇拜。

    塞北

    一行人出了涿郡,晃晃悠悠的出了关,向着小村庄而去。

    犹记得当初自己便是在此地认识了宋老生、宇文成都、鱼俱罗,可惜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鱼俱罗身死。母亲不知所踪,避开自己不肯见面。当年的故人都已经被风流雨打风吹去,留在自己身边的唯有张丽华一人。

    “真人,又有密报来奏!”陆雨送上情报。

    张百仁接过情报拆开,随即却是一笑,挥手将情报化作齑粉:“上谷贼帅王须拔自称漫天王,国号燕;贼帅魏刀儿自称历山飞:众各十馀万,北连突阙,南寇燕、赵。”

    “这些反贼为了地盘自己打起来,简直是不将朝廷看在眼中!”张丽华抿了抿嘴。

    “江山就是一个大舞台,你方唱罢我登场,就是不知朝廷还能坚持多久,亦或者陛下还想玩多久!”张百仁面带沉思,一行人继续向着塞外小村庄赶去。

    “都督如今是唱罢,还是才要登场?”张丽华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嗤笑一声:“不过是隐居幕后罢了,我若天天独占舞台,岂有竖子发挥的地方。”

    “都督占据塞北,布子天下,何不趁机而起,夺了杨家江山?”张丽华目光郑重道:“大丈夫马革裹尸,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如今建功立业的机会就在眼前,先生何必迟疑。”

    “天子龙气啊!”张百仁叹了一口气:“一面是长生,一面是权贵,你要哪个?”

    张丽华闻言略作沉默,随即道:“自然是长生。”

    “我若篡夺天下,就离死不远了,一身道功必然被废个七七八八!”张百仁抚摸着张丽华发丝,眼中满是感慨:“先天神祗法身虽然神威盖世,但终究并非我的本事,只是一具化身而亦。若日后我阳神腐朽魂飞魄散,那神祗法身既是我,却又不是我,我已经非我,我可不愿等到那个时候。”

    “不找出克制天子龙气的办法,我是绝不会篡位的!惊瑞之日将近,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浪费!”张百仁把玩着金简:“正好趁机将此宝物彻底祭炼完成,到时候天下各路群雄任凭我予取予夺,,生杀大权皆尽在手,岂不是快哉。”

    马车辘轳

    行走了半个月,终究是到了小村庄。

    “拜见大都督!”何田田站在村口等候,几年不见,这小丫头已经修成阳神,早就发现了张百仁一行人的踪迹。

    “起来吧,莫要多礼!我已经被朝廷罢免权职,你日后若看得起我,唤我一声:‘大哥’便是”张百仁下了马车,拍了拍小丫头肩膀。

    何田田小脸一红,结结巴巴道:“小女子……怕是……高攀不起。”

    “有什么不可高攀的,你这丫头啊,就是太死心眼。这些年你替我照顾张大叔,我还要感谢你呢”张百仁拍着何田田的肩膀。

    面对着张百仁晶莹的眼睛,何田田一声苦笑,只能应了一声:“大哥!”

    灭门仇人变大哥,何田田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这就对了!”张百仁一指身边的张丽华:“这个是你嫂子!”

    “嫂子好!”何田田低着脑袋。

    张丽华拉扯住何田田手掌,眼中满是温润,二人说着私语的话。

    “张大叔呢?”张百仁一边说着,一边向村庄中走去。

    “大哥……张大叔近些年可是身子骨越来越差了!”何田田开口道。

    “嗯?”

    张百仁愣了愣神。

    “你去看看便知道了!”何田田低垂着脑袋道。

    走入村庄

    两间屋子依旧,修耸的很用心。

    在这破旧的村庄中,两间依旧完好无损的屋子,显得格外显眼。

    推门走入院子,看着那熟悉的摆设,张百仁不由得眼眶一红。

    外界风雨飘摇,纵使是自己权势再高,唯有这里才可叫自己产生家的味道。

    浓郁的汤药味自屋子里传出来,浓的刺鼻,张百仁是修行中人,对于这味道更是敏感。

    一阵咳嗽声传来,那咳嗽声似乎要将自己的胸、肺咳嗽出来,听了令人心惊。

    张百仁心中一颤,连忙上前推开门,走入屋子内。

    霎时间张百仁愣住了

    瞧着那躺在软塌上皮包骨的男子,这还是那个当年为自己遮风挡雨,肩抗野兽的张大叔吗?

    “大叔!”张百仁快步走上前,猛然跪倒在地,眼中满是担忧。

    “百仁,你回来了!”张大叔眼睛凹陷下去,但却亮的吓人:“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到你了。”

    “大叔,你怎么这幅样子了?您这是怎么了?”张百仁抓住张大叔手臂,眼中满是急切。

    张大叔慢慢的坐起身,眼中露出一抹感慨:“没事!我的身子我自己清楚,你哭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