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迷途—不归路〕〔隐婚挚爱:前夫请〕〔凤帝曼殊〕〔小学文娱大亨〕〔知竹常乐〕〔武尽天途〕〔仙界科技〕〔兽世田园:抢个娇〕〔头号前锋〕〔我成了自己的系统〕〔我的极品兵王老婆〕〔美利坚庄园主的幸〕〔末日狂武〕〔孤掌昆仑〕〔我很凶猛〕〔老婆快对我负责〕〔重生影后:BOSS,〕〔最强妖锋〕〔重生军婚:神医娇〕〔寻宝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神之死!
    ,精彩小说免费!

    “哦?”张百仁的眼中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修炼了不知自哪里得来的功法,竟然不知天高地厚想来向我挑战,当真是不知死活,你既然想死,那我便干脆成全了你!”

    一边说着,只见张百仁腰间神剑出鞘,刹那间一道惊天动地,横贯日月的剑虹冲霄而起,剑虹呈现五彩之色,晃得人睁不开眼。

    剑气未至,惊鸿已经刺得人肌肤生疼,似乎要将这浩瀚无际的战场劈开。

    “真以为学了不知自哪得来的功法便能向我挑战了?”张百仁的眼中满是不屑。

    “噗嗤!”

    这一剑劈死了不知多少士卒,城头上所有突厥士兵已经尽数化作了满天飞舞的残肢。

    “杀!”张百仁剑出惊鸿,脚踏虚空,这一剑似乎自远古时空而来,向着‘神’一剑刺去。

    苍茫天地,唯留下此一剑。

    一剑定乾坤,二剑转阴阳。

    这一剑取代了万物充斥于血魔神的双眼,浩荡天地莽苍万物据都在刹那远去。

    那星空、那山、那水、那城池、那人据都在模糊声中远去,充斥于自己眼帘的唯有那一剑。

    那一剑取代了星空,取代了山水,取代了那城池,这一剑代表的是天地法则,无尽大道尽数再此。

    “噗嗤!”

    之前强势霸道的血魔,竟然被这一剑劈飞,撞入了战场中,眼中满是愕然、不敢置信。

    自己已经登临至道了啊,可是为什么还承受不住对方的一剑!

    为什么!

    自己明明得了罪孽魔神的传承,但却偏偏承担不得那一剑的力量!

    为什么?血魔眼中满是茫然与不解?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血魔的眼中满是迷茫。

    大家都是至道境界,没道理我会比你差那么多吧?

    简直是不讲道理!

    不单单‘神’此时惊呆了,就是一边观战飞大隋人马此时也惊呆了!

    简直是不讲道理!

    你是阳神人家是至道,没道理会比你弱那么多啊!

    世上最不讲道理的事情莫过于此!

    “这不可能!”李世民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亲自与神交手过招,神的血神大法难缠至极,不亲自交手,绝对不会理解神的恐怖之处。

    “砰!”

    大地上卷起了道道烟尘,砸死了不知多少正要准备攻城的突厥武士。

    “咳咳!”神的口中咳血,缓缓自大地泥土中爬了出来,一双眼睛看着城头丰神如玉的张百仁,露出了一抹不信:“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强?”

    没有人回答“神”的话,其实除了神之外,所有人都很想知道,张百仁为何会那么强!

    可惜,张百仁不会告诉他!而那些观战的人却不知道。

    城内

    杨广正盘坐在城中喝着酒水,整个人昏昏沉沉,摇摇欲坠,话语含糊不清:“为什么?为什么?”

    杨广不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心一意的为了人族永昌,不断的想尽办法镇压人族寿数,但为什么总是有人跑过来与自己为难。不断与自己作对。

    “为什么?”

    杨广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陛下!陛下!大喜啊!大喜啊!大都督来了!大都督来了!”内侍脚步匆匆的向着府邸中走来,声音里满是激动,话语不稳开始哆嗦颤抖起来。

    “你说什么?”杨广醉眼朦胧的眼睛看着那宦官:“你说什么?”

    “陛下!都督来了!大都督来救驾了!”内侍连忙趴在杨广耳边低语。

    “胡闹!谁叫他来的!”杨广瞬间酒气惊醒,猛然坐直了身子。

    脸上虽然怒火冲霄,但眼中却满是喜色。

    “走!一起去看看!”杨广猛然站起身,脚步匆匆的向着城墙走去。

    “你背弃种族投靠突厥害我汉家同胞,知罪否?”张百仁一双眼睛俯视着脚下的血魔。

    “知罪?”血魔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霎时间仰天长笑:“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张百仁啊张百仁,妄你修行至阳神境界,怎么还那么单纯。你问我知罪否?这次始毕可汗入关,乃是各大门阀世家暗许,甚至于背后偷偷出力,你居然问我知罪否?有本事你便将各大门阀世家都斩了啊!”

    张百仁一双眼睛顿时阴沉下来,死死的盯着‘神’:“时机未至而已,只要时机到了,我自然会与其一一算账。”

    说到这里,张百仁弹了弹手中长剑:“今日先斩了你这混账。”

    “可笑!可笑!简直是太可笑了,找个借口都这般冠冕堂皇!”神的眼中满是不屑:“关内反贼无数,屠戮了多少汉家百姓,难道他们就不该死?”

    “杨广三征,修建运河死了何止几百万人,难道那些百姓就该死?被外族屠戮与被尔等伪君子奴役致死有何区别?你为虎作伥甘愿为杨广的鹰犬,那死去的百万役夫,也有你一份罪孽!”‘神’的眼中满是杀机,居然叫张百仁的精气神微微一乱。

    确实,神的话叫张百仁居然无法辩驳。

    过了一会,才听张百仁嗤笑一声道:“说了那么多,你还是免不了一死!陛下之局弊在当代利在千秋,乃是为子孙谋,为我人族谋。即便失败也是可以理解。尔等却是为了自己的私心谋,野心谋,你说你该不该死。”

    “哈哈哈,说来说去都不过是你一张嘴罢了!”神闻言嘲弄一笑:“想要杀我,可没那么容易。”

    唰~

    泥土里的血液忽然汇聚,没入了神的体内。

    原地满血复活!

    “我倒要看你是不是真的不死身!”张百仁又是一剑斩出。

    一剑惊天地,涕鬼神。

    在那一刹那,天地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天地,这是属于剑的天地。

    没有人能形容那一剑的辉煌与璀璨!

    “砰!”

    毫无意外,神再一次被张百仁劈飞。

    “不死之身!”神的伤痕开始汇聚,伤口处被张百仁剑气附着之处居然开始快速的磨灭、吞噬。

    剑气不知所踪,似乎被“神”磨灭了。

    “血影重重!”

    交手之后,神第一次发起了反抗,在一刹那化作了成千上万道影子向着张百仁扑来。

    “哐当!”

    长剑入鞘,张百仁的剑术适合单打独斗,像是这种大范围的术法神通,应付起来有些吃力。

    不是应付不来,而是吃力罢了。

    想要剿灭那无数道血影,需要散射出多少道剑气?

    张百仁的诛仙剑气可是珍贵之物,如何经受得起这般大范围的消耗?

    “嗡~”

    体内神血滚动,张百仁眉心处玉兔与金乌归一,不断流转。

    一道金黄色光罩将张百仁护持住,那光罩上十只金乌栩栩如生的不断翩翩起舞,看起来叫人惊掉一地眼球。

    “嗤~”

    “嗤~”

    “嗤~”

    烧红的烙铁上滴了一滴水是什么样子?

    张百仁就像是那烙铁,血魔所化的重重虚影便犹若一滴水般,瞬间一声惨叫卷起了道道血雾。

    “瞧你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怕是已经超出了人族范畴,你如今已经不是人族之属,而是进化为鬼神之流!”张百仁一掌拍出,虚空中风云变色。

    这一掌似乎遮蔽了日月星空,笼罩天地寰宇。

    广成子的番天印终究是广成子的,这些年张百仁借取广成子的理念为己用,在推演出属于自己的手段,也是正常。

    满天血影重重被一掌推翻,在火焰中涅槃化作了齑粉。

    “砰!”

    神倒飞而出,身形落地,胸口处一道金色掌印流转。

    那一道掌印似乎有无穷炙热,欲要蒸发神体内的血液,将其活活炼死。

    就好像被挂在了太阳上一般,神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少时间。

    “嗖!”

    猛然一窜,钻入了一位突厥士兵体内。

    “轰!”

    金黄色火焰爆发出来,那士兵只来得及一声惨叫,便化作了白色的齑粉。

    神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胸口处伤痕已经消失无踪。

    “有些意思,类似于替死之术,但与替死之术决然不同!”张百仁露出感兴趣之色。

    “张百仁,你杀不了我!而我却能将你活活的耗死!”神的目光中满是阴沉。

    “本都督忽然想起了一件往事!”张百仁看着‘神’,露出了一抹怀念:“当年上古之时,蚩尤手下有一个罪孽魔神,手段与你到是有八分相似,可惜你比罪孽魔神差远了。”

    说着话的功夫,张百仁一拳砸出。

    手掌晶莹细腻,似乎自上古而来,顺着时光长河逆流而下。

    一拳压塌万古,冰封乾坤。

    无尽的寒潮卷起,一阵栩栩如生的玉兔在张百仁拳头上跳跃起舞,只见寒气逸散,拳头过处万物冰封。

    “咔嚓!”

    太阴的至阴之力流转而下,顿时叫人瞪大了眼睛,阴寒之气过处万物被冰封。

    “咔嚓”

    神被冰封,然后在拳头下四分五裂。

    “跳梁小丑而已!”

    张百仁慢慢收回拳头,射日真经的力量叫人心惊。

    冥冥中张百仁似乎看到了无尽黑暗中某位魔神的不甘咆哮,似乎要冲出来将自己碎尸万段。

    神就这般死了。

    瞧着鸦雀无声的战场,张百仁露出一抹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