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婚似火:顾少,〕〔江湖契约精神〕〔我要合成全世界〕〔明威天下〕〔恋上猫少年〕〔武照诸天〕〔盖世小村医〕〔觉醒大明星〕〔北冥密卷〕〔哑姑玉经〕〔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勤学领域〕〔王牌自由人〕〔重生之地球游戏〕〔豪门崛起:重生国〕〔韩先生,情谋已久〕〔侯门医妃有点毒〕〔妖尾之金金果实〕〔星临诸天〕〔霸道美女的临时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两百一十九章 功成出关,惊天霹雳
    看着眼前的几人,世尊顿时眼睛亮了。

    秦琼、罗士信不说,见神底子打的都很好,此时荆无双斩来,其胸口处佛光流转,却瞒不过世尊法眼。

    “有诸位加入我佛门,何愁大业不能复兴!”世尊眼睛中闪烁着佛光,掌中佛国再次张开,背后袈裟一抖,瞬间遮蔽了日月乾坤。

    “嗖~”

    荆无双居然被世尊抓走,关入了掌中佛国。

    “可惜了!”遥遥看向战场方向,迟迟不见张须驼的生机复苏,世尊知道对方是真的死了,不由得一阵惋惜。

    枭雄逝去,最令人心中觉得无奈。

    “八百里加急————”

    有士兵在街头策马狂奔,一径直冲入了杨广行宫,声音哽咽道:

    “陛下,大将军张须驼围剿瓦岗之时遭人暗算,如今已经阵亡,为贼人所害。”

    “什么!”杨广悚然一惊,手中酒杯‘哐当’一声坠落在地,眼中满是震撼之色:“你说什么?”

    “陛下,大将军张须驼战死了!”传令兵的眼中落泪。

    杨广闻言如遭雷击,身子静静的站在宫阙中,就那般静静的站着,一双眼睛看向瓦岗方向许久无语。

    张须驼战死!

    犹若惊雷一般传遍整个大隋,叫人心中充满了悚然。

    张须驼是谁?

    那可是大隋最顶尖的高手,最后一根定海神针,居然被人围杀而死,大隋气数已尽吗?

    气数已尽,无力回天!

    天下群雄震惊,一个个听到这消息的第一个反应便是不信!张须驼那般神人,即便战败也可以从容退走,怎么会被人围杀而死?

    但却偏偏真的被人围杀至死!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消息传到涿郡,涿郡霎时间一片哀嚎、悸动。

    张百仁依旧在闭关,他算定会有人去刺杀张须驼,特意派遣荆无双前去帮衬,却不曾想对方居然施展雷霆手段,当真是彻底撕破脸皮,绝不给张须驼半点生机。

    时间再转,已经是腊月寒冬,于至阴之中那最后一点的金简被炼化。

    二十四节气被炼化,金简已经化作了可以寄托阳神之物,只见那金简一阵扭曲,化作了薄如竹蔑的书卷,被其拿在手中。

    木头制成的书卷。

    当张百仁一步迈出,来到庭院外时,便顿时眉头一皱。

    不对劲!

    眼前大隋的气氛不对劲!

    不是一般的不对劲,而是相当的不对劲。

    “怎么会这样?张百仁下意识睁开法眼,一双眼睛内神光流转而过,此时大隋气数已经尽数耗尽,摇摇欲坠。

    “先生,您出关了!”陆雨走上前来,眼中满是阴沉、悲痛只色。

    “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发生了什么大事?”张百仁问了一句。

    “先生,您要节哀……”张丽华缓步自院子外走了进来。

    “发生了什么?”忽然一股不妙的感觉自张百仁心中升起,不祥的意味越来越浓。

    “都督,大将军张须驼战死了!”张丽华声音低沉。

    轰!

    一道惊雷划过脑海,劈的张百仁五迷三道,脸上血色尽数退去,强行挤出一个笑容:“丽华,你莫要开玩笑!大将军乃至道强者,想要逃走谁能围杀?你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谁会相信啊!”

    “先生,大将军真的死了!”陆雨哆嗦着嘴唇,带有一抹哭腔到。

    “你莫要开玩笑,大将军怎么会死!”张百仁不信,身子开始哆嗦:“你们莫要和我开玩笑!这个玩笑真不好笑。”

    院子陷入了沉默。

    张百仁面色惨白,过了一会才道:“为什么!不是有荆无双相助吗?两位至道强者还杀不出重围?荆无双呢?为何不见荆无双的影子。”

    “那日大战之后,张须驼为了给自家手下拖延逃走的时间,错过了最佳突围机会,算错了对方的实力,最终被人围困斩杀!”张丽华低垂着眼眉:“具那张将军手下残余兵将回报,荆无双以及罗士信、秦琼俱都被一个和尚掠走了。”

    “掠走了!”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佛家也有参与吗?是我小瞧了天下群雄。”

    张百仁站在庭院内,看着北风中盛开的黄色腊梅,眼中点点杀机在流转。

    死了!

    死得好!死得好!

    “敢斩杀我大隋最后一根定海神针,死得好!死得好啊!”张百仁话语悠悠,眼中满是杀机在酝酿。

    气机逐渐捋顺,张百仁慢慢背负双手,把玩着手中的金简:“当务之急是找到张须驼的尸体,寻回荆无双以及罗士信与秦琼!”

    自己有返阳花,即便是张须驼死了,自己也可以叫其活过来。

    “佛门?胆子越来越大了!一群吃里扒外的东西,当初道门对尔等百般刁难,如今却反过来相助道门坏我大隋江山,实在是狼子野心!”

    张百仁把玩金简,眼中露出了一抹杀机。

    “先生打算如何?”张丽华走过来,轻轻的揉捏着张百仁肩头。

    “自我踏入中土以来,就小心翼翼不断权衡、斟酌各大势力,步步小心不断落子谋算,不断妥协、退让。运河千古大业被破坏我可以忍!三征高丽门阀世家暗自算计我也可以忍,毕竟我在布局,只要大局落定,天下乾坤尽在我手。但偏偏他们将张须驼杀了!他们将张须驼杀了!”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鱼俱罗乃天子下令诛杀,本都督身为臣子不好说什么。但如今天下谁不知道我与张须驼的关系?他们杀的不是张须驼,而是本座的脸面!”

    咯吱~

    骨骼声攥响,张百仁手背青筋暴起:“我可以容忍张百花毁弃婚约下嫁宇文阀、我亦可以容忍张百义纨绔胡闹、我忍下了金顶观千古传承断绝。但唯独此事不能忍!绝不能忍!张百花也好,张百义也罢,乃至于金顶观于我来说都无关紧要,但张须驼乃我设下的暗子,事关我日后布局重要的一环,居然被他们给杀了!千般布局毁于一旦,大隋已经摇摇欲坠,难道这么一点时间都忍不了吗?”

    世人都知道张须驼与自己的关系,更知道荆轲世家投靠自己。派遣荆无双前去代表的是自己意志,此次与前几次绝不相同,性质不一样。

    前几次自己没有出头,对方做下也就做下了,但这次自己派遣荆无双前去,对方斩尽杀绝不留情面,这是打脸啊!

    自己苦苦修持这么些年,如今诛仙阵图小成,金简被彻底炼化,难道还要忍下去吗?

    “绝不能忍!绝不!”张百仁低声喃呢。

    “一忍可得百事安,大隋造孽自取灭亡,先生何不继续忍下去?”张丽华缓步走来,站在了张百仁身前。

    “绝不……混账!”张百仁正要矢口否决,但下一刻却见张丽华化作了一道黑气,猛然钻入了自己的眉心之中。

    魇!

    诸神的因果、怨气、残魂所化的魇,见到有机可乘居然想要夺舍自己。

    当年在湘南坏了自己道功,差点算计了自己与观自在,如今居然又出来捣乱了。

    “唰~”

    手中大地胎膜瞬间张开,只见那魇身形撞在诛仙阵图上一阵尖叫。

    诛仙剑图最喜欢这种天地杀机、因果等负面力量。

    “啊~”

    一声惨叫,魇见机不妙,居然自己斩断了半截身躯,挣脱了诛仙阵图的吞噬,遁逃虚空远去。

    诛仙剑阵吸纳了魇的力量,居然源源不断反哺体内的神胎。

    无穷的力量汇聚,张百仁忽然心中一动,眼中满是惊喜。

    强大!

    太强大了!

    不应该说是强大,应该说成庞大才对。

    庞大无穷的能量灌注,当年上古之时天帝诛杀了多少先天神祗?诛杀了多少的无辜众生?那怨气、因果、残魂所化的力量,简直庞大到了极点,铺天盖地的向着张百仁灌注而来。

    张百仁能感觉到,自家体内的四道神胎蠢蠢欲动,似乎随时都可以破阵而出。

    可惜了!

    终究是没能叫四道先天神灵破胎而出,魇的半截身躯虽然强大,但张百仁四道神胎破壳而出的力量更是一个海量的天文数字。

    “可惜被他跑了,不然吞噬了这厮,定然可以助我孵化四道神胎!到时候又何必畏首畏尾,直接横扫乱世岂非妙哉?”张百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先生!”张丽华松开了张百仁肩膀,走到近前:“怎么了?”

    张丽华居然什么也没看到。

    “一段因果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张百仁摇摇头,继承了天帝的传承,自然也要继承天帝的因果。

    有得有失才是天道。

    不过张百仁并不后悔。

    “沐浴,静气,我要去中土走一遭!”张百仁慢慢闭上眼睛,不断恢复自己的心境。

    这个时候自己不能乱,一旦自己乱了,则一切都乱了。

    少林寺

    达摩看着盘坐在佛前的三道人影,眼中露出一抹苦笑。

    秦琼、罗士信、荆无双居然被世尊给掠来了,听到这则消息时达摩有一种哔了狗的感觉。

    “世尊,这三人都是张百仁手下,若张百仁发起怒来,咱们只怕是麻烦大了!”达摩跪倒在佛前,眼中满是无奈。

    “大隋气数已尽,张百仁又有何可怕之处?”上方金身不屑一顾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九龙刀帝〕〔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