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人与野兽〕〔超神制卡师〕〔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变身最强之病弱七〕〔我做的衣服带属性〕〔从美漫开始的天使〕〔璀璨王牌〕〔穿越成了小男太〕〔天道制霸计划〕〔情圣的娱乐圈〕〔重生空间之全能军〕〔盛嫁无双:神医王〕〔重生学霸小娇妻〕〔宠妻如命之王妃太〕〔我的伟大的卫国战〕〔大明寻物指南〕〔以命为筹〕〔偃者道途〕〔重生之胆大包天〕〔剑道毒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两百二十八章 诛仙剑出,决战世尊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张百仁一掌拍出,虚空洞穿,不是张百仁的力量打将虚空化为虚无,而是太阳神火的力量收敛于张百仁手掌之中,无穷的火热之力垂落,瞬间加持于张百仁周身百窍,体内神血流转,无尽的热量汇聚于一掌之间。

    很显然,和尚已经知道了这一招的可怕之处,只见其周身金光缭绕,居然显露出了一尊丈六金身,将其牢牢护持住。

    “有些门道,你这和尚观想的居然是自己!”张百仁不知和尚身份,此时看着那金身,眼中露出了一抹讶然。

    “砰!”手掌与金身接触,霎时间无穷火热之力迸射,只见那金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烧红,仿佛是烧红的烙铁一般,一道道殷红之气不断逸散,欲要将整尊金身熔炼。

    和尚站在金身内,手中捻着念珠,见此一幕顿时骇然失色:“好强的力量!”

    掌中佛国!

    金身一掌伸出,无量佛国在衍生,向着张百仁摄拿而来。

    “欺辱我大日神体没有大成,奈何不得你吗?”张百仁眼中冷光流转,周身在变,下一刻黄山震动。

    番天印!

    “砰!”

    番天印与掌中佛国碰撞,霎时间虚空爆开,无数的佛光逸散,草木连根拔起,砂石乱飞。

    张百仁面色变幻不定,瞧着依旧坚定如初的金身,眼睛内多了一抹凝重。

    “杀!”下一刻张百仁番天印再次砸了过去。

    “砰!”

    佛陀结印,金身掐了法诀:吽嘛尼叭咪吽!

    六字真言的力量充斥虚空,向着张百仁覆压而来,欲要将其镇封。

    张百仁面带冷光,手掌一伸,却见虚空中道道花瓣洒落:“逆乱阴阳!”

    地水风火凭空卷起,覆盖了整个庐山。

    熊熊的地水风火卷起,欲要将那金身炼化。

    “不可能,你怎么会掌握地水风火的力量!”阴阳二气中的和尚此时终于勃然变色,眼中满是骇然。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和尚手中印诀在变:“镇!”

    “痴心妄想!”张百仁一掌打出,因果之力流转。

    因果律令,这一掌理应打在和尚的胸口。

    一轮金乌呈现血红色,穿过了地水风火,向着和尚卷去。

    “因果!你到底练就了什么神通!”和尚此时已经变了颜色:“无量恒沙无量寿,无量世界无量菩提。”

    佛说无量恒沙乃无量世界,无量烦恼,无量因果。

    “砰!”

    因果之力居然被那无量恒沙吸收。

    张百仁收手站定,瞧着那地水风火中挣扎的金身,并没有继续出手。

    “砰!”

    忽然只见金身手持六字真言咒,破开了地水风火,打散了阴阳二气,出现在庐山地界。

    一切都似乎没有发生,地水风火中受到的伤势,亦仿佛从未出现过。

    和尚看着自家完整无缺的脚趾,本来这根脚趾之前已经在地水风火中被炼化,待自己挣脱这法门之后,所有伤势竟然全部复原,仿佛之前的伤势只是一场梦幻一般。

    “好邪门的功法,似梦非梦、是幻非幻,之前我若真的在那地水风火之中被炼化,不知会出现什么情景!”和尚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面色凝重道:“你也不是普通的大和尚,至于说结果?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和尚面色凝重的看着张百仁:“我若是说,愿意交出金贴与那三个人,阁下可否化干戈为玉帛?”

    “因果已经种下,岂是你说化解就化解的!”张百仁冷然一笑。

    “多一条朋友多一条路,中土道门、门阀对道友可是不怎么友好,道友何不与我结盟!”世尊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佛家也配与我结盟?除了一个达摩与你有些样子,余者都不过是尔尔而已!”张百仁冷冷一笑。

    “哦?是吗?”世尊遗憾的摇了摇头:“是本座错估了阁下的实力,咱们划下道来吧,条件尽管任凭道友开。”

    “待我杀得厌倦,自然会罢手!”张百仁看着世尊的金身,一只手掌缓缓飞出,金黄色花瓣在虚空中坠落,下一刻只见那金黄色花瓣一阵变换,居然化作了一只只三足金乌,裹挟着滔天火焰,向世尊的金身烧了过去。

    “好霸道的法门,天下万千法则尽数操之于你手,你若是不死,岂非可以克制天下人!”世尊不愧是世尊,从与张百仁交手的那一刻,便已经看出了许多门道。

    这世间的人都小看了张百仁,包括自己在内。

    走眼便要付出走眼的代价。

    张百仁一掌伸出,同样的掌中乾坤向着世尊笼罩而去。

    “张百仁,你盗取我佛门香火祭炼六字真言贴,此乃是大因果,我且问你,你是不是理亏?”世尊手指一弹,化作拈花之状,梦幻泡影般掌中世界化作虚无。

    “哼,那个骗你佛门信仰,我是用掌中世界这个法门换取的!佛门都说六根清净,我看你等一个个都是**横流之辈,脑子里的**比谁都要深重!”张百仁面带冷笑,眼中闪烁着一抹冷光:“若非其贪图掌中世界这无上法门,又怎么会被我钻了空子。”

    “你还有理了!你故意利用掌中世界的法门坏了我等佛门弟子心境,本尊千古大局被你毁之一旦,这金贴本来就该属于我!那些信仰之力本来就该属于我!”世尊金身上道道经文流转,只见那无数经文仿佛活了过来一般,向着张百仁缠绕而来。

    大鱼!

    原来是一条大鱼啊!

    听着对方的话,张百仁顿时笑了,手中花瓣再次流转:“弹指匆匆刹那芳华,红颜易老!”

    指尖的花瓣化作了流沙缓缓坠落,向着对面的金身洗刷而去。

    “我佛慈悲!”只见和尚手中念珠绽放出无量佛光,张百仁指尖滑落的流沙慢慢化作飞灰。

    指间沙乃天子武学,掌控时间之力,张百仁借助大道花强行施展出来,终究是差了境界,不能发挥出这门禁忌武学的力量。

    张百仁收回手指,看着世尊手中的舍利,眼中露出了一抹金光:“居然有十颗世尊舍利,莫非阁下那天竺世尊转世。”

    佛法这么强,又能驾驭世尊舍利的,除了世尊本人转世之外,谁又能抵抗的住自己的手段。

    和尚也不说话,只是背后袈裟卷起,向着张百仁裹来。

    “大道花终究是有局限性,梦幻之中真实难定!若非到了性命攸关之际,我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施展!”说到这里,张百仁缓缓伸手拔下了玉冠上的诛仙剑。

    “噌~”

    神光流转,诛仙剑瞬间长大。

    剑长三尺三分,其上不见丝毫纹路。剑柄古朴笨拙,毫无花式,但剑身却犹若秋水,散发着锋芒之气。

    除了世尊这等强者,普天之下谁又配自己出动诛仙剑?

    就算是达摩,也不配自己的神剑。

    神剑锋芒内敛,但却比之凡俗宝藏更引人瞩目,剑身寒光流转,似乎可以倒映万物。

    “尔等老怪早就该埋葬在历史时空,还出来祸乱我等后辈作甚”张百仁眼中闪烁着一抹冷光:“死人就该彻底的死去,如此才能顺应天道。”

    一剑挥出,那遮蔽日月乾坤的伏魔袈裟瞬间化作两段,惊得世尊眼中满是震撼,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幕。

    “当年老聃西出函谷关,本尊有缘在老聃坐下听道,若按辈分算起来,本尊还是老聃的记名弟子。你道家尊重纲常,我乃老聃弟子,便是你的祖师爷,你道门尊奉老聃为先祖,我便是尔等祖师爷,你敢对我不敬?”世尊忽然开口,话语里满是凝重,欲要拿大义辈分来压人。

    “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猛然纵身而起,诛仙剑向着世尊斩去:“可笑你区区一届蛮夷之辈,也敢来我天朝上国乱认祖宗,今日我便你叫自哪里来回哪里去,叫你去在见老聃一面。”

    “吽嘛尼叭咪吽!”瞧着张百仁斩来的长剑,世尊金身右手佛光缭绕,六字真言贴神光流转,似乎要镇封一方时空,向着张百仁镇压而来。

    “嗡~”

    诛仙剑内的魔胎轻轻一阵跳跃,只见一道黑色影子自长剑内走出,瞬间化作黑烟散入了长剑内。

    “杀!”

    锋芒过处,诛灭万物。

    六字真言崩碎,那佛陀金身手掌被张百仁一剑削掉三指,金黄色血液流转而下,霎时间惹得草木疯狂生长,山石转变本质造化,化作了黄金。

    佛陀之血,乃是造化之血。

    “你居然破了我的丈六金身!”世尊顿时面色狂变,念动间又有指头长了出来。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乾坤!”世尊手掌一招,铺天盖地的落叶卷起,只见那落叶扭曲变换,化作了无穷世界,向着张百仁席卷而来。

    这才是佛陀的真正大杀招,一叶一乾坤,一旦被树叶卷中,便会被封入树叶所化的世界内,届时怕是永远沉沦在树叶世界之内,永世不得回转。

    老聃的弟子,佛教之主,岂会一点手段都没有?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