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看护〕〔夫人别躲了〕〔名门秘闻多〕〔冷画沉欢〕〔大汉国手〕〔暹罗鬼影〕〔天龙邪尊〕〔崛起复苏时代〕〔无量真途〕〔都市之就是这么壕〕〔邪气横行〕〔回到八零当女兵〕〔战国第一纨绔〕〔大明影侯〕〔神谕猎人〕〔焚霜之歌〕〔茅山鬼王〕〔六零俏军媳〕〔投出个未来〕〔八荒神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两百六十七章 宋老生托梦
    北邙山鬼王的眼中不满之色越加增益:“先生莫要开玩笑!张百义乃你胞弟,如今却出现在佛门与我等做对,先生理应给我等一个说法,不然日后不好办事啊!”

    “没有说法!”张百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北邙山鬼王:“你应该知道我心中所思所想,我与佛门关系不佳,那不成器的家伙既然愿意加入佛门浑水,你等尽管下杀手罢了,我绝不阻拦分毫!即便是你等将其抽魂炼魄,我也绝不复仇、记恨!”

    “那可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北邙山鬼王面色稍缓。

    “他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自然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付出代价!”张百仁看着北邙山鬼王。

    鬼王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你也知道,香火信仰之争不容留情!日后若真的出现什么好歹……。”

    “你尽管下杀手,我绝不会怪你!”张百仁定定的道。

    “好!”北邙山鬼王猛然站起身:“有都督此话,足矣!”

    确实是足矣!

    我家兄弟都任凭你杀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北邙山鬼王走了,被张百仁怼的无话可说,只能离去。

    张百仁背负双手,站在楼台上观望着远方无尽虚空,眼中满是朦胧。

    无穷星光在其眼中缭绕而过,张丽华缓步走来:“佛家与道门之间的梁子,这回可真是化不开了!我看大隋灭亡之时,便是佛门灭门之日。”

    “佛门可不简单,万万不可小瞧佛门,谁敢小瞧佛门,谁便是自寻死路!”张百仁眯起眼睛:“如今只能坐观天下大势变迁!”

    “李渊还是与突厥勾结了!”杨丽华自袖子里掏出一份手书。

    “形势如此!”张百仁面色沉默,过了一会才道:“如今天下大乱,我只要百姓迅速安定便可,与其由着门阀世家糟蹋,加一个突厥倒也未尝不可。而且李渊爱惜名声,定然是给了突厥足够好处,突厥岂会对那些身上刮不出二两油的百姓感兴趣!”张百仁眼中满是冷光:“虽然不知李渊许了什么利益,但只怕最后会惹火烧身。”

    “李渊该不会那么蠢吧?”张丽华愣了愣神。

    “不好说!”张百仁叹了一口气。

    其实李渊如今的局势也是不好受,若不与突厥人勾结,只怕刘周武会与突厥人合谋李渊,到时候麻烦的便是李渊。

    “罢了,随他吧!”张百仁闭上眼睛,对于天下大势,自己已经布局,一切只等静观其变就是。

    然而半月之后,张百仁正在吞吐天边太阳,忽然心中一动,不知为何居然猛然心中一痛,似乎冥冥之中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般。

    八月,己卯,雨霁。

    庚辰,李渊命军中曝铠仗行装。

    辛巳旦,大军行至霍邑。

    “守将乃是宋老生!”李建成递上手书。

    “宋老生?莫非是鱼俱罗的徒弟?”李渊眼中露出怪异之色。

    “正是!”李建成道。

    李渊陷入了沉吟,一边的李神通道:“鱼俱罗已死,宋老生又有何足道哉?”

    “宋老生不可怕,可怕的是大都督与鱼俱罗交情不浅,咱们若斩了宋老生,只怕是会恶了涿郡哪位!”李世民道。

    “哈哈哈,二公子多虑了,鱼俱罗、张须驼都被咱们斩了,大都督不还是要忍着?更何况区区一个宋老生?”刘弘基眼中满是不屑:“区区一个宋老生罢了,斩就斩了,难道就因为宋老生阻路,我等便畏惧不前?说来这宋老生乃鱼俱罗徒弟,也是乱党之一,我等杀之有功矣。”

    李渊面露沉思之色,过了一会才道:“生擒宋老生,千万不可害其性命!也算是报答大都督,投桃报李。”

    “如何破城?”李神通道。

    “宋老生有勇无谋,以轻骑挑衅,岂能不出战?一旦失去了城头,防守的地利,霍邑只在指掌之间而已”李世民闻言放下心神,面带笑容。

    说实话,能不与张百仁决裂,李世民是绝不会与张百仁决裂的。

    第二日

    李渊与数百骑先至霍邑城东数里等待步兵,派遣李建成、李世民将数十骑至城下,举鞭指麾,只听李世民道:“宋将军,你师父为朝廷所害,你又何必为朝廷卖命?”

    宋老生立于城头,眼中满是不屑:“我师父为大隋尽忠,我身为弟子,理应秉持师傅遗愿,守护到大隋最后一刻,天子待尔等不薄,为何反叛?”

    李世民与李建成皆为至道强者,为何不直接登门破城?

    无他,天子龙气而已!

    大隋就是大隋,天子就是天子。

    只要李渊一日没有称帝,便对抗不得天子龙气。

    看着霍邑上空浓郁的天子龙气,显然城中百姓尚且过得去,而且人心凝固,否则绝对汇聚不得这么多天子龙气!

    李世民看着那天子龙气,再看看城头的宋老生,顿时破口大骂:“大将军被朝廷处死,若知你依旧为朝廷效力,不知会不会气得从地下蹦出来将你拍死。你为仇敌守国门,便是忘恩负义,寡义无耻之辈,我等羞于与你为谋。”

    “你区区一届寒门泥腿子,居然也配为大将军尽忠?宇文成都才是大将军的弟子,而你?仅仅只不过是大将军手下区区一个打杂的家伙罢了……”

    “鱼俱罗就一蠢货,被大隋卖了还为大隋数钱!”

    “没想到你这徒弟鱼俱罗的武艺没有继承,但愚蠢却继承了十之**!”

    李世民与李建成不断刺激着宋老生的心神,激得宋老生面色赤红,眼中杀机流转:“家师容不得尔等辱骂!”

    说完话却见宋老生持了钢枪:“来人,随我开门杀敌!”

    两位至道,宋老生并不惧怕。

    李建成与李世民不过数百骑罢了,而自己领兵三万,有兵家战阵,更有天子龙气压制,未必会逊色此二人。

    宋老生领兵三万,前去围剿李建成与李世民,双方一阵追逐,渐渐离开了霍邑。

    见到宋老生走远,此时李渊领兵出战,开始攻取城门。

    双方一阵混战厮杀,宋老生此时忽然心中一突:“中计了!”

    恰在此时,就见李世民领兵而来,刺穿了宋老生的大军,高声呼喝:“宋老生已被捕获,尔等还不速速下马受降!”

    此时场中大乱,那个能找到主将的所在?

    是以一听到李世民呼喝,顿时无数士兵纷纷拜地投降,宋老生气得眼睛充血,怒火冲天却无可奈何。

    无奈之下,宋老生只能下马投降。

    恰在此时,刘弘基来到宋老生身前,眼中带着一抹阴冷,吩咐士卒卸下宋老生的武器。

    “无耻之尤!”宋老生眼睛喷火。

    “败军之将,不足为道!”刘弘基面带冷笑,趁着宋老生不备,手起刀落宋老生人头已经落地。

    “哈哈哈,哈哈哈!天大的功劳!”刘弘基拿起宋老生头颅,顿时眼中满是狂喜之色。

    是夜

    张百仁躺在山石上朦胧困顿,忽然只觉得眼前虚空一阵变换,宋老生居然自远处走来:“拜见都督!”

    “老生,你怎么在这里?”张百仁露出了诧异之色,他道法通玄,知道此时已经入梦亦。

    “今日来此,是为了和先生告别的!”宋老生弯腰对张百仁鞠躬拜了三拜:“这些年承蒙先生关照,老生恍惚中数十年如一日,才有今日成就,只是此时需和先生拜别,日后但望先生好生照料自己,老生稽首!”

    “噗嗤!”

    话语落下,只见宋老生忽然人头飞起,热血喷出,溅了张百仁一脸。

    “老生!”张百仁惊得猛然自梦中坐起身,眼中满是惊悚之色:“不好,怕是有大事发生,我如今忽然得老生入梦,莫非其如今已经遭遇了不幸?”

    张百仁站起身,不断推演宋老生的信息,过了一会才面色猛然一白,惊得站在山头许久无语。

    “宋老生去了哪里?”张百仁低头问着影子。

    “长安!宋老生投靠了越王杨桐!”荆无命的声音传来。

    “怕是遭遇了不祥之事!”张百仁身形化作虚无,径直向长安城赶去。

    他与宋老生私交深厚,如今忽然夜来入梦,必然是心有感应……

    霍邑

    城头已经插上了铺天盖地的李阀旗帜,在夜幕中火光滚滚,众将士正在打扫战场。

    “怎么不见宋老生,莫非这厮逃跑了?”李世民看着功劳薄,细数手中名册,却不见宋老生的名字。

    “怪哉,怎么不见宋老生?”

    “无妨,跑就跑了,若抓到才是麻烦呢!”李神通摇摇头。

    正说着

    忽然远方天地乾坤震动,一股滔天气机直冲云霄,降临城外战场。

    霍邑破了

    宋老生呢?

    宋老生何在?

    张百仁毫不遮掩自己的气机,径直降临于霍邑战场,顿时惊动了城中的高手。

    “张百仁怎么来了?”李神通的眉头皱起,不单单李神通,此时李世民李建成也感受到了城外的气机。

    “出去看看!”李神通不敢怠慢,连忙帅兵,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向门外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