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人与野兽〕〔超神制卡师〕〔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变身最强之病弱七〕〔我做的衣服带属性〕〔从美漫开始的天使〕〔璀璨王牌〕〔穿越成了小男太〕〔天道制霸计划〕〔情圣的娱乐圈〕〔重生空间之全能军〕〔盛嫁无双:神医王〕〔重生学霸小娇妻〕〔宠妻如命之王妃太〕〔我的伟大的卫国战〕〔大明寻物指南〕〔以命为筹〕〔偃者道途〕〔重生之胆大包天〕〔剑道毒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两百七十五章 摸金校尉曹冲
    ,精彩无弹窗免费!

    确实是杀不得!

    张百义此人在如何不成器,那也是那天下剑道高手第一人的弟弟!

    张百义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所以佛陀出手了!只见世尊手掌一伸,三千恒沙世界在不断流转,那一道璀璨至极的剑光没入三千世界之中,尽数为三千世界剿灭。

    到底差了一辈,虽然这世道讲究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佛陀接受过老子的指点,与尹喜一般模样。

    这就像老师教授徒弟知识,即便是老师倾囊相授,但徒弟依旧难以超脱老师的桎梏。

    世尊与尹喜都是一个老师,到了老子那种境界,自然是不会藏私,所以说二人本事一般无二,只是随着个人的领悟有所不同而已。

    而尹喜传授自己的儿子,虽是倾囊相授,但却依旧差了一些。

    就像是一道题目,找个教授给你讲和找个普通的老师和你讲,这感觉完全不一样。

    “如何杀不得?”尹轨眼中冷光流转。

    一边的酆都大帝苦笑:“他这个人虽然不成器,但却有一个了不得的哥哥!”

    “哦?”尹轨眉头一皱:“哪位高手?”

    “潇潇落月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世尊忽然笑了。

    但是张百义的面孔却一片铁青,双拳紧紧的攥住,眼中闪烁着一抹怒火。

    任谁被这天地间顶尖大能评价为不成器,岂能没有怒火?

    而且被比较的对象还是自己一直想尽办法超越的哥哥?

    虽然有个哥哥罩着感觉很好,但这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的。

    想要超越一个人,怎么就那么难呢?

    “酆都大帝说错了,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好好道门不修,偏偏跑去佛门蹚浑水,早就六根清净断了红尘夙愿,断了七情六恨,其生死自然由佛门负责,我却是不想多管闲事!”张百仁脚踏虚空缓步走来:“他既然已经断了七情六欲,不顾父母养育之恩拜入佛门,自然也就不再是我兄弟。”

    张百仁来了,一袭白袍,头上戴着玉冠,玉冠上插着发簪,四把仿佛装饰品的小剑插在了发冠上。

    御风而来,飘飘若仙。

    就算是尹轨,见到张百仁也不由得赞了一声:“好风采!”

    “我似乎在哪里见过你!”尹轨看着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

    “嗯?”张百仁目光温润,赤裸着双足,肌肤完美无瑕,仿佛造化所成,是一块璞玉:“见过真人!”

    “我似乎在大秦见过你!”尹轨语出惊人,眼中满是暴涨的精光:“气机!身形!发饰一般无二,莫非你不记得我了?”

    张百仁愣了愣神,犹犹豫豫道:“似乎还真没印象!”

    尹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懂了!贫道懂了!你还不是你,阁下定然是尚未觉醒前世记忆。”

    此言一出,场中众人俱都面色狂变,一双双眼睛诧异的看着张百仁,莫非这厮是那个老怪物转世?

    世尊也抓了抓脑袋:“貌似看起来很眼熟,但他却不是他,尚未华盖冲顶,当年那人五神叱咤纵横,打遍天下无敌手。先生虽然和那人气机颇为相似,但却差了十万八千里。你莫非得了那人的传承?”

    一时间场中忽然安静下来,众人俱都齐刷刷的看向张百仁,眼中露出诧异之色,似乎发现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秘密一般。

    “张百仁,你凭什么说我不成器!”忽然一声呵斥传来,只见张百义指着张百仁破口大骂,眼眶发红。

    “是我的不对,说你不成器,确实太过!”张百仁面色很严肃的道:“那我改改。”

    “你很成器!”张百仁面色严肃道。

    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气得张百义眼前发黑,这是羞辱!绝对的羞辱!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世尊:“我这弟弟虽然有些傻,见识浅薄,不知人心的可怕,不知江湖的波澜莫测,但今日这种事情,我不希望在发生第二次!”

    “我虽然不在乎他的生死,但我母亲哪里却过不去!为了不让我母亲伤心,只能保下这小子的小命了!”张百仁面色严肃:“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决斗中被人斩杀,但却不能窝窝囊的被人算计死。”

    世尊闻言苦笑,谁能想到黑山老妖敢和自己玩弄心计?

    这次确实是自己的疏漏!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张百仁俯视着张百义。

    “你……”张百义气的身子哆嗦。

    张百义心中气苦,张百仁修为确实是超乎了自己的想象,已经进入一种玄妙莫测之境,这种境界怕自己这辈子都无法修来。

    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下方废墟,张百仁看向尹轨:“没想到这里是尹喜前辈的坟墓。”

    “诸位,此地是我楼观派的别院,这是我父亲的坟墓,诸位莫非还要巧取豪夺不成?”尹轨眼中满是阴沉。

    世尊的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都督以为如何?”

    张百仁叹了一口气:“我虽然想要一观那道德五千言,但我还是要面皮的,总不能当着人家子嗣的面,将人家老父的尸骨挖出来。”

    听了这话,尹轨苦笑着对张百仁抱拳一礼:“多谢都督谅解!”

    世尊闻言嘿嘿一阵冷笑:“即便是我不出手,只怕此事也由不得你了,真以为那群见不得光的老鼠会放过这等宝物?”

    “不论是谁,若敢染指坟墓,我定要其不得好死!”尹轨眼中杀机缭绕。

    “呵呵!”张衡冷然一笑来到张百仁身边,抱着双臂低声道:“等着看好戏吧!”

    张百仁面露疑惑不解之色,张衡嘴角带着一抹不屑的笑容:“一会你就知道了,总有些缺德之辈,喜欢做一些折损阴德的事情。”

    正说着,忽然虚空压低,天地忽然暗了下来,道道阴风在空中刮起,寒霜弥漫。

    寒霜过处,冰封万物。

    草木山石,皆尽化作了冻土。

    张百仁抚摸着下巴,一双眼睛看向远方,只见大地龙气此时居然散发出一道道呜咽,锁链哗啦啦的声音在空中响个不停。

    “砰!”一道道阴风在空中聚散无形,居然化作了一条条黑色锁链,仿佛困仙绳一般,纠缠住了此地的龙脉。

    “该死的摸金校尉,也敢打我尹家主意!”尹轨眼中冷光流转,下一刻虚空被切开,尹轨手中长剑迸射出惊天动地的寒光,刹那间劈开了满天的阴气。

    “来者何人?”张百仁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尹轨似乎很紧张?”

    “盗墓的祖宗,这天下就没有这群人不敢挖的坟墓!”张衡面带不满,人都有一死,谁愿意死后被人撅了坟墓。

    “来人乃三国时期流传下来的摸金校尉,这些年曹家一直隐遁,不曾想今日居然又出世了,不知曹操那厮有没有转世归来!”达摩眼中露出一抹感慨。

    佛家倒不用惧怕,佛家死后只有舍利子,摸金校尉盗了也没用。

    “尹喜坟墓内可是有道德五千言,曹家必然不会派遣等闲之人来此,来人定是曹家嫡系,甚至于曹操的子嗣亲自入场主持!”邓隐不知何时走了进来。

    众人站在一边看戏,此时那尹轨的眼中却满是凝重,剑气过处阴气被纷纷搅碎,然后就见那阴气过处虚空颤抖,道道黑色锁链冲天而起,居然裹挟着大地龙气,向尹轨绞杀而来。

    “斩!”

    剑光过处,阴气冰雪消融,一道黑色人影缓缓自地脉中走了出来。

    “唉!”一声叹息悠悠响起,传遍了天地之间,叫人心中忍不住为之一阵震动。

    声音稚嫩,但却充斥着无尽沧桑。

    “曹冲见过尹真人!”只见那黑色人影来到场中,居然是一个十二三岁大小的童子。

    曹冲!

    曹操所有儿子中,天赋最高的!因为天赋太高,做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天降劫数,使得其幼年夭折。

    对于凡人来说,人死了便是死了。但对于修士来说,死了未必不是一种活着。

    “曹冲,你莫非要打我尹家坟墓的主意!”尹轨缓缓抚摸着手中的三尺青锋。

    “道德真言乃老子所述,不得不亲自一观,还望真人成全!”曹冲眼中满是真诚:“我父正在沉睡中逐渐醒来,真人若有闲暇,可来巴蜀之地一游。”

    “该死的!魏朝早就灭亡了,莫非还真当我怕你不成?就算你老子复活,我也不惧分毫!”尹轨声音冷厉:“看在你父亲魏武大帝的面子上,你若此时退去,我绝不会怪你。若敢继续冥顽不灵,休怪我剑下不留情面!”

    曹冲闻言嘿嘿一笑:“不曾想到,一觉醒来咱们就开张了如此大的买卖,道德五千言近在眼前,与其埋葬在无尽黑暗,倒不如直接取了成全我等!”

    话语落下,曹冲二话不说,身子直接散开,化作铺天盖地的阴气,聚散无形变幻莫测,钻入了地下龙脉之内。

    进入尹喜坟墓的最好办法就是龙脉,顺着龙脉之力进去,可以无视诸般禁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