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娘召唤者〕〔古妖血裔〕〔奋斗矢量〕〔重生明末之中州崛〕〔巫师不朽〕〔大戏骨〕〔神山圣尊〕〔富二代修仙日常〕〔西游记之我是唐僧〕〔厉少,宠妻请节制〕〔都市妖孽至尊〕〔诸天魔头〕〔遨游在无数位面世〕〔晴雯的如梦令〕〔无敌小皇叔〕〔全能师尊〕〔月光小萝莉的异界〕〔海贼之无限波动〕〔黑夜暴君〕〔艾梅达斯战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两百九十七章 曹冲的无奈
    张百仁一双眼睛精光灼灼的盯着曹冲,此时灯火内曹植一阵阵惨叫传开,伴随着甄宓的惨叫,倒是别有一番滋味,能满足某些变态之人的快感。

    张百仁拖着铜灯,一双眼睛精光灼灼的看着曹冲,在等候曹冲的反应。

    “该死的家伙,我曹家绝不会放过你的,你速速将我四哥、嫂子放掉也就罢了,若不然……我曹家必然踏平你涿郡!”曹冲的眼中杀机流转。

    “踏平我涿郡?”张百仁眼中闪烁出一抹冷笑:“我等着,我倒要看你曹家有何本事踏平我涿郡!”

    这世道变了,已经不再是魏蜀吴的曹魏,而是新朝的天下。

    “哼,你等着吧!”说完话曹冲立即转身离去,散入了地脉之中。

    张百仁面带嗤笑,并未阻挡曹冲的离去。曹冲不回曹家搬救兵,自己如何逐渐将曹家的高手逐一斩杀?

    背负双手,看着身前悬浮的铜灯,此时曹植已经化作符文,成为了铜灯的一部分。

    “张百仁,你耍诈!你诓我!”曹植的眼中满是怒火。

    发簪重新插在头顶,甄宓自发簪内走出来:“大都督……。”

    “你要为他求情?”张百仁打断了甄宓的话。

    甄宓闻言苦笑,虽然说心中早已下定决心和曹家决裂,但是当亲眼看到曹植为自己不顾生死,义无反顾的跳入铜灯自投罗网之时,甄宓如何不动心?

    这天下,或许真正喜欢自己的唯有曹植一人,仅此而已。

    “这蠢货不值得你费心!”张百仁摇了摇头,之前甄宓的哭嚎悲呼不过是假象罢了。

    看那铜灯内,一道道符文流转,化作了一张张狰狞的面孔不断喝骂着张百仁:“张贼,你不得好死!”

    “张百仁小贼,终有一日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这混账,早晚有朝一日会遭报应的!”

    “逆子,你敢忤逆人伦,对我出手,日后必遭天谴!”北泽真人破口大骂。

    “等你们通过铜灯的考验,出来再说吧!”张百仁慢慢收起铜灯,缓步向着小村庄走去。

    “先生回来了!”张丽华准备好了晚饭。

    “你们明日回涿郡城”吃了一口饭菜,张百仁忽然道。

    “可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张丽华道。

    “有一点麻烦,仅此而已。我怕他们对你出手,涿郡有我的布置,到处都是我的庙宇,谁也休想在涿郡放肆!”张百仁吃着米饭道。

    听了这话,张丽华关切的看了张百仁一眼:“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吃过晚饭

    一夜温存,张百仁亲自护送着众人回到涿郡,秘密布置一番后,方才再次返回小村庄。

    巴蜀

    地宫内

    站在自家寝宫,曹冲眼中露出了一抹纠结。

    “砰!”曹冲猛然一跺脚:“该死的,该如何是好?张百仁那厮可不是好惹的,四哥与大哥之间的龌龊人尽皆知,四哥被张百仁控制住,迟迟没有回转地宫,这件事瞒不住,早晚要被发现。”

    “缩头一刀,伸头一刀,倒不如掌握主动!我将家族的宿老汇聚起来,难道还怕曹丕那厮见死不救不成?”曹植跺了跺脚,心中暗自发狠。

    曹丕是巴不得曹植灰飞烟灭,这个整日里和自己媳妇有染的家伙在自己眼前晃悠,实在是叫人心中难受至极。

    若听到曹植死讯,曹丕怕是巴不得庆祝一下,又怎么会施以援手?

    心中暗自思忖,才见曹冲快步走出宫阙,一路径直来到了一尊黑色皮鼓前。

    “何人在此,此乃重地,任何人不得靠近!”曹冲刚刚靠近,便已经被守将拦下。

    “见过将军!”曹冲行了一礼。

    “原来是公子,此战鼓前任何人不得逗留,还请公子速速离开!”看守战鼓的将士戴着面具,身材高大,却不知此人身份。

    “我要敲鼓!”曹冲面色严肃道。

    “什么?”守将一愣。

    “我说我要敲鼓!”曹冲再次重复了一遍。

    “非生死存亡大事不得敲鼓,若是惊动了沉睡中的宿老,惊动了大帝,公子可知罪?”守将闻言顿时面色严肃起来。

    “我曹家有大麻烦了,必须敲响战鼓!”曹冲面色严肃道。

    “陛下可曾知晓?”大将面色阴沉道。

    “我大哥若知晓,我哪里还有机会敲战鼓”曹冲翻了一个白眼便要上前。

    “公子请回吧,无事不得敲响战鼓”守将闻言一步上前,挡住了曹冲的去路。

    如今地宫曹操率领元老沉睡,曹丕当家作主,若想救回曹植,就必须敲响战鼓。

    看守战鼓之人,乃是曹丕的人。曹冲要敲响战鼓,但偏偏曹丕却不知道,身为曹丕的心腹大将,岂能容忍这等事情发生?

    “让开,你莫非要违背我父亲的家法不成?凡我曹家嫡系,皆有权利敲响战鼓,你不过区区一位看护战鼓的守将罢了,也敢违逆我父亲的旨意,莫非是找死不成!”曹冲眼中冷光流转,一步上前贴近那守将,眼中杀机流转,声音阴冷冰寒:“你是想造反,还是想颠覆我曹家政权。这是我父亲金口下达的命令,就凭你也敢无视我父皇法令?”

    “哗~”

    守将被曹冲气势逼迫,忍不住后退一步。

    曹冲请出了家法,说的那守将无言以对。

    “公子,你可要想好了敲响战鼓的后果!”那守将脸红脖子粗道。

    “废话,还不给我速速退下!”曹冲冷冷一哼。

    那守将眼中不甘,但却也不敢违背曹操法旨,只能憋屈的退到一边。

    只见曹冲得意一笑,登临楼阁,拿起了鼓槌,瞧着黑兮兮的战鼓,忍不住轻轻一叹:“千年了,我曹家有千年不曾敲响蚩尤战鼓了!宝物蒙城啊!”

    嗡~~~

    手中鼓槌震动,似乎在回应着曹冲的话。

    缓缓举起了鼓槌,一边守将高声道:“公子,你可要想好了,若是敲响战鼓,给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到时候只怕你不好和大帝交代。”

    为将者,最怕烽火戏诸侯。

    “砰!”

    曹冲眼中冷光流转,手中鼓槌毫不犹豫的砸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凌天至尊〕〔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