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劫,盛宠逆天〕〔重生猎魔〕〔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他是言灵少女〕〔万古第一帝〕〔碧蓝航线大咸鱼〕〔诸天魔行〕〔寰宇大唐〕〔抱剑〕〔英雄联盟:冠军之〕〔我真不是天蓬元帅〕〔埋葬活死人〕〔我真不是叮当猫〕〔扶一把大秦〕〔无限之穿越异类生〕〔韩先生,情谋已久〕〔在下桐人,有何指〕〔逆天九小姐:帝尊〕〔早安,龙先生!〕〔海贼之最强太阳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两百九十九章 孕养一气
    “大王,下官愿替大王走一遭,会一会这当世的第一高手!”却听一阵笑声传来,下列中走出一道人影。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

    “哦,原来是刘爱卿,爱卿既然有意,那便只能劳烦爱卿走一遭了!”上方曹丕见此顿时露出了笑容。

    一边曹洪看着那站出来的将领,面带犹豫道:“怕是不好吧!张百仁好歹也是当世第一高手,派遣一无名之辈,怕是有些……。”

    “大将军勿忧,咱们兵强马壮,派遣刘将军足以横扫天下!”曹丕的眼中满是笑容。

    曹洪见此没有多说,只是站起身向大殿外走去。

    阴司

    黑白无常恭敬的立于蚩尤头颅之下,只见那蚩尤头颅一阵翻滚,居然长出了脖颈、半片胸骨,一只手臂。

    “当年轩辕小儿将我五马分尸,如今只找回了头颅与一只手臂,剩下的双腿与另外一半臂膀迟迟没有消息!老夫又听到了当年的战鼓敲响,此物至关重要,必须要夺回来!”蚩尤话语严肃,声音低沉:“江山代有才人出,嬴政小儿以十二金人镇封了黄泉、鬼门关,还需二位助我一臂之力,降临阳世。”

    “大王言重了,能为大王出力,乃是我等的荣幸!”黑白无常连忙恭敬的谦卑一礼。

    蚩尤闻言只是笑笑,并没有多说,而是一双眼睛看向了远方,蓦然叹了一口气:“时不待我啊!出手吧!”

    黑白无常闻言点点头,瞬间化作黑白影子,合二为一将蚩尤的头颅卷起,撕裂了阴阳两界的虚空。

    鬼门关

    一位面容威武,杀机冲天的男子看着那撕裂的虚空,眉头不断皱起:“黑白无常的无常无相实在是厉害,杀不得、镇压不得,来去无相无踪,难缠的很!”

    “上将,陛下有令,围剿鬼门关方圆千里的恶鬼!”远方有传令兵走来。

    白将军闻言点点头,过了一会方才慢慢转身,叹了一口气:“这鬼门关,不知能坚持多久。”

    “九州龙脉!我若能吞了九州龙脉,即便找不回肉身,修为也必然可以更进一步!”在次回到阳世,蚩尤的一双眼睛扫过九州内外,眼中露出一抹冷笑:“谁能想到,我蚩尤居然悄悄的返回来了。”

    小山头

    张百仁双手掐了印诀,默默变换着一道道玄妙莫测的手印,不断孕养着体内的先天一气。

    先天一气就是先天一气,虽然采摘了回来,但却依旧不是自己的,只是先天一气,仅此而已。

    若要一气化三清,非要炼化这先天一气不可。

    炼化混元一气期间,阳神散乱于先天一气之中,出不得阳神。出不得阳神,修士一身本事岂不是废了七七八八?

    张百仁心中思忖,眉头微微簇起:“未来的世道只会越来越乱,眼下乱局只是开胃小菜而已,待到李家得了天下,李世民是绝对不会放任我坐镇塞北逍遥自在的。到时候少不得一场龙争虎斗,还需好生过招一番。”

    李世民修炼了周天子的武学《天凤朝歌》,那么成为帝王的李世民会有多强?

    张百仁从来都不敢小瞧任何人。

    “我如今体内神胎只差一些能量便可出世,李世民即便是登临皇位,我也不惧!到时候还要给李世民一个大的惊喜!”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冷笑。

    不错

    惊喜

    确实是惊喜

    不知道李世民登临皇位,却发现依旧奈何不得我之时,会是何等表情。

    那表情一定很精彩!

    至于说曹家?

    张百仁略作沉吟,随即摇摇头:“我是不想继续等了,曹家的人来了又能如何?不出阳神,我如今依旧是天下少有敌手,谁能挡得住我太阳之火的灼烧?”

    心中念动间思量好诸般前因后果,下一刻却见神性中的大道花忽然绽放,随即化作了虚无之气,猛然散入上丹田眉心祖窍内的先天一气之中。

    先天一气何等玄妙,自然不会放在下丹田与中丹田内孕养。

    只见张百仁的阳神进入上丹田,瞧着那抱成一团的先天一气,随即聚散无形猛然散开,没入了先天一气之内,霎时间与先天一气融为一体。

    气化三清,第一步便是炼化先天一气,然后借助先天一气演化出三道化身。

    阳神不死不灭,先天一气不增不减,万劫不磨,双方结合起来刚刚好。

    印诀松开,张百仁缓缓睁开眼,此时算是动用不得阳神了。

    一双眼睛看向无尽虚空,浩荡煌煌的大日此时闪烁着无尽光辉,照亮了整个宇宙。

    太阳之力至刚至阳浩浩荡荡坚不可摧,能造化万物,生长万物。

    “破碎虚空!”张百仁手中印诀变换,神性拨动丹田内的虚空,只见虚空扭曲,十只金乌虚影降临于丹田气海,铺天盖地的太阳之力浩浩荡荡莫可阻挡般自虚空直接灌入丹田,外界却不显分毫异动。

    这就是神性的力量!

    拨动乾坤,造化万物。

    随着玉簪上法诀的参悟,张百仁越加觉得这玉簪的不凡,似乎这玉簪蕴含着造化大道,极有可能是上古大神女娲娘娘留下来的道统。

    如果说诛仙四剑是自己的底牌,那么神性便是自己最后的力量!最后翻盘的力量,神性到底进入了一种怎样境界,张百仁至今也察觉不到分毫。

    神性才是自己的核心本源,乃自己前世的三魂七魄所化,在经受时空之力的磨练,纯粹到了极致!虽然微不可查,但就连时空都无法磨灭。

    时空都无法磨灭的东西,简直是匪夷所思,已经等同于不朽。

    而自己如今的三魂七魄、阳神,不过是神性降生此方世界之后,衍生出的法则之物罢了。

    人生而必须有三魂七魄,这是天地法则。

    面色涨红,张百仁脚下太阳神火不断逸散而出,烧的虚空在轻轻颤抖。

    “张百仁,速速交还我四哥,献出玉簪,我等饶你不死,不然今日便是你的死期!”曹冲的声音自山脚下响起。

    曹冲又来了!

    “原来是你这只小老鼠,又搬来了救兵吗?”张百仁收功,站在山巅不紧不慢的俯视着脚下二人,声音中带有一股好奇的味道:“来者何人,可是曹公手下的五虎将?”

    那刘姓将军闻言,顿时脸一黑,虽然这将军一团雾气,但确确实实是恼怒至极。

    世人只知曹公手下五虎上将,却不知自己等人之名。

    端的可恶!

    “小贼,区区一个后生晚辈,也配知道本将军名号?我曹家阳神真人亦有不少转世轮回归来,至道强者更是不知凡几,你居然好大的胆子,也敢与我曹家做对,你若识相乖乖交出诸般宝物倒也罢了,若不然……只怕今日便是你的死期!”那将军一阵恼怒,干脆不提名号,如今年代久远,说出来怕这后生晚辈也不层听闻,简直是自取其辱,名号干脆不提也罢!

    “哦?”张百仁俯视着场中二人,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随即嗤笑一声:“倒是有趣的很!难道你曹家有高手,我张家便没有高手吗?”

    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不屑,袖子一翻手中拿出铜灯:“曹植与玉簪就在这铜灯内,我也不与你动手,你既然说曹家高手无数,你若能从这铜灯内救出曹植,玉簪本座双手奉上,并且亲自前往巴蜀曹家行宫赔罪。”

    “你这小子倒也有趣,识相得很!”很显然,张百仁的一番话叫那刘姓将军以为对方被自己的一番话吓到了,想要找个台阶下,向曹家服软。

    张百仁号称是天下第一高手,若能将这小子收入曹家,对于曹家重出世间有着重大的意义,可以省去不少手脚。

    只见那刘将军闻言哈哈一阵大笑:“算你小子识相,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便闯一闯你这铜灯阵法。”

    “刘将军,不可啊!”曹冲在一边顿时急了,连忙上前拉住了刘将军的手臂。

    “你且放心,谅那小子也不敢害我!”说着话猛然一推手,将曹冲攘到一边,哈哈大笑仿佛是游玩一般,径直闯入了铜灯内:“小子,算你识相……啊……。”

    话未说完

    一阵凄厉的惨叫传开,刘将军被火焰灼烧的法体欲裂,顿时失去了反抗之力,化作了一道符文成为了铜灯的一部分。

    “就这么闯进去了?”张百仁挠了挠脑袋:“难道说三国之人都是这般智商?”

    “嗖~~~”

    曹冲见此,二话不说径直散入地脉中,身形已经不见了踪迹。

    “小子,你还不速速放了我,莫要给脸不要脸,你既然想要投诚我曹家,还不速速放我出来!”刘将军的声音里此时满是痛苦。

    越恨一个人,火焰燃烧的就会越旺盛,直到你不在痛恨这铜灯的主人,方才可脱困而出。

    这简直是开玩笑,整日里忍受着抽魂炼魄之苦,如何不恨张百仁这个始作俑者?

    “我要投诚曹家?我何时说要投诚曹家?”张百仁楞了一下,俯视着手中的灯芯,随即摇头失笑:“自我感觉未免太过于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