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武二代〕〔若你还在爱我〕〔靳少强宠小逃妻〕〔天才修行者〕〔农女为商:驯夫有〕〔一吻成瘾:总裁老〕〔99亿闪婚:豪门总〕〔女王心尖宠:恶魔〕〔星际麒麟〕〔重生军嫂逆袭记〕〔人与非人委员会〕〔前方有舰娘出没〕〔灵剑尊〕〔妃常调教之世子有〕〔侯府商女〕〔海贼王之大將为攻〕〔我的师傅是林正英〕〔乡野春情〕〔海贼之副船长红心〕〔最后的巫族守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道门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楼观决裂
    尹轨话语中杀机沸腾,不待春归君答应,已经手掌一招,铺天盖地的剑丝封锁四面八方,向着句芒围剿了过去。

    “道长,你虽是前辈高人,我敬你三分,但你这般做却是太过分了,真当我李家是软柿子不成?”李世民面带愠怒,猛然一拳轰出,虚空荡漾起丝丝涟漪。

    “喷!”

    一只火凤凰与天空中的剑丝胶着住,你缠着我我缠着你,双方打成一团,空气不断爆开,化作了液态。

    “李世民,你当真要拦我?”尹轨面色阴沉,自家的手段虽然厉害,可以掌控天地之力,但是至道武者更厉害,自己的神通突破不进对方的防御。

    “非是我要拦你,而是你实实在在欺人太甚,我等和你有何仇怨,你居然缕缕与我李家做对?”李世民的声音中满是怒火。

    “呵呵,你老子都不敢与我这般说话,我看你真的是活够了!”尹轨冷冷一笑,收了那铺天盖地的剑丝,李世民一心拦路,单凭自己如今的手段,却奈何不得他,纠缠下去无益。

    “真以为你盗取了我父亲的肉身,投靠二公子后就能得以保全?我不信二公子能护持你一辈子!”尹轨目光仿佛刀子一般盯着春归君,然后将目光看向了李世民:“二公子,你既然执意要接下这个梁子,那我楼观派便奉陪到底!不知你父亲哪里如何去解释!”

    尹轨走了,留下李世民面色阴沉的站在原地。得罪楼观派、蜀山剑阁,与保下先天大神句芒,究竟哪个更重要,此时李世民的心中也衡量不清。

    春归君是何等人物,李世民此时的心思自然一眼就透:“如今李家得了天下大势,多一个楼观派与少一个楼观派,影响并不大!”

    “我全力支持你,而楼观派却只是支持你父亲,而且如今佛门巴不得能与相助与你,为你出谋策划,瓜分中土的这一块大蛋糕,你手下如今并不缺高手助阵!”春归君拍着李世民的肩膀。

    李世民闻言一笑:“先生说哪里话,只是世民不知该如何与父亲交代罢了!”

    后悔吗?

    句芒乃先天神圣,完全恢复之后法力无边,神通通天彻地,可以护持整个帝国。而且自己要走上古大帝的路子,少不得句芒的指点与相助,就连自家的天凤朝歌,都是句芒帮自己谋划的。江山社稷图尚未找到,此时决不能与春归君发生冲突。

    孰轻孰重,李世民心中自然有所考究!

    “走吧,待我成就帝业,自然不愁没人投靠!”李世民洒脱一笑,随着春归君走远。

    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尹轨身形在一边闪烁,跳了出来,眼中满是凝重的味道。

    “李世民与先天神祗勾结,无异于与虎谋皮,李唐虽然得了天下大势,但却恐不是久留之地,非善人所居”尹轨眼中闪过沉思之色:“所有楼观派弟子,理应速速撤出李阀,日后我楼观派闭门苦修,封山不得见客!未来真叫李阀得了天下,只怕天下难以安宁!”

    一道诏书

    楼观派弟子走了,至少说楼观派的大部分弟子走了,自李阀中不辞而别。

    所有楼观派修为有成之人皆尽撤走,只留下大鱼小鱼两三只的寻常弟子,依旧在李阀阵营中充样子。

    楼观派动作瞒不过其余几家,瞧着楼观派撤军,其余几家道观此时亦心中起了嘀咕。

    “发生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楼观派会突然毫无前兆的撤兵?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就是楼观派弟子也同样不解,李阀明明得了天下大势,却又为何撤兵?

    你问我,我问谁去!

    尹轨自然不会和门下长老、弟子解释,作为一言独断的老古董,谁敢去质疑尹轨的决定。

    李阀

    李渊正在研究着手中的行军地图,忽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只听李建成快步走入屋子内:“爹,大事不好了,楼观派的精英、嫡传、长老皆尽撤走了!”

    “什么?”李渊闻言一愣,楼观派是全力支持李家的几个道观之一,而且若论实力,如今楼观派隐约中可为天下第一,随然明面上南北天师统领着天下道门,但却有一部分道观唯楼观派马首是瞻。

    楼观派乃老子的传承,才是老聃传经的嫡系正统。

    “你没开玩笑?”李渊面色严肃道。

    “这等大事,孩儿哪敢开玩笑啊!”李建成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麻烦了!速去请楼观派掌教真人!”李渊的眼中满是惶恐,莫非李阀即将有大祸临头?楼观派提前得到了消息?。

    江山还没打下来,你怎么就撤军了?

    你难道不想重开天庭,不想获得长生了?

    “大哥,怕是大事不妙啊,不单单楼观派走了,那些依附楼观派的道观,此时也纷纷随之撤走了,只留下大猫小猫两三只在此充样子!”李神通脚步飞快的走进来,眼中满是不满之色。

    大家玩得好好的,你丫说撤走就撤走,以后还怎么玩啊?

    “速去请楼观派掌教真人,此事一定要亲自当面,说个清楚问个明白,不然对我李家士气打击太大!”李渊咬着牙齿道。

    说着话,却听门外传来侍卫通秉:“家主,楼观派掌教求见!”

    “速请!”李渊眼中的情绪波动居然消弭下去。掌控情绪,乃是每个上位者都该必备的本事之一!

    “沓”

    “沓”

    “沓”

    只听一阵脚步声响起,一位中年道人走进来,双手抱拳行了一礼:“见过两位将军!”

    “尹道长,为何楼观派会突然撤走所有弟子,可是我李阀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若是有,观主不妨直说出来,在下必然亲自赔罪!”李渊面色凝重的还了一礼。

    “呵呵,阀主想多了,我楼观派也不想撤军了,还不是那该死的句芒闹的!”却听楼观观主轻轻一叹,眼中满是无奈之色:“真人不知倒也正常,那句芒乃先天神圣,又夺了老祖宗的身躯,一旦叫其完成蜕变,那岂还了得?日后怕会成为祸害天下苍生的大劫!此事因我楼观派而起,楼观派自然责无旁贷。而且祖师身躯重要至极,还需早日追讨回来,可惜我楼观派人手不足,为了搜寻句芒踪迹,只能召回各位长老、门人,还请阀主莫要见怪!”

    “原来如此,过了这么长时间,难道还没有发现句芒的踪迹?”李渊面色稍缓,露出了一抹关切之色。

    句芒虽然眼下对自己造不成威胁,但李阀日后真若真的得了天下,句芒必然成为大麻烦。

    从某个角度上来说,李阀也绝对容忍不得句芒的存在。

    听了李渊的话,掌教苦笑着摇了摇头:“那可是先天神圣,岂是那么容易抓到的?简直是鱼入大海,海底捞针!”

    听了掌教的话,李渊点点头:“可需要我李阀助力?”

    “李阀若能助力,那自然再好不过!”对于李渊的援助,掌教没有拒绝,而是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若能得阀主相助,大业可期也!抓到句芒的心脏,必然指日可待!”

    说了一些没有营养的话,楼观派观主告辞离去,留下李家父子坐在大厅中不语。

    你看我我看你,过了一会,才听李神通道:“大哥,依照大哥来看,这其中几分真几分假?”

    “真假难辨!”李渊摇摇头,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楼观派想要抓住句芒,寻回尹喜的身躯是事实,确实无可否认。”

    李渊的话,李神通明白了。

    “不过句芒日后确实是个大麻烦,咱们李阀不能坐视旁观,你派遣人手相助楼观派一臂之力,定要将句芒找出来!”李渊道。

    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虚空,过了一会才轻轻一叹:“可惜!”

    “有何可惜的?”张丽华走到张百仁身边,最近这段时间,她听到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可惜’整日里都挂在嘴边!

    一股旋风凭空自院子里卷起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尹轨身形忽然出现在院子里,此时眼中满是火气,丝毫没有往日得道高人的形象。

    想想也是,你经常资助、支持一个人,但对方却忽然与你做对,坏你大事,不论换成是谁,都要气的半死。

    “怎么了?谁招惹到你了?”张百仁端起案几上的一杯茶水递了过去。

    “除了李阀,还能有谁!”句芒气呼呼道:“都是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尹轨喝下了一碗菊花茶,当真是清热又解渴。

    “能将你气成这样,倒也有趣!”张百仁端着茶盏喝了一口,尹轨吃瘪的原因,他已经大概猜到了。

    不但猜到了,而且还猜的*不离十。

    既然猜到,那也不必开口去问。

    “你小子助我一臂之力,斩了……困住李世民身边的那个春归君!”尹轨的眼中满是杀机。

    “你找我可就找错人了,我只会杀人,不会困人!”张百仁摇摇头:“春归君若真的是句芒,那可是你父亲的身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九龙刀帝〕〔凌天至尊
  sitemap